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弦似霹雳 心如烈火
    龙旗翻卷,西风猎猎。马蹄飒沓,箭如流星!

    终南山皇家上林苑,人喊马嘶,戒备森严,皇帝御驾在此,正在进行一场声势浩大的围猎活动。

    羽林将军李敢今天有些失落,因为他素来引以为傲的无双箭术败给了那位小侯爷,确切的说是败给了他手中那把新式的机弩。

    更远、更快、更准!元召所说的那种“九臂连环弩”的优势一点都没有夸张,这是所有试用过的人的共识。

    皇帝骑在他那匹赤骝驹上,围着猎场已经驰骋了三个来回了,伤在他手上的猎物大大小小已经有二三十只,但他一点儿都没有觉得累,反而越发兴致高涨!

    弦声轻响处,每倒下一头飞跑的猎物,都会有羽林轻骑驰过,凭借着高超的骑术附身捡起,高高举过头顶,以示天子的威武,周围高呼万岁之声不绝!

    一片高而平坦的石坡上,有四五骑在静静的观看着。

    “当今天子文武之道俱全,已初显英武之气,必将是一代大有作为的君主啊!长乐侯,可有同感?”

    “呃,是啊是啊!东方先生既然都如此说,那就一定是不会错的了。呵呵!”

    “啊……小侯爷,话可不能这么说呀!这是大家的公认,却不是我东方朔私自乱说的啊!哈哈。”

    元召暗骂一声这家伙真是条狡猾的狐狸!说话滴水不漏,怪不得能在皇帝身边混的如鱼得水,以刘彻后来那么多疑的性格还能始终得到信任,果然是有一套啊!

    今天虽然是第一次与东方朔见面,但元召对这家伙的历史多重面目早已是知之甚深了!

    这是一位真正圆滑的智者,比起同样具有大智慧的主父偃,此人入世更深,对人心也看的更透彻!

    所谓“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就是东方朔最真实的写照了。

    这也是元召头一次从心里感到有点儿警惕的人,只不过短短半日的相识,他就已经感觉到,此人那双风轻云淡的眼睛里,好像能不经意间就看透许多别人内心的东西一般。

    “东方先生大才,来日也必会追随皇帝陛下,成为一代有为的名臣哦!”元召的语气中带了一丝调侃。

    “呵呵,那倒未必,鄙人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倒是小侯爷你……前途无量,正是朝堂上将来最需要的贤才啊!”

    东方朔笑眯眯的看着他,神色却很认真。

    “好了好了东方先生,我们就不必如此无聊的吹捧了吧,没看到这位威武雄壮霸气侧漏的将军已经一副受不了的样子了嘛……哈哈!”

    旁边马上的李敢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给他,一副哀怨的表情,元召连忙离他远了一点。东方朔见状哈哈大笑起来。

    “小李将军不必介怀,长乐侯设计的这种弩箭只不过依仗了机关巧力而已,哪里能比得上你们李家祖传的箭法,那可是真实的本领啊。”

    “对!还是东方先生说的好。长乐侯,你不过是借了奇技淫巧取胜,却来奚落我,哼!还是不服气你!”

    “不服气可不行啊!小李将军,朕告诉你,这种弩箭,将来必定会成为我大汉军中的致胜利器的。”

    声音清朗带了兴奋,却原来是皇帝刘彻结束了行猎,打马从一边过来了。

    见他来到近前,几个人连忙要下马行礼,刘彻摆了摆手,制止了他们。

    “小李将军,军中最强的十石大黄弓,你可以连发几矢啊?”此话却是问的李敢。

    “回陛下,那个……末将平素所用是五石的弓箭。十石大黄弓乃是家父所用,末将勉强也可用的,但满弦三五次之后,已是力竭,末将惭愧!”

    刘彻点点头,脸上带了得意之色,把手中的机弩放在胸前,指尖轻轻的转了转那几个小滑轮。

    “所以说,世间万物,往往有四两拨千斤之说,别看是小小的不起眼儿物件儿,如果使用恰当,却能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嗯,想你父亲李将军,人称骑射之术,天下无双!可是人力有时尽,阵前厮杀,十石大黄弓却比不上这九臂连环弩的威力了。”

    “陛下所言极是!末将拜服。若此物有朝一日大量装备到我大汉军中,必将所向披靡,横绝天下!”

    “好!壮哉此言!你们随朕来。”

    刘彻拨转马头,赤骝驹一骑当先,几人各催战马紧随其后,直奔上林苑内最高处的山顶而去。

    马匹奔行途中,乌云渐渐掩去了阳光,细雨微濛,春水凝碧,山畔小径,翠染柏松,天色正尚青,战袍披甲红。

    一行人下了马,沿小路宛转而上,免不得发丝沾露,袍裾微湿,至山顶亭中小憩之际,极目远眺,山川如黛,云蔼之间,苍山一抹。耳畔眼底,俱是清爽之逸韵!风穿丛林,鸣声呼啸,隐雷远近,恍若梵音!

    望着山下千骑纵横驰骋,红袍白羽往来如飞,元召仿佛又回到了前世军营那些峥嵘岁月!

    果然,这样的感染力是无法拒绝的。驻足远观的几个人脸上都浮现出肃穆的神色。元召呆呆的站在那位帝王的身后,合眸观心,似出凡尘。怔怔出神之际,仿佛看见斗转星移,世间百态,山河人海,终归沉寂。一时间神似虚渺若水,此身化微尘,恨不得云山海月都抛却,赢得庄生蝶梦长!

    “醍醐海阔,横吞众派波!&ot;

    元召看到皇帝昂首向天,做了一个双手环抱的动作,心头蓦然浮上这样的句子,真是好大胸怀,好大气魄哦!他现在就已经具备了这样的胸襟了吧?

    “诸位卿家,你们都看到了吧!脚下的这片秀丽山河、如画江山就是我们的大汉朝!”

    刘彻把肋下的佩剑摘下来,插在地上,一手拄着剑柄,一手向远方指点着。众人一个个神色微动,凝神敬听。

    “这片土地,不是朕一个人的,也不是一家一姓的,更不是满朝文武勋贵们的,而是属于天下万民的,是属于整个华夏的……!”

    皇帝话语激昂,李敢和那几个贴身的羽林军校尉早已激动不已,双手握拳,就差高喊皇帝万岁了!

    东方朔撇了元召一眼,见他脸色如常,面带微笑,始终保持着恭敬的姿势站在那儿听皇帝慷慨陈词,不禁在心里暗赞了一句:小小年纪,就具备如此养气功夫,真是妖孽啊!

    “陛下胸襟,真是让臣等佩服,如此胸怀万民,天下之福!此诚圣天子所为也!”

    既然身为天子近臣,就要有随时拍马屁的义务,要让皇帝冷了场哪行?东方朔连忙趋前一步,随手一顶高帽奉上。

    元召不动声色,心中暗笑,怪不得东方朔在皇帝身边多年,总是被当做弄臣对待 ,谁让你老是爱拍马屁的!皇帝老儿听惯了你这马屁精的吹捧,怎么舍得放你去别的位置做事?哈哈!

    果然不出所料,皇帝还就是喜欢听这一套,微笑点头,很是受用。

    “小倩,那你来说说,何为华夏?”

    东方朔号称“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这样的问题自然难不住他。只见他整了整衣冠,抬手对远山苍穹作了一揖。

    “天生万邦,我邦居中,称为华夏!华者,美也;夏者,大也。又道是华服文章之美,谓之华;地域礼仪之大谓之夏!想我中原一族,传承几千年来,巍巍九州,立于天地。赫赫威严,震于八荒。陛下,这就是我华夏一族的由来了!”

    这位东方先生眼里闪着睿智的光芒,用虔诚的语气追溯着祖先的由来,一字一句,令人振奋。

    “好!说的太好了!小倩,如此精妙的阐释,足以载入史册。朕命令你,回去后好好的根据这个意思写一篇雄文,朕要广布天下,让所有的臣民都知道,祖先给我们留下的是何等的辉煌荣耀,这片土地上的每个人都要好好想想,自己用什么样的责任来维护它!这件事要用心去办,办好了,朕会重重有赏。”

    “微臣领旨!微臣一定深思熟虑,竭尽所能,把这其中的意思,让天下臣民都领会透彻。”

    “小倩最知朕的心思也!哈哈哈!”

    元召在一边听着这君臣的对答,却也暗自点头。“兵马未动,舆论先行”!看来这位年轻天子已经领悟到欲成大事,必先凝聚人心的精髓了啊!

    只是这位东方先生堂堂的七尺男儿被昵称作“小倩”……哈哈!笑死个人嘞。

    “嗯……小子!为何发笑?心里又在想什么古怪念头啊?”

    尼玛的!皇帝的眼也太尖了吧?这都能猜到?元召一面心中嘀咕 ,一面连忙换了一副严肃的神色。

    “陛下,小臣并没有乱想什么的,适才听到小倩……哦,不对不对,是东方先生!是听到东方先生的高论入了迷,所以才略有失仪,陛下勿怪。”

    东方朔被他噎得满脸通红,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丢过来 ,元召装作没看见。

    刘彻也被逗笑了,无奈的用手指点了点他。

    “你这小子啊,小倩……啊,曼倩可是身具大才的人,你们以后要多多亲近才是,不可再如此惫懒!”

    元召连忙拱手称是,回头却朝东方朔做了个鬼脸儿。东方朔无奈的苦笑,他也是心气儿高的人,哪肯在言辞上认输! 忽然眼珠一转,有了一个主意。

    “陛下,今日围猎箭弩飞蝗,麾下勇士如虎,这等盛事,何不以文纪之?微臣素闻长乐侯有出口成章之能,莫若就让其一展大才,如何?”

    作为对刚才的回报,东方朔朝元召挑了挑眉,呵呵一笑。

    要不怎么说东方朔最了解皇帝的喜好呢!果然,这位除了军国大事之外,最喜欢走马引弓、斗狗词赋的天子闻听此言,马上拍手赞同。

    “好!就这么办。小子,朕命令你马上就今日情境作一首来听听,不得敷衍塞责啊,否则……严惩不怠!”

    元召撇了一眼得意洋洋的东方朔,暗自好笑,这有何难!就算你东方曼倩才华再高、再牛逼,还能比得了我胸中蕴藏的这上下五千年的锦绣文章嘛?

    只见这位小侯爷并不加以思索,随口高声吟道:“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何惧白发生!”

    铮铮之音,慷慨陈诉,千古华夏,烈烈风骨,前赴后继,英雄辈出,气吞万里如虎,又岂是屑小蛮族所能欺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