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安得两全法 天机未可说
    平川芦白风飘絮,云涯剑舞水凌砂。

    烟波浩渺澄碧色,七弦裂匣凝未发!

    喧嚣了一天的长乐塬终于寂静下来。苍穹大地,星空如同墨染,远近篝火相连,骏马的嘶鸣声偶尔响起,旷野的风有些凛冽,但有时候人心冷暖与天气无关。

    在长乐塬最南端的云涯之上,有竹笛清音在缓缓的吹奏,脚下的渭河水汹涌奔流,直向无尽的远方。

    下午的时候,太子的车驾没有随着那帮老将军一道回长安。因为刘琚还有许多事要和元召细说。

    等到那曲悠扬笛音抖落下最后一个音节,元召把短笛交还给小冰儿,打发她自己去一边练习。搞不懂,为什么身边的几个女孩子都喜欢这个东西?

    泠霜泠雪姐妹缠着他学了一阵之后,现在连只喜欢舞刀弄剑的小冰儿也非要学。难道是这个时代太缺乏乐器的缘故?呵呵!

    “大姐儿……也非常喜欢!你送她的那支,她一直带在身边。”

    元召回过头,篝火明灭的光亮中,是刘琚那副有些暗淡的脸色,眼神里带了些期望。

    元召心底里暗叹了一声,自从上次聂壹暗地里给他说过那个消息后,他就知道建章宫中一定会派人来的。只是没想到是刚刚册封的小太子亲自来了。

    身后是临时搭建的几座帐篷,脚下是一片平阔的土地,侍卫和羽林军在远远的警戒,身边都是亲近的人。

    “嗯,我知道。那……你这次来是卫夫人的意思吗?”

    “不是的!是我自己想来,想把心事对你说说。起先的时候,娘亲是不许的,后来经不住我的哀求,她才放我出来的。”

    刘琚看到元召听到他的话后点了点头,就继续说下去。

    “要来的时候,我去看过大姐儿了,本来以为她会让我给你捎什么话的,可是她犹豫了一会儿却什么都没有说……。”

    元召手中折了一枝芦苇,手指轻拈,芦花纷飞,静静听着他在说话。

    “她虽然努力的装出一副安宁的表情, 可是内心的慌恐不安,眼神里是藏不住的!元哥儿,就真的再没有办法了吗?大姐儿好可怜的啊……!”

    说到这里,他终于忍不住,拉住元召的一只衣袖,声音里带了微微的颤抖和酸楚之音。

    利安公主开春以后就会远赴草原和亲一事,早已在年前正式公布,人尽皆知。所有人都对这位年仅十二岁的小公主抱以无限怜悯,元召身边的人自然也不例外。

    此时听到这太子说起,心里都感觉沉甸甸的。年前的时候有流传的消息说是已经拒绝了匈奴人的这个条件,不知道现在为什么天子又改变了主意。

    傍晚时分特意从骁骑营那边赶过来的卫青拍了拍刘琚的肩头,温言说道:“这是朝廷的决议,诏令已经公布天下,又有什么办法可想呢?唉!”

    大家还在梵雪楼的时候,素汐倒是偷偷的跟着出宫去玩过好几次,与灵芝、小冰儿都很合得来。

    “师父啊,匈奴人那么凶恶,草原的环境又那么恶劣。素汐姐姐身体又那么弱。怎么可以让她去那种地方呢!那可怎么办……师父你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面对着那几双期盼的目光,元召苦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些话他现在没法儿说。

    朝廷有一个大计划!而且这个计划的决定者就是当今天子本人。

    虽然熟知历史的元召知道,这个计划不管保不保密,最后都不会成功。但现在他也没有办法去阻止,因为刘彻不是一位普通的帝王。

    自从长乐宫的太皇太后表态正式放权以后,脱去了牢笼的束缚,皇帝内心的猛虎已经开始苏醒,现在恐怕还没有人意识到这位帝王的野心会有多大!但元召知道。

    所以虽然明明知道这次他会经受一个很大的挫折,并且会招来严重的后果,但元召没有办法去劝说。因为自己不能让别人看成是神,去预言一些将要发生的事,那样会不容于这个时代的。

    看来自己给他的那个十年生聚计划,他现在还是没有耐心去等待啊。急于求成,好大喜功……正是这位年轻帝王的本性。

    国家战争,拼的是综合实力和强大后盾,无论是古今中外,还没有听说过凭着一两次侥幸而成功的。

    就让他经受这次挫折也是好的!虽然会激怒匈奴人的凶残本性,北疆战火会更激烈,会受些损失,但也是有好处的,起码可以让他经受这次教训,以后的军国大事不会再这样莽撞了。

    元召自问不是圣人 ,管不了天下那么多苍生的生死,只是尽自己的能力去做而已,如果为了这些而去危及到自己和身边人的安全,那他不会去强行做的。

    惟一让他心里有些愧疚感的是……那个柔弱的小公主。

    曾经那么无助和感激的眼神,在那个自己带她出宫的长安之夜里,深深烙在了元召的心底。

    史书上记载的利安公主很早就香消玉陨了,史官寥寥几笔略过,隐去了多少真相!并没有留下太多详细的信息。

    反正据元召猜测,她短暂的生命,不是消逝在未央宫内的帷幕争斗中,就是埋葬在了遥远的大漠深处。难道就是殒身在这一次的事情中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就是她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春天了吧?眼睁睁看着一个花儿一样的少女走向毁灭,心情为何会如此不爽呢!

    刘琚见元召好久都不说话,来时的期盼终于渐渐失望下去。既然连他也没有办法,那大姐儿的命运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他年纪终究还小,想到伤心处,不禁悲从中来,泪珠终于再忍不住,眼角滚滚而下,无声哽咽。

    “明天,一起回长安,我跟你去一次未央宫吧。希望……能有些帮助。”

    四周寂静,刘琚惊讶的抬起头,随着所有人的目光看向开口说话的人。

    清笛吹夜,风儿掠起发梢,元召抬头看了看比自己来的那个世界更加璀璨的星空,人间朝暮,苦乐实多,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同样的夜晚,建章宫内的偏殿楼宇上,少女倚靠在白玉栏杆前,看着这同一片星空。

    妹妹云汐陪在旁边,并不多说话,只是静静的陪伴着大姐儿。偶尔侧头看看她的脸,大姐儿素汐虽然年纪还小,但她确实好美啊!

    素汐继承了卫夫人的大部分倾城之色,身量此时已经开始长成,绝对是标准的美人胚子。

    一对弯弯的秀眉下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清波流转,好像能说话一般。乌黑漆亮的长发扎成了双簪,飘飘欲飞 。精致的瓜子脸白嫩细腻,仿佛能挤出水。琼鼻细小挺括,配着一张樱桃小嘴,十分甜美。

    只不过她现在的眉间微蹙,眼角眉梢有隐隐的忧愁,更加平添了几分我见犹怜的柔弱。

    “阿姐,外面好冷,我们回去吧?”

    仿佛某种思绪被打断,素汐收回来有些痴痴的目光。

    “云汐,可是我还不想进去啊,就让我再看一会儿吧,长安的夜色哦……还有我们所住地方的这片头顶星空,不知道以后还能看几眼呢!”

    “阿姐啊……呜呜呜……。”

    素汐轻舒玉臂,把妹妹揽在身边,脸贴在她的青丝间,看墨色苍穹上云海聚散离合,宫禁深处风声萧萧,泪珠如同那年的梨花一样落下来……。

    这盛世家园亦或杀戮的天边,青史自会片片铭刻成书,万丈荣耀的中央,却独独遗漏了她的孤独,生或死,悲或喜,世间可有人在乎?

    夜风掠过未央宫,吹遍整个长安城,高楼府邸,楼堂殿宇,寻常巷陌,多少人家。

    全身劲装伏在暗影中的卫士,抬头看了看被风吹的摇晃的纱灯,警惕地扫视一遍四周,见没有什么异常,又继续闭目养神起来。而更多的府中家卫,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

    这里是大汉太尉武安侯田玢的府邸。今晚之所以如此情形,是因为有一个重要的客人秘密的拜访了他。

    武安侯田玢在两个月前,因为琐事被皇帝斥退在家休养思过,至今没有再去过朝堂。

    他精通权谋,老于世故,自然知道皇帝这样做意味着什么。窦婴上书辞去丞相大位之际,自己就被撵回家来待着。他就知道皇帝的心里是不想让自己接那个位子的。

    愤恨、埋怨加上不甘……最近这些天自家老爷脸上就没有过好脸色,家人们往往因为一点儿小事儿犯错就会被打一顿板子,甚至撵出府去,所有人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唯恐灾难降到自己头上。

    今晚,田玢的心情却出奇的好!因为秘密来访的客人,是他的多年老友兼政治盟友淮南王刘安。

    后院儿的大厅里灯火通明,四周只有几个心腹侍立在侧。金杯玉盏,菜肴丰盛,低语倾谈,气氛很是融洽。

    淮南王刘安是在天擦黑的时候,略微乔装打扮了一下,坐在一辆普通的马车里来的。跟随的只有三个人,世子刘建、外号“一丈伏魔”的韦陀,还有一直留在长安保护小王爷的少恭满。

    此时酒席宴上,武安侯坐在主位,对面是淮南王,世子刘建打横,而另有一人作陪,神情阴鸷,面带三分狠辣之色,却正是田玢长子,官拜中郎将的巡武卫将军田少重。

    田玢与刘安他们已经是20多年的老相识了,青年时代就在长安投缘结识,都是富有心计的人,倒是有些彼此欣赏之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谈论些别后的情谊。淮南王本就是面相儒雅,潇洒风流之人,喜怒不形于色,总是一副脸带微笑的样子。

    此时静静的听着田玢诉说了一肚子牢骚,正要安慰几句的时候,却见田玢摆了摆手,伺候的几个家人退了出去,把门带上。

    太尉田玢把酒盏放下,神情凝重,却又暗中微露一种压抑不住的喜悦,凑近了淮南王。

    “王爷,这次……你的机会可能真的要来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