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黑白易分辨 生死却无凭
    长安城外的某处隐秘庄园内,心焦如焚的流云帮副帮主林八方终于等来了确定的消息。一时呆若木鸡,两队人马竟无一生还!

    除了没有发现朱由的侄子朱七踪影外,其余派出的所有帮众都已死了。

    是后来去接应的一个十余人的小队带回来的消息。他们先是寻到预定埋伏截杀的地点,然后顺着一路的打斗痕迹,开始陆续发现敌我两方的尸体。

    再后来,就寻找到了那座小树林。夜深林暗,惊起林鸦乱飞。在浓烈的血腥气中,众人手中的火把照亮了眼底的几具残缺不全的人体。即使是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大汉,看到眼前情景后,心中涌起的惊惧感也足以使双腿战栗尽皆无言了。

    半个时辰的搜寻辨认后,确认再没有活口。云乙和云甲两兄弟也终于被找到了。云乙的致命伤在胸口,是被锐器一击贯穿。而云甲就悲惨的多了,是被刀斜肩砍过,整个身体都被劈成了两瓣。

    而那位平时趾高气昂的朱七堂主却一直没有踪影。

    本来只是预想的一场轻松伏杀而已。任务对象的身份虽然特殊,但那不算什么,就算封地的王爷他们从前也不是没替人杀过,那般的祸事,还不是被以病故的由头遮掩过去了?

    流云帮能有今天的声势,实在是因为背景太深了。朝中、蕃王以至各地的官吏都有丝丝缕缕的关系。

    只要把接到的任务干净利索不留手尾的完成,别的自有人会想办法掩饰摆平。

    这次未开始前,同样早有人把那一行人的底细都透露給他们了。那几个护卫的身手如何,他们早已心中有数。

    林八方一早就吩咐预备了酒肉,准备帮中兄弟回来后庆功所用。长夜漫漫,等待无聊,他们就先开了一席在饮酒等消息。

    消息等来了,可是不是他们预想的结果。

    林八方呆愣片刻,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而旁边的朱由早顾不得保持平日的高深莫测样子了,跳过来抓住那报信人的衣领子,一迭声的厉声叫道:“你说什么?!怎么会都死了!小七呢?找不到是怎么回事?说啊!快说……!”

    其余这次随了来长安的几个地位稍高些的帮中人也围过来盘问,七嘴八舌乱糟糟一片。

    眼见报信那人语无伦次一时也说不清楚,林八方&ot;砰&ot;的把手中的酒碗摔到地上,霍的站起身来,大吼一声:“都别吵了!让他说!”

    众人一时安静下来。那人连忙结结巴巴说道:“是真的!都…都、都死了,他们马上就回来了。”

    这时院子里传来响动,果然一队大汉低头丧气的走进来。

    朱由撇了那报信人,从大厅奔出去,余人随后。台阶下空地上,灯笼光里看的明白,那云甲云乙几人的尸身赫然在目。

    领头的人耷拉着脑袋,哭丧脸说道:“弟兄们死的太多了,我们搬不回来,只带回了云堂主他们几人……。”

    “太惨了!……那儿太惨了。没有一个活着的,有的弟兄身首异处,头都找不到了……。”那大汉又喃喃说道。

    风吹动灯笼,曈影摇晃,院中内外一时寂静下来。众人面面相顾,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惊怕。

    此次来长安本来是为了了却流云帮的一桩宿怨,意在斩草除根,永绝后患的。挑选的皆是帮中精锐,这么多人聚集起来有什么样的力量,大家心里都有数。

    而现在就因为接了那么一个在大家看来轻而易举就可完事的活儿,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人弄死了!

    林八方走下台阶,借着光亮仔细看了看死者的死状。对手杀人部位全是致命处,干净利落。尤其是杀云甲的那一刀,斜肩带背一刀两断!林八方心下暗惊,那份刀力他自问绝对做不到。

    林八方也是用刀的高手,他原来另有名字,因为成名绝技名曰&ot;夜战八方&ot;,所以道上的名字就改成了林八方。

    从他第一次杀人,十余年来,丧生在他刀底的亡魂也不知几凡了。

    能坐稳流云帮三大副帮主之一的宝座,他的功夫和胆略自然不是吹出来的,那都是实打实的踩了血迹上位的。

    可是今天夜里,面对着带来长安的帮众损失大半的事实,他也有隐隐的惊惧了。

    这些年,随着流云帮声势的不断壮大,敢与之为敌的自是越来越少了。尤其是在有朝中、军方大人物为后盾的扶持下,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庞然大物般的存在。

    既然甘为权贵的爪牙,做的恶事自然不会少。即便有一般的勇武之士敢于反抗,杀死过他们帮中的人,招致的就会是灭门的报复。

    当然,查不到仇家的例外。几个月前名叫郭翔的一名副堂主就在这长安城附近被人杀了,一直未找到凶手,这笔账就一直记着。但是死人的事还是很少发生的。

    而这次一下就覆灭了七八十余众,是自从流云帮兴盛以来从来未有之事,尤其使他痛心的一点,就是这些人都是他统辖的关汉道的嫡系力量。

    原来在流云帮那名神秘的帮主之下,另有三个副帮主。这三个人分别管辖着流云帮的三大江湖势力范围。分别是关汉道、江淮道和河洛道。

    三个副帮主分别全权掌管三地帮中事物。而林八方负责的就是关汉道这一方,即关中汉中这条道上的流云帮众几千人都听他调派。

    这次集合精锐来长安,是奉了帮主传达的密令,来做另一件事的。之所以让他率众来,是因为他是最适合的人选。

    具体来说,是铲除一个心腹隐患。这几年,帮中一直在派人寻找,几次追杀却屡屡被逃脱了。

    而就在几个月前,手下一个副堂主郭翔终于发现了那一行叛逃者躲藏的踪迹,就在长安城内。

    可是等到他派回去报信的跟随带了人几天后返回,却找不到这姓郭堂主的人了。后来在几十里外的终南山附近发现了他的尸体,至今不知道是何人所杀。

    当时那十几人也是彪悍之辈,自恃骁勇急于争功,又怕目标警觉而逃跑了,因此在一个大雨之夜,悍然杀将而去。

    雨夜激战的过程无人得见,自然也无人知晓其中的惨烈与曲奇,结局就是流云帮这些人反而都被杀了,可见对方也不是易于之辈。

    又几天后,还没有等他再派人前去,流云帮帮主得到这个消息后,却派了心腹之人军师朱由带了人马赶来了。

    林八方对朱由的到来心里是有些芥蒂的,他当然不喜欢有人在身边指手画脚的。但这是那位帮主的意思,他即使不满也只得放在心里。

    他不是当年帮中那件大事的亲历者,那其中的扑朔迷离隔了这么久早已犹如迷雾,知情者一直噤口不言,而不知情者,就只知道那一行叛逃者是害死老帮主的元凶 。

    而这个名叫朱由的人,他的上位却与当年之事有着莫大的渊源。

    朱由来到后,又详细的问了一遍,确定多年来的心中隐患就在长安城内的某处,不由得大喜 。此人倒是行事谨慎之辈,一面派人去暗中牢牢盯住,一面调集了人手好好策划了一番,准备一劳永逸解决此事。

    一切安排妥当后,本来就准备这几天行动的,却突然接到了朝廷某位贵人派家人送来的一封信。

    对于这位大人物的指令,林八方是不能也不敢拒绝的。因为他心里深深明白,别看流云帮表面上横行不可一世,其实只不过是某些权贵豢养的猎犬罢了,就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一把刀,在某些时候顺手拿来做些见不得光的事,也是习以为常了。

    即使是帮主在,他也会立刻安排人手去做的。更何况,这次做成此事后,雇主许诺的可是一场大富贵呢!

    可是现在,面对着这些死去的兄弟的尸体,又当如何善后呢?

    大厅之内一片死寂般安静,酒也无心吃了,众人都低了头,半天无人再说什么。林八方脸色阴沉的看了看众人。

    “这次,经受如此重创,下一步该怎么办?大家都说一下吧。”他声音低沉地说道。

    朱由平日里总是装作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此时却顾不得再故作高深。他脸色狰狞的说道:“冤有头,债有主!有什么好说的?如果查出是谁派人做了此事,必将他碎尸万段。”

    林八方这个时候却没心情追究他的无礼。帮中许多人都知道,那个失踪的朱七其实并不是他的侄子,而是外室給他生下的亲生儿子。只是大家都不戳破此事而已。

    此刻朱由看到带回来尸体的惨状,又听了回来人对现场情景的描述,虽然没有找到朱七的尸体,但想来也是凶多吉少的多。

    因此,他才会如此失态。

    林八方先不管他,又转头看看其余几人。另一人神色凝重的说道:“虽然弟兄们的伤亡令人心痛,但是对方能做到这一步,必定是一股强大的力量。怕就怕……。”

    说到这儿,他略一停顿,踌躇的看了林八方一眼。

    “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就怕……对方还有什么厉害手段,如果查到我等行踪,那后果堪忧啊!”

    “是啊,是啊!”其余人也都附和说道。

    “如果是未央宫内派出的隐秘高手们去接应的话,此事还说得通……可是,侯爷那儿怎么会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呢?”

    “唉!那些当官的哪管我们死活!”

    “那接下来呢?羽林军会不会展开大搜捕?”

    “那会不会查到我们身上?林帮主……?”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莫衷一是。也说不出下一步具体怎么办,倒是都关心自己安危的多。

    林八方眉头紧皱,冷冷的看着众人。这帮人平日里打打杀杀还行,大主意要指望他们想办法简直是痴人说梦了。

    正在这时,布置在庄园外的暗哨进来一人,悄悄在他耳边耳语几句。林八方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功夫,在帮众引领下进来一个全身黑衣包裹的汉子,只见来人从怀中掏出一件信物,给林八方看过后,又把左掌伸开到他眼前。

    借了火光,林八方看得明白,那人掌中八个小字&ot;连夜撤离、以图后事&ot;。

    来人见他看过后,伸手把字迹擦去。微微拱了拱手,转身而去,几个起跃消失在黑暗中,由始至终竟一语未发。

    半个时辰后,整座庄园的灯火都熄灭了。黑夜里隐隐的人影晃动,夹杂了几声不甘心的叹息,向远方林间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