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岁月两生花 古木发新芽
    故梦里,曾听闻,世间草木深。

    青梅易老去,竹马本无心。

    何人系我绿萝裙,缘来有红绳牵引。

    韶华倾负年轮,宿命难逃贪、痴、嗔。

    浮生小字细细勾勒成古今。

    山水回眸五百转,。婆娑相遇在凡尘。

    菩提叶三千经文,听莲花开落几缤纷。

    来日果,去日因。

    可怜难渡痴心人……!

    却说从古至今,世间唯有一个情字最是折磨人心。就算是几十年前的霸王项羽,那般的英雄豪杰纵横杀场,万人难敌,也逃不开别姬之恨。

    而本朝的高祖皇帝刘邦,从一介布衣到九五之尊,自是人中之龙,可临死也免不了对宠爱的戚姬儿女情长不忍割舍。

    至于更年代久远些的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博美人一笑,而身死国灭。

    商纣王宠溺妲己而聚珍宝**于鹿台……等等不可胜数。

    其余普通芸芸众生的为情所困为情负心者的故事更是太多太多了。

    此时三更天已经过去了,半轮残月正西斜。青郊外酒楼后院的卧房内,有淡淡檀香和脂粉香混合的味道。内中人儿却为情所困难以入眠。

    对面的苏夫人早已沉沉睡去。名叫卓瑛的女子翻了个身,朦胧的月光中,在自己身边的小姑娘灵芝也睡熟了。

    这小妮子自打几年前认识后就对自己很是亲近,亲热的称呼她为文姨。她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心里也把灵芝当女儿对待。

    “唉!”黑暗中她幽幽地叹了口气。

    自从今天下午从酒客嘴里听到那个名字后,她就一直心神不宁。已经大半年没有他的消息了,他对她的好,还能回到最初的样子吗?对此她一点儿信心都没有。

    当初自己怎么会那么傻呢!那么草率就跟他出走。到现在她也没想清楚,自己到底是因为那些寡居日子的寂寞,还是因为那些愁情难以排遣的夜晚?又或是……急于逃离那个富甲一方的大富之家?

    也许都是吧,那些平淡安逸的生活,她早已太厌倦了。所以才被那人的琴瑟之意轻易地挑动了心矜,义无反顾的为了他走上那条离经叛道之路。那年她才十七岁。

    十年光阴弹指而过,长夜漫漫,那个曾经文武双全的翩翩佳公子会入梦来吗?岁月暗哑无声,她眼角有泪珠滑落枕畔。

    风吹过,酒楼前边那方粗布酒幡呼啦啦轻响,上面斗大的三个字&ot;青郊外&ot;正是他当年亲手书写……。

    东方晨曦初现,天终于亮了。酒楼内外渐渐有客人起来活动的声音。

    崔弘却是一夜兴奋的没睡,精神旺盛,起个大早。自己把胳膊伤处包扎之物拆下来,重新涂抹了一遍伤药。收拾好后又去暂放的货物处查看了一番。

    那聂老板几人倒是感觉奇怪,这一路只见这孩子因为心怀仇恨,一直情绪低落来着,今儿却不知道是怎么了勤快起来。

    那崔弘也不说破,只是眼角时不时地悄悄瞅瞅对面元召居处,看他起来没有。

    少年心事热切难耐,且不说他。

    元召等四人住了一间屋子,他凌晨十分稍微打了个盹,此时醒来,那两个大人早已出去,想是去照看马匹整理车辆了。而小胖子依然在呼呼大睡。

    天色大亮,他又仔细检查一遍上下衣服,发现后衣襟边终究溅了不少昨夜厮杀的血迹,怕一会儿被灵芝看到担心,连忙脱下来另换了一件。

    后面的院子里,苏夫人和灵芝也相继醒来了,见那卓瑛早早坐在窗前梳妆,面色却十分憔悴。

    苏红云这些年与她交情深厚,自然知道她的心事。昨夜两人相谈半宿,此时免不了又走上前宽慰一番。

    名叫卓瑛的女子却也是率真的性格,又加上灵芝在旁边抱着她脖子,腻腻歪歪的缠着她撒娇,心情渐渐好转起来。

    吃过早饭,苏夫人和灵芝要回转长安,那女子虽然不舍,无可奈何,免不了又诉一番离别之情。

    待到日上三竿,转到前面和元召等人会合。赵远宋九已经把东西收拾停当,灵芝走在元召身边,却不妨元召偷偷塞给他一样东西。

    灵芝愣了一下,只觉有物握在掌中,触手温润。偷偷用眼去看时,却是一块精巧的玉佩。

    耳边只听元召低声说道:“是昨天那小公子送的,怕在身上弄丢了,你拿去玩儿吧。”

    苏灵芝的脸蓦然红了起来。她不敢去看元召,只低声&ot;嗯&ot;了一声,连忙疾走几步到她母亲身边去了。

    元召有些好笑,这灵芝最近太容易害羞了。无奈的摸了摸鼻子,抬起头,却发现那站在苏夫人身边说话的女子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中大有深意。

    看到她,元召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连忙去到外面马车上,提下一个小竹篓来。

    元召提了那小竹篓来到卓瑛面前,把上面用茅草盖住的口子打开,卓瑛不明所以,探头看去,只见一些形状奇怪的东西在里面爬来爬去。

    “这些都是我和灵芝在渭河里捉来的,别看它们相貌丑陋,味道却是一等一的鲜美。”

    “这些东西真能吃吗?只是……看着有些奇怪呢!”

    “是啊是啊,很好吃的!文姨,你一定要尝尝啊!”旁边的少女急不可耐的嚷嚷道。

    那女子只是笑笑,元召知她不信,当下把如何做法、蒸熟后如何食用又详细的跟她解说一遍。

    卓瑛见他说的头头是道很是详细,倒有些渐渐相信起来。苏夫人一直在旁边微笑着,这时拍了拍元召的头。

    “这孩子到是个念情儿的人,记挂着你当初对他的好。”

    “妹子,这东西我们都吃过了的,味道真的是不错,难得他有这片心给你留着。”

    卓瑛心里有一丝感动,温言道:“好,心意我就收下了。以后你和灵芝要常来文姨这儿玩儿。”

    元召点点头,又说到:“此物名叫螃蟹,世人大多不识,其实是极好的下酒物。呃,……文姨,只要善于烹制,酒楼添一道招牌菜也是可以的。”

    “哦?是吗!”女子却有了些兴趣。

    “是的,秋高气爽,螃蟹正是肥嫩的时候,此时吃螃蟹,喝温热的酒最是享受了!”元召说道。

    卓瑛原是出身商贾之家,娘家后来渐渐成为富甲一方的豪门。骨子里自是有这方面的眼光和天性。听了元召一番话,倒是觉得可以一试。遂吩咐店伙儿把一篓子螃蟹提到后面,等有功夫了按元召所说整治出来吃吃看。

    元召感念她当初收留自己的恩情,想了想又说道:“酒楼的酒虽然喝起来也算不错,可是太单调了些。我倒有几种调酒的法子,这次匆忙来不及了……。”说道这儿他抬头看看苏夫人。

    苏红云知他想说什么,温和的笑了笑:“过几天你来帮忙就是,好好帮卓妹子调几种新酒出来。”

    卓瑛心里将信将疑,不太相信元召这么个孩子有那样的本事。还未及她说话,忽听旁边有人轻轻咳嗽一声。

    “这位小哥儿,聂某有一个小小问题,不知道可不可以冒昧的问一下?”

    元召见过来这人是个中年男子,体型微胖,面目倒是有些和蔼。依稀有些印象,是昨天住在这儿的客人。遂点头冲他一笑。

    那自报姓聂的中年人又打量了这边几人一眼,微微拱了拱手:“本人乃是行走南北的客商,刚才听这位小哥说起酒来似是十分熟悉,莫非……莫非家里也是从事酿酒之业的吗?”

    苏夫人见他是朝众人而问的,不便叫小孩子去回答,忙说道:“我们经营的是长安城内的一家茶楼,我家这妹子才是这家酒楼的主人,她家的酒就是自酿的了。”说完指了指卓瑛。

    那聂老板向卓瑛点点头问道:“贵店的米酒也不错。但不知道有没有烈一些的酒呢?比如草原上的人喝的那一种劣酒……。”

    卓瑛摇了摇头:“我家从来只会酿制这一种酒。而且,中原之地好像都是此种造法,至于你说的草原劣酒却是不会。”

    中年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道:“是啊,我行走各地 ,也是只见了都是这种绵软米酒。只是……北方苦寒,人却喝不惯这种,反而不如从草原匈奴那儿来的酒抢手,那种酒虽然入口苦涩难忍,却更和北地男儿口味。唉……!”言下惋惜之意甚浓。

    元召听到他这样说,心下一动。问道:“那……先生,请问你是南北贩卖货物的商人吗?”

    “呵呵,聂某正是。”

    “规模如何?呃,我是说你的买卖做的有多大?”

    “想我聂家已是三代商贾,世居燕地,说起来也算得上是北边数一数二的商家了。哈哈!”

    聂老板态度十分和蔼,并不因为元召是小孩子问话唐突就轻视于他。只是说起家世来,言语之间免不了带了一丝自矜之意。

    “这就好办了!”

    元召轻松的拍了拍手,微笑着说道。

    站在后面的苏夫人赵远、宋九包括卓瑛等人都满脸惊奇的样子,不知道元召要搞什么鬼。

    “上等好酒会有的!至于你说的那种草原上的劣酒,跟这种酒比起来,那简直就不叫酒了!”

    聂老板吃了一惊,盯着元召的眼睛问道:“此话当真?小孩子家可不要信口胡言。”

    “当然!千真万确。”元召语气肯定的说道。

    “但是需要一点时间,不知道你可以等吗?”

    听到元召这样子说,聂老板有点迟疑起来。

    “而且,如果你有意向合作的话,以后还会有茶叶、食盐各种食品……等等,都可以交给你来贩运。怎么样?”元召又漫不经心的抛出这么一句。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微胖的中年男人这次是真的吃惊了。

    他家几代经商,自是知道天下货殖何者紧俏,何者盈利,又有何者是赢大利的货物,这些都门儿清。

    如果眼前这个小孩子不是童言无忌的话?……不像啊!中年男人行走各地阅人无数,从对面周围人对待这孩子的态度还有他自身说话的那种语气,就可以断定刚才那些话他不是在胡言乱语。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货源可以合作,那……岂不是巨大的机遇!真名叫做聂壹的燕地商人心里激动的砰砰跳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