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明珠遗草泽 宝剑隐匣中
    终南山麓北岭,密林山岗之间,不知道是前代哪位修道之人在此留下一座草庐。

    年代久远,已是十分破旧。角落的茅草堆中,一个衣袍十分褴褛的人,慢慢醒转过来。

    此人大约四五十岁年纪,满脸风霜之色。他慢慢坐起身来,因为几天并没有进什么食物了,身体显得十分虚弱。

    “唉!长安啊!终于就要来到了……。”

    他从破布囊中掏出仅剩的一枚野果,也顾不得脏净了,几口就吃得干干净净。

    颌下干枯的胡须上粘了几根野草,他用手摘下来,顺便把胡须理了理,又把身上尽量整理的整齐一些。

    感到身上有了些力气,他站起身来,想起这几年来的颠沛流离,尤其是在那燕赵之地所受的屈辱,胸中愤懑之情又渐渐郁积。

    “天下英雄在我眼里又算得了什么!只怪我命运不济,伯乐难求。这次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如果这次还不能得用……那就老死山林、了此残躯吧!”

    他带了悲哀的表情,喃喃的说完这几句,柱起一根找来的木杖,脚步踉跄地离开这草庐,径直顺着小路,向远处长安那雄伟的城墙方向而去。

    身后西风呼啸,如泣如诉,山河如聚,松涛如怒!

    绿柳巷梵雪楼后院,现在的苏灵芝心里简直喜欢得要蹦出来了。

    不光是她,从苏夫人以下一直到小胖子崔弘等梵雪楼的所有人,又一次见证了元召创造的奇迹。

    众人眼睁睁瞅着,从头至尾都看得明白,元召用那把用旧铜壶自己改造成的器具,就那么着把那些采集的花瓣,变成了那个小小陶制杯子中所盛的……神秘的水!

    真是太惊奇了!那杯子中散发的香味儿,他们从来都没有闻到过。

    整个院子里都氤氲弥漫了这种香气。吸一口在鼻端,隐约还保留着那蔷薇花的味道,但这种香气却比花香更清新宜人,沁人心肺。

    元召低头闻了闻,还算比较满意。而听到众人的惊叹跑过来的灵芝,早已等不及了。

    “好香啊!”少女使劲吸了一口,闭眼陶醉。

    “小召,这么好闻的东西,难道也是用来喝的吗?”

    “呃,这不是喝的,可以算作是一种香料吧。我把它叫做香露水。”

    元召虽然暗自有些腹诽这少女称呼他为小召,但她最近总是喜欢这样叫他,也不知道灵芝是出于什么心理。

    见灵芝眨巴着一双眼望着他,他只好又耐下心来,详细的说了一遍这东西的用途。

    听说是和那些胭脂水粉一般是女孩子家的专用,灵芝的心里更是喜欢起来。

    元召把蒸馏出的那小半杯子香露水递给了灵芝。

    “呐,这些先给你拿去用,试验一下怎么样,把它密封起来,可以用很长时间的。”

    灵芝接在手中,闻了又闻,珍惜的不得了。其余人都只是微笑的看着他们。

    “难道他是为了我才去做这些东西的吗?”

    少女的心里忽然涌起这样一个念头,感到一阵羞涩,抱着那宝贝转身跑回自己楼上去了。

    此后如法炮制,把那蔷薇花香的和桂花香的分别蒸馏出了一小杯。只是用铜壶改造的容器太小,操作起来费时费力,多有不便。

    好在他只是把自己的想法先试验一下而已,见如此做可行,心里也不免有小小的兴奋。

    元召是想起了几天前答应卓瑛和那聂老板,帮忙做一种烈酒的,因此想试试这样蒸馏行不行。

    临时起意,才用那花瓣蒸馏出来了这香露水。其实这其中的道理是大同小异的,再把蒸馏容器做大些,稍微改动一下结构,用来蒸馏酒水应该没有问题。

    如果以后把这香露水也要作为一种赚钱手段的话,还要好好做几套蒸馏器具才行。

    他把那做好的两小杯交给苏夫人保管起来,做这东西倒不用着急,等器具准备好了再做不迟。

    众人听了他的一番话,都感到如此惊异。虽然不明白其中的原理,但这样做出来的东西,几乎近似于神仙手段了吧!

    元召很不习惯别人用这种眼神看他,连忙咳嗽几声,用别的话题遮掩过去。

    第二天,梵雪楼生意更是火爆。钱掌柜忙得满头大汗,几个伙计更是手脚不停。元召见忙不过来,就在一旁帮忙。

    半晌时分,正在忙碌之间,忽觉对面有人在注视着他。

    元召把茶盘托起,抬头去看时,只见正面西南角落坐了一人,目光温和,正冲他点头微笑。

    在梵雪楼旁边一间偏僻的房间里,元召不动声色的静静听完对方的来意。

    然后只见他把背后的包裹解开,放到案上。那里边是一捧圆润的珍珠和十几块金锭。

    “呵呵,元哥儿,我知道救命之恩是多少珍宝也难以回报的!你不要多想。”

    “只是小公子心性……终究是小孩儿家。经此一事,他恐怕一时半会儿再出不得门来,因此逼着我先送来这点小心意。”

    卫青笑笑又说道。

    卫青是打扮成普通人的装扮来的,走的时候也是如同普通的喝茶客人一般离去。

    这是元召在那天夜里救下他和刘琚后,与他定下的一个约定。

    不要对任何人说起那天夜里的事与自己有关 ,这是自己对他们的唯一要求!因为在前生,他早已经厌倦了这种杀戮和鲜血。

    既然重新开始一段生命,除非迫不得已,那以后这些黑暗中的事还是少去掺合吧。

    其实那天如果不是那些家伙动了去洗劫青郊外酒楼的念头,他并没打算大开杀戒的。至于顺手救的这三个人,他当时也并没想太多。

    稍晚些时候,刘琚见到了回来的卫青。只是自己托他带去的那些东西又原封不动地背了回来。

    “他不肯要,并没有说什么理由。只是我看他态度很坚决,就没再勉强。”

    卫青皱了皱眉头,他其实也有些看不清元召了。

    他身上的伤并不重,将养了这两天已经并无大碍。只是当他躺在榻上静养的时候,才有功夫静下心来,去细细回想那天夜里发生的一些惊心动魄的细节。

    卫青的功夫虽然不是太高,但他为人心细谨慎,善于总结一些经验,因此对于武学之道自有自己的一番心得。

    他通过自己的姐姐卫夫人的关系,得以进入未央宫侍卫,平时耳闻目染,自然是知道这未央宫中是有一批很厉害的密卫存在的。

    这些人他也只是隐约知道一点,好像这个秘密组织的名字叫做&ot; 西凤卫&ot;。相传那其中皆是顶尖高手!

    他们唯一的使命就是听命于皇帝,保护他的安全。他们的雏形要追溯到吕太后当政时期。

    汉高祖驾崩,惠帝刘盈羸弱,吕后当政。那一段真是腥风血雨,政斗激烈。

    吕后是一个性情刚烈非常有手段的女人。无论是对勋臣权贵,还是汉室宗亲,在政治利益面前,那是没有旧情可言的。

    当然,她的心机也不输给任何一个老谋深算的朝臣蕃王,因此对手们虽然对她恨之入骨,但却又非常怕她。

    那些年,一次次的斗争是非常激烈的,她为了自己和儿子皇帝的人身安全,就用高祖皇帝给她留下的一批忠诚侍卫组建了这个秘密组织。

    从那以后,这个吕后亲自取名为&ot;西凤卫&ot;的组织就是一直在未央宫存在的。

    后来到了景帝时,七国叛乱,烽烟四起。各蕃王豢养的江湖死士曾经无数次潜入长安,意图刺杀皇帝和朝中大臣,&ot;西凤卫&ot;在与这些人生死较量中大放光彩,立下过许多次卓越的功勋,因此皇帝对这支力量更为倚重,视为最后的长城!

    卫青在宫中这几年,也曾远远见到过这其中的几位传奇人物,那种身经百战的凝重杀气,确实不是一般侍卫能比的。

    可是,每当他再次回忆起那场黑夜暗林中的无情杀戮 ,他不得不承认,就算是西凤卫的这些人,也挡不了那孩子的凌厉一刀吧!

    他的心里越想越是惊骇,世间竟有武技如此厉害之人!而且,他只是一个比小公子大不了两三岁的孩子……。

    卫青虽然品性温厚,算得上是一个君子之人。但并不表示他没有什么见识和心机。

    他宿卫建章宫,自己姐姐和小公子的处境当然看得一清二楚,虽然她们素得圣宠,恩眷优隆,但宫闱暗斗从未停歇。

    尤其随着小公子的成长,越来越显聪慧愈得天子喜爱,暗中怀恨之人也是越来越坐不住了。

    这次发生这样的事,已经很明显了,对方已经等不及了,必欲置小公子于死地。

    而皇帝这次选择了姑息妥协,那下一次又会发生在何时何地呢?!

    从卫夫人那时不时紧锁的眉头和满含担忧的脸上,他看到了自己姐姐对未来深深的担心。

    因此,当小公子刘琚把那一包东西交给他,求他去元召留下的那个地址那儿去看一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是在那儿安身时,他答应了。

    他是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和想法去的。虽然没有想好怎么说,但他还是去了。

    而那孩子拒绝了那些珍珠和黄金,让他又原封不动的带了回来。

    虽然从小公子脸上看到了一种失望和委屈。但卫青的心里却正好相反,通过这件事看到了元召的另一种更可贵的品质,他感到的是激动和兴奋。

    “不管用什么办法,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把那孩子带到小公子的身边来!”

    如果说,去见元召之前他的这个想法还很模糊有些举棋不定的话。那么现在,卫青的这个念头是如此强烈如此坚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