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烟云人独立 岁月藏锋芒
    今天的朝会在威严肃穆的气氛中开始,又在几个重臣的吵闹争执中结束。

    先是太尉田玢神情激愤的参奏了长安令汲黯。罪名是疏忽职守,懈怠本职,以至在窦太后贺宸期间帝都发生骇人听闻的惨案,实为罪不容赦,应予以罢职严惩。

    一向与汲黯水火不容的廷尉张汤也随之站出来大声斥责。

    汲黯只是低头不语,并未就这件事争辩。

    其余他平时得罪过的一些朝臣见有机可乘,也纷纷指责起来。

    虽然也有几个正直的臣子为他辩解两句,但夹杂在众多的责难当中,根本无人去听。

    丞相窦婴抬头看了看龙案后的天子,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心里暗叹一声,只得走出班来,制止了众人这乱哄哄的场面。

    朝堂之上为所欲言,其实是刘彻故意纵容的结果。韬光隐晦的皇帝心里很清楚,只要长乐宫的窦太后一日健在,自己要想改弦易章有所作为,基本是不可能的。

    这是他从这几年所受的几次打击中总结的教训,很深刻。

    与其不能彻底放开手脚,还不如老老实实的暗中积蓄力量,等到自己能彻底主宰这片江山的时候,再去施展那些胸中的抱负也不迟!

    因为他还年轻,有大把的时间。而窦太后已是垂垂老矣,他等得起。因此他继位的这几年,朝政大计一直遵循旧制未改分毫。

    但这并不表示他什么都不去做,其实他暗中积蓄的力量已经够强大了,只是他还在等待着,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

    而朝堂上的这些大臣们,谁忠谁奸、谁贤谁愚、谁忠于职守、谁尸位素餐……就在这一次次他故意放纵的攻讦争吵当中,刘彻心里早已分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帝王之术也总是迫不得已的。坐在这个高高在上的位子上,他比谁都清楚风光后的凶险。尤其是在背后有窦太后那双历经岁月磨砺的睿智眼神注视下,他只能把那无限的野心暂时悄悄埋藏。

    “等我彻底掌握了大位,再俯瞰脚下这片江山,那时滋味自会不同吧!”

    只是现在,他对下面的辩论有些厌烦起来,摆了摆手,大臣们都安静下来。

    “一些小小的帮派仇杀,还不值得拿到这朝堂上来讨论吧?汲卿去把此事来龙去脉查清楚就好。当务之急,众卿还是集中精神把最近要做的几件大事做好吧!”言罢,挥手散朝自回后宫去了。

    田玢见汲黯圣宠依旧不减,也是无奈,冷哼了一声,众臣各自散去。

    丞相窦婴走到汲黯面前时,拍了拍他的肩头:“汲大人啊,回去还是要好好查清楚的,免得再节外生枝,惹出不必要的事端来。”

    汲黯点头拱了拱手,各自作别,分路而回。

    这汲大人虽然任了文官,却不耐坐马车,仍旧骑了他那匹瘦马,在众同僚的一片车马繁华中独自远去,一如他孤介的性格。

    待的回到长安令署,云猛姚尚二人已回来多时,见自家老爷脸色不豫,就知道朝堂上事情不顺,小心询问起来时,汲黯把大略情况说了一遍,两人忙劝解一番。

    汲黯却摆摆手,示意不必介怀,政敌之间寻隙攻讦早已司空见惯。

    问起去勘察情况,两人仔细汇报一遍。汲黯听完,不由自主就把此次与上次城外密林惨案联系起来,心下暗自揣摩一番。

    “上次那件事没头没尾的,竟然是羽林军出手接管了,就此压了下去不许再提。这次这些人会不会与上次有关联?其中定有隐情。流云帮……哼哼。”

    他想罢多时,又与云猛姚尚秘密商议一番,布下几条线索暗中去查访不提。

    梵雪楼内,天光大亮,苏灵芝慢慢的苏醒过来,感到头有些疼,嗓子渴的厉害。她慢慢的坐起身来,周围是熟悉的环境,这是自己的房间。

    她感到有片刻的迷糊,昨夜的经历是一场噩梦吗?不,绝对不是!那些凶神恶煞的身影、冰冷的眼神是那么真切,那不是梦,那些坏人是真真切切的捉住了自己!

    她用手摸了摸脖子处,果然还有些疼,心下又有些恐惧起来。昨夜发生了什么?那些坏人呢?难道他们还在!?

    房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了,光线随着倾泻进来,名叫小冰儿的女孩惊喜的叫了一声。

    “灵芝姐,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吓死我了。”

    灵芝连忙抓住扑到自己身边女孩的手,声音急促地问道:“小冰儿,那些坏人呢?大家怎么样?赵远叔叔他们呢?”

    “哎呀,没事了,没事了……灵芝姐,你先放开嘛,都抓疼我了呢。”

    灵芝放开手,疑惑地盯着她。

    “真的没事了呐!几个伯伯都受了伤,都还在休息。”

    “小冰儿,你不要骗我啊!他们伤的重不重?……那些坏人、那些坏人……真的没事了吗?”

    小冰儿脸色肯定,连连点头。灵芝心里忽然轻松起来,她连忙起来,走到门外,从二楼居高望下去,梵雪楼内到处果然一片宁静,小院中桂子花开,香气依然如同往日。

    赵远马七宋九三人其实伤的并不重,听到灵芝醒转过来了,连忙过来看了一遍,见她没事,这才放下心来。小胖子马小奇忙前忙后照顾着几个人。

    只是那少年崔弘身上的伤口有些深,他本来旧伤未好,这次又加重了些。

    几个人对他是有些感激的,看他的眼神都亲热了许多。因为据小冰儿所说,昨夜幸亏崔弘,他们一行人才被救了下来,而那少年正是为此受了重伤。

    一切经过都是他们醒来后听小冰儿诉说的。说起这些时,小丫头手舞足蹈,倒似乎是十分兴奋。

    昨夜他们一行人被那群流云帮黑衣人打昏捉走后,那少年崔弘就偷偷的跟踪在后,后来在半路上他就找了个机会飞快的跑去了巡武卫的卫所求救 ,结果大队的巡城兵卒就赶来了,一场混战,救下了他们。

    那群黑衣人跑的跑死的死,反正下场都很惨啦!而崔弘也是在这过程中受了伤。这就是事情的经过!小冰儿两眼放光地把整个过程讲完,拍拍手,一副大事件亲历者的模样,很是得意。

    说实话,三个大人对她所讲的这些是有些将信将疑的。什么时候巡武卫的兵卒这么厉害了?那些流云帮的高手可都是帮中的精锐。再说了,就凭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的话,他们就肯轻易的出动?

    但是,事实就是他们都完好无损的回到了梵雪楼,这是摆在眼前,无可质疑的。

    只是躺在那儿的崔弘却是一直脸色通红,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大家只当他是脸嫩,受了夸奖而害羞。

    虽然大家都没事,但经此一劫,赵远几人终究是不放心的,商议一番,虽然身上都带着伤,但却不可大意,做了几个防备措施,好好警惕戒备起来。

    灵芝见小冰儿的脸上还肿着,想起她昨晚为了自己拼命的样子,拉过她的手,亲昵地摸了摸问她还疼不疼,小妮子眼中的笑却很灿烂,连连说不疼不疼。

    跟在灵芝姐身后往楼梯口走着,小冰儿的心里似乎有小兔子在蹦跳,从昨天夜里的兴奋就一直没有消减过。

    她的脑海中一遍遍回想的是那个无敌般的身影和他对自己许诺过得话。

    昨夜把所有人带回梵雪楼安顿好后,元召刚要转身离开,一双小手拉住了他的衣襟。他回过头,看到的是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

    “不用怕,那些人……不会再来了。”

    他看到那双眼睛眨了一下,似是鼓足了勇气。

    “不是怕……小冰儿不怕!只是……只是……。”

    “什么?”元召有些奇怪。

    “我想求你一件事儿好吗?我想……我想求你教我那些厉害的功夫!”话说出口,小冰儿勇敢起来,她继续说着。

    “你好厉害的!杀那些坏人的时候……我也想学!”

    她看到那名叫元召的孩子只是笑了笑,脚步并没有停留,继续向门外走去。

    小冰儿有些着急起来,她用手死死地抓着他的衣襟并不松开。

    “答应我嘛!我能吃苦的,也不怕疼,一定可以的。”

    元召抓住她的手轻轻松开来,淡淡说道:“那些事不是女孩子可以干的,去做你自己的事就好。”

    小冰儿见元召不答应,眼看他出得门去就要走远了,心里大急,委屈一下涌上来,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呜呜,知道你们所有人都看不起我的,从小都欺负我,可是,为什么男孩子做到的我为什么不行?明明也可以的……呜呜!”

    元召有些无奈,他对这些小女儿家的脾气实在没有什么经验,想了想,正色地对她说道:“你学了那些东西有什么用呢?是要做个侠女吗?在这个时代还是算了!嗯,去学学手工女红什么的……嗯嗯,将来嫁个好人家,也不错的。”

    “可是,我就是喜欢啊!喜欢在街头看那些威风凛凛的将军打马飞驰而过,真是太威风了!可是没有人会教授一个女孩子这些东西的,起初求了舅舅教我,后来他也不再有耐心了呢……。”

    说到这儿,小冰儿有些黯然起来,一种与她年龄不相称的名叫忧伤的东西浮上脸际,眼中泪珠噗嗤噗嗤掉落下来。

    元召莫名有些心软,只是……这个时代女子再厉害能做什么呢?这可是两千多年前的大汉朝!这不是她们的时代啊……唉!

    “那你打算学这些干什么呢?打打杀杀的,一个女孩儿家。”

    “去当将军!穿上漂亮的盔甲,上阵冲杀……一定可以比他们强!哼!”小冰儿挺起胸膛,义正辞严。

    元召好悬没被她逗乐了!当将军?这也行?

    “好了,小冰儿,不要再纠缠这些了。我还要赶回宫里去的,这边不会有事了,记住我交代你的话,明天他们问起来,要照我教给你的说,听到没?”

    小冰儿却眼珠转了转,止住泪珠。

    “你要是不答应教我本领,我就不会替你保守秘密!哼哼!还有,元召哥哥,以后不许再叫人家小冰儿那么幼稚的名字,我有自己的名字的,虽然不好听了些……我的名字叫霍去病。”

    已经走到院门口正要翻身而出的元召脚下一趔趄,差点摔倒!什么?什么?霍……去病?

    他有些艰难的转过脸来,看到那个以为是因为自己的小小威胁而得逞的小女孩就站在那儿,眉花眼笑、嘴角轻扬。

    岁月风霜掩盖了无数的历史烟云,多少出乎意料的真相就藏在其中,等待着宿命中的人来破解。英雄的神话传颂千古,后人顶礼膜拜,只是当时竟然如此平常!

    惟愿卸去胭脂妆,

    轻点梨花枪,

    流星如飒沓,

    飞马入阵破锋芒!

    淋漓尽酣畅,

    爱恨又何妨,

    且试天下如草芥,

    俾睨风刀与剑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