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我心有猛虎 细细嗅蔷薇
    小王子余丹最终还是如愿以偿地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这倒并不是因为那个面相和蔼的掌柜怕了眼前的彪形大汉。

    钱掌柜拒绝了离竿的要求后,这草原汉子拖着一大锭银子的手明显的僵了一下,然后脸色开始恼怒起来,又争辩几句,见到胖老板还是不答应自己,他哪受得了如此对待,自恃武力,一时之间就欲发作。

    这可正应了那句话&ot;手里有锤子,看什么都想砸过去啊!&ot;

    钱掌柜依旧神色不变,笑眯眯的看着他,但也暗暗戒备。他早已看清楚面前的人定是身手不凡。但他会怕吗?

    在十几年前,他的师傅剧孟名满天下,被世人称为&ot;大侠&ot;。而钱掌柜是他的亲传弟子,追随他多年,甚至在剧孟死后也算是继承了他的衣钵之人。

    这些年虽然隐姓埋名,但为了保护夫人和小姐,应付随时可能遇到的凶险,身上的功夫一刻也不曾撂下。

    只是,他预料中的局面并没有出现。耳边听到一个声音说道:“我们……我们并没有恶意的,只是……只是我想把这么好的饮食之物带些回去,带给我的妈姆。大叔,可以卖给我们一些吗?”

    钱掌柜低头,见是一个不大的孩子在说话。他依然摇了摇头,表示那些东西是不外卖的。

    余丹有些失望,他默默低着头正想回去。

    “钱叔,那……先给他一些吧!”

    余丹听到声音有点耳熟,急忙回身转头去看时,却见到那名叫元召的孩子对他挥了挥手,继续回头去和钱掌柜说话。

    余丹心里又惊又喜,自长乐塬上分别之后,他以为那个特别的孩子如同生命中匆匆过客一样,也不会再遇到了。没想到今天在这儿又看见了他。

    那钱掌柜却似还是不太乐意,元召又笑着和他说了几句什么,他们说话的声音小倒是没太听清楚。

    钱掌柜总算是点了点头,答应下来。离竿悻悻地回到座位上去,余丹却呆在元召身边,好奇的问他怎么会在这儿。

    元召笑着跟他解释一番,余丹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元召根据他说的要带走的喜欢的口味,给他挑选了几样点心,又把自己刚刚做好的那种加进了菊花的茶给他包了。那孩子对他很是信任,频频点头,听从他的推荐。

    也力胡几人在座上只是暗暗的盯着余丹以防意外,并不表现出特别异常,只做他是随从所带的普通孩子。

    小王子抱了零零碎碎一大包,不禁心满意足。他终究是小孩子心性,在草原王庭,因为他的身份,并没有什么玩伴。

    几个哥哥对他的态度冷漠的很,而且因为他是汉家女子所生,在某些事上对他是有些暗中仇视的。

    他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自从第一次见到元召,他就感觉这个比自己还略小一两岁的孩子与他见过的所有人都不同!

    也许是孩子的世界比大人更加简单敏锐一些吧!这让他孤独的心灵产生一种渴望的东西,那是……叫做友情吧?

    因此,在回到安远馆驿的路上,他以小王子的身份,向也力胡提出了让他为难的一个请求……。

    这些事元召自是无暇理会。在钱掌柜小小的埋怨声中,他笑了笑,对他稍微说了一下自己的理由。

    既然已经开始做,就要开始做长远的准备了。

    而梵雪楼这小小的弹丸之地,只是一个开端而已!

    要想赚钱嘛?就要扩展啊!从梵雪楼开始,走向整个长安城,然后是汉江道,再到各个郡县,然后是塞北草原、西域诸胡……!

    当然,这些不是一两个月就能做成的。但可以提前准备着的!人脉啊、信息啊、消息渠道啊……将来总会用的到的。

    他按自己现在想到的只管说着,钱掌柜已经是听得脑袋发胀,两眼发花了!

    这……这些怎么敢想?做到那么大!?那岂不是富可敌国了?

    “等等等等……!元哥儿啊,俺老钱都听得跟不上你的趟了。”

    “你说的这些大话,怎么可能会做得到?就凭这些小小的吃食之物?小孩子家可别信口开河。”

    元召挠了挠头,神秘的一笑。

    “当然不止这点东西了。呃,以后……以后慢慢来,你会看到的,只要钱叔放心就好。”

    本来钱掌柜看到这两天梵雪楼的劲头,已是心中暗暗窃喜。他大约估摸了一下,保持这样下去,一个月下来赚上几千两银子是不在话下的。

    这已是比从前的惨淡经营好了不止几倍了!可是……怎么?这还不看在元召的眼里?

    钱掌柜以他的人生经验来看也糊涂了,越来感觉越看不透这孩子了,可是瞅了瞅他那笃定的眼神,难道真的可以一试?

    如果真的能按照他说的发展起来,别说做得那么大了!能在这长安皇城里再开上几家梵雪楼,那就足够了!

    只要积攒够足够的财力,到时候再图谋报那陈年冤仇……也未尝不可一搏!

    想到这儿,钱掌柜已经沉寂多年的热血又似乎沸腾起来,眼中满是热切期盼。

    元召并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自己有些打算并不想让他们太早知道,这不是信任的问题,而是,怕他们无法理解,甚至会吓到他们吧。

    并且要实现自己想的那些东西的话,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更需要时间。这些都需要慢慢来。

    好在……他有的是时间!

    现在梵雪楼的所有人都已经开始忙了起来。人手严重不足,就连灵芝也没空闲的再到处溜达了,整天钻在那个特别制作的小厨房里,帮着苏夫人做那些小点心。

    唉!还需要招些人手啊……怎么能让那小姑娘去做这些粗活呢?

    钱掌柜总是有顾虑,怕这些手段被别人学了去。

    元召却不以为然,这些根本都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是些一说就会的东西。再说指着这些根本也赚不了什么大钱啊。他的初衷只是用这些小手段提高一下梵雪楼的知名度而已。

    他虽然把道理对大家这样说,但从钱掌柜以下直到小胖子,却一致不同意再从外面请人手。

    大家宁愿自己辛苦些,也不能让外人把这些手段偷学了去!那不是等于把要赚到手的银子往外送嘛!一向笑眯眯很好说话的钱掌柜板起了圆圆的胖脸,态度很是坚决!

    元召很是无奈,劝说半天,最后大家同意了个折中法子,不怕辛苦这大半个月,到朝廷召开的金马词林苑结束后,再请人手帮忙不迟。

    元召也只有暗自苦笑了。之后也不知道是苏红云吩咐过了还是他们大家暗中商议,不让元召再亲自动手去炒茶什么的做这些事,只让他来回好好看着,别出差错就行。

    元召知道这是大家对他的好意,怕他小小身体累着了,他也不便拂却。好在无论那些茶还是各种点心,都没有什么难做之处,众人跟他学了技巧,注意各种火候,试着做过几次之后,已驾熟就轻,都做得像模像样了。

    就连灵芝那小妮子也做得很起劲儿,元召偶尔从小厨房门口路过,只见少女用绢帕包裹着满头青丝,春衫袖轻轻挽起,露出一截如藕似玉般洁白的小臂,在认真的忙碌着。

    梵雪楼有一种新鲜饮茶之法的消息渐渐传开来,所在的这绿柳巷也热闹起来。

    每天楼内自是客满,尤其是那些饱读诗经之人,呼朋引伴相约来此,品尝过之后大为惊叹,从此品茗清谈,便自诩为一种文雅之事。

    就连楼前那几块介绍饮茶之法的木板旁,每天也往往聚集了一堆市井之人,在指指点点议论此新鲜事。

    元召见别人都忙碌着而自己闲了下来,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元召想了想,在茶楼里找了一把废旧不用的大铜壶,拎到后院里,叮叮当当的改造起来。

    正在一边翻晾着刚炒好的新茶的侯五眼睛一亮,这元哥儿又在干什么呢?莫非又有什么新点子?

    只见元召把那铜壶改造成了一个奇怪的样子,在壶内做了一个隔断,分成上下两层,穿了一些细小的圆孔,又在中间用一根细细的竹管做槽,伸出壶外。

    他从里到外细细的用摸了一 遍,确认各处通畅,应该没有问题。然后又找来小胖子帮忙,在院子一角按照他想的那种形状,垒起一个奇怪的炉台来。

    此时在附近的侯五、小胖子、崔弘宋九都围在他旁边,好奇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做这东西要干什么。

    此时深秋将过,有些花儿已经开始凋零,但这梵雪楼后院儿的蔷薇和桂花却开得正好。

    元召来到东篱墙边,蔷薇花架下,浓郁的花香萦绕着这一片角落。他不禁深吸了一口,莫名想起曾经记得的一个词&ot;心有猛虎,细嗅蔷薇。&ot;呵呵!倒是很应景儿。

    他把那开得正好的蔷薇花摘了几大捧,放在一块铺开的干净布巾上。

    元召把那灶台的木柴点燃,然后把那个改造好的简单器具底部铺了一层细沙,放上去。

    回头见那几个人都伸长了脖子在看着他,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他不禁自嘲的一笑。

    &ot;唉!这么简陋的条件,不知道做出来的效果怎么样呢?&ot;

    秋风吹过梵雪楼,拂过绿柳巷,卷过长安城头,无垠田野,大地金黄,已经到处都是丰收的景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