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弹破烟云暮 卷飞寒无数
    主父偃把刚才写就的一纸供词递给元召,元召就着灯光扫了一眼,只见短短一篇文字,前因后果讲述的简明扼要,几处重点又用了春秋笔法增删,不禁对主父偃挑了挑拇指称赞,专业的事果然还要专业人士来做才行啊!

    主父偃脸上带了苦笑,想想刚刚发生在眼前的那些事,感到有些不真实。

    老书生历经半生风雨,早就看透了世事,人间百态,历历眼底。虽然来到长安的时间并不长,但在梵雪楼的这些日子里,平心静气做一个看客,反而更能看清楚许多事。

    闲暇时光里,从熙熙攘攘的茶客闲谈中,一些朝政时局、宫闱秘闻已经了然于胸。因此,在大街之上,目睹了卫青被诬陷杀人后带走的整个过程后,略一思索,隐约可以猜到某些势力可能要趁天子不在未央宫的机会开始发难了。

    而很早以前他就根据自己的推断知道了梵雪楼跟宫中的某些关系。作为一种知恩的报答,他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了,最好是暂停营业出去躲避些时日,免得这些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沦为这场未知权利斗争的牺牲品。

    布衣偃在跟元召说出自己的推测之前并不认为小小梵雪楼有什么能力会参与进这场斗争中去。如果是自己的话,他想最明智的办法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保存好自身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有些奇怪,听完他的一番话后,从元召眼里也确实看到了一点吃惊,但他感兴趣的好似不是梵雪楼有可能即将来临的灾祸,反而用有些古怪的语气喃喃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名字,嘴角有神秘的笑。

    主父偃明显感觉到元召对自己的态度比从前亲热起来。

    “呃,老偃!以后叫我小召就好,哈哈。”

    主父偃翻了翻白眼,这都什么称呼啊!不过,自己刚刚说过与他是忘年交的,不好太较真,就随便他乱叫好了。

    “你小孩子家可别不懂得这权力场中的厉害!此事若真如我所料,马上就会牵涉到你们梵雪楼了。速去召集大家商议为妙!”

    “别急,待我先出去看看再说。”

    然后,元召就出去了。大约半个时辰后,不知去哪里溜达了一圈儿又回来了,对主父偃拱了拱手,有些兴冲冲的样子。

    “你所料不错呀……!不过,这次倒是个实兵训练的好机会。老偃,今晚有没有兴趣,陪你看场好戏?”

    几年之后将以&ot;智囊&ot;闻名天下的主父偃面对眼前惫懶的脸,咧了咧嘴,竟感到无言以对……。

    &ot;戏&ot;确实精彩!虽然后半截有些血腥。

    主父偃静静待在二楼的一个木窗边,看完了整个过程,手边的茶一口都没顾得上喝。

    自古书生侠客梦!他青年时也曾负笈远游,玉门黄沙、北疆雄风都曾让他胸怀激荡。只是他选择的是经纶诗书之路,某些个人的勇力也只能放弃了。但并不表示他就失却了那种热血。

    而今晚,元召如同一头苍鹰飞扑救人毙敌的一幕,必将记在他脑中,再难遗忘。原来此人竟有如此身手!主父偃的心中又添一层神秘。

    小冰儿与崔弘又上了一节生死之课,对临阵对敌的心态又有了新的认识,相信通过这次会悟到更多。

    只是,元召看了看因为荆芥的死而满脸惊惧之色的武能,要怎么让他把自己想知道的都乖乖说出来呢?

    不久之后,在一间空闲的屋子里,武能就乖乖的说出了一切。因为他实在忍受不了!面前的那人并没有多费许多事,只是笑嘻嘻的对他说了一句话:“把你为什么来这儿的都说了吧,否则,会很痛苦的。”

    在公主府的他们这一组人中,武能自诩是称得上一条好汉的。杀过人,也受过伤,流血更是家常便饭的事。虽然刚刚见识了元召杀荆芥的凌厉手段,心里怕归怕,但对于拷打问讯那一套却自信可以扛的过去。何况看对方几人年纪并不大,又怎么懂得多少花样折磨人的手段呢?

    因此,武能把眼一闭,忍着腿上的箭伤,一声不吭。

    可是,片刻之后他就后悔了!

    元召只是探手在他肋下三寸的地方捏了一下,然后端起手边茶喝了一口,话说今晚上吃的有点儿咸,又多说了这么多话,也不知道多倒点儿水,你们两个做徒弟的没点眼力价儿哦!呃,老偃,你也喝点水……。

    站在旁边的小冰儿崔弘连同坐着的主父偃有些呆滞的转脸看看元召,又看看被绑了双手的武能,惊讶的发现,那大汉身子开始微微颤抖,刚开始还能勉强忍住,紧紧咬住嘴唇,头上有豆大的汗珠开始流下来,但半息之后,他便扑倒在地,抽搐着低嚎起来。

    “哦,现在就老实多了嘛!来来来,把你亲口承认的这些话,摁个手印儿,就没你的事了。”

    不久之后,元召把主父偃写完的供状递到武能面前。现在这条大汉的目光躲闪着,不敢和面前的这个小恶魔对视!没错!眼前的一定就是个小恶魔!

    他从来不知道还会有那么难受的滋味!那是筋肉分离的感觉,如万千蚁齿撕咬,一点点的把皮肉筋骨扯断的痛苦,相信那种滋味没人能忍受的了……!他只不过拿手轻轻捏了某个部位而已,那一定是恶魔的魔法吧?!

    元召收回那武能颤抖着手画了押的供状,撇了撇嘴。对旁边默默看了半天的主父偃说道:“看,很简单嘛。接下来怎么做最好?老偃,给点意见参考一下。”

    主父偃收回目光,盯着元召的脸,端详半响 。

    “这是什么手段?妖法还是神仙术?呃,如此问讯倒是很省事。”

    “呵呵,老偃,不瞒你,就是一点小技巧而已。还有你们两个不用那么激动嘛,以后会教给你们的。”

    兴奋的满脸通红的小冰儿和崔弘使劲点着头。

    主父偃不再就此发问,他指了指外面,元召会意,两人来到院子。

    月上东墙,树影婆娑,如同普通庭院,一切平静如常。

    “梵雪楼不易牵涉太深啊!这次别看只是平常的一次栽赃陷害,但背后有人恐怕早就挖好了一个大陷阱了。”主父偃轻捋须髯说道。

    “我们也不想啊!这刚要开始发财大计呢,却要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呵呵。”

    “梵雪楼显然已经开始引起人的注意了,所以才会派人来探探虚实。如果他们没有找到其他的突破口,你们很可能会被重点来对待的,下次来的可能就会是大队人马雷霆手段了!”

    元召点点头,主父偃分析的很对,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他倒是不怕这些,只不过总是有些麻烦。

    “事不宜迟,趁着现在还来得及,赶快把这个烫手山芋丢出去!”主父偃有了决断。

    “至于丢给谁嘛……就让他们正主去拼杀吧,我们在一旁敲敲边鼓还差不多。”

    元召听他如此说,暗赞果然是多谋之士,如此正是最好的办法了。两人相视一笑,各自了然于胸。

    交更时分不久,长安府衙的夜间巡捕就接到了一家民间茶楼的报案 ,说有盗贼夜入宅内,意图不轨,经过一番搏斗 ,一死一伤,特来报知。

    这一段时间,长安令大人正在开展整肃,府衙之内上下心中踹踹不安。听到发了命案,不敢怠慢,在小捕头带领下一支十余人小队立即赶来,勘察、询问、验看尸体一番忙碌。

    既有人证又有凶器物证,口供确凿,盗贼入室确认无疑!

    那小捕头也是个机灵的,早知道这间茶楼是汲黯大人最近经常光顾之所,因此,态度极好,对接待问答的主父偃也是十分客气。了解全部后,就带了人犯、凶器以及一系列证物回去复命了。

    主父偃在后院门拱手送这一行人押着武能走远后,嘘了一口气,这件事就交给那号称&ot;强项令&ot;的汲黯去头疼吧!放下了这头,又有些担心,只是不知道元召去办的事怎么样了?

    建章宫内,宫女小太监们忙碌过后,放下帷幕,点燃了熏香,四周渐渐安静下来。

    卫夫人却并不平静,甚至隐隐有些担心。先前她知道了许多事,当然,她并不太明白自己兄弟说过的那个名叫元召孩子很厉害是一个什么概念。

    但是……原来上次救了小琚儿的人就是他?虽然事实有些难以让人相信,不过,她却相信卫青不会骗自己的。何况,等小琚儿回来还可以详细问他。

    还有那些茶、精致糕点以及小琚儿和素汐姐弟带回来的棋子、那种淡雅好闻的香露水,原来也是这个人制作出来的。

    应该是个有真本事的人吧!既然又是与我的琚儿年纪相差不大,如此投缘,未来倒是应该尽可能的帮助他创造一些条件,如果真的能成为琚儿成长路上的臂膀,却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就是不知道卫青去谈的怎么样呢?

    盈香满怀,幕帘微动,宫檐殿角,晓月初升,卫夫人看了看沙漏的时刻,有些焦急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