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纵马长安 此间少年
    对于一个自由人来说,世间之苦,大概莫过于牢狱之灾了记得一个人曾说过,世界上最阴暗的地方是皇宫和妓院!但如果算上大大小小监狱的话,这两个地方的阴谋诡诈又算不了什么了。

    史书上记载了太多牢狱中的悲惨故事。不管你是勇冠三军的将帅,还是智谋无双的社稷之臣,一旦下廷尉、入诏狱,其中所受的折辱,非常人所能想像。

    廷尉府的任何一个刀笔小吏,出来都是牛逼轰轰的人物,趾高气昂、无人敢惹!因为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哪一天不会落到他们手里。

    身为朝臣,一旦触怒天子,被下廷尉府治罪,有性情刚烈的大臣直接就不会去接受这种屈辱,为了保全清白之身不被罗织的罪名玷污,干脆就选择自裁了事!

    这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前有周亚夫后有李广。

    而能咬牙坚持心中信念,重新以清白之身走出廷尉府牢狱的人,真是少之又少啦!

    很巧,出生在燕赵大地的商人聂壹,就是一个能为了某种信念而咬牙坚持的人。

    聂壹是在昨日中午将要出长安城的时候,被巡城的兵卫抓住带走的。罪名就是私自贩运朝廷禁品。

    当时的几辆马车上装载的是梵雪楼的茶,公子徐乐家根据元召的方法提炼出的细盐,还有一些散货。这些本来是打算运送到青郊外的临时仓库里,然后一起集中北运的。

    那几座边贸小城,对这些物品的需求量太大了。聂家的几支车队南北来往不绝,但还是供不应求,因此聂壹这段时间在长安一直忙个不停,连在长乐侯府待着的时间都没有多少。

    而突然之间就被连人带货弄到了廷尉府,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聂壹刚开始以为不过就是一场误会,大不了献出些银子,打点一下就是了。

    但他的想法错了,不是一般的错,而是错的很离谱。

    因为讯问他的人根本就没管那些货物怎么样,而是直接了当地拿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供状,让他签押画供,承认罪名。

    在周围酷吏的冷笑当中,聂壹仔细的看完了那张供状上的内容,他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凭着一个商人的敏感,他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中。

    从明白这一点开始,他就闭上了嘴,一言不发……。

    廷尉府的手段,不是任何人都能经受的了的。一天一夜的折磨,遍体鳞伤的聂壹精神恍惚,身体虚脱。

    此时被几个酷吏拖过来,唰的一声揭去头罩儿,只觉阳光刺眼,一时间什么东西都看不清。

    只不过几日未见,那个满面和蔼身形微胖的聂叔更加胖了!脸上肿得只剩眼睛眯着的一条缝,衣衫破烂,身上全是伤痕,正用胖胖的一只手擦着眼角的血迹,想努力看清眼前的情形。

    钱掌柜等人待的看清楚被带过来的人,竟然是昨日刚刚来过的聂壹,不由得人人大惊,不明白这一夜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元召手按在了木楼栏杆上,脸上带了嘲讽的笑,心底有怒火在暗暗的升腾!

    廷尉府长史苏俊刚才听到元召的话,有一瞬间的愣神儿。片刻之后,已是勃然大怒。

    竟然有人敢这么说!这是活腻了这是?

    苏俊也是有来历的人,其父苏建利官拜北大营左将军,他就是标准的军二代!虽然转了文职,但就凭了家里的身份也是非同小可的。

    “这是谁家的黄口小儿?敢在此胡言乱语,侮辱朝廷命官。左右,给我拿下来,好好教训一顿!”

    几个兵卒答应一声,正要上楼去捉元召,忽听有利器破空的声音,随后“咚咚”两声,只见两支从不同方向射来的羽箭,正插在他们将要前行的地方,深入木地板数寸,白羽犹自微微颤动!

    那巡武卫校尉和几个兵卒大吃一惊,连忙把手中刀一摆,闪目急看时,只见二楼左右两角各转出一人,又已经拉满了手中的弓弦,黝黑冰冷的箭头正冷冷的对准了他们。

    聂壹这时已经看清了身在何处,冲上面惊喜的叫了一声“小侯爷!”,声音嘶哑,带了哽咽。

    而一直站在苏俊身边的那两个公主府大汉,一眼正看到站在左上侧的小冰儿,连忙伸手指点说那马就是这三个人的!

    元召朝聂壹点点头,示意放心没事。然后一招手,把崔弘手中的弓箭接过来,淡淡的看了一眼下面满脸怒色的苏俊。

    “这梵雪楼风雅之地,我不想让它沾上一丝血腥,这笔账会记在张汤头上的。把聂叔留下,然后带着你的人,滚吧!”

    平淡话语从这小小年纪的人口中说出,却似包含了无尽威严。

    “什么小侯爷?好哇,你们好大的胆子!这是要造反吗?给我上!胆敢公然持械攻击朝廷执法官员……你……啊!”

    苏俊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元召就那么随意的抬了抬手,一股凌厉的疾风从苏俊的头顶掠过,然后砰的一声深深钉进了后面的墙壁间,一篷凌乱的发丝随着垂了下来,迎风微动。

    所有人齐齐一声惊呼,退后了一步。再定睛看时,只见这位飞扬跋扈的长史大人,头顶束发的冠带被齐根射断,也不知道那个小侯爷是故意让他吃些苦头还是手误了,羽箭连头皮都带走了酒盅大的一片,头发散开,遮住了脸面,一缕殷红的鲜血顺着耳际流淌下来。

    这下子,苏俊倒是与站在他身边的那两位公主府大汉成了难兄难弟,都是头顶成了光秃秃。

    伴随着苏俊的一声惊叫,情形变得有些诡异,但没有人笑出声来,因为所有人都从那个小侯爷眼里看到了深深的杀意。

    苏俊也算是长安城内的纨绔子弟了,从小在父辈的庇护下,做到了廷尉府长史的位置,一路顺利。

    他平时在廷尉府大狱中见惯了许多的生死,非常享受那种手握别人命运的感觉,那是一种拥有力量的快感!

    可是,就在这一刻,当他用手捂住头顶的伤处,抬头迎上那道锐利的目光时,心里突然就跳的厉害!他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苏俊知道自己怕了。原来自家生死被别人握在手中时……是这样的感觉!

    “也许,下一支箭就真的会要自己的命了吧……!”

    苏俊也是个拿的起放的下的人物,心中满含恨意,转过身,脚步踉跄了几下,就要向外走去。

    “慢着!”

    依然是那个带了幼稚年纪的口音,但这时拖长了尾音,听在人的耳中却是有着金属的质感。

    “我说过的,梵雪楼是个清雅之地,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不许任何人玷污一点!地上的那几点血滴是你的吧?擦干净再走。”

    打脸!**裸的打脸!

    隔了元召两丈之外的小冰儿与崔弘对视一眼,几乎要兴奋的跳起来了。

    师父威武!这才是自己心目中那个一剑之威、千军辟易的师父!

    小冰儿眼角有些发痴的偷偷看着元召的侧脸,牢牢记住了他现在的样子。血液中有一种信念在悄悄的萌芽,那是骄傲、跋扈、睥睨、强大到压倒一切……!

    曾经的长安纨绔子弟,终于慢慢的低下了头,俯下身子,用衣袖擦去了由自己伤处滴在地板上的那几点血迹。然后起身掩面狼狈的走了。

    羞刀难入鞘!那巡武卫校尉见廷尉府的人就这么溜了,剩下他们这一帮人,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铁盔下的脸变得比铁盔还铁青。

    “怎么,你们还不滚?等着吃午饭吗?”

    风从敞开的窗户吹进来,拂过栏杆处,袍子的下摆被风撩起,发丝萦乱耳边,八岁的长乐侯用手中的弓敲了敲木栏边缘,嘴边有邪魅的笑意……!

    皇城建章宫内,刘彻从午睡中醒来,一杯清茶,醒脑之后,微闭双目养神的空隙里,静静的听完了西凤卫报来的一个消息。

    他并没有让卫夫人回避。卫子夫半跪在塌边,玉手给他轻轻地按摩着脑际,心中对听到的事有些隐隐的不安。

    直到珠帘外的暗卫禀报完毕,见皇帝并没有说什么指示,就行礼之后退了出去。

    “总有些人心中不安分呐!”刘彻回过一只手,轻轻捉住了那一只柔夷,嫩滑细腻,软若无骨,握在掌中,很是享受。

    “陛下,早些时候,琚儿从城外回宫,说是长乐侯跟着回来了,好象有什么事要来觐见陛下的。”

    说到这儿,卫子夫看了看皇帝的表情,见他脸上带了似有似无的笑意,知道他在听,就继续说下去。

    “谁知道又发生了这样的事……陛下,长乐侯年少无知,臣妾请求陛下不要降罪于他才好。”

    “子夫,无需多想。这次是朕疏忽了……朕不仅不会降罪于他,还要感谢他的。廷尉府这帮蠢蛋,险些坏了朕的大事!”

    “啊?陛下,此话臣妾听的有些糊涂呢。”

    “那个商人,是朕这次计划中的一枚重要棋子。没想到朝中的某些人为了实行自己的阴谋,竟然把他牵扯进来了。幸亏那小子误打误撞的救下来他。否则,引起朝中派系斗争事小,耽误了朕这次对匈奴的绝密行动,那就追悔莫及了!”

    “啊!果真如此?那陛下岂不是不仅不罚,还要赏他啊。”

    “赏他倒不必了!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箭射执法官,羞辱巡武卫士卒。换成任何一个人,这都是死罪!就不与他计较了,朕这般包庇与他,明日早朝与大臣们还有的官司要打呢。呵呵!”

    “陛下这番心意,相信长乐侯定会明白,必会感恩戴德的。”

    “但愿如此吧!不过那小子说的关于那间茶楼的一番话, 是说给朕听的,这是埋怨朕没有在长安城内替他照顾好家人了。看来那间茶楼的人对他都很重要啊,嗯,子夫,记得提醒朕,从明儿起,调派一队暗卫去那边看着吧,也好让这小子安心的替朕办事……。”

    轻声细语间,天下许多的生死大事,在这煌煌未央宫中,也不过是平淡寻常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