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白马踏梦境 心字点朱砂
    元召这几天有些忙,来回穿梭于城里城外几次,加紧准备着聂壹需要的第一批货。

    而钱掌柜与侯五也终于在长安南城敲定了一处新址,作为梵雪楼的第一家分店,正在紧锣密鼓的修饰中。

    这一天,元召带着聂壹、崔弘和小冰儿回到梵雪楼,停下马车,只见钱掌柜笑眯眯在门前等着,寒暄几句,钱掌柜瞥了瞥四周,附到元召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元召不动声色,把聂壹介绍给他,这两人倒是差不多的性情,一见如故,很快就迎到里面攀谈起来。

    元召拐进侧厢的一间套房里,先与门口侍立的几人打个招呼,几人对他笑笑算是还礼。然后打帘拢进到里面,侧脸而坐的一人看到他进来,满脸喜色爬起身来,叫了他一声元哥儿显得很是高兴。

    旁边长身而立的另一男子对元召点头微笑致意,原来屋内这两人正是卫青和小公子刘琚。元召还未来得及说话,正趴在木窗边看外面景致的某个身影听到动静,回过了头来,元召吃了一惊,大感意外。

    只见一个淡淡略显稚嫩的身子,穿了一身青衫作男装打扮,更显白白净净的脸庞,双眉修长如画,一双灵眸闪动,嘴角上弯,带着调皮的笑意看着他,却正是那在未央宫中曾有过短暂相处的素汐公主。

    看到元召有些发愣的样子,素汐却笑吟吟的很是落落大方。

    “怎么,刚几天就不认识了呀?人小多忘事!”

    元召无辜的张了张嘴,看向刘琚。

    “你不是出不来未央宫吗,怎么这次连你姐姐都带出来了?”

    刘琚却是对他这大姐儿素来有些怕怕的,嘻嘻笑到:“这次庆总管要来梵雪楼验收第一批贡茶,我听到了消息,就想办法求了娘亲答应,悄悄的跟着出来看看你。”说到这儿偷偷看了素汐一眼。

    “可不知怎么的大姐就知道了消息 ,非要跟着出宫,你也知道的嘛,大姐的话儿小琚儿一向最听的了,嘿嘿。”

    见到他的惫懶样子,素汐反手在他头顶弹了一下,嗔道:“不许油嘴滑舌!”刘琚捂着脑袋跳到一边,大呼小叫夸张的喊起疼来。

    看到这姐弟俩的打闹,一旁的卫青笑着摇了摇头。

    “本来卫夫人是怎么也不会答应他再随便出宫来的,因为上次的事……大家的心总是放不下的。可是架不住小公子的软磨硬泡,这才同意放他出来两个时辰。只是没想到,素汐公主又悄悄的跟了来了。欲待不答应,只是……唉!”

    说到这儿,卫青无奈的看看这对姐弟,话虽未说完,但想来也是经不住这小公主的纠缠,才不得已带了她出来的。

    好在是在长安城内,又是到梵雪楼来,卫青觉着没有什么大问题,建章宫七八个侍卫相随,混在庆松总管的大队之中,来到梵雪楼。

    钱掌柜和侯五是随着进过未央宫的人,当然知道刘琚的皇子身份。当下不敢轻忽,忙把他们引到安静的厢房内,以免闲杂人等冲撞不便。

    却正好元召从青郊外回来了,此时相见,小皇子十分兴奋,拉了他手,絮絮叨叨说着在宫中的憋闷,又询问他这几天有什么新鲜事没有。

    素汐公主这会儿却安静下来,坐在一边,眨眨眼听着他们的说话,有了些淑女的样子。

    元召听刘琚问起新鲜物事,想起来前几天刚做的一种小玩意。宫中无聊,送给他解闷也不错。

    刘琚听说,自是十分期待。待到元召出去一会儿带了一盒小圆木刻成的东西回来,在几上铺开,刘琚卫青素汐都好奇的探头过来,看着那一颗颗上面刻了字的小东西有些疑惑。

    素汐纤指捏起一枚仔细看时,只见上面刻了一个&ot;将&ot;字,不觉有些奇怪,不知道是作何所用。又拿起几枚,却各不相同,有的是&ot;相&ot;字,有的是&ot;兵&ot;字……。

    三个人正不解之间,听的元召用一种奇怪的口气说道:“此物名为象棋,是一种很好玩的游戏,它的来历倒是与本朝有着莫大的渊源。”

    原来,前几天在青郊外酒楼时,元召训练崔弘和小冰儿,听的小冰儿那要当将军的志向,元召虽然在心里有些嘀咕,但他后来又想了想,觉得还是尽量把自己所知的一点军事知识教给她,不管小冰儿是不是真的是历史上那个英雄霍去病,就算她不是,也无所谓,元召心底喜欢的是她那种超越常人的机灵劲儿!

    因此,在教授她武艺技巧的同时,元召就抽空做出了这种棋子来。一共做了三副,是他用刀一颗一颗雕琢出来的,做得虽然有些粗糙,但小冰儿一见就喜欢的不行。

    待的他把棋子的行走规则和输赢评定讲说明白,小冰儿已经等不及了,立刻拉着他要马上学会。

    布子三局以后, 小冰儿果然聪明,已经运子娴熟,规则熟练,果然觉得大有意趣,立即就迷上了这种游戏。

    就连在一旁看了半天的崔弘 ,也已是抓耳挠腮看来也是对此心痒难耐。元召一人送了一副分别给他们两人,就算是师父的见面礼了,呵呵。

    两人郑重的收了下来,然后就心急难耐的去一边展开了厮杀。呃,元召挠了挠头,这倒省了老是没事在身边纠缠自己了,自己玩去吧!

    此时元召把剩下的那一副拿过来就送给了刘琚。待到教会了这姐弟怎样布子行走,果然也是对这新鲜事物大感兴趣,喜欢的不行。

    卫青一直在旁边站立观看,此时抬头看看元召,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名叫象棋之物黑红双方好似两军对峙,千变万化,布子对杀,又如同军阵攻伐,甚是奇妙!”

    元召听他这样评价,心里不由得赞叹一声,果然是未来的名将之姿!第一次看到此物,就能与战场联系起来,并有所启发,这只能说是太有军事天赋了。

    元召对他点点头,手指轻轻划过棋盘的中间一段空地。

    “你看,这边是楚河,那边是汉界。”说到这儿元召停下微微笑了笑。

    “楚河,汉界……这难道说的是……是楚汉相争的故事吗?”刘琚迟疑了片刻,终于脱口而说出来。

    元召向他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

    “不错!小公子博学。这种棋就是来源于秦末楚汉相争、逐鹿天下的故事。”

    “啊……这个啊,这可不是我学问多,是因为在父皇身边经常听他提到那段时期的一些英雄传说,所以嘛,就熟悉一些的。”刘琚头一次听到元召夸赞他,很是不好意思的样子。素汐公主却很少听到这些事,在一边听得津津有味。

    卫青虽然并没有读过什么书,但他对军事战争有其特别的爱好。在空闲之余,对于这些前代战事是非常喜欢研究一番的,因此,听元召这样说起,也是大感兴趣的。

    元召把这象棋的来历又对三人讲述一遍,那个时代获取信息的渠道太少了,仅靠口口相传能知道多少前代的事呢?就算有官方的史书详细记载,但那往往只是朝廷官员和读书人的专利,想要全面的了解一件历史掌故或者战争过程是很难的。

    因此,元召一番简单的讲述竟把一个大人加两个孩子听的如痴如醉。讲完以后,才发现三人沉浸其中,半响无语。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有人与外面的侍卫说了几句话,原来是庆松检验完了这次要带走的茶品之类 ,过来请小公子一行人相随回宫了。

    啊!时间过得真快。三人这才反应过来,回宫时辰到了,回去晚了会挨骂的,尤其是夹带了一个公主出来,回去还不知道要被卫夫人怎么惩罚呢!

    不过,素汐感到这次偷跑出来还是很开心的。只是……她看了看自己皇弟怀中宝贝一样抱着的棋子,又感到有些遗憾和不平。

    为什么只送给小琚儿新鲜物件嘛?也不知道主动送给本公主些!哼!不过,这些话也只是心里想想而已,她可不好意思开口去问元召要。

    却不料,聪明的刘琚似乎察觉了素汐嘴角的不满,悄悄趴在元召耳边耳语了几句,也不知道是说了什么,元召看了一眼那小公主,感到有些好笑,他们姐弟就算再懂事,终究还是些小孩子脾性。

    于是,在临走之前,经过后院的时候,元召走进那小房间,出来时手中已经多了一个精致的小陶瓶,他顺手塞给刘琚,冲素汐公主的背影努了努嘴。

    刘琚心领神会,几步赶到素汐身边,把小陶瓶悄悄交给了她。虽然他不知道那里面装的是什么,但猜想一定也是元召弄出来的新鲜玩意儿吧。

    素汐只觉小琚儿交给自己的小瓶子握在掌心滑滑的,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心下好奇,但她终究没好意思马上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

    待到姐弟俩人在侍卫暗中掩护下上了马车,她再忍耐不住好奇心,伸出手来,摊开掌心,只见那小瓶儿十分精致,瓶口用小木塞塞住了。

    刘琚凑到姐姐身边,只见她把小木塞慢慢用力拔出来,晃了晃里面的液体,蓦然一股淡淡的桂花清香在车厢里氤氲开来。

    素汐不禁深吸了一口,哇!真是太好闻了。这是什么香料?在宫中从来没有闻到过这么清雅而又飘逸的香味,她很喜欢。

    刘琚也觉着这种香与自己娘亲在宫中所用的那些大不相同,心里又有些后悔,早知道是这么好的东西,刚才就应该问元哥儿多要几瓶了,回去送给娘亲,她一定非常喜欢的。嗯,不怕,下次一定记着把娘亲的那一份再要过来。

    他又抬头看看素汐的脸,见她一副欢喜的表情,不禁腆了脸说道:“就说了小琚儿对大姐最好了嘛!你看,这么香的东西,我去求了元哥儿,他听说是给你的,马上就去取了来,嘿嘿!”

    素汐听说这是元召送给自己的,心中微动,悄悄掀起车厢挂帘一角向外看去,却一眼正看到他站在院门边人丛中向这边微笑,不禁手一抖,帘子放了下来。

    “他……刚才发现我在偷看他了吗?”素汐公主不知何故脸色竟然红了起来,一时心中念起,小鹿乱撞……。

    世间缘分就是如此神奇!此正是:

    抚我青丝发,岁月两生花。

    痴心犹未改,新绿催枝芽。

    白马踏梦境,心字点朱砂。

    灯火阑珊处,缘来却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