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临敌莫行险 生死须臾间
    武能和荆芥是大长公主府的死士。和很多人一样,现在庇护于这棵大树底下,免却了从前所犯下的许多罪恶。

    当然,在这儿也没少干过脏活,但心情已有所不同,尽可以有恃无恐的去干,公主府就是他们的后盾,即便事儿闹得再大,只要亮出这个名头来,还有什么是摆不平的呢?

    更何况他们自身都是有胆色能力的人,一些棘手的事也不是没有遇到过,都替府中料理的干净利落,无非就是凭一股狠辣劲而已。因此,是极得平管家看重的。

    两个人这次被派遣来到这处普通的茶楼探看情况,并没有当做是什么大事。不过就是去踩一次点嘛,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此时天色正是薄暮时分,街肆行人渐少,两人周围绕了一圈后,也没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来到梵雪楼时,见已经上了门板打烊了。

    略一打量,不过临街两层的木楼,并无什么特别之处。互相低语几句,决定进去探个虚实,好回去对平总管分说明白。

    转过楼角,沿高墙边略行几步,见左右无人,两人互相搭手,翻上了墙头。

    几棵桂树掩映中的庭院很安静,悄无声息,似乎有些反常,但两人也未放在心上,摸了摸腰间的短刀,对视一眼,并不犹疑,翻身而入跳落当地。

    树梢茂密的林叶之间,看到猎物终于出现,小冰儿很兴奋。她穿了一身黑色紧身衣服,娟帕罩头,和男孩子没有什么两样。抬头看了看对面那棵树上隐藏着的崔弘,想必他比自己发现的更早吧?

    跟着元召学习了这一段时间的武技,今晚就要小试身手了吗?小菜鸟,要努力哦!想起元召一刻钟之前拍着自己的脑袋用奇怪的语气说过的这句话,莫名的心里就充满了信心。

    元召对小冰儿和崔弘两个人的训练一直没有停过,他所传授的那些奇怪对敌技巧闻所未闻,跟所有他们见过的都不同。两个人都练习得很刻苦,因为两个人都是聪明人,隐约明白自己学到的这些也许都是世间少有的绝学吧!

    小冰儿悄悄把背上那把小巧的弓摘了下来,这是元召特别做给她的,是用一把卫青舅舅拿来的旧弓改造成的。经过元召稍微改动了几处后,她轻易的就可以拉满弦,并且射出去的箭威力惊人。她偷偷研究了几次,也没弄明白就是添加了一两个小木环,怎么一副普通的弓箭就有了如此大的威力。

    而师父……呃,是元哥儿,小冰儿最近冲口而出往往就喜欢叫师父,可是元召不让她那么称呼,说是那么叫他不适应。管他呢!以后就叫师父好了,显得多亲近嘛!不管崔弘那个呆子跟不跟自己一起这么叫,反正自己就这么决定了。

    师父有些话总是不跟自己说透,带着意味深长的笑让自己去慢慢研究。研究就研究!早晚自己会弄明白的……!

    而师父做给崔弘的是一把短枪,是用一截断戈改造成的。师父花了不少心思,把枪尖打磨成了锋利的八棱形状, 闪着凌厉寒光。竟然还箍上了一圈红缨,一抖展开后漂亮极了。其实自己也好想要的,只是看着不善言辞的崔弘拿在手中后,眼里流露出的激动与喜爱,就不夺人所爱了。

    不过,师父也已经答应了,以后会照此给自己做一杆更好更长些的,能骑在马上用的,名字就叫做&ot;八棱梅花枪&ot;。这个名字可真好听!她幻想着自己在飞驰的马背上,挥舞长枪、红缨闪处破阵杀敌的场景,内心已是万分期待。

    至于现在嘛,手中的这张弓也不错。把箭搭在弦上,藉着在夜色中训练习惯了的目光,慢慢的瞄准了目标。小冰儿深吸了一口气,心静如水。

    她知道师父一定在暗中的某处静静的看着。而这次交给自己和崔弘的任务就是留住来犯的敌人。是的,就是敌人!这是师父说过的,无论与何人对阵,都要全力以赴,狮子搏兔,不留余地!

    一会儿如果自己失手,就要轮到崔弘跳下去与敌人肉搏接战了。小冰儿咬了咬牙,自己绝不能失手,不留给崔弘那小子表现的机会!以后还想着要他乖乖叫自己大师姐呢。

    “就当做是对你们的第一次测验考试吧!别紧张。”想起那张带了轻松笑意的脸说过的这最后一句话,小冰儿不再犹豫,手臂微一用力,引弓满弦,箭尖对准十余丈外走在后面的那个身影激射而去……!

    武能在前荆芥在后,两人猫腰潜行院子里,先后进去马七的木工房和灵芝制作香露水的小操作间一趟,只见里面零零落落的一些东西,不认识的为多,心下诧异,复又出来。

    两人打个手势,就欲穿过月亮门窜进住房区探查一番。走没几步,忽听左边不远处桂树上有枝叶轻微响动之声。

    及至反应过来,刚要回头去看时,一缕劲风早破空而至,荆芥低哼一声,左腿一弯,羽箭正中!

    两人大吃一惊,知道不妙!武能连忙拉起荆芥,随即拔刀在手,就势迎敌。小冰儿见一箭奏功,不及细想,第二箭早又破弦而出。

    夜色中武能却看不清箭枝的方向,耳中明明早已听到弓弦响,心中惊骇,怎奈何避无可避,噗的一声,大腿上已经被射中,也扑倒在地。

    这下好了,两人谁也顾不得谁了。来箭气势凌厉,入肉极深,几可致骨,两人疼的紧咬牙关,用手捂了腿上中箭之处,欲搀扶着起身逃跑,挣扎几次却未能成功。

    懵懂中,见从不远处大树上先后跳下两个影子来,慢慢往这边走,边走好像还边听到两人在争执什么。

    “小师妹,你太性急了吧!两个就这样都被你放倒了,好歹留一个呀!”

    “哼哼!小师弟,这不怪我喽,谁让师父教给我的箭法好呢!”

    “可是,我还一点手都没动呢!师父明明说过这是我们两个人的锻炼机会,可是都被你……。”

    “哦,只怪这两个贼太笨了嘛!躲避一下都不会,呵呵!”

    武能和荆芥听的清楚,差点儿没把鼻子气歪了!这都是些什么人?暗中偷袭还有理了!

    只是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稚嫩,不太像是大人啊?果然,随着那两道矮小的身影走近,武能荆芥渐渐看清楚,偷袭自己的,果然是两个孩子模样的人。

    这下两人又有些胆壮起来,虽然受了伤,勉力搀扶着起来,看看四周并没动静,也没发现别的什么埋伏之人。脸上重现凶神恶煞的的模样,各自挥了挥手中短刀。

    “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胆敢躲在暗中偷伤了你家爷爷!不想活了还是怎么的?!赶快去把大门敞开,否则要了你们的小狗命!”

    小冰儿脸上做出一副害怕的表情,躲到崔弘的身后。

    “小师弟,他们好凶啊!你可千万别告诉他们,是我用箭射到的他们啊!”

    崔弘对这顽皮的妮子老是想当大师姐有些无奈,不过,现在还无暇与她计较这些。既然对面两人还不肯束手就擒,倒是正和自己心意!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夜入民宅,事已至此,就好好说出你们的目的,我师父还有可能放了你们离去。要是负隅顽抗的话……。”

    崔弘还没说完,武能眼珠一转,打断了他的话头,却是变换了一种语气。

    “啊,这位小哥儿,我们本没有歹意,只是追捕贼人,误入……啊误入了贵宅。”说完暗中对荆芥使个眼色。

    荆芥会意,连忙点头 :“对对对!刚才是追踪一个盗贼才跑到这儿来的。我们就是长安府衙的捕快,这儿有令牌凭证,待我拿给你看啊……。”说完,伸手向怀中掏去。

    崔弘终究只是个刚刚十一岁的少年,他并没有什么对敌的经验,听两人如此说稍微愣了一下神儿。

    但就在这片刻之间,变故陡生!

    原来这荆芥出身自一个专门制作各类伤人暗器的世家,有一个外号叫做&ot;荆无命&ot;。是说与他为敌搏命过的人都已经送了命了!此人是有些厉害手段的,最使人难以防备的就是身上藏着的一些要人命的小玩意。

    武能与他搭档日久,自是知道他的一些手段。受伤之后,为求脱身,不得不提醒他运用一下,虽然对一个孩子下毒手有些不太光彩,但未免夜长梦多,此时也顾不了许多了。

    小冰儿却机灵的多,她忽的发觉对面人恍惚脸上露出一丝狞笑,警兆大起!

    “小心!”随着她娇叱出口,但见荆芥抖手之间,一缕寒光直奔崔弘面门而来!

    崔弘听到小冰儿惊叫,猛然警醒,左手短枪红缨乍开急掼而出,直扎对方胸口,同时摆头欲加以躲避。

    可是,荆芥发出的并不是简单的一支……而是一缕十几只细密的长针状暗器!这正是他的大杀招&ot;夺命七步针&ot;!在如此近的距离内称为神鬼难逃……。

    崔弘从小练就的明目这时早已看清了射向自己的是什么,却没有办法躲过了。不由心中一痛,知道在劫难逃了,在小冰儿的愤怒惊叫和敌人得意大笑声中,万念俱灰!

    武能见荆芥发出暗器,早已凝聚力气,崔弘枪尖刺到时,他猛的把荆芥拉的退后两三步远,虽然箭伤剧痛,眼见短枪却已是遥遥伤之不及了!

    武能在这短暂时刻内,虽然莫名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太妥当似得,但一时并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为什么有这种感觉,正自以为计谋得逞之际,荆芥的笑声却突然停住了,同时感觉这位搭档好久的同伴的身子蓦的僵硬起来,急忙转头去看时,只见那杆明明已经躲过的短枪枪尖已经深深的扎进了荆芥的咽喉,人已经当场毙命了!

    武能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惊惧抬头,正看到前方几丈开外的地方,有另一个身影挽了持枪少年的手臂飘然落在了当地。

    这时他的脑际才隐约回放过几副片刻之前模糊的印记,就在自己拽了荆芥往后急退,那缕夺命针将及崔弘面门时,犹如闪电般的影子急掠而过,一手拉住已经绝望的少年手臂纵身跃开,同时衣袖轻甩催动死神的锋芒刺进了荆芥的喉间!

    “师父!……”小冰儿惊喜叫道。

    “早就跟你们说过的,无论敌之强弱,狮子搏兔,必尽全力!”声音平淡,无悲无喜。

    寂静庭院中,红缨随风萦动,倏然的杀气惊落片片坠叶,绽放的血花娇艳,有淡淡桂花暗香飘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