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刀光藏魅影 剑气碧烟痕
    几座小丘之后,面相厚朴身形如山的男子盘腿而坐,一把连鞘的重剑横在膝前。

    西风吹动垂下的鬓发,有丝缕的霜白,身虽不动,气机凝聚,一如这连天深草,无尽绵绵。

    江湖相传,春秋九大名剑墨锋、澡雪、赤火、紫钗、干将、碧水、无缺、鱼肠、青戈。世间流传,皆是绝世神兵!

    春秋战国历经几百年,无数侠义肝胆、英雄传说,都铭记在这些名剑锋芒之中。只是可惜,后来历经秦末战乱,九剑大多已湮没在风烟深处,不知所踪。

    而男子膝间所横正是流云帮之宝“无缺”!重剑“无缺”已经很久没有出过鞘了,这把春秋古剑在这世间的最后一次扬威是五年之前。

    素有大侠之名的剧孟在流云帮总坛被一剑破功,喋血大殿,从此再也没有能力对抗新帮主的命令,流云帮就彻底从朱家天下变成了郭家天下。

    而今又五年过去了,距离当初那夜帮中巨变也已经十年。只是,缠绕他心中的余孽仍旧无尽,心障不除,百尺竿头难以更进一步!

    这次就彻底都了结吧!名叫郭解的男子终于睁开了微闭的双眼,已经有轻微的人声和马蹄踏响在不远处。

    郭解四周扫视一眼,帮中的高手精锐这次来了大半,都在静伏等待着一会儿的捕猎。

    而更远的地方,看似寻常的草径树梢、林边石后,有隐隐气息流动的地方,那是帮中暗堂几个长老的所在了。

    “狮子搏兔,必尽全力!”这是他一贯的作风。虽然知道根本用不上这些力量,但,这些帮中高层都已经赋闲的太久了,锋芒磨损了可不行,杀人的刀还是要经常见见血的!否则,真正到需要大用的时候会误事。

    至于要对付的人据说很厉害,这不在他的考虑之内,因为他有这个自信。不论其他,暗堂的长老们可都是在当年那场七国之乱中幸存下来的顶尖高手,都是曾经在各蕃国王府中供奉着的人物!

    在那场血雨腥风中,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曾经沾满了无数对手的鲜血,是真正的血浴魔神!他不相信这世间有人能敌得住暗堂两名长老的联手,就算是自己也不行。

    几个月前,关汉道分舵大半精锐折损在长安,只余副帮主林八方狼狈逃回,缺了一臂,也已是废人。

    “流云帮人等再入长安城者,死!”林八方带回的口信让人愤怒。就只为了这句狂妄至极的话,不管对手是人是神是魔,流云帮上下也必要血债血偿了!

    所以,这次郭解亲自来到了长安,要把所有的恩怨来一次总解决。清除余孽,雪耻前恨!也好让某些背后的朝廷大佬看看,流云帮仍旧是解决世间事最好用、最锋利的刀!

    这段时日在长安街肆,道左楼头,暗堂长老曾远远的观察过林八方所说的那个孩子,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从外表也看不出身手如何。

    练武之人都知道,再有天赋的人,即使有世间最高明的师父教导,没有十年的苦功,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大成!他才多大?

    因此,长老们评估之后认为,林八方所说的对方以一人之力斩杀无算是绝无可能的事。那次应该是有人在暗中帮助才是真的。

    本来,流云帮人众聚集到长安后,就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了。只是后来,接到背后势力的密信,才又暂缓了这些时日。这倒不是因为对方是一个侯爷的缘故,流云帮连刘姓王爷都曾经弄死过,何况是他!

    真正的原因是这小侯爷身上据说有着很多有用的秘密,要求不能伤其性命,最好是掳走完事,留待有大用处。

    既然如此,就需要等待一个机会了。一番策划后,自昨夜开始行动,却是顺利。今早又接到在长乐侯府附近监视的帮众来报,那小侯爷奔城外来了。此正是天赐良机!

    长乐塬上,风吹草低,杀机冲天而起,小冰儿一马当先,无意中就踏入了生死圈中!

    “冠军”从草原被运送到长安,多日已经未曾尽情的奔驰过了,这次好不容易可以撒开欢儿的飞奔,这小半日下来,正是鬃毛乱乍、四蹄翻飞的时刻。

    踏碎衰草,飞跃平岗之际,忽觉背上小主人惊呼声中,纤足用力踩紧了马镫,手中缰绳使劲拉起马头,示意它快躲!

    “冠军”眼眸如灵镜,映射出向自己袭来的几道寒冷光芒,电光火石之间,长嘶一声,人马心性相通,后蹄用力,一跃而过,三道绊马索落空!

    小冰儿反应迅速,她虽然没有什么对敌经验,但从小在街道上打群架惯了,保命的经验却是丰富的很。飞马而过的瞬间,眼中所见刀光人影,早知道不妙,心念急转间,屈膝轻点“冠军”的脖颈,猛的转个方向,斜刺里冲了开去。

    几柄砍过来的刀就此被躲过后,偷袭的几人没想到她如此灵敏,稍一愣神,随后追来。而前方蓦然一根长棍自右边扫过,直奔小冰儿腰间,小冰儿眼疾手快,借了马力,左手用掌中弓挡了一下,右边顺势把鞍下的长枪已挽在手中。

    用棍之人是一条壮硕的大汉,臂力沉重,素来在帮中以威猛著名。本来看马上只是一个小小女童,并未在意,手上也不过用了五六分力气,满以为一棍就能扫落,不想她身子灵活,以柔克刚,竟然用弓弦化解了招式的劲力,心中倒是略感惊奇,见她马儿已驰过眼前,欲要逃窜远方。

    这汉子大喝一声,一招“泰山压顶”凝劲而生,木棍挥到一半时,嗡嗡声大响,显得气势非凡,夺人心魄!

    他也是帮中的一名头目,武艺自不必说,正为这一招之威而暗自得意时,忽觉马上的小小背影似乎转了下身子,眼前如同桃花乍开,一点寒芒吞吐,闪电而至!

    在后面追赶和周围拥上来的流云帮众眼中,看到挥至一半的木棍凭空凝滞了一下,然后再无法前进半分,然后慢慢垂下,跌落尘埃。

    小冰儿看了一眼那大汉因为恐惧惊骇而瞪大的双眼,却并没有感到一点害怕,血从枪尖边缘涌出来,与红樱相映,更显殷红。

    “唰”的一声,当锐利的锋芒从死去的敌人喉间撤回,师父亲手做成的腊木杆长枪挽在臂间时,小冰儿第一次感知了生死由我的力量!有一种奇怪的情绪从心底渐渐升腾!她现在还并不懂得,那是因为手刃敌血而激发的骨子中的野性。

    原来杀人是这样的感觉哦!往日那些枯燥累乏的训练在这一刻终于让她知道是多么宝贵。

    “一招制敌,后发先至!”这就是小侯爷师父交给她的对敌绝技。

    “我教给你们的是杀人的招数,如果做不到一招毙敌,那就是失败!”

    心头默默记起师父用严肃的语气对她和师弟说过的话,面对蜂拥而来的刀光与狰狞面孔,第一次杀人的小冰儿停止了逃跑,长枪横挽,稳坐鞍上,心似静水,人马如松!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也就是几个呼吸之间的事。原本埋伏者只是想把这单骑闯入的人快速料理了,免得打草惊蛇,吓跑了已经相隔不远的猎物。没想到这不起眼的女童竟然如此厉害,一个照面就把他们这一队的头目给杀了。

    “一枪封喉!”这么凌厉的杀招出自马上的小小身影,余人无不大惊!再也无人敢于轻视,各持兵刃,围将上来,刀影如虹,杀意陡生!

    “冠军”体型高大,小冰儿掌中枪又长,占了很大便宜,当下挑、扎、崩、打,疾如闪电,一时间五六个高手近身不得,倒是被她乘隙又刺死了两人。

    但她终究年纪幼小,招数虽然精奇难料,令人胆寒,却不能持久,体力渐渐有些不支起来。

    几丈外支援的大批各持器械的人已经又逼近了过来,然后目力所及处,连绵起伏间,数不尽的人影开始显现……!这些都是敌人吗?他们要干什么?小冰儿的心中终于开始渐生惧意。

    正在她奋力拼斗欲求脱身,要冲回去示警于师父知道时,嗖嗖几只羽箭飞过,射倒了她身边缠斗的几个大汉。

    “小冰儿,快走!”少女急促的声音来自小丘坡顶。

    小冰儿闻声精神一振,唰唰几枪逼退了马前几人,拨转马头,双腿用力,“冠军”直窜而出,冲出了包围,往回跑来。

    平坡之上,泠霜泠雪一边回头向不远处正在射猎的崔弘示警,一边不停引弓拉弦,射向在小冰儿身后追赶的人,暂时阻止一下追敌的脚步,以便为小冰儿争取时间。

    只是敌人太多了,隐隐分成几队开始包抄,刀光剑影,如卷波浪,怕不有上千人之众!两姐妹心里也有些害怕起来。

    好在他们只是步众,没有骑手,小冰儿终于依仗着“冠军”的雄健与之拉开了距离。当极速的马蹄踏上坡顶的时候,三个人都稍微松了一口气。看到崔弘的马已经转过另一道山丘,只剩了一道残影,想必是去告诉元召他们了。当下不敢逗留,挥鞭打马,就要赶回去与大家汇合。

    “三个小女娃儿,要往哪里去啊?”

    突兀的声音响起在马前,似乎是刚刚出现,又像是早已等候在此多时一般。小树林边,五六个灰白胡须,鬓发苍然的人或倚或靠,堵住了去路。各自负剑,只不过有的斜背,有的就抱在怀中。脸上都带了意味不明的笑,上下打量着马上的一个萝莉和两个少女。

    小冰儿还未觉得怎样,泠霜泠雪已心下暗凛,这些人气机流转,功力深厚,应当是和宫中从小教授自己姐妹的那些西凤卫老供奉们一个级别的了。只是他们身上的气息更加邪魅血腥!

    自己姐妹万万不是敌手!今日事该当如何?两人对视一眼,心意相通,拔出宝剑,暗下决心,如果敌人真是冲着小侯爷来的,就算拼却性命,也要保得他周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