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画山河表里 踏纵横阡陌
    未央甘泉宫露台边的大桂树下,浓荫如同伞盖,一群羽林校尉和宫中侍卫混杂着围了一大圈,当中几案毡席,对坐两人。

    汉天子刘彻神情凝重,两指间捏着的那枚棋子逡巡几遍,啪的一声落子棋盘上,那是一匹黑马,迂回几步后,竟然出人意料的落了子,落子之处正看住了红方的一炮一车,确是一招妙棋。

    对方老将却并不慌忙,依然按部就班,排兵布阵,在失去两个炮的不利境况后,靠了一马一车的支援,两枚老兵分两路竟突进到对方的禁区,然后飞马而至,将军!

    刘彻思忖片刻,终是无解,放下手中棋子,哈哈大笑。

    “李将军宝刀不老!勇猛如斯。恰似这棋盘上勇往直前的无畏老兵,斩帅夺旗,沙场扬威啊!”

    对面与刘彻下棋之人正是李广,听皇帝如此夸奖,先起身施了礼,告了声不敢当此赞誉。

    要说现在的刘彻还是很平易近人的,而老将李广素来耿直,并不把赢了皇帝棋这样的小事放在心上。

    “陛下,要说无畏,我大汉将士尽皆当得起此二字。沙场之上,龙旗之下,奋勇杀敌是其本分。至于老兵的称谓,倒是正和末将心意。”李广摸了摸甲胄胸前的护心镜,有些感慨。

    “别小看了这普通的老兵,战场之上万军对攻,凭借的就是这些老兵百战而来的勇气和坚韧!勇往直前,死不旋踵!一支军队如果有了这种气势和决心,那必定是令敌人胆寒而又可怕的对手。”

    刘彻神色严肃郑重其事的听着,频频点头表示赞同。

    “这种棋真是不错!行子布局暗合军阵攻杀,更兼运筹帷幄预见成败,不论对捉厮杀还是全局谋划都使人心衿摇动,不可自抑。能做出这样一种棋的人,一定是一位胸藏大计略的高人啊!陛下 ,但不知此人可否让末将一见,加以讨教?”

    刘彻听他这样评价,倒是颇感意外,因为他知道此人一向艺高气傲,极少能有让他放在眼中的人,更不用说折腰讨教了。因此听后他脸上不由闪过一丝奇怪的笑。

    “李将军,可能要让你失望了。这却不是什么高人所授,而是几天前从朕的皇儿那里抢了来的,哈哈!”

    李广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样子,疑惑不解的问道:“陛下的皇子们都还年纪尚小,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他是想说小孩子家的怎么可能懂得这么深奥的军阵之术!只是话到嘴边,终究感到对皇帝不敬,因此就没说出来。

    “李将军,此事千真万确,但却不是我的皇儿做出来的,听小琚儿说此棋名为象棋,是在宫外认识的朋友送给他的,朕……顺手拿来玩几局而已,哈哈!”

    李广听到皇帝如此说,便不再多问,只在心底微微叹息一声,历朝历代草泽之间尽多高人异士,可惜往往不得重用。

    其实这位耿直的老将还是不了解帝王心术啊。这几年来,朝堂之上几个睿智的大臣隐隐已经发现了这位天子的不同。就是他越重视的事,就会越是表现的轻描淡写似不在意,但这也仅仅只是几位有心人的发现而已。

    事实上这正是刘彻的一种韬光隐晦策略。比如这种名叫象棋的东西,别看他对李广用的似是玩笑的语气,其实他心里已是非常重视。

    前几天他无意中漫步到建章宫,正碰到刘琚和素汐在下棋,两人都非常投入,聚精会神的思考着,以至他们的父皇在背后偷看半天了都没有发现。

    皇帝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一下子就被这种东西吸引住了。他是有英雄情结的人,虽然明白的知道自己今生不太可能有亲自上战场的机会,但心底对那种金戈铁马情怀总是向往的。

    他少年时喜欢一切与战争有关的东西,尤其是大汉帝国建立之初的那些战役。而现在对这种认识又更深刻了些。

    待到仔细的弄清楚了这种东西的玩法后,身为天子的刘彻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头,又夸了夸女儿的乖巧,看到两个人不明所以的样子,拿起那盒儿名叫象棋的东西,说先拿去研究一下,哈哈笑着扬长而去了。

    姐弟俩面面相觑,欲哭无泪。那盒棋子在小琚儿的撒娇耍赖下曾经躲过卫夫人的威胁,可是终究没有逃过父皇的魔爪。

    等到步出建章宫,刘彻的脸色沉寂了下来,恢复了皇帝的威严。一路想着事情,径直来到偏殿,挥了挥手,从暗处转出两个身影,并不言语,躬身在地听候吩咐,清冷的声音从头顶响起。

    “去把那处梵雪楼好好查清楚一遍,还有那个跟皇子琚交好的孩子的底细,都去弄明白了,去吧!”

    稍等片刻,地下两人见皇帝再无吩咐,起身后退着出门而去。

    刘彻的目光又落到面前几案上,盯着那盒棋子。

    “如果你们真是小琚儿无意中在外面认识的朋友还好说,自会有人护得你们周全,荣华富贵也不是什么难事!如果是为了这后宫倾轧而故意接近意图不轨……哼哼!”他冷冷的哼了几声。

    不过这种象棋玩儿法真的是不错,不到两天时间他已深谙此道。而他的对手自然就是羽林军卫尉李广和几个身边侍卫们了。

    今日兴致正好,连杀了三盘,2胜1负,虽然最后一局输给了李广,但刘彻并不在意。因为这只是在等待宫人们准备东西的空闲时,见缝插针玩儿的几局。今天他的重头戏是出城去!

    去终南山皇家上林苑秋围打猎,是刘彻很早就策划好的一件事,只是前段事多,又加上窦太后重阳贺宸,因此就耽搁了下来。

    而这几日正好是个空闲,天气也好,因此各种东西准备齐全,大队人马出宫,浩浩荡荡奔终南山而去。

    沿途所经之处早已有御林军警哔,刘彻此次本意轻装简行,并没有带多少勋贵大臣,只带了几个亲近臣子还有……自己的小儿子刘琚。

    对于这次皇帝主动带刘琚出行狩猎,所有人都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精细有心机的人更是都暗暗吃了一惊。皇帝这是要干什么?

    而建章宫中卫夫人心中是欣喜的,皇帝这么做足见他对这个儿子的重视了。

    而就在不久前,皇帝留宿建章宫,在与她一番柔情蜜意的欢好过后,曾明确对她说过的一番话 ,更是让她激动万分。

    在不久后举行的词林苑选贤中,皇帝将为刘琚物色合适的人选,遴选一批德才兼备之士做他的老师。

    而且,皇帝还预先透露了一个消息给她,未央宫西北角新建的那所高台宫殿一直没有名字,在不久之后,御笔将会钦赐殿名&ot;博望苑&ot;,并把它正式作为刘琚的读书之所送给他。

    信号已经很明显了!卫夫人是何等聪明的女子,挑选贤才辅佐读书,她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仅是她,相信到那一天,大概很多人都会明白皇帝的心思了吧!

    而今天,皇帝又要带小琚儿去学习纵马奔驰了吗?

    汉家天子都是刚柔并济文武之道并举的,从高祖一直到先帝无不如此。想必皇帝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只是做一个文弱的君王吧!

    卫夫人自然很清楚为君为夫的刘彻是怎样的人,在他隐藏的内心里是有着怎样的狂野和激情,那些博大的梦想,有时甚至会让她感觉有些害怕。在某些方面她可以算做是他的知己了,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多年荣宠不衰?这不是简单以色侍人就能得到的。

    因此 ,站在建章宫最高层的雕栏后目送着那队人马遥遥远去,此时此刻她的内心是憧憬、喜悦的,想到那些暗中的敌人,柔弱的身体里竟然感觉到了一种不再胆怯退让的勇气。

    “我的琚儿已经开始踏上那条万众瞩目的道路,娘亲就绝不会让自己倒下,一定会在你的身后,为你挡住所有的明枪暗箭……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北风袭卷,吻过脊兽,殿檐铜铃轻响,雕栏玉砌间,上有佳人,白纱胜雪,衣袂飘飘,唇边喃喃语,下定一个勇敢的决心。

    掠过未央宫的风继续往南吹,越过泾渭之水,平过绵绵田地,葱茏茂密的终南山北麓,终于也感觉到了它的气息。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阡陌纵横路,枯草踏碎蹄声急,飞马引弓射雕处!

    终南山辽阔的皇家上林苑中,人喊马嘶,天子所率领的汉家勇士们今年的秋围狩猎就此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