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未雨绸缪夜 风过已留痕
    夜近三更,长安城内人家大都已经睡去了。武安侯府内,后花院密室外,远近各个角落隐约有刀光一闪而过,到处明卫暗哨密布,戒备森严。

    武安侯田玢刚刚发作完毕,余怒未消。此公平日虽然装作一副和蔼模样,作礼贤下士状,但心腹们都知道,自家主子在外面有一个暗地流传的绰号“笑面虎”是也!

    狡诈阴狠,心毒手辣才是他本真面目。

    为了自身的最大利益,他是什么都敢去冒险一搏的。只要策划周密,这世上有什么事不可以去做的呢?

    这次的计划,他本来想的很详细,一步一局,牵扯到好几方的利益。自打未央宫中人传递出那个消息,虽然只字未提要他怎样做,但他自然明白对方想要的是什么。而这也符合他的打算。

    &ot;八面玲珑、火中取栗&ot;这就是他的幕僚们給他的建议。

    当今天子继承大位几年来,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政治主张,朝廷制度一切如旧。都还依然是沿袭了先帝的那一套。但宦海沉浮这些年,田玢揣摩观察人心的本领还是有的,他隐隐觉得这位皇帝不会长久甘心如此平淡的。

    武安侯田玢官拜大汉太尉。而他一母同胞的姐姐正是天子生母,当今太后。其长子田少重拜中郎将,执掌巡武卫,警戒皇都长安城。可谓位显权重。

    只是权力的**是永远不会满足的,他的眼中盯着的是朝廷之上那个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宝座~大汉丞相。

    而现在百官之中却有一个人稳稳的坐在那个座位上。即使他身为太尉,又是皇亲,也不得不对那个人曲意奉承刻意交好。因为那个人是凭借自身的功勋和荣耀坐上那个宝座的。那些卓著的平判战绩,是即便如他这样暗中嫉妒恨的人也不得不服气的。

    更何况,那个人的靠山,是在未央宫最深处的那座宫殿里。而天子和自己的太后姐姐是要每天都去请安的。

    大汉孝文帝皇后~窦太后!才是这锦绣汉家江山背后的主宰者。窦太后如同一条老迈的苍龙,偶尔会睁开眼睛打量一下守护眼底的山河。虽然她并不会轻易干扰朝廷的制令,可是没有人敢轻视她的态度。

    田玢长袖善舞,与朝中权贵结交,心中自有自己的一盘打算。宦海沉浮,看过许多繁华似锦烈火烹油,更多的是见惯了高楼蹦塌大厦将倾。因此,如何才能使家族昌盛世代繁荣是他更多去考虑的事。

    这间密室并不大,田玢在一张案几后独坐。又看了看站立的那几人,冷哼一声:&ot;就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亏你们都自诩是道上归隐的前辈!平日里夸耀的那些本事呢?嗯?&ot;

    那几人心里有的惭愧,有的愤愤,但面上都不敢有所表露。

    &ot;侯爷!&ot;

    一个胖大的秃头上前一步,瞅了瞅田玢的脸色,说道。

    &ot;我等赶到的时候,已经都结束了。现场没有发现对方的人,死的都是那些流云帮派去的。&ot;

    他回头对另几人使个眼色,另一白发老者咳嗽一声,也开口说道:&ot;是啊!侯爷,我们仔细查看过那些人的死状,皆是一刀毙命!死者所中都是致命部位。&ot;

    他捋了捋稀疏的胡须,又说道:&ot;此等武艺杀人手段熟稔至极,我猜……嗯&ot;

    未等他说完,又一老者急忙接口道:&ot;必定是一批隐秘力量所为啊!专业训练过的杀人手段啊。

    胖秃头瞥见田玢脸色阴沉,知他对几人所答不满,连忙又说道:“本来我们找到一个昏迷不醒但还活着的,带回来救醒后,没想到他……竟疯了。”

    “嗯?”田玢侧脸疑问。

    “那家伙是真疯了。问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满屋乱逃,嘴里不听说什么别杀我、别杀我……!”

    &ot;还说什么他叔叔是军师,很厉害,会给他报仇的。&ot;

    &ot;又说什么你是小孩子,我不怕你不怕你之类的。反正就是胡言乱语吧,问不出什么有用的话。&ot;

    听到这儿,田玢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ot;一个吓疯了的人还留着干什么!赶快去杀了吧。&ot;

    见这几人对此事已无用处,又换了一副脸色,温言吩咐他们几句,各去休息。

    这些人,都是田玢暗中从江湖上网罗来的一些高手。都是身怀绝技之辈。平时在府上好生豢养,一旦有事,急缓可用。因此虽然这次未曾建功,倒也不便太过责备他们。

    几人离去后不久,一个身影闪进来。一身黑衣看不清本来面目。凑近田玢低声禀报一番,隐约可听得断续几句。

    &ot;宫中已派人传递进消息去了……线索自会清理干净。&ot;

    &ot;流云帮余众让他们连夜撤离了……。&ot;

    &ot;……那两个人是小王爷派去的……都死了。&ot;

    田玢不动声色,静静听完。略一沉思,吩咐道:&ot;这几天,派人暗中盯着那帮匈奴使臣的动静……万一事有不谐,这口黑锅,哼哼,只有甩给匈奴人来背了!&ot;

    在这个秋雨过后的夜里,注定是有许多人无法安稳了。未央宫之内的建章宫,卫夫人看着几个宫女把灯调暗些,然后燃了一枝安神香。

    汉锦流苏,青萝蜀帐。卧榻之上,虽然已经生了三个孩子仍旧美艳动人的卫子夫妆容未施泪痕不干。待到宫女们收拾完毕,放下门帘出去,室内复归寂静,她低头看看抱在怀中已经睡着了的小刘琚,泪又忍不住滴落下来。

    皇帝刘彻刚才已经来过了。看到紧紧抱着自己母亲不放的这个小儿子,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宽慰几句就离去了,只是走的时候神情阴沉的可怕。她不知道皇帝会怎样去处理这件事情,会引起怎样的波澜。这些她无心去想,她只要自己的孩子安然无恙就好。

    而现在,他就躺在自己的怀里,如同失而复得的珍宝一般,她再舍不得放手。这孩子也许是因为受了惊吓,睡梦中不时的会不安的动一下,母亲便会轻轻的拍他的背,温柔的安抚。

    漫漫长夜,秋风微凉。这位集君王万千宠爱的女子此刻如同一位普通的母亲一样,眉头紧皱,忧思万分。她害怕的是那些隐秘的帷幕暗斗,残酷的宫廷隐杀。

    卫子夫是聪明的女子,入宫这几年来的直觉使她隐约明白到底是谁想要这么做。而且,从前在这未央宫中数次看似平常的小意外,早已让她警觉,她暗中嘱咐建章宫内人对小公子加意看护,就是怕会有人铤而走险。

    而这次,自己的担忧终于变成了现实。有人要下毒手了!随着琚儿的逐渐成长,尤其是聪明伶俐得到皇帝的喜爱,有人终于忍不住了吧!可是她明知道对方是谁,却没有办法去反抗。

    是的,现在她没有能力去反抗。因为对方是可怕的,那不是一个人,那是一个利益团体,是一个庞然大物。即便是皇帝在某些时候也不会去触动。

    而她,出身低微,没有什么靠山。只有皇帝的宠爱罢了。而这份宠爱,在政治利益的较量面前,会有多少力量呢?如果有一天,真要在这两者之间取舍,他会怎么做呢?她不知道也不敢去想。

    好在她还有琚儿。而且皇帝刘彻那种溢于言表的对这孩子的喜爱也是真的。而这就够了。现在她唯有对月祈祷,虔诚祝求。好好保佑这个小小孩子平安,快快的长大起来,保护自己和自己的母亲。

    而同一时刻,离此不远的另一座宫殿内,也有人彻夜未眠。大汉皇后陈阿娇烦躁的把东西扔了一地。还不解恨,又把已经卸下的凤冠摔到一边。气鼓鼓的坐着。

    奶娘周氏叹了口气,走过来免不得又劝慰一番。她是从小看着阿娇长大的,后来舍不得她,就随着入了未央宫,自然知道自家这小姐的脾气。

    “小姐啊,可不敢再生气了!小心不美了。”

    听到这话,阿娇更来了气。

    “要这美貌有什么用!給谁看?那个没良心的……都好久没跟我说过一句话了!”

    说了一句,更觉的委屈上来,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说到这个话头,奶娘也没法劝了。只得陪她掉了会儿眼泪。

    哭了一会儿,阿娇擦了擦眼泪,看了看自己的奶娘,低声怯怯的说道:“妈姆,我还是有些怕。他要是知道了是我传递出去的消息怎么办?他会不会……”

    “小姐,放心好了!传信的宫人已经……。”奶娘附在她耳边低语几句。

    “更何况,大长公主府一定也早已得到消息了,宫外的事自会有人替我们处理好的。”

    “再说了,天大的事,不是还有太皇太后她老人家給做主嘛!”

    阿娇听她如此说,心事渐渐放下来。她终究是从小娇纵惯了的年轻女子,愁事来的快去的也快。眉目舒展开来,又絮絮叨叨骂了一番所托非人,办不成大事。在那奶娘劝慰下,梳洗残妆,解去罗裙,渐渐睡去了。

    浓浓夜色笼罩未央宫,几处灯火逐渐熄灭,三更过后,大地终于沉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