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箭去如流星 无敌是虚名
    崔弘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要不是他从小练就的坚韧体质,相信早已倒在半路上了。只是当他拼命的奔跑到朱雀街尽头,那巍峨的宫墙终于住了他的脚步和视线。

    夜色中,宫墙上那些偶尔闪过的刀影和铁甲光寒提醒了他,任何人在这个时候走到近前,都会被雕翎箭无情射杀吧?!

    该怎么办?他知道,元召一定就在这厚厚的宫墙内某个地方。可是,他没有办法!少年喘息了半天,有些急躁。

    暮色降临,雄伟宽阔的未央宫逐渐安静下来,白天的权谋与争斗,繁华与喧嚣也渐渐暂时停歇,半轮月儿,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也许还会有无数的野心与**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慢慢的滋生吧?

    小院中也很静,半阙上弦月,清辉朦胧,夜凉如水,元召站起身来,刚要回到房间里去休息。

    蓦然,仿佛夜风中遥遥传来一丝奇怪的声响,他凝神细听,不禁心中一动。那是竹笛才能发出的一种特有声音,而在这个世界上,他只教给过两个人……苏灵芝和赵远。

    未央宫外,在离宫墙十余丈远的地方,崔弘用尽胸中所有的力气,吹响了手中的竹笛。这笛子是苏灵芝被虏走时掉落在楼板上的,他捡了回来,一直带着。

    平日里灵芝用它吹奏出的都是缠绵委婉的曲调,可是现在,在少年口中发出的只是凄厉刺耳的声响。

    崔弘是在急得手足无措时,无意触到腰间的笛子,灵机一动,才想到这个点子的。

    他不知道元召能不能听到,只是他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所有靠近宫墙的一段距离内,都不许有任何的建筑,这是为了皇家安全的需要。一片空旷中,少年就躲在仅有的一根旗杆后,一遍遍地吹着那难听的声音。

    他知道这很危险,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要这样做,也许,会死的!可是他还是这样做了。

    果然,这声音早已惊动了守卫的羽林军!

    原来守卫整个皇宫的羽林军,分为东西二卫,各有职责。

    驻扎在东边儿的专门负责的是长乐宫窦太后处的安全,统领官名称作卫尉,长乐宫卫尉名叫程不识。驻扎在西半片的羽林军负责皇帝及后宫的安全,统领称作未央宫卫尉,名叫李广。二人俱是当世名将!

    今夜负责守卫未央宫的正是李广的儿子李敢。此人也正是上次率领羽林骑军去接应小公子刘琚的那个郎将。

    李家世世代代都善于射箭,李敢自然也是箭术超群之人。他接到士卒的禀报,侧耳听了听,出了卫所,登上宫墙曢望片刻,发现声音是从远处的旗杆那片儿发出来的,隐约可见一个模糊的身影。

    卫卒请示要不要派一小队过去看一下,李敢摆了摆手,冷笑一声:“敢在未央宫附近装神弄鬼!杀无赦!”

    他朝身后一伸手,早有卫卒把弓箭递了过来,只见他搭弦认扣,猿臂轻舒,拉弓如满月,箭去如流星!一缕疾风随势而去。

    崔弘虽然躲在旗杆后面,其实大半个身子是都露在外面的。他正在心下焦急,忽听有破风之声直奔身后而来,大吃一惊,知道不妙。急忙俯身躲避,哪知道射箭之人臂力深厚,那只箭来势太快,噗的一声已插进他左肩之内。

    崔弘反应极速,顾不得去看伤处,一声不吭忍了疼痛,顺势一个翻滚,拔腿向远处跑去。

    李敢见远处有人影晃动,知道已经射中,弓弦之上早又搭上了两支羽箭,酝劲松弦之际,两支羽箭竟然一前一后飞出,直奔目标而去!

    周围众士卒不禁齐声喝一声彩。李敢也暗自得意,这一连三株正是他的绝技!恰似流星赶月,几乎无人能避的过去。

    果然,崔弘奔跑没有几步,听到脑后风声又起,箭尖破空之声大作,这次感觉竟是避无可避!心中一凉,他知道这次完了,自己要死在这儿了。

    这一刻,他竟然没有再想到那些仇恨,眼前掠过的反而是这段在梵雪楼的那些温暖。灵芝、元召、小胖子还有……朦胧的月光中,少年仿佛有一种幻觉,他竟然看到了元召的影子在眼前一晃而过!

    李敢微微一笑,把执弓的手垂下来,还没有等他对那些恭维的卫卒说什么,却蓦然睁大了眼睛,周围的喝彩声也戛然而止停了下来,因为宫墙上的所有人居高临下都看到了不可能发生的一幕!

    就在那第二支箭将要射到那奔跑的影子后背的时候,有一个淡淡的身影不知道从哪儿闪出来,一只手扶住了将要扑倒的少年,另一只手绕过了他的脖子,在电光火石之间就那样分毫不差的抓住了那只羽箭!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崔弘有些发懵!在他的认知还未完全清醒的瞬间,身前那人却并没有停止行动,一手扶住他,一手接住了那支疾飞而至的羽箭,然后凝劲于臂,挥手又把手中箭直甩了出去!

    虽然月影朦胧,光线不好,但崔弘从小夜间狩猎炼成的敏锐眼睛看得明白,那人只是把手臂回了半圈,然后那支箭就带了凌厉风声笔直的飞了出去。

    他的目光追随着那箭飞去的痕迹,几步之外,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这箭正与宫墙上射来的第三支箭的箭尖相撞在一起,溅起几点火花,然后一起跌落尘埃。

    这一幕,所有今晚在未央宫西直门宫墙上卫戍的羽林军卒都看得清清楚楚,人人目瞪口呆,半响无言。

    等到他们回过神来再去看时,旗杆那边刚才发生事的地方已是空空荡荡,人影皆无,只有顶端的飞龙旗在夜风中发出轻微的声响。

    李敢心底砰砰直跳,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刚才那一幕意味着什么!

    飞将军李广神箭之名举世皆知,而他是李广最小的儿子,从小骑射之术天赋异禀,再加上他刻苦勤练,已尽得其父真传。

    他从小以良家子身份入选未央宫侍从卫 ,陪伴当时的太子刘彻习练骑射武技,深得刘彻信赖。

    后来刘彻即天子大位,入主未央宫。李敢随即以元从身份任羽林军中郎将,宿卫宫中,得天子之宠信自不必说。

    李敢自恃箭术超群,心高气傲,当然他确实有这方面的本事。他除了对自己父亲李广服气外,军中别的将官还真没放在他的眼里。

    练箭之人自然知道满弓射出去的羽箭威力有多大!李敢今晚所用的是三石的弓箭,十余丈距离内,正是箭力最强的时候。

    可是,对方只是随便的一挥手,就把他满弓射出的那支箭打落了,而且是箭尖对箭尖!以人力对抗铁胎弓?这份劲力准头,他没有听说过当世谁会有这种本事!即便是号称神箭无敌的父亲,也做不到!

    看了看属下们面面相觑吃惊的脸,青年将军骄傲的心感觉受到了挫折和打击,他觉得有必要回去好好再请教一下自己的父亲了。

    在一处僻静的地方,崔弘咬了牙忍着痛,一边看着元召把他肩头的箭拔出来,给他敷上药。一边声音急促的诉说了今晚梵雪楼发生的事。

    元召一边听着一边把他的伤口处理好。箭射的很深,没有射到要害,这少年算是捡了一条命,不过也要将养一段日子了。

    “先不要管我了!你……你快去救大小姐他们吧!”崔弘焦急的说。

    元召点了点头,他又看了看崔弘。

    “我……我知道你很厉害的。那一晚,在树林里,我看到过。我没有告诉过别人!”崔弘不由低了头,又抬起来,脸色郑重的说道。

    “没事!我会去救回他们的。你自己可以坚持回去吗?如果不行……。”

    “可以的!我能坚持!按照我说给你的地方,他们就是进了那个院子。你快去啊!我自己会慢慢回去……!”

    元召不再多说。拍了拍崔弘的肩头,起身消失在街角的黑暗中。

    崔弘长抒了一口气,仿佛放下了千斤大石,全身一下轻松起来,虽然伤口很疼,但他却有一种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

    “只要元哥儿去了,一定可以救回他们的!但愿在此之前,他们不要出意外。”

    少年挣扎着站起来,辨别了街道,一手捂了伤处,一步一步向回梵雪楼的方向而去。

    流云帮副帮主林八方对今晚属下们的行动还算满意。

    突袭梵雪楼,算是大获成功。虽然今晚那苏夫人和钱震东不在,让他们逃过一劫,但也避免了兄弟们的伤亡。

    要知道,钱震东当年在帮里也是数的着的高手,如果硬拼倒要费一番功夫。

    现在好了,只有那小丫头在手中,还怕那几个漏网之人不来寻找?到时候布下陷阱,撒下金钩……哼哼!岂不手到擒来!

    江湖之人做事,就是图个爽快。今晚也不例外,选了那三十几个身手最好的跟了朱由去行动,余下的人,收拾备办好了酒席,准备庆功。

    果然,一行人行动迅速如期归来,虽有几个兄弟受了点轻伤,却无大碍。

    捉来的俘虏都还昏迷着,林八方命人锁入一间空屋,派人好好看守着。其余众人开始喝酒庆祝。

    这些粗豪汉子,喝起酒来,又不免大吹大擂一番。那几个受了点儿轻伤的,格外显得兴奋。因为刚才林帮主说了,此次大功告成,解了总帮主多年的心头隐患,一定会重重有赏的,只要跟来长安的人,人人有份,伤者加倍!

    一时之间,受伤之人脸上仿佛更有光彩一般,其余人倒是有些羡慕起来。

    大碗酒喝了一阵,众人划拳行令的喧闹声中,林八方一面与朱由等几个人商议下一步的行动,一面派部分酒已喝足的人出去替换一下在外警戒和看守的回来继续。

    在离大厅不远处的一间空房间里,小冰儿慢慢醒过来了。屋里有些黑暗,看不清东西。从院子中透进的灯笼光亮,让她的眼睛慢慢的适应过来。

    她记起发生的事,那会儿在梵雪楼自己边打着瞌睡边听灵芝姐吹曲子。可是后来,那些黑衣人就扑上楼来了,等到发现已经来不及逃跑了,她看到他们打昏了灵芝姐,自己扑过去想救她,可是自己的功夫太低微了!

    后来……小冰儿记得被一个大汉挥了一巴掌,也昏了过去。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有些肿起来,感觉疼的厉害。这是哪儿啊?不禁心里有些害怕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