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触发千机动 风起波澜生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正在等候消息的平管家就接到了密报,自己派去打探消息的两人失手了,并且人现在已经被关进了长安府衙之内。

    这些年来,公主府的关系已经深入层层面面,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长安城内任何风吹草动,纤毫知闻!

    平管家命人重重打赏了来报信的人 ,待来人离去后,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这两个笨蛋!平时看着办事还算精细,谁知道去探看个消息就弄成这样!他倒不是担心这两个人的生死,而是本来可以暗中筹划布置的大事有可能就此泄露,达不到想把建章宫中人拖进来的目的了。

    尤其是竟然落到了汲黯的手里……那个古板的家伙以油盐不进著称,如果武能被他拷问出点什么来,倒是有些棘手。

    他来回踱步,沉吟片刻,招手唤过一人:“速去后边儿牢内,对弟兄们说一说,不管用什么办法,按照我说的那些话,让那家伙招认了!此事绝不能再拖,恐怕会有变故……。”

    说到这儿顿了一顿,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如果二更天之前还问不出什么东西,此人就不必留了!不过一定要做的干净利落,不留痕迹。哼哼,这却是省了廷尉府的事了!”

    那人连连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一溜烟儿奔后边去了。

    而就在这同一个时刻,皇宫之内,一个老宦官模样的人静静跪在铺有绒毯的地板上,轻声慢语的向倚躺在卧榻上的老妇人禀报了一件事。

    锦绣帷幕,挂帐流苏,刺绣飞凤图案,虽然尽显皇家气派却并不奢华。此处正是大汉长乐宫所在,而老妇人就是窦太后了。

    窦太后近来患了眼疾,行动有些不便,已经好久没有走出这长乐宫了。但所有人都相信,即便她的眼睛瞎了,整个汉宫天下也仍旧如掌上观纹,没有人敢糊弄她。

    老宦官禀报完毕,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睡榻之上的人无声无息,好似睡着了一般。老宦官并不急躁,跪坐不动,静听回音。

    &ot;啪&ot;的轻微一响,是银鹤铜盏中的灯花炸开的声音,窦太后恍若被惊醒了一般,微微叹了口气。

    “唉!人老了,操不了那么多心喽,这些事就不用再来烦我了!”

    最里层幔纱帐子的隐约光线中,苍老的手把一直握着的一只玉如意慢慢的放到了锦榻之上。

    “你们也不用去插手,就让皇帝自个儿……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另外去告诉程不识,好好当好他的这个长乐宫卫尉,看好宫门,别的不用他去多管。”

    说完这些话,老妇人仿佛有些累了,把身子转了过去,不再言语。几个宫女连忙悄悄走过来,把帷幕层层放下,灯光拨暗,房间里逐渐变得静谧。

    老宦官见再无其他吩咐,恭恭敬敬趴在地上行了几个礼,倒退而出宫门起身自去了。他是跟在窦太后身边的老人了,这次,敏锐的觉察出这位老祖宗对某些人某些事的态度已经改变了。

    只是他不会去提醒那些人,也一个字不会说出去。他和他所统领的力量只要忠心于窦太后就好,别的任何争斗都与己无关。

    公孙敖和他所带的侍卫们终于找了个机会翻墙进入了院子里。一路摸索,七转八拐的,又抓了个落单的拖到一间空房子中,用上手段询问一番,终于确定卫青果然被抓了关在这儿。

    这下众人都暗呼侥幸,他们都是与卫青平日里交情很好的兄弟,探听到了他的确实下落,都有些小小的激动。

    问到了想知道的事后,用刀鞘把那人打晕,丢在隐蔽的墙角处。大约商议一下,分成两路,互相照应,各自向那处充作牢房的所在摸去。

    且说那几个负责看守的大汉,接到平管家派人送来的口信之后,不敢怠慢,几人轮流又拷问一番,可是任凭他们百般折磨,卫青就是闭目咬牙,对他们的那些问题一字不答。

    又折腾一阵后,几条大汉也累的够呛,还是一无所得。心里不禁对这高个子也有几分佩服,只是奉命行事,下手却绝不容情。

    “兄弟唉!就好好按照我们哥们说的招了吧,否则,你是熬不过去的!”一个大汉边抡着鞭子抽他边说道。

    “是啊!这性命可是自己的,人的一辈子就这一次啊,这是何苦呢?”

    “我们三爷说了,只要你好好招供出来,会马上放了你的!”

    旁边几人也在七嘴八舌的说着。可是那高个儿依旧把头耷拉着,任那皮鞭抽在身上,鲜血浸透了衣裳,既不说话也不睁眼。

    估摸了一下时辰,几人有些着恼起来。想起平三爷说过的话,互相对视一眼,决定用大招儿了!

    只见一人从墙角处木柜中取出一物,黑黝黝的,是用镔铁打造而成,形如圆箍状,有环扣相连可以活动,尾端有孔,穿了两根牛皮筋。

    那人端了此物来到卫青面前,对旁边大汉努了努嘴,大汉停下来鞭打,一把拽起卫青头发,使他脸孔上扬,狞笑道:“喂!先别装死,你来看看此为何物?”

    此时卫青早已遍体鳞伤,意志昏沉,他慢慢睁开有些肿胀的双眼,一时没明白这些人又要想什么法子折磨自己。

    “看清楚没有?此物可是神器,那种滋味儿任你是大罗神仙也熬不过去的!”面前大汉抖了抖手中的铁箍,得益非凡。

    “你要是再不说呢……就把这铁箍套在你的头上,看到这两根牛皮筋没有?一会儿我们用力收紧,你的脑袋就会越来越疼,那种滋味……啧啧!”他故意惊叹了两声。

    见卫青还没有反应,大汉拉下脸来。

    “别以为自己是硬骨头就能抗过去!这种脑箍收紧起来,头疼如同刀劈锯裂,最后就会眼珠迸溅,甚至头颅开裂脑浆溢出!你就死啦!哈哈,还不怕?”

    卫青惨然一笑,开口声音却有些嘶哑:“大丈夫死则死耳,何饶舌也!”

    “耶呵!还这么嘴硬?那就怨不得我们兄弟心狠了。”

    说完,两个大汉分左右按住他的肩头,使头部动弹不得,然后一人抓住头发,就欲把那带了斑斑血迹的铁箍束在卫青头上。

    忽然之间,门哗的一声被刀就从外面劈开了!几道人影闪进来,不由分说,搂头就剁。

    屋内之人猝不提防,被杀了个措手不及。片刻之间,或死或伤,惨叫连连。

    原来正是公孙敖几人杀到了。他们为了躲避那些警戒之人不被发现,行动缓慢,又不熟悉地形,因此磨蹭了半天才找到这儿。

    刚才门边却正听到卫青说话的声音,又听到有人要对他上刑具,公孙敖再顾不得其他,拔刀破门而入,其余人等随后紧跟,各挥刀剑,一顿乱战,把屋内五六个大汉砍倒在地。

    及至略一定神,看到反绑在柱子上卫青被打的血肉模糊的模样,侍卫们大怒,下手再不容情,把倒在地上一时还没死的几个又用刀一一戮死。这些大汉也是倒霉,没有料想到在自己家的据点里也会被人摸进来,死的也是糊涂。

    几人连忙七手八脚解开绳索,把卫青从柱子上放下来,受刑伤重,已是行走不得。卫青见弟兄们来此舍命相救,心里感激,复又焦急,连忙催促此地不宜久留,要赶快离开!

    一个身材健壮些的侍卫把他背在身上,卫青强咬了牙关坚持,其余人各摆刀剑护卫左右,公孙敖打头摆兵刃就冲了出去。

    适才屋内这般动静,早就惊动了巡哨之人,示警的锣声一响,在院中各处休息的大汉迅速起身,打起火把各拽兵器直奔这边而来。

    平管家正在房内与那巡武卫的校尉商议此事,说到如果把人弄死了怎么善后,校尉腰里揣了平管家塞给的五十两银子,满脸喜色,把胸脯拍的砰砰响,保证不管弄出什么事儿来,巡武卫一定负责摆平!绝对不给平三爷留下什么隐患。

    两人正说之间 ,忽听外面有喧闹声四起,随之有人匆匆进来说有外敌侵入,并且杀伤众兄弟,把抓来那人救走了!

    平管家闻听大怒,这还了得!竟然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来这儿劫人!但见此人哗得把外罩的宽大袍服闪掉,从案边抽出一把宽刃剑来。养尊处优面目平和的胖子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