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薄暮风云起 杀机迷雾生
    小公子刘琚今年刚满六岁,虽然年纪幼小,却早早显露出聪慧本质,活泼伶俐聪明好学,因此甚得皇帝喜爱。只是他并不喜欢武技之类,对刀枪棍棒不感兴趣,此点倒是与皇帝幼时不同。

    生长未央宫中,母子尊贵,享尽荣华……诸如此类自是平民百姓的想法,其实自他启蒙知事开始,小小心灵感到的只是太多孤独。

    雏鹰向往蔚蓝的云天,孩童总是渴望外面的世界,以前虽然也被自己母亲抱着坐在戒卫森严的马车里出过门,但自由自在的出长安城玩耍,这还是第一次。

    到处只感到新奇和自在,直到遇到不久前的半路伏杀。

    经过这大半天的厮杀逃亡,呐喊、鲜血、死亡……早已摧残了他稚嫩的神经,现在他幼小的身子瑟瑟发抖又冷又怕,只想立刻回到未央宫那巍峨宫殿中,扑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再不出来。树叶间的水珠弄湿了他的头发,又顺着脸颊滑落,分不清哪是泪水哪是雨水了。身边那个可怕的坏人抓着自己,站在离地两丈多高的这棵大树树叉之上 ,风吹过来,晃晃悠悠,刘琚直想放声大哭。

    可是,他偷偷看看旁边之人,又看看树下与敌人拼斗勉力招架的舅舅,他只是紧紧咬住了嘴唇……。

    玄灵子捉了刘琚,暗自得意,昨夜出发时,他和风大两人受小王爷密嘱,此次行动的最主要目标就是其中的这个小孩子,如有机会务必杀之。想到这儿,他低头瞅瞅那孩子,嘿嘿一笑:“呵呵,想我玄灵子也是道上有名的人士,今日却要对一个娃娃下狠手,说不得算是勉为其难了。小娃儿,去到黄泉路上莫要怪某家哦!”

    却见那孩子抬头看着他,苍白脸色忽然异样,却似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一般。

    玄灵子心中一怔,只当做他是害怕至极,不及细想,正要伸手,耳边有细微声响,没等他有所反应,只觉有利器抹过咽喉一阵剧痛传来,玄灵子心下惊骇,知道有厉害敌人袭击了自己,他的反应也够迅速,先不管伤处,凝聚全力挥右手欲把手中兵器反刺,以图两败俱伤,哪知未及挥出竟感手臂一麻,吴钩已被来人用奇怪的招式夺去。

    同时,眼底余光处黑影掠过,左手一空,来人竟在这树杈之上方寸之间,发起、伤人、夺钩电光火石一气呵成,然后抱起小刘琚,用玄灵子的吴钩轻轻勾住临近树枝,几下飘荡落地去了。

    玄灵子用双手捂住咽喉,血开始喷涌而出,他嗬嗬几声嘴里已叫不出来,不甘的眼里全是愤怒,只见那个身影落到不远处地面后放开刘琚, 回头冷漠的看了自己一眼,脸上并没有什么其他表情。

    玄灵子这才看清楚那原来也是个孩子,只比先前的刘琚大不了两三岁的样子,样貌平常,只是他此时看到的那双眼睛里的凛厉煞气,却使人心惊!玄灵子努力想要用最后的力气喊风大小心,只是他眼神渐渐迷糊,双手挣扎几下,张了张满是鲜血的嘴,一头从树上栽了下去。

    离此几丈之外的林中空地上,卫青心底满是苦涩与绝望,自己命不值钱,死不足惜,可是小公子怎么办?

    倒在泥草地上,他拼命挣扎欲起,只觉全身四肢百骸疼得厉害,眼见对面打倒自己那人黝黑面庞就在眼前,抡刀直剁下来,挂了沉闷风声直扑面门,他痛苦的闭了眼。

    片刻之后,预料的死亡却没有来,耳边噗通一声,他睁开眼,却看到一具庞大的身体扑在旁边,砰起的泥点溅了他一脸。卫青诧异的用双臂支撑起上身,看到片刻前那凶猛的风大趴伏在地,一柄前钩后刃的兵器穿过后背刺穿前胸,一动不动就此死去。一个孩子般的身影正甩了甩手,用前襟把手指间的血迹擦去。而几步外小公子刘琚带了哭腔飞跑过来,抱住他脖子终于大哭出声来。

    卫青一时之间反应有些迟钝,此时暮色渐渐笼罩林间,视线有些模糊,他抱了刘琚,看到那边树下斜躺着的玄灵子尸体,又看看脚边的风大,半天才想清楚现状,追杀自己的两个强敌都已经死了!

    小公子正安然无恙的在自己身边,而出手相救的……呃,这会儿他也认出来了,正是几个时辰前在长乐塬上相识过的那行人中的那个会烤鱼的孩子。是叫……对,他的名字叫做元召。

    秋意沁然,雨后更是增添寒意,薄暮终于把远近道路树林笼罩。片刻后,一群黑衣人搜寻到了这片刚刚打斗过不久的树林空地。

    光线阴暗,隐约可见两具尸体相隔不远,一躺一卧,云甲命手下点起火把,仔细辨认一番,认出死去两人正是不知是何来路的那两个高手玄灵子和风大。

    云甲不屑的撇了撇嘴,冲身后兄弟云乙说道:“帮主说的如果我们兄弟办事不顺利还会有高手相助,就是这两个死人吗?”

    云乙早先被公孙敖所伤,左臂用布带包扎了吊在脖子上,吃此挫折却谨慎了许多,他瞅了两眼,不禁皱了皱眉:“杀他们之人看来手法干净利落,难道是逃跑的那人所为?那家伙不像是有很高的武艺啊……。”

    他回身走了几步,来到被两个黑衣帮众拖拽着的人面前,那人被五花大绑的结实,满身是血,耷拉着头乱发遮面。

    云乙被砍伤的胳膊又痛起来,心中怒气又起,一把拽住那人头发,使他脸孔后仰,咬牙道:“小子,还没死吧?想死可没那么容易!说!知不知道跑掉的两人会跑到哪儿去?嗯……。”

    被绑之人正是公孙敖,他被捉住后没少挨揍,加上先前所受的伤,血流了不少,头脑昏昏沉沉,闻声睁开眼看了看,见他们没有捉得卫青和小公子,放下心来,复合上双眼,虽知自己不免一死,他是刚强心性,却是不惧。

    云乙见他如此,恼怒之下正要再教训他一遍,忽听林边嘈杂,又一帮黑衣帮众蜂拥而至,几只火把之下,为首之人型容彪悍,满面戾气,开口即是嘲讽的语气:“怎么着?两位大哥,还没找到那个小孩子吗?这要是在你们手头放跑了,回去怎么对帮主交代啊!”

    云乙在气头上正要反唇相讥,云甲忙咳嗽一声,走过来拱拱手:“小七兄弟,帮主派我们共同做此大事,就不要互相指责了,为今之计,还是要携手共同找到那个小孩子为要啊!”

    那小七对他倒还不好太过放肆,当下点点头,恨恨说道:“没想到那几个断后的护卫倒是忠心,为了掩护那孩子逃跑都拼命了,虽然后来终究杀了他们,我带的手下也损失了十几个兄弟,真是可恨!”

    云甲阴沉说:“我的人也伤了好几个。莫急,稍待休息,我已派兄弟四处搜寻去了,那人受了伤又背个孩子,跑不远。”

    当下两帮人合二为一,暂作休整。

    离此十余丈外的缓坡乱石后的杂木丛中,卫青带了两个孩子借了夜色掩护隐藏在此一动不动。他身上七八处伤口痛的厉害,忍耐坚持着。

    他又看了一眼静静抱臂坐在一边的元召,心里满是感激,倒不是珍惜自己性命,只是他救下了小公子,虽然尚不知今夜吉凶如何,只此事就值得自己以命相报了。

    夜色中看不清元召脸色,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刚才未及多问,追兵就赶到了,他只得带了两个孩子寻了这处隐蔽所在藏了起来。只是卫青并不认为这孩子有多么高的本领,那会儿杀那两个人也多亏了是冷不丁的偷袭得手吧?只是小小年纪能有这份勇气真是难得。

    “我既然一时不死,就拼尽所能保全两个孩子的性命,只盼未央宫内见小公子久不回归,尽早派人来寻”。卫青摸了摸手边的剑,心里如是想。

    小公子刘琚坐在两人中间,一只小手紧紧拽着元召的衣角,隔一会儿就侧脸去看看元召,心里的惊吓虽然还没有平息,脑海中却总是浮现元召在树上快如闪电一掠而过的身影,然后……那个凶恶的坏人就死翘翘了!

    他抱了自己从高树越下,当时简直是如坠云雾一般。好像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宫中侍卫谁会有这么厉害的本领呢!

    想到此处,心里大起孺慕之情,悄悄又往他身边挪了挪身子。

    却忽然觉得元召一动,似是察觉了什么,刘琚顺了他看的方向望去,原来他们藏身之处地势较高,透过灌木丛间隙,不远处空地上那帮人的情形看的一目了然。他首先第一眼看到了公孙敖,见他没死心下欢喜,截杀自己的那些穿黑衣服的人正在从四处聚集,看来都是搜寻未果。

    耳边忽听舅舅卫青轻叹了一口气,他年龄虽小,却聪慧过人,知道舅舅早已看清了眼前形势,那些黑衣人将近百人的样子,刀枪棍棒齐全,虽然有的受了伤,却更加显得彪悍,如果被他们找到自是万无生理。

    现在只求他们料想不到己方三人就在他们眼底藏着吧。

    却见为首之人云甲听得打探消息的帮众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对另外两人说道:“附近都找遍了,没有发现踪迹啊,也没有发现村舍可以躲藏的地方。奇怪了,会躲到哪儿去呢?”

    停了停,他又说了句:“出此树林半里之外,道边有一酒楼,莫非会躲到那儿去?”

    云乙未及搭话,那小七早已不耐多时:“管他是酒楼茶楼呢!尽管杀去就是了……。”

    云甲却迟疑道:“本来帮主交代此事重大,尽量在隐蔽处做的干净利索不留痕迹最好,如果明目张胆去酒楼人多处,恐怕泄露消息节外生枝啊!”

    小七冷哼一声:“怕什么?叫兄弟们都遮了面,没人认得出我们。”

    云乙也说道:“大哥,事情做到现在,势必要斩草除根啊!否则,完不成帮主交代是小,如若被他们漏网脱逃,恐怕会大祸临头啊!”

    云甲猛然醒悟,咬了咬牙,吩咐道:“好!一不做二不休,这种事也不是没做过,跟弟兄们说明白些,索性都装扮成强盗,杀入酒楼后,以找人为第一要务,至于酒楼内的人嘛,尽皆杀了就是,谁搜得的财物归自己所有,最后大不了放把火。”

    当下诸帮众人人振奋起来,云甲云乙小七却不知,只因一语孟浪起,修罗地狱入梦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