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流云轻落叶 雏鹰试御风
    对于世界来说我们渺小的犹如一粒尘埃,对于自己却辽阔的犹如整个世界!元召记不起是曾经在哪儿听谁说的这句话,他的心里却比谁都理解的透彻。

    既然老天爷把自己投放到了这个时代,一点再选择的机会都不给,那就好好的重新开始一次生命就好了。

    谁也不会想自己渺小如尘埃的,没有人甘心碌碌无为。何况世间还会有挂心的人需要保护,要让她们免于忧苦。

    屋角的光线里划过一丝明亮,一只蜘蛛荡在半空中,所过之处留下纤细的丝,然后来回环绕几次,勾成了框架,然后一点一点密密严严的织起网来……。

    元召无声的笑了,自己与它何其相似啊!也要一点点的编织一张网吗?

    既然在梵雪楼安了身,尽自己的力量,让身边的人都过得好一点,就是最基本的事了。

    与聂家合作,作为最北端的据点,打开这条商道,他很有信心。因为随着不久后朝廷与匈奴人签订的边市开放协议,北疆商事将会越来越重要了,而现在并无人认识到这一点。

    徐乐是个当机立断的人,当晚就与元召聂壹敲定了此事。元召提供提纯技术,聂壹保证运输销路,一年之内徐家要单独制作这种精盐供应北方市场。三方利润均分。

    徐乐立刻挥书一封,派仆从快马回家报知此事,请叔伯们商议后速回决定。

    聂壹意气风发,这趟出来真是收获太大了。没想到就结识了元召这孩子,看着他平淡自若的坐在那儿,讲述着合作的各种事项,有一瞬间的错觉,对面这孩子恍然有了自家聂老太爷的那种从容。聂壹感觉元召越来越神秘了。

    简单把酒、茶、盐这几种合作事项归纳说明后,对于初期能有多少利润,元召心里并没太注重。

    这才只是开始而已,以他现阶段的实力和关系也只能先做到这些,算是投石问路吧。而往后想要发展更大更全面的话,那张网还需要他再细细地织上几圈才行。

    相对这些事,现在他感兴趣的反而是另外一些。比如,得空时教给崔弘和小冰儿几招有难度的招式,让他们勤加练习,看着他们呲牙辛苦忍耐的样子,也是一种享受。呃,不对,是一种恶趣味,呵呵!

    黑暗密林中,崔弘在小心翼翼的穿行,从小习惯了黑夜的眼睛警觉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身上有些疼,已经又添了好几处小伤口了吧?

    可是他现在无暇顾及这些,因为也许随时会有不可预知的袭击从意想不到的地方而来。

    果然,当他弯腰钻过一丛灌木时,左侧的一根树枝毫无征兆的反弹而起,直奔他身体的方向抽来。

    崔弘此时正在灌木之间,左右躲闪的话,势必会被尖刺的灌木扎伤,前后疾奔也已来不急了,眼见就要被打中,这少年蓦然脑际闪过刚才一瞥间所看到的隐约树影,不及多想,用尽全身力气拔地而起,探手之间,果然触到有树的枝叶,忙紧紧抓住,随后拧臂缩身,翻身而上,一系列动作只在瞬间完成。

    那弹来的树枝扫了空,崔弘暗叫侥幸,终于躲过一次,刚要窃喜,只是下一秒,身底下的这根粗枝却忽然直坠下去,原来已被刀从树干处一下齐齐斩断了。

    崔弘见状,知道这次又要摔个狠的了,连忙双手把头紧抱,缩起身子,尽量倾斜以背落地。

    砰地一声跌在地上,还好有一层厚厚的落叶,不是很疼。崔弘不敢迟疑,连忙就势一个翻滚,躲到一边。

    可是,这次预想中的攻击没有来,不远处轻身飘落的那个身影淡淡的说了句:“反应速度还可以,也会见机行事,只是,如果我是敌人的话,你已经死了。”

    崔弘闻言一惊,忽觉胸前发凉,忙低头看时,这才发现衣襟束带不知什么时候被挑开了。他脸上一红,抬头去看时,那个身影又早已消失不见了。

    崔弘咬咬牙,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必须在一炷香的时间里穿过这一片丛林的,这是元召对他的要求。稍稍喘息了几口,又继续向着未完的那段林间潜行而去……。

    类似的训练已经进行了几次,这是元召根据崔弘的特长给他制定的特训。他很早就已经发现这少年有着不同寻常的敏锐,尤其是在夜间,竟然如自己一样视物如常,这让他有些惊奇。

    自家知道自家事,自己的情况当然有些很特殊,但崔弘也能夜间视物,就是个人的天赋了,这很难得,也是元召当初肯答应他的原因之一。

    至于这少年心中的仇恨,元召相信他是不会消弭的,这倒没关系,也算是一个动力,相信他会更加刻苦的。

    照这样子训练下去的话,崔弘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呢?黑夜侠还是蝙蝠侠?亦或是特战精英?元召看着那个灵活穿梭在林木间的身形,暗自好笑。

    而对小冰儿的训练却是另一种方案了。元召曾经装作无意的问过她想学些什么,小丫头转动咕噜噜的眼珠想了想。

    “我也不知道呢。如果既想如元召哥哥一样厉害,又想如同那些将军一样威风,小冰儿是不是太贪心了些啊?”

    “呃,这样啊?也不是不可以,我可以教你一些东西,只是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凭你自己的悟性了。”

    小冰儿使劲的点着头,一副不怕吃苦的样子。

    不久后元召发现,一旦投入训练中,小冰儿就收起了嬉戏的嘴脸,全身心投入进去。她的聪明是与生俱来的,一学就会举一反三。尤其善于从元召所教的招式中归纳总结,创造出更适合自己所用的套路。

    元召最先教授的是适合她的一些小巧招数,可别小看了这些小招式,那全是拿捏人的身体要害穴位所在,一招之间,轻则废敌,重则毙命。

    元召曾经认真的对他们两个人说过,自己所教授给他们的,没有任何花架子,全是保命和毙敌的招数,生死只在一念间,因此诀窍就在于一个快字。

    崔弘和小冰儿两人认真领会,所学不同,却各有心得。好在这两人从前都没有什么武功底子,恰似一张白纸,正好可以按自己的意愿在上面随意涂画,倒时说不定可以达到另一种境界。

    元召并不把他们逼得太紧,隔上一段时间会分别教给几招实用的招数,但其中的招意却并不详解,留给他们自己去琢磨参悟。

    从此以后,无论元召在与不在,每天夜里刻苦的锻炼就成了他们不懈的功课,至于成效如何,还有待检验。

    就在这天夜里,在距离长安城不足百里的一处浓荫密树遮盖的庄园里,衣衫褴褛断了一条胳膊的林八方终于见到了流云帮总帮主郭解。

    看着面前这个瘦骨伶仃的汉子,郭解差点没认出来。从前的林八方可是威风凛凛的统帅关中汉中这两道的三大副帮主之一啊,可是,去了一趟长安,怎么混成了这副德性了?

    等到听完林八方涕泪横流的讲述,郭解心中也是大吃一惊。什么时候武林道上出了这么厉害的人了?如果不是林八方为了逃避罪责而故意夸大的话,那么流云帮有了这样的敌人岂不是很让人不安?尤其是他竟然是帮助那对遗孽母子的人,以后再想斩草除根可有些棘手了啊!

    想到这儿,他先不管那林八方,转头看看坐在一旁的两个褐衣老者。

    “两位师叔,对此事如何看法?”

    其中一人点了点头,开口问林八方道:“你说那人以一己之力杀灭了随你进入长安的三十多帮中精锐?确定是一个人?”

    林八方连忙点头,别看这老者身材矮小形容枯瘦,似乎就是个糟老头一般,但所有知道底细的人都不敢小觑。

    在流云帮各堂口之上,是有一个特殊的暗堂的,那是帮中最厉害的所在,是流云帮最后的杀手锏。而这些老者就是流云帮暗堂的前辈了,都是手上沾过几十条人命的人。

    那老者盯着他的眼睛,让林八方心里有些发毛,此时问他话,他自然不敢有一丝的隐瞒。

    “那孩子很厉害!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把刀意挥洒的那般凌厉。林某……竟不是他的一招之敌。”说到这里,似是又想起了那晚的杀戮,林八方身子有些微微颤抖起来。

    郭解听他说是一个孩子在片刻之间用刀宰了自己手下那三十多个弟兄和得力助手朱由,不禁感觉有些荒谬。

    他看了看林八方那条断掉的胳膊伤处,这倒没有假,是被一刀斩断的。

    “既然连军师朱由都把命都在那儿了,那你为什么能逃了出来?”

    林八方还未及回答,忽听有人哭着闯进大厅来,来的是三条大汉,却正是那朱由的三个兄弟。

    原来朱由兄弟五人,其中小五早死。而今天老二朱由又死了,三人自是悲愤莫名。

    “帮主,你可要为我二哥报仇雪恨啊!呜呜”

    “是啊帮主,想当年小五就是因为苏红云那贱人丧命,仇还未报。而今二哥又为此而亡,帮主你可一定要做主啊!”

    “我们这就杀去长安,反正已经知道他们的落脚点,就去杀光他们新仇旧恨一起了结!”

    那朱由作为军师,在郭解左右,还是为他管理帮中事物出过不少主意的。因此,他的死是令郭解有些痛心的,此时又见这几兄弟的悲愤之情,不由把几案啪的一拍,怒目圆睁。

    “好!这就挑选帮中武艺上乘者,立即赶赴长安,冲进梵雪楼,杀他个片甲不留!”

    “帮主万万不能啊!”林八方听到这里,忍不住抬起头来,大声喊到。

    众人一起把目光转向他,那朱家三兄弟眼中更是隐隐带了敌意。

    林八方顾不得这些,他这时脑海中翻腾的只是那满地的血污和堆垒的人头还有那几个淋漓的大字。

    “流云帮人等再入长安城者,死!”

    郭解喃喃的重复了这句由林八方脱口喊出的话,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是怒还是笑。那两个暗堂老者互相对视一眼,冷哼一声,脸色变得很难看。而在座所有人心中同时涌起一个念头:写这些字的人真的是活到头了!

    流云帮遍布天下七、八万帮众,更与朝堂军中都有扯不断的关系,振臂一呼,山河变色!你一个人再厉害,能敌得过?

    院子里所有的树剧烈摇晃起来,败叶纷纷如雪落,大风终于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