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男儿何饶舌 一箭贯当胸
    在离那处冲突现场不到十几米外,高大的府邸偏檐连在了一起,元召静静的隐没在一片屋脊后,与夜色融为一体。

    长安之夜,烟笼雾罩,目光透过这一切,直达深墨高空,万点繁星密密缀满苍穹,千年不变的俯瞰着这片大地人间。

    元召默默的盯着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与他来的那个世界并没有什么不同,想必所有世间的秘密,在它眼底也不过一缕烟云而已。

    如果平平淡淡的混迹在芸芸众生中,总是有些无聊啊!需要找些事来做才行,何况,他不再是孤单无依的一个人了,身边渐渐有了感情、恩情和友情。

    狮子老虎之所以为兽中王,就是因为有一颗无所顾忌无所牵挂的王者之心吧。可是人终究不是动物啊!有了情义的牵挂,再厉害的英雄也会低眉倾首,为之一叹吧。

    这个世界,无论什么时代,都是要凭实力说话的,元召当然不希望自己活的束手束脚,而这就需要积累实力了。

    制定好的计划还没开始,就要被打断吗?那当然不行!所以需要做些事情出来了……。

    夜入建章宫,飞刀留书,告诉了侍卫们那个消息和地址。并且在其后他们的行动中,元召都是一直若即若离的暗中跟随的,甚至还抽空帮他们料理了几处不干净的首尾,这才让公孙敖领人顺利的救出了卫青。

    虽然有几处惊险处,但终于是闯了出来。此后的追杀缠斗,一路至此 ,直至陷入相持对峙中。

    按照此前与主父偃对这件事的分析,各方面一定都会得到消息的。至于反应如何,也不难猜测得知,总不过就是以保证自家利益为重罢了。

    唯一无法预知的就是长乐宫的态度了。不过,主父偃的一番话让元召听完觉得很有道理。

    窦太后是一个毫不逊色于普通帝王的政治人物,虽然是一介女流,但她历经五朝,经历的风雨,对某些政治信号的敏感性早已洞若观火。

    就算是她对自己的女儿再娇惯,可是对这样的人物来说,与儿女私情比起来,社稷安稳才是头等大事!因此,最大的可能就是长乐宫两不相帮,只要不触及到底线,就任由双方分个高下吧。

    元召对主父偃的分析不禁暗暗佩服。此人不愧是今后的风云人物,对人心的琢磨和时局的认识都是远超常人的。史书记载的这位皇太后就是以心胸远阔而闻名的,虽然也是出了名的宠溺坏儿女的母亲。

    长乐宫到现在果然没有什么动静,没有人会相信那位老妇人不知道今晚发生的事。唯一的解释就是她闭紧了宫门,坐看成败。

    也没有人会相信她会不管自己身在大长公主府的女儿了,也许,只是想敲打一下吧,如果事情真的危急到会使公主府倾塌的地步的话,那以窦太后护犊子的性格,又会是两说着了,也当然不会束手旁观就是了。

    元召待在那里很久了,一直没有出手,因为还没到那么危急的时候。对于随时可以救了卫青冲出去,他自信有这份把握。他想等等看,看看各方对这儿的事态度究竟如何,因为他想有一个明确的判断,这对于下一步和建章宫甚至皇权的某些合作很有必要。

    只是,他没料到巡武卫的人会那么歹毒,竟然要用火攻的方式让里面的人全部毙命,他刚要现身救援时,羽林军终于赶到了。

    于是,元召又悄悄缩回了原来的藏身之处,继续充当看客去了。

    气氛不算融洽,空气有些凝固。田少重与平管家的脸色阴沉,李敢张狂的拉着马缰绳来回溜达几圈,装作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

    “嗬!好大的阵仗啊。这是抓捕什么人,竟然出动巡武卫劲卒,啧啧!”是略带嘲讽的语气。

    田少重哼了一声,别过头去,几步跨到弓箭手旁边,冷冷说道:“巡武卫办事,还需要让你知道是为什么吗?你管的也太宽些了吧!”

    “哦,是吗?长安城的治安本将当然没那份闲心去管!可是,事关禁宫之事,却是要管上一管。”

    “几个扰乱禁夜的贼人,关你们羽林军什么事!”

    “你说他们是贼人就是贼人呀?哼哼,你意欲何为自己心里明白!”

    “你……!我不与你多说,你的人速速闪开,休的妨碍!误了大事,恐怕你们李家父子都担当不起啊。”

    “有句话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不知道小李将军听没听说过啊?”平管家见他们纠缠不清,早已不耐,不屑一顾的撇嘴说道。

    李敢的傲气那里容得了受如此言语侮辱,闻听此言,两道剑眉立即就竖起来了。

    “你这老泼狗,敢再说一遍么!”

    平管家也是嚣张跋扈惯了的主,仗了公主府的权势,平日里连田玢窦婴这样的重臣都对他客客气气的。他有时奉长公主令进宫孝敬窦太后珍稀物品,连羽林军统领卫尉李广都从来没有笑脸打过招呼的,何况是他的儿子呢!

    “说又怎么样?你们父子不过就是未央宫的看家狗而已!有什么好神气的?可笑还自诩是什么世间名将。呵呵……!”

    平管家这些年养尊处优,颐指气使,早已把自己的奴才身份忘了!他今晚亲自领人安排做成此事,本来是以为会立个大功的。他这辈子是没有什么指望了,可是几个儿子们如果因为自己办成此事沾光呢?只要帮公主府解决了心头大患,他相信长公主甚至皇后都不会亏待自己的。

    给下代人留些余荫,这就是平管家最大的愿望了。

    因为没有人比他更知道长公主刘飘儿的心病是什么。那就是她视若掌上明珠的女儿阿娇在宫中的地位了!

    之所以选择对卫青下手,一是此人是卫夫人的亲弟弟,忠心自是不必说。而且据密报得知,能力也是有的,上次长乐塬伏击刘琚失败的甚是蹊跷,后来的分析都指向此人,应该是他耍了什么诡计才从虎口逃生的,除掉这个人,等于除掉了建章宫最大的臂助。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利用卫青的身份撬动建章宫的藩篱。平管家素来相信,世间没有天生的硬骨头,酷刑之下,想要什么口供而不可得呢?

    只要卫夫人的亲兄弟招认了那份研究好的口供,承认卫子夫暗中派人结交朝臣,意图早早为自己的儿子勾结外援的事实,哼哼!光这一条罪名就足以让她们母子万劫不复了。因为本朝自高祖皇帝始,内廷勾结为臣就是大忌!触之者必死,这是规矩!

    祖宗定下的规矩,就算是当今皇帝再宠爱那卫夫人,他也不敢越过这条雷界的。更何况,还有窦太后健在呢,那可是阿娇皇后的亲外祖母,宫廷中还是这位老祖宗说话才管用不是?!

    可是都计划好的事却未曾按照预想的发展。那个卫青嘴硬的什么都不说,这让平管家大为恼火,不按照平三爷的戏码来演还行?

    折腾了半天,毛用没有。后来在听到派去梵雪楼打探消息的武能荆芥失手的消息后,他不得不做善后的打算了。

    就算是没有把建章宫拖下水,退一步来说,把这个忠心于那对母子的人借此机会除去,也是一件好事,可以免除很多后患。

    因此,他已经下定弄死卫青的决心了 。可是没想到,又被人救走了!

    这下他有些急躁了,深悔自己太大意,竟然在这么一件小事上失了手。

    如果把这件事做成了夹生饭,那就有些麻烦了。这些人一个也不能留!今夜都必须死!

    有田少重带来的巡武卫劲卒的帮助,平管家是信心满满的,相信火箭乱发下,那些人不会再有活命的机会了。

    可是偏偏又节外生枝,这个该死的李敢又溜达来干什么?别人躲还躲不及呢!你就如此不识抬举的要趟这浑水?因此,平管家怒火一下就升腾起来了。

    这就是急则识乱,又道是利令智昏。平管家急怒之下就没有往深处想李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因此,才恶语相向,实指望这小子识趣就此退去,也就不与他一般见识了。

    这只能说平管家太不了解李家父子了!

    李广家风素以刚烈不折闻名。如同手中的无敌神箭,似一股凌厉罡风代代传承。

    史书载记,李广最后的结局是自刎而亡的。就是因为廷尉府让他去对质询问,老将蔑视的扫视了一眼这人间的污垢,把头顶的金盔高高举起,不肯让一生的荣誉沾染一丝的浮沉!即使付出生命又何足惜哉……!

    家风传承,李敢更甚!自小从龙、紫禁卫宿的经历,骄傲早已深刻入骨。

    可以说他是大汉雄风和父辈荣耀的双重熏陶下成长的天之骄子,这种光环岂是一个公主府的奴才所随意侮辱的吗?

    李敢抬头,见那平管家在巡武卫士卒环绕中,有恃无恐,向这边指手画脚。而田少重听他这么奚落,也不由心中大畅,嘴角挂了冷笑,瞥眼看着他,心说真是自取其辱!再怎么说你,还不是得忍下这口气去?你们父子是给皇家看门守户的,难道还敢把窦太后最宠溺的长公主家人暴打一顿不成?哈哈,那倒是更热闹了。

    世间男儿最快意,唯有酣畅淋漓!李敢冷冷一笑,杀心顿起。

    好个李家儿郎!探手从背后摘下宝月弓,手指箭囊中一捻,三支雕翎箭在手,双腿轻点,胯下马儿知主人心意,尥蹄小跑起来。

    这就叫“走马引弓”!说时迟那时快,所有人还没明白咋回事呢,李敢回首之间,早已箭去似流风,追魂夺命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