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美玉自天成 良材须雕琢
    苏红云一行人终于回到了梵雪楼。从未央宫带回来的是丰厚的赏赐,还有皇家每月数量可观的茶叶点心采制单。

    苏灵芝从楼门口跑出来,扑到自己母亲怀里,再不松开。

    少女经过这次打击,本来神经变得已经有些坚强,可是看到了苏夫人和元召,不知怎的,委屈和柔弱就又重新占据了她的身体。

    看到几个人都带了伤,苏红云和钱掌柜侯五都大吃一惊。连忙细问经过,赵远又把那晚发生的事详细的解说一遍,大家不免愤怒。大骂那老贼这么多年了竟然还不肯放过!

    几个孩子早已被打发到外面,小胖子马小奇那晚也是被遭劫之人,此时对元召说起来,却是手舞足蹈,眉飞色舞,炫耀了一番自己的胆大不怕死的行为。

    元召免不得附和着他做出或惊讶或害怕的表情,小胖子的心似乎就得到了无限满足。

    灵芝却奇怪的发现平时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的小冰儿今天有点反常,显得很安静。问她怎么了,她就只是笑笑说很好啊!看着大家这么高兴不想破坏气氛而已。

    其实小冰儿的心里是有着小小忐忑的,她不知道元召会不会遵守那晚对她的承诺。如果……他反悔了怎么办?他那么厉害,自己又打不过他。想来想去,决定如果他不答应自己的话,就继续大声哭好了,这一招好像对他有些管用。

    元召自然是不知道这小丫头心底的小心思。见灵芝只是受了惊吓,赵远三人伤势无大碍,放下心来。又抽空去房间看了崔弘一次,这少年的伤有些重,不过用了自己配置的药,应该好的很快。

    崔弘见他往外走的时候,张了张嘴,想把自己要跟他学武功这件事说出来,可是他终究没有说,把话又咽了回去。

    他曾经悄悄地问过小冰儿她们被救的经过。从她那两眼放光的描述中,崔弘在脑海中能完整的勾勒出那场战斗从始至终的情形,他的心里除了崇拜还是崇拜。

    但他还是不敢鲁莽的说出自己的请求,这样的机遇,也许一生就只有这一次了!一定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才行。他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

    虽然听小冰儿说那晚那帮人大多已被巡城兵卒或抓或杀,但钱掌柜终究是不放心,几个人商议了一番,决定最近时间几个人轮班值夜,不能放松警惕。

    到了次日,整理一番,梵雪楼重新开业。元召请那访客归来的布衣偃巨笔如椽写下&ot;御制贡茶&ot;的大字招牌,竖在梵雪楼门一侧。

    那布衣偃写罢搁笔,手捋须髯又仔细打量元召几眼,心下有些吃惊。看不出这小小的梵雪楼竟然有皇家的关系!真是不可小觑。

    顶了皇家的名头,果然名声大振。慕名而来者络绎不绝,不几日功夫,已是轰动半个西长安。

    钱掌柜等更加佩服元召的手段,轻轻的借用一下未央宫的名头,竟然收到如此奇效!生意好了,众人更加忙了起来,场地人手明显不够用了,梵雪楼扩展经营已是迫在眉睫的大事。

    这几日钱掌柜就派了侯五到处去寻找合适的地方,以备新开店所用。元召想了想,嘱咐了一句,找的地方不妨宽敞些,将来说不定另有用处。

    侯五虽然不知道元召的想法,但现在大家都已对他的话言听计从,点头答应自去了。

    元召见各处自己插不上手,闲来无事,想起上次答应那聂老板的事来,那人应该现在还等待在青郊外酒楼呢!

    遂与苏红云钱掌柜打个招呼,自己要去那边一趟。苏红云不放心他,要派宋九驾车送他去,元召连忙推辞,说走了两遍的路熟的很,再说家里这么忙离不开人手。坚持几次,苏红云也只得随他,好在知道这孩子不同寻常,料想不会出什么事。

    崔弘听说了,却坚持要跟他去,元召见他伤好的很快,就答应下来。没想到要走的时候,小冰儿也蹦到了马车上,非要跟着去,元召也不管她,跟着就跟着吧,权当是去郊游了。

    一辆轻便马车上装了前段日子元召用几把铜壶敲敲打打改造成的一个简陋过滤器,也不知道能不能用。

    元召驾着车,转出绿柳巷,出永宁门,踏上大道,挥一鞭子,马车飞驰,直奔青郊外酒楼方向而去。

    小冰儿显得很兴奋,她在车厢里坐不住,非得坐在元召身边,问这问那的,一路叽叽喳喳不住嘴。

    元召偶尔的回答她几句。终于,走了一段儿后,话语声沉默下来。

    “你……你答应过我的话到底还算不算数啊?”小冰儿歪着头,眼光有些闪烁。

    “啊?什么?”元召一时被她问愣了神儿,半响没反应过来。

    “人家是说传授武功的事儿啊!你明明答应过得……。”她语气有些焦急。

    在车厢里一直闭目养神的崔弘也一下睁开了眼,满脸的希翼之色。

    元召回头往车厢扫了一眼,崔弘连忙又假装把眼睛闭上了。元召忍不住有些好笑。

    “我答应过的事,当然不会忘,也不会反悔。可是,你确定你能吃得了那些苦吗?”

    小冰儿忽地一下坐直了身子,收起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我能!我不怕吃苦,并且……一定能做到最好。”

    元召点了点头。

    “好,以后有时间我就会开始教你,只是我的方法与别人不同,希望你能忍受得了。”

    小冰儿狠狠的点着头,一副终于了却心愿的样子。

    她正高兴之间,忽听到车厢内有咚咚的响声,回头看时,却惊讶的发现那名叫崔弘的少年俯身在车厢内,以头触在底板上,砰砰磕了几下,抬起头来时,已是泪流满面。

    小冰儿连忙返身过去,扶他坐起来,见他肩头的伤口又挣裂开来,鲜血渗透了衣裳,忙替他重新包扎一遍。满脸不解地问他怎么了?

    元召不动声色,把马车停了下来,翻身跳下。远处终南山离此并不远,此时秋色未尽,但见山峦起伏,层林叠覆,到处姹紫嫣红,郁郁苍苍。

    崔弘与小冰儿也从车厢里下来,慢慢来到他身后,不知道元召想要干什么。

    “说吧,你有什么事?或者是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他虽然并没有回头,但崔弘知道他这话是对自己说的。

    “我的请求是和小冰儿一样的。”崔弘擦干脸上的泪水坚定的说道。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因为我要报仇!”

    “那我可能帮不了你!”元召面无表情的说道。

    “求求你!我只要学到你一成的本事就够了,为了报仇,我什么都可以做!”崔弘有些急躁起来。

    “我不是不想帮你,只是你有仇恨在心,急功近利又怎么能学到真正的本事呢!”

    “啊?”崔弘有些不明白。

    元召眺望着远山,叹了口气:“我早就发现了,你有敏锐的天赋,底子很不错,用心苦练,几年之后,一定会有一副好身手。”

    “可是,如果你的胸中心心念念的只想着报仇,被仇恨蒙蔽双眼的话,浮躁的心静不下来,你是不会有所成就的。”

    说完他转过身来,指着路边那几棵挺拔高耸的杉树对崔弘说道:“这几颗树为什么长成如此旺盛而秀出于丛林呢?因为它没有一枝旁逸的斜杈,它向上的目标是头顶的苍天!”

    “而那些一片片的树丛呢?”元召又指向山坡丘陵之上的树林,崔弘顺着看过去。

    “枝繁叶茂杂木群生……恰似泯然众人矣。我希望亲手培植出的是良材而不是废木!明白了吗?”他看着崔弘的眼睛,平静的问道。

    崔弘一个字也没有再说,只是翻身扑倒在路边,郑重的对着比他矮一头还多的元召施以大礼!

    身后的小冰儿也被这气氛所感染,学着崔弘的样子对元召行起礼来。

    “呃?那个……快起来。”

    元召有些尴尬,他还很不适应那些古代的礼节。连忙一手拽了一个,把他们拉起来。

    三个人回到马车上继续赶路,只是余下的路程气氛自是与前不同。元召问起崔弘的往事,崔弘又从头诉说了一遍匈奴人所犯的暴行,小冰儿听得攥紧了双拳,一副气愤填膺的模样。

    只是说到后来,逐渐转到修习武艺的话题上,崔弘与小冰儿又兴奋起来,很是憧憬自己练成一身绝技后的样子。

    既然答应教人家东西了,就总要有个做老师的态度,元召就先把一些提高体能的小方法说与两人听,让他们勤加练习一下,以曾强身体的柔韧度和坚持能力。

    所谓&ot;筑基&ot;,就是先打好基础嘛。好在两人虽然年岁稍微大了一点,但崔弘从小底子很好,身体灵敏对外界感知度非常强。而小冰儿就鬼精灵一般,过目不忘,举一反三。

    元召大为惊讶,随便收两个徒弟就这么幸运?这不就是传说中的&ot;骨骼惊奇,身负异禀&ot;嘛!呵呵,不错。

    元召虽然不能预知他们今后所能达到的武学高度,但心里也有些隐隐的期盼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