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挥刀需酣畅 踏月斩清霜
    小冰儿的父亲姓霍,原先家世也算殷实。只是后来他结交了些酒肉朋友,花钱大手大脚,家业很快败落下来。

    小冰儿从小体弱多病,又是个女儿身,自然在家里不受待见,打骂更是常事。

    这几天呆在灵芝身边,是她过得最快乐的时光,灵芝很喜欢她,并且有那么多好吃的东西。

    可是今天晚上那些坏人,把她们都捉到这儿来了。借着微弱的光,她看到灵芝几个人在角落里,都还昏迷着没有醒过来。

    还好,大约那些人看自己只是一个小孩子,并没有绑住她,她悄悄爬起来,凑到那个很小的窗边向外面看去。

    院子里有两盏灯笼,几个背了刀凶神恶煞般的家伙在走廊里走来走去。不远处的厢房里有熙熙攘攘喝酒吵闹声音。

    小冰儿又推了推灵芝,她却还没有醒过来。而那几个大人,都是被绑的结结实实的,仍然在昏迷中。

    “怎么办啊?他们会不会杀了我们啊?灵芝姐你快醒醒啊!”小冰儿有些想哭。

    不过她终究是从小坚韧的性子,黑暗中想了一会儿,又来到那小窗户前。窗户很小,并且用几截枯木都塞住了。她用小手抓住,使劲拽了拽,有一根竟然有些松动。

    小冰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总算是把它给拆了下来,露出一方空隙来。她把脑袋伸进去试了试,有些兴奋。

    又回过头来,看了看黑影中的灵芝。心里默默的说:“灵芝姐,我先想办法逃出去,一定会去找舅舅想办法来救你们的。”

    她又悄悄的看了看院子里,这时从那边屋里又出来几个人,和看守她们的人在说话,好像是要替换他们进去喝酒。

    这会儿正是一个好机会,小冰儿把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悄悄的从那空隙里爬了出去。脚一落地,立即缩到墙边黑影里,顺着墙壁悄无声息地向前溜去。

    这所院子,在一处街巷的很深处,四周的民居里并没有人居住,三四丈多高的围墙,显得很是僻静。

    就快要摸到院门口了,小冰儿的心都快要紧张的蹦出来了。门口上方一盏灯笼半明半灭,这会儿,竟然门口没人守护!

    眼看就要逃出去,心里的紧张使她再也忍不住冲动了,她加快几步窜过去,用尽全身力气拔开横插的木门栓,咣当一声推开一扇就冲了出去。

    可惜小冰儿的好运气并没有坚持太久。门外黑影里的两个大汉捉住了她。她奋力挣扎着,可是无济于事。黑大汉冷峭的脸上带着讥讽的笑,一双手如铁钳一般夹着她细小的胳膊,如老鹰捉小鸡一般,一边提着她往里走,一边与另一个大汉嘲讽着。

    “赵三张六这几个小子也太没用了,看人都看不好!还跑出这个小丫头来。正好让他们来门口喝风,我们进去喝几碗酒去。”

    “嘿嘿,小丫头,别乱动啊!想从我们流云帮的人手心里跑出去,就别做梦了吧!”那大汉用手拍了小冰儿的头几下,连吓带怕,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出来。

    “是吗?流云帮哦……呃,好土的名字!”街巷有些寂静,一个突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虽然话音很轻,但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这流云帮的两名大汉闻声心头一惊,急忙回头去看时,只见淡淡月光下站立一人,身形矮小似是孩童。

    这也许算是他们在生命中所看到的最后一眼人间吧!因为还没等他们有所反应,只觉眼前一花,似有微风掠过身旁,两人几乎同时闷哼了一声。

    小冰儿瞪大了眼睛,感觉一只有力的臂膀抱住了自己,身体轻飘飘的飞了起来,在墙头顿了一下,然后落在了对面屋顶的屋脊之上。

    她看到下面刚才那两个大汉扭曲的摔倒在地,捂着脖子翻滚几下就不动了。然后听到刚才那声音对她说:“在这儿呆着,别动!”

    小冰儿感觉现在自己的反应有些迟钝,盯着那张有些模糊的脸不由自主点了点头。

    巨大的认知反差使她的心里如翻江倒海一般,她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人?

    看着那个纵身跳到庭院里的身影,她拍了拍自己的小脸,很疼!没错了,眼前发生的一切很真实,那个身影就是在梵雪楼里被灵芝姐召唤来召唤去的名叫元召的那个孩子。而现在,他来了……原来,他这么厉害!

    厢房分为东西两间,流云帮众人分了三桌,正喝到兴高采烈之际。有人就不免胡言乱语起来。

    “这次倒是可惜,没有把那几个全部抓来,就算那钱震东在,怕他个鸟!”

    “小七你可不能说大话!那钱堂主当年听说也是挺厉害的。”

    “怕什么?他再厉害还能厉害过我们几个联手!”

    “有机会的啊,过几天假装让他们来赎人时,把他让给你对付好喽!”

    “我来就我来!三十招之内,包管一刀劈了他!哈哈。”

    “哎!不过听说前帮主的那夫人苏红云倒是长得不错,是不是真的啊?”

    “那是啊!那苏夫人当年长得可是标致的很!帮中兄弟们有很多都见过的。现在虽然年纪稍大了点,想来也还差不了哪里去。怎么?想打什么主意啊你小子!”

    “哪有哪有!俺能打什么主意啊!哈哈,就是随便问问。”

    “不过,这次真能抓到她,兄弟们玩玩也未尝不可嘛!反正帮中到时也不能留她性命,是不是啊?林帮主……。”

    “呵呵!老柳你倒性急,可惜今晚捉到的那小姑娘年纪太小了,要不然先让你……哈哈!”

    林八方见他们说的实在不像话了,大声呵止了几句。他虽然也曾杀人放火,但这般侮辱人妻女的事却未曾做过。

    坐在他旁边的朱由却把手中酒碗砰地拍在桌子上,阴沉沉的哼了一声!

    “当年要不是因为她,我五弟朱斌也不会惨死!林副帮主休要心存仁慈,且待捉住那苏红云,看我怎么摆布这母女!”

    林八方倒不是心存什么善念,只是觉得不如直接杀了干脆。见他如此说,便不再多言。

    其余帮众有些淫邪之辈就随声附和着,污言碎语自不待言。

    正热闹着 ,忽听门外有东西倒地的轻微声音,院中的灯笼竟一起无声无息的熄灭了。

    有些警觉些的已经发现不对,可大多数还在推杯换盏喝酒吵闹。林八方心头一凛,嚯地站了起来,连打几个手势,屋内终于渐渐安静下来。

    此时屋内灯火通明,而院子里却是一片暗了下来。朱由冲外面喊了几声,却并没有听到外面巡卫的人答应。向门口努了努嘴,两个坐得最近的汉子拎起依在墙边的刀,互相对视一眼,左右一分冲了出去。

    可是等了片刻,却依然什么动静都没有听到。就好似那两个冲出去的人被什么怪兽一口吞噬了一般,一丝回音都没有。

    情形有些诡异起来,屋里的人都站了起来,纷纷把自己的兵刃握在手中,不明白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定是来了厉害的敌人了!可是对方就算是武艺再厉害的人,终归要有打斗的过程啊!出去的人就算被杀死了,也终究要有呼喊啊惨叫啊什么的吧?

    可是什么也没有!就如同门口外面是一个巨大的深渊,一步迈出就掉里去了!众人心里有些砰砰跳起来。

    林八方单手提着他那把厚背环刀,高声问了一句:“呔!外面是什么人?休要装神弄鬼,是好汉的就现出身来!”

    风从那黑洞洞的门口吹进来,屋内灯影摇晃,众人莫名的感觉有一股肃杀之气从那边开始蔓延过来。

    一个大汉啪的把一碗酒摔在地上,大声喝骂:“装什么龟儿子!有种出……”

    话音未落,只觉一股疾风扑面,心中大惊,竟然避无可避。一柄单刀贯胸而过,巨大的冲力带动了他的身体飞起来,倒冲了两三丈之后,噗的一声,连人带刀钉在了墙上!

    “……来啊!”至此骂的那最后两个字才刚刚出口。

    这一下子,屋子里的人乱了起来,酒菜翻了一地,三四十人乱哄哄的都避到墙边。心中都惊惧起来。

    林八方也大惊失色。他是使刀的行家,眼力是有的,这一刀之力,威猛至斯!自己是万万不敌的!

    终于,门口有了动静,那是刀尖划过地面的声音,异常刺耳。

    “什么流云帮流土帮的,太俗气了嘛。天地会青龙帮什么的就好听的多……。”

    似乎有自言自语的说话声音响起,但夹杂在其中,听不清楚是说的什么。

    随着地面摩擦起火花的闪动,一个人影渐渐的显现,很奇怪,那是一个矮小的身形。

    只听那人一边慢慢向前走着,一边似是带了叹息慢慢低语道:“总杀人哪里行啊?唉!本来不想杀人的,只想把人带走就算了。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不能亵渎的!呃,说几句脏话也不行的哦。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说出的话而付出相应代价的,所以……你们还是去死吧!”

    这次众人听清了,感到这人说的话有些乱七八糟,甚至有些好笑,似乎是一个孩子在开玩笑一般。

    而事实,对方就是一个孩子。

    可是,已经没有人有闲暇去笑了。因为,死亡之神已经降临!随着刀光闪起,无情的杀戮开始了……!

    小冰儿呆呆的坐在对面的屋顶上,居高临下,整个院子和房间的情形都看得清清楚楚。耳边听到那些人受伤惨叫和死去前发出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此刻竟然没有害怕,有的只是兴奋、激动和浑身的颤栗!

    在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舅舅卫青会把自己带到梵雪楼,又为什么会郑重的对自己说那一番话!

    从元召跳到院子里开始,小冰儿的眼睛就一直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背影,夜光中,那个影子变得有些虚幻,特别不真实。

    她看到了他先是干净利落的解决掉了院子里那几个巡卫的大汉,甚至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然后,他以一种粉碎面前所有物体的状态拖着刀慢慢进到了那房子里。在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惨叫、大喊、逃避、鲜血、尸体……由静至动、到沸腾再逐渐转为消减、平静……。

    她虽然看不见,但是能想象到他的面容一定是冷峻无敌,眼神一定是锐利无匹,身形一定是如同劈开天地的宝剑……!

    人世间的至强者,光凭借那种俾睨一切的气势就足以秒杀一切吧!

    她的衣服都被紧张的汗水浸透了,心激动的快要跳出胸膛,风掠过屋顶,清霜洒满大地,乳名小冰儿大名却是一个男孩名字的她浑身颤抖着,攥紧了拳头,把面前的一幕牢牢的印在了脑海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