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乍处久不厌 何如相见欢
    元召与素汐公主的相遇很偶然,但一切早已似乎注定,缘来如此,无可逃避。

    “故梦里,曾听闻,世间草木深。

    青梅易老去,竹马本无心。

    何人系我绿罗裙?缘来有红绳牵引。

    韶华倾负年轮,宿命难逃贪、痴、嗔。

    浮生小字细细勾勒成古今。

    山水回眸五百转,婆娑相遇在凡尘。

    菩提叶三千经文,听莲花开落几缤纷。

    来日果,今日意,去日因。

    可怜都是痴心人!”

    且说窦太后的贺宸进行的很顺利,遵从她的意思,一切礼仪隆重而又简朴。

    这位与国同龄的老人家一直念念不忘自己的丈夫当年经常对臣子们提及的戒语:珠宝金玉,饥不能食,寒不能衣,唯有米粟谷物,才是民生之本啊!

    因此,她对于民间疾苦一直都是很在意的。此次特颁下懿旨,凡天下郡县满六十岁以上的老人,皆赐米肉若干,以示尊老之意。朝野自是一片颂扬之声,大赞老太后仁慈。

    朝臣命妇进宫参拜,各处封地王缱使进贡,勋臣百官赐宴各类活动不必细说。

    汉家以孝治国,为示对窦太后的崇敬,各地所进长乐宫的奇珍异宝自是不计其数。窦太后却是信奉&ot;黄老&ot;之人,注重的是清净朴素、无为无欲那一套,因此,只看一眼那长长的礼单,叹息一声奢侈,就命内官分类登记,锁进库房去了。

    只是,在午膳后,自己那皇帝孙儿亲自给她端过来的一盏清茶倒是引起了她的兴致。

    清雅淡香,茶汤澄碧,窦太后不禁伸手接过来,细细呷了一口,果然好饮。

    皇帝很贴心啊,知道自己的口味,果然,这种茶汤很熨帖窦太后那种清静无为的心境。一时不由心情大好,夸赞了几句。

    刘彻见果然投了窦太后的好,在一旁陪着闲话几句,似乎是无意当中说起这种新茶刚刚发起于民间,是卫夫人特意定制送来给老太后品评一下优劣的,哈哈!

    窦太后看了陪着笑脸的刘彻一眼,她阅尽世事,心下了然,自然明白他用意所在。却并不动声色。

    又闲谈一阵,刘彻起身告退。

    “皇帝啊,这茶确实不错,就让你那卫夫人费费心,以后定期往长乐宫送些过来吧。”窦太后把茶盏放在几案上,淡淡说道。

    刘彻闻言大喜,后宫之内他最闹心的事,一是皇后娇纵蛮横。二就是窦太后不待见卫子夫了。而这两件事又是起因为一的。

    因为皇后陈阿娇是窦太后的亲生外孙女啊。

    为了弥合这其中的关系,他可是费了不少心的,一直收效不大。窦太后一直对卫子夫是冷脸相对的,连带着自己的母亲王太后也不敢对她有所善意了。

    只要这次破了冰,以后好好培养,关系总会能好起来的!刘彻连忙代为施礼感谢。

    “还有啊,我那乖皇重孙儿倒是不错,聪明伶俐,有空经常带他来长乐宫走走,看看我这老婆子。唉!人老了,总是喜欢热闹些。”

    “好、好、好!孙儿一定叮嘱那孩子勤来探望。此事是我疏忽了,还望皇祖母莫怪。”刘彻连忙答应道。

    “你就好好当你的皇帝,管理好天下大事就好。这后宫中的事就少要操心了,我虽年老,还不至于糊涂到那个份上。”

    “孙儿谨记教诲,一定不辜负皇祖母的期望。”刘彻感激的说道。

    到得傍晚时分,皇帝来到建章宫,就把这个好的消息告诉了卫子夫。卫夫人自是感激落泪,盈盈下拜,谢过皇帝的一片苦心。

    刘彻见面前佳人玉颜含泪,梨花带雨,似是不堪娇弱之意,大是怜惜,遂拉入怀中,轻怜蜜爱,温柔乡中事不必细描述……!

    第二天,那庆松副总管一大早就来到了元召他们所在的院落。这次,这家伙的脸色已是完全不同,进的门来,满面春风,先拱手致意,连说恭贺。

    大家先是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说这话什么意思。庆松这才笑咪咪的把来意说明。

    原来是窦太后喜欢上了这盏中之物,清茶一盏讨了她的欢心。因此天子龙颜大悦,把梵雪楼的这种新茶,定为了宫中特供,按需采制。而这件差事,就委派到了这庆松副总管的头上。

    苏红云几人听了也自是欢喜,有此门路,那是天大的机缘。连忙把他迎到里面,钱掌柜作陪,把其中的机宜好好讨教一番。

    庆松来之前却早已细细地做足了功课,把这梵雪楼的背景、进宫缘由打探了明白,知道这是宠冠后宫的卫夫人的门路,自是不敢怠慢,把该注意的地方详细说明,比如需要注意哪些忌讳,哪些地方需要稍加打点……等等,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宫中用品是马虎不得的,稍有不慎,那可是大祸,钱掌柜和侯五一一记在心里,连声感谢。

    当下商议定下各种详细采制事宜,不必细说。庆松起身告辞之际,却又拉着元召的手亲热地说了几句,然后方去。

    送他离去后回来,钱掌柜兴奋的拍了一下元召的肩膀,大为高兴。

    “元哥儿,这次可真要谢谢你!虽然你不说,可大伙都知道这是你的功劳。哎呀,宫中定制!那岂不就是御茶了?哈哈,真是太好了!”

    “是啊!有了这个名头,梵雪楼以后的生意会更好了吧?”侯五也很兴奋。

    “那还用说!连窦老太后都亲自夸奖了,谁还敢说不好!以后啊有的忙了……。”

    元召看到他们两人在议论,倒是没多说,只是笑着附和几句。先推出新茶,这才是刚开始而已。

    他本来就心中有一个完整的计划,只是现在节外生枝添上皇家这块招牌,其实也不错,倒是可以好好的利用一下。

    苏红云坐在一边,含笑看着他们。

    “你们一个一个的都对梵雪楼这么用心,真是难为你们了。我一个妇道人家也没有什么大主意,一切你们看着办就好。”

    钱掌柜和侯五连忙谦逊几句,说这些都是份内之事,夫人不要客气。

    “只是,在这地方,终究是挂念着家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苏红云终究是有些不放心灵芝。

    钱掌柜那会儿偷偷问过庆松的,那副总管只说是不用着急,最晚明天一切贺仪结束,就可以出宫回去了。

    当下又免不了宽慰苏夫人几句,说家里有赵远他们照看,不会有什么事的。

    元召自然不会说破昨晚梵雪楼发生的事。既然呆着无聊,就在这套院子中随便走走。

    此处院落虽说是小,但那是相对于未央宫中其他宫殿所说的,比起外面的民居,仍旧是大了许多的。

    后面也有一个小小的花园,虽说已经废弃,但深深杂草之中也有一些花木丛生。元召采了一节细草芥咬在嘴里,边走边想事情。

    想起梵雪楼中的那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儿,他感觉有些荒诞。昨夜最终自己还是答应了她,等从未央宫回去梵雪楼后,就会开始教他武功。

    这不是因为屈服了她那小小的威胁,而是因为另一个在这个世界还无人知道的原由。

    霍去病……这个英雄名字的主人会是她?那个瘦弱的黄毛丫头?

    元召作为一个从后世而来的穿越者,自然明白这个名字的力量。自汉以降,这个名字就代表了一种精神,那是一种扬眉吐气,一种民族脊梁,一种无坚不摧的无敌锋芒!

    可是,现在他无法把这个名字和那个瘦弱的身影重叠起来。不可能,她不可能是他!

    但是在历史上那个少年天才将军的横空出世和突然的寂灭又是那么不可思议,恰如耀眼的流星划过天空,留给后世的是无法解释的谜团!难道……?元召自嘲地摇了摇头,有些困惑。

    元召忽然直觉有一双眼睛在暗中偷窥自己,心中一愣,用眼角余光看去。

    只见在这后园角门处有个淡绿色身影一闪而过,恍惚之间仿佛是一个头扎双髻的小姑娘。元召也没在意,暗想应该是这宫中的宫女吧。

    园中有几棵叫不上名字的树,遮住了阳光,元召在浓荫下停住,反正左右无事,他伸手摘下一片薄薄的叶子,抿在嘴边,盘膝坐下,一只清淡柔软的小曲儿咿咿的荡漾开来。

    过了一会儿,耳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他感觉有人坐在了自己的身边,但他并不回头看,依旧认真地吹奏完那只小曲儿。

    余音未尽,元召停歇下来,有一丝淡淡的伤感萦绕心头,前世今生,天意捉弄,有些事总会在某一时刻突然想起来,而不可抑止。

    “可真好听!”一个清脆的少女声音在身旁响起。

    元召回头看时,只见一个身穿淡绿宫妆衣裙的少女坐在一边,两手托腮,眉弯如月,眼睛亮晶晶的,在盯着他看,依稀就是刚才的那个身影。

    素汐感到很奇怪,那片薄薄的叶子怎么就能发出如此好听的声音?这让她有些迷惑。

    “我可以试试吗?”她伸出如青葱的手指指了指元召拿着的那片叶子。

    元召点点头,交给她。

    素汐接到手中,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只是那几棵树上的一片普通叶子而已,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只是她放到唇边试着吹了几次,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元召把手伸过去,示意她交过来。素汐脸儿有些发红,她感到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却摆不平这小玩意儿,有些小小的不服气。

    元召把叶子微微抿起,吹了几声,又交还给她。这次素汐看清楚了,她依法照做,纤细手指微微抿起,樱唇半启,吐气如兰,清音微发,果然好听。

    素汐仿佛发现了新玩具的孩子,眉飞色舞,有些欢喜起来。元召却没耐心与这不认识的小宫女多纠缠 ,他转身就欲回到前面去休息。

    “喂!喂!站住,你先别走。”

    素汐却紧跑几步拦到了他的前面,元召不明白她想要干什么,撇了撇嘴。

    “哎!你是哪个宫里的小宫女啊?还不快回去干活,被你主子发现了会挨罚的。”

    “什么小宫女啊?……啊,对对对,我是小宫女。”素汐眼珠转了转说道。

    “可是我现在没有活可干,所以不用担心。喂,对了,你是住在这个院子里会做点心的那个人吗?”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元召有些愕然。

    “这个你不用管!自然是有人告诉我的啦!那你快和我说说,那些点心还有那些……蛋糕是怎么做的那么好吃的?”

    “呃,这个啊?跟你说了你也不知道,小孩子家的。”

    “可是我可以慢慢学啊!学会了我就可以做给……吃。反正你跟我说就好了,行不行嘛?”

    看着面前的女孩一脸无邪的模样,元召有些头疼起来,不明白她为什么非要纠缠自己。

    原来他们住的这个偏僻院落,隔壁就是建章宫。是小公子刘琚特意求了卫夫人,把他们安排在这儿的,就是为了随时来见元召方便些。

    这几天,刘琚有些兴奋,不免得意忘形,就被他大姐儿素汐看出了端倪。

    利诱哄骗加上严刑逼供,终于逼得小刘琚对她说了实话。原来是他在宫外认识的一个朋友,被他想办法弄进了宫来,就为了多见几面玩耍。

    素汐却也是顽皮的性子,听弟弟说起 ,原来这次宫中进的那些好吃的糕点就是那些人做的,不免心下好奇,就想去看看。

    可是刘琚却不同意,说娘亲说了女孩儿家是不能随便去见外人的,何况你还是大汉的公主!她只得作罢。

    今日本来只是走到角门那儿偷瞄一眼的,没想到听到了元召在那儿吹好听的曲子,她一时忍不住,就走了出来。

    素汐公主却从未想到,这偶然的遇见,会成为一段绝世的情缘,人生天地间,宿命的安排,注定的夙缘,又怎能逃得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