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潜踪匿影过 谁知他是谁
    大队的皇家羽林军是在一个时辰之后找到小公子刘琚的。

    在得到哨骑的回报后,奉命来接应的人马立即停止四处寻找,马蹄翻飞一路直来,油松火把照耀附近如同白昼,停在青郊外酒楼边大道旁,带队的将领姓李,与赵远差不多年纪,全身披挂,神情焦灼, 满身彪悍之气。

    自从傍晚接到急令,率队出长安城来,一直未寻到那一行人消息,然后就断断续续开始发现了路边的打斗痕迹和死去的护卫尸体,他心中大惊,知道出了意外变故,竟然有人敢在皇城近郊截杀汉室皇子,这是立汉以来从未有过之事!

    无论是盗贼劫财还是有人预谋为之,这注定会是一场轩然大波,龙颜震怒之下后果难料。

    他一面立刻派飞骑回未央宫报信,一面大声喝令全员刀出鞘、弓上弦准备厮杀,只是一路寻人未果,心下早已焦急万分,此刻亲眼见到刘琚无恙,终于嘘一口气,放下一半心来。

    原来早些时元召救了卫青三人,略一检查,见那公孙敖只是昏迷,虽然伤重,一时倒无性命之忧。遂灭了火把,示意卫青跟来,负了公孙敖头前先行,卫青也知此地不可久留,忙抱了刘琚忍伤痛在后紧跟。

    绕过林间小道,行无片刻拐上大道,见遥遥有光亮闪动,知道是有人居处。不一会儿就来到那处青郊外酒楼内。此时天色已晚,滞留的客人大多已去各自房间安息,只余两三个店伙儿在收拾桌椅。

    见元召带了三人进来,而且两个大人全身是血,不免吃了一惊。元召免不了三言两语解释一遍,只说是在酒楼不远遇到这三人,看他们受了伤来求救,就暂时帮帮忙云云。卫青也不多说,只说是在长乐塬那边山脚下遭遇了劫匪,持刀掠财,自己两人拼命才保护了小主人逃了出来。

    店伙儿听得如此,只是互相嘀咕几声,

    “倒没有听说这长安城附近有匪贼出没过呢!这是从哪里流窜来的吧?”

    “记得明日要和来往客人说说,仔细提防些为妙。”

    他们却也是热心肠,连忙打来热水,帮忙給受伤两人擦洗血迹,查看伤口。

    元召见都是外伤,回到楼上房间,翻找出包裹中所带的自己配置的治伤药来,回头却见赵远宋九两人酒后早已在床上呼呼大睡了。他轻手轻脚带上房门出来,见对面房间门口有一人趴在栏杆上看着下面情形发呆,正是早些时同在大堂吃饭的那个少年,不知在想什么。元召虽然看他有些古怪,也未放在心上

    来到下面,先給躺在木板上的公孙敖身上几处深些的伤口敷了药,然后简单包扎起来。刚要再替卫青处理时,远处黑夜中由远而近马蹄声响起,众人一怔,小公子刘琚脸色煞白,忙抓住元召胳膊,藏到他身后。卫青嚯得一下紧张站起来,侧耳倾听,片刻后脸色忽然逐渐放松下来,似是千斤重担终于如负释重般。

    元召不动声色,转头朝楼门口看去。夜风吹过,斜挑的那面杏黄酒旗发出哗啦啦的轻响。门口上方挂着的两盏红灯微微摇曳,木质的三四级阶梯处更显的有些昏黄不清,光晕所罩的几丈之外就是无边的黑暗了。

    元召脑中忽然觉得这个画面有些熟悉。那是在从前的世界,休假时和朋友去度假村玩,住宿在那些小木楼内夜晚喝酒聊天的场景。隔了千年的时光,良夜却并没有什么太大不同,只是两界相隔,物是人非了。元召正在胡思乱想,忽觉一双大手拍了他肩膀一下 ,抬头见那个温和的男子对他微微一笑,

    “没事了,是自己人。”

    大队人马踏碎了秋夜的宁静,终于还是把酒楼内早睡的人都惊醒了。有的慌乱害怕有的感到好奇,只是等到有些人出来想看个究竟时,却只看到火把隐约下一对飞驰而去的背影。都不明白这片刻之前发生了什么,互相询问一番,自是无人解答莫衷一是,见事不关己又各自回转睡觉去了。

    元召看到接应的羽林军簇拥了他们三个渐渐远去,也回身上楼向自己房间走去。刚才分别时,卫青神色复杂的望了他一眼,并没有再和他说一句话。他知道那个男人会履行答应的诺言,替他保守秘密。因为那人的名字是卫青,这是将星璀璨的中华历史长河中有“君子如玉”之称的两位大将军中的一个。而另一个是明朝的徐达。

    元召并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有着怎样惊人的身手,他只是想平淡的生活在这个时代,就生活在市井之间,体验一种与前世不同的人生,安稳岁月,静守流年。或者,再奢求一点,与那个已经占据他心灵一角的少女灵芝相守一生,也是不错的选择吧!至于救了小公子刘琚这个日后的悲剧人物,也只是他的随手而为。这个倒霉孩子这么小就开始陷入权力的倾轧,后来有那样的命运也就不足为奇了,皇权争斗的戏码啊!呵呵,二三十年后的未来……谁知道会怎样呢?现在他并没想的那么远。

    少年崔弘装作发呆想事情的样子,其实他心里翻腾兴奋并不平静。他虽然生长在北疆边塞,不知道那只队伍盔顶的白羽代表着什么,但看着那些高头大马和装备精良的甲士,也知道他们接走的那个小孩子一定是权贵之家的子弟。而让他内心激动的却并不是这些,他偷偷用眼角余光看着那个住在对面房间的孩子走进去,脑海中一遍遍回放的是他杀戮敌人时那如同鬼魅般的身影。

    原来这少年从小跟随他爷爷打猎为生,在北方密林与草丛间追踪猎物潜影随行,练就了敏锐的觉察力和异于常人能夜间视物的眼神。早些时他察觉元召出去,因为对这孩子有些好奇,也是因了心绪郁闷,就悄悄的在远处跟了去。没想到,不久之后,他就亲眼目睹了一场如同修罗道场般的杀戮。

    他在很远的地方伏在雨后草丛里,一动也不敢动,也不知道是因为露水侵湿了衣裳冷还是惊惧害怕,身体的颤抖就一直没停过。随着那些惨叫声一阵阵遥遥传来,他只想快快离开。崔弘也曾历经过匈奴人的屠村,可那终究是成队的铁骑,还有拼杀、抵抗、逃跑……。可是此刻眼前,恰似有一只暗夜的魔兽在肆虐一群待宰的羔羊。那个早些时还在自己邻桌安安静静吃饭开玩笑的孩子,现在变身成了一只猛虎,这大大超出了他的认知。

    呆滞的看着那处微弱火光中的屠宰场,心中惊骇战栗,大脑一片空白,直到黑暗重新归于夜色,宁静再度笼罩林间。崔弘一点点爬出很远,然后飞也似的逃回了酒楼。

    年少的心总是容易崇拜强者,把他们当做偶像,何况他本来就是个胸怀仇恨的少年。这段时间的到处颠沛流离,使他更加怀念从前那些温暖时光。祥和的屯子,淳朴的人,带他长大的爷爷,狩猎的夜晚,昏黄灯光下煮肉的香气……。而这一切,都破灭在那个瞬间,匈奴铁骑踏碎了少年的美梦。

    崔弘擦了擦眼中的泪,暗暗下定一个决心“我一定要变强!那些血仇,将来一定要亲手去报!”而那个神秘的孩子,就是最好的老师。要想办法呆在他身边,求他教自己本事啊。可是,要想个什么办法呢?少年崔弘冥思苦想着。

    元召并不知道自己这会儿在被人惦记。他又把刚才的说辞对被惊醒的赵远宋九敷衍一遍,这两人颇有些吃惊,都城附近竟然出现了劫贼,明天回程倒是要加倍小心些。又说几句,天已二更十分,遂各自休息。

    元召躺下,静静调息片刻,气息悠长,丹田充沛,竟然未觉得一丝疲倦,自己也不禁暗自惊奇。回想一遍林间厮杀,短短月余,内力体魄身体协调竟然如此精进!比之前世的自己早已不可同日而语。难道是穿越造成的?这是老天爷为了弥补而給我的福利吗?呵呵!

    寂静的树林里,不知道是水点还是血点从某处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蓦然树梢轻动,几道人影飘落下来。一道火折过后,有光亮升起,看不清人的面目,大约高低不同的四五人。

    四处查看一阵,为首之人皱了皱眉,林间隐约有低低互相说话声响起

    “上人,你怎么看?”

    “大概是宫中高手侍卫们赶到把人救去了吧!”

    “竟然都死了啊?”

    “来人应该不会少,这里七八十帮众呢……。”

    “这下麻烦了,侯爷的吩咐……。”

    “先不管那么多了,仔细看看还有活着的没。”

    忽听有人低呼一声“这个还有气息,有个没死的!”

    又过片刻后,见黑夜中再找不到什么,几人商议一番,背了找到的未死那人,穿林分叶而去。风掠过树梢,一只乌鸦呱叫几声,整片树林复归平静。

    而离此不远的另一处密林小山岗上,有一支静伏在此的三百人的骑兵,统领赵忠贤在得到暗哨的回报后,脸色阴沉的率领队伍静悄悄的回长安城巡武卫大营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