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红缨染白雪 素手破锋芒
    长乐塬上,雪花终于开始飘落下来了,轻柔无声,落在草际,落在林梢,落在少女发丝上,也落在纤手素挽的剑尖。

    泠霜的右手有些微微的颤抖,一如心中微凉。她有些担心的看看妹妹泠雪,见她无碍,心下稍安。

    刚才见情势不妙,泠霜泠雪把小冰儿护在身后,催马欲要硬闯之际,对方有矮小老者轻描淡写挥剑跃起拦了一下,双姝娇叱,两剑联璧,左右分击,清脆响过后,又倏忽分离,却是不能前进一步。

    一招过后,臂膀酸麻,对方果然如同所料,内力修为远非自己所敌。泠霜向妹妹使个眼色,示意带小冰儿寻机快逃。

    但在这些百战余生的魔头面前,三个涉世未深的少女却哪有脱身的机会呢!

    流云帮暗堂共有十多名长老,而这次跟随来长安的就有六个,只是这些人素来桀骜自大,自是不屑于对这几个小姑娘怎么样。

    当中名叫水凌子的却是性子不同,最喜欢虐杀柔弱,残忍非常,是个心理有些变态的家伙。见这三个小妞在马上冲杀帮众,倒有几分凶悍,正和他的口味,是以出手拦截,想要戏耍一番。

    其余人相处日久,知道此人的心性,此刻便都袖手旁观,在一旁静观热闹。而大队的流云帮人马已经远远迂回,开始从远近潜伏逼近一箭之地外的目标。

    泠霜暗自焦急,三人中以她心性最为成熟些,早见眼前情况不妙,显而易见这些人就是冲着小侯爷去的!但愿崔弘赶去报信后,小侯爷他们能有时间逃离。

    至于现在……她咬了咬樱唇,握紧了手中剑,下定决心,脚尖点了下枣红马,前冲而去!明知不敌,就算拼死,也要为两个妹妹争取一个逃生的机会!

    水凌子见这女子来势汹汹,却并不慌张,待马将要到得跟前,剑将要及胸之际,嘿嘿一声冷笑,脚下飞纵,身子如同一只苍鹰般拔地而起,手臂暴长,戟指如铁钩,直奔泠霜细腻的脖颈抓来!

    泠霜瞬间感觉连人带马似乎被笼罩的煞气所凝滞住一般,竟然躲不开这简单的一扑,心中大惊,两者修为相差太大,自己恐怕连一招都接不住!

    眼见危急,水凌子正在得意,满心抓个柔夷软玉好好折磨一番,忽听耳边风声不善,有劲风如缕而来!

    这家伙艺高人胆大,并不回头,身在半空,听风辩形,右手快如闪电反臂后抓,飞羽雕翎堪堪触手,却心里一惊,来箭力道竟如此强悍!

    水凌子对自身修为很有信心,指勾似铁,三五石弓射出的羽箭根本就伤他不着。只是他却没有想到,小冰儿为解泠霜的危险而激射的这只箭却不普通!

    元召因为小冰儿力气还弱,所以把她的弓是做过小小改造的,两端各加了一个木刻滑轮,虽是寻常的一把弓,但射出的力道比起十石大黄弓已不逞多让。

    这么近的距离,他又怎么能躲得过呢!

    说时迟那时快!待到水凌子发觉有异,反应过来却来不及了,虽然尽力握住了箭杆,仍然没有止住夹了冷风而来的劲道,铁箭头“噗”的扎进了他的后背肩胛之间,凝聚的气息被一箭击散,闷哼一声,跌落马边。

    自小师从宫中前辈修习,泠霜机敏过人,回眸大喜,那肯放过这个机会,飞马之间,凝聚全身力气于右臂,“甩剑式”平胸而过,剑锋正掠过水凌子脖颈,一颗好大头颅冲天而起,血染衰草,暗堂长老就此而亡!

    流云帮众聚集地后方,冥神静坐气机流转的男子仍旧原地未动。有人躬身请示,要不要把后面那辆用黑幔遮着的马车赶上去?

    片刻后,郭解点了点头。有人跃上马车,挥了挥鞭子,有些沉重的车辙沿着崎岖不平的草间小径,随着大队人马向前方驰去。

    而离此不远,一片高坡密林间,另有憧憧暗影隐蔽其中,不知是哪一方的潜伏者在此秘密探看着这片方圆之内的动静……。

    见那么厉害的水凌子被泠霜诛杀,小冰儿与泠雪精神大振,齐声欢呼,紧随在后,就欲策马奔逃。

    却听一声怒喝“女娃儿却是手狠!敢杀我暗堂长老,今日须留你们不得!”

    只见那五个老者大多面露怒色,已是动了杀心。刚才也是他们大意了,以为凭那水凌子的手段,捉拿三个小娃儿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未曾想,只片刻之间,那平日桀骜不驯杀人如麻的暗堂水长老竟然身首异处了,真是邪门!这是暗堂多年未有之事,怎不令人怒意勃发。

    其余五人名号分别为月中子、砂节子、流云子、无剑子、火云子。能为略有高低,但这些年来,已都是少有人敌。

    因为手上的冤魂太多了,生命,在他们眼中已无分男女妇幼。只有该杀或者不该杀的分别。

    而现在眼前的这三个女娃儿,自然就是该杀的了!

    火云子和无剑子性情最暴烈,与那死去的水凌子倒是很合得来,见故友惨死,两人怒喝声中,已是长剑出鞘,直刺而出,手下再不容情。

    当头的双胞姐妹早已打起十二分精神,把手中剑舞成两团剑花,勉强接下来对方的第一道凌厉招式,却是连马都退后了几步。

    对方一招剑势未尽,第二招剑意又升,如波浪相连,扑袭而来!少女气息紊乱,拼尽全力递出长剑招架来式,却听一声脆响,手中剑已经齐齐折断。

    火云、无剑两人招式却还未老,各跨一步,剑刃反撩,斩向左右少女的腰间!

    他们两人旧年时对敌曾联手多次,心中默契最深,这一套双剑杀敌术曾斩落对手无数,今日要不是心伤水凌子之死,他们是不屑于两人联手对付这几个女娃的。

    泠霜泠雪急切间拼命使劲催马躲避,仗着草原马雄俊,蹬蹄转身间堪堪避过剑锋,两人已是出了一身冷汗。

    对方却还不罢休,已是怀了必杀之心!见马儿左右躲避,不过盈丈,马上少女正在慌张,遂提气挥剑过头顶,就欲痛下杀手。

    刚才身前姐妹两马一分,向左右躲避之际,却正闪出红衫黑马的小冰儿来,见两个凶神恶煞的家伙缠杀不休,小冰儿早已把红樱梨花枪平握于鞍间,此刻情势危急,容不得她再多想,素腕翻转,小臂用力,“扑棱棱”抖出两个硕大的枪花,指东打西,分刺向火云、无剑侧肋而去。

    火云、无剑正攻杀间,眼角余光早发觉有人偷袭,如果手中剑继续斩向前,自然可以杀了那两个少女,但自己也势必被长枪所伤。无奈之下,只得含了怒气撤剑回挡枪式,先解决这偷袭之人再说!

    泠霜泠雪暂时脱却险境,已是心跳气喘 ,弃了断剑,连忙一边调匀气息,一边闪目去看小冰儿时,却发现在这眨眼的功夫,那边情势突变。

    原来火云、无剑两位暗堂长老被小冰儿偷袭,不得不回剑自保,让剑下亡魂得以逃生。今天费了这许多功夫竟然没有杀却一人,两人怒意更甚,现在把这火气都怨到小冰儿头上来了!

    看清是那马上持枪的女娃儿作怪后,两位暗堂长老把剑一振,气机凝结,朔风起处,雪花迷眼,冷冽寒气直扑“冠军”和马上的小冰儿。

    当两道寒芒飞掠而至时,小冰儿的脑际忽的浮现出元召说过的话“平心静气,寻其破绽。以慢击快,敌愈强,己愈强!”

    “啊!原来这是另一种境界!师父,我明白了!”

    清澈的眼眸中,只见那两道剑芒残影拖过之处,虽然犀利,但,还是有破绽可寻的!

    红樱在马头处静止不动,雪花晶莹染白了丝缕。蓦然,似是梨花初绽,又如落英缤纷,长枪蛟龙出水,抖出几道幻影,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直奔持剑者刺来!

    无剑大惊,看敌枪来势正是自己防御空虚之处,连忙横剑去格,却一下子闪了个空。原来这只是小冰儿的一记虚招尔!

    真正的杀招是刺向火云的那道幻影!“虚虚实实、实实虚虚。”

    元召没有看错,当初那瘦弱的女娃儿果然是天赋异禀,学武奇才,这第一次实战就已经领悟良多!

    火云子也是托大,绝没想到夺命的时刻就在眼前!等到感觉不对,再想去躲避或招架时,为时已晚。

    枪长剑短,搅破风雪乱,眼看这第二名暗堂长老就要丧命当场!

    一声长啸,有灰影如幻而至,左手拂尘轻轻缠住梨花枪的一点寒芒,右手剑携千钧之势直劈下来,剑气如山,丰沛无极,落处当人马俱碎!

    小冰儿在瞬息之间,感觉似被一块巨石压住一般,气息不畅,手中枪被对方柔丝轻缠,却好像有巨大吸力,自己用尽力气已握不住。

    “这是师父亲手做给小冰儿的啊!怎能给人夺去……”这一刻,她竟然没有去理会头顶巨剑劈来的生死,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

    可是,她没有力气了!她面对的是流云帮暗堂第一高手!也是这天下仅存的寥寥几个大宗师之一。

    风吹雪花越来越大,沾满了眉间,模糊了眼前。杀意乱卷,剑气涌波澜!

    “就要死了吗?别无憾,只是……好想再看元召哥哥一眼啊!”原来自己的内心深处是把他当做了世间最亲的人了呢。小冰儿闭上了眼,晶莹泪珠滑落,脸上很冷很冷……!

    心思正迷乱,茫茫风雪中,似乎有春的温暖忽然包裹了全身,如骄阳融化了冰雪,似霹雳荡开了迷雾!

    耳边有惊呼、惨叫、破空大震的声响、慌乱的纵跃躲避……。

    “冠军”打了个响鼻,小冰儿诧异的睁开眼,有人坐在她身后,一双手臂绕过她的身子,正把那杆滴血的梨花枪缓缓收回……。

    红缨抖却白雪,

    英雄一生寂寞。

    天意苍凉无言,

    世间容若在何方!

    爱恨情仇唯有鲜血酣畅,

    胸中块垒需要刺破锋芒!

    心头朱砂眉间上,

    好一场天地茫茫。

    都埋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