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利之所在 义之所往
    世间美人如玉,玉又何尝不似美人!

    毛皮毡椅后,匈奴大单于那双握惯了刀剑的手,轻轻抚弄着一块玲珑剔透的玉璧,只觉掌心微凉,又温润生暖,腻滑熨帖,很是舒服。

    “却是好东西!南朝人心思也真是机巧,只不过,我最喜欢的却不是这些。国师,这块玉就赏给你了。”

    羿稚邪随手把掌中美玉扔给张中行,哈哈大笑着拿过案边的宝刀来,“喀啷”出鞘,但见刀身流光妖艳,锋利无匹。他用手指轻弹,铮铮作声!

    “好刀!”羿稚邪不禁大赞。

    “大单于,此刀乃是西域精钢打造,可吹毛利刃,削铁如泥,小人今日特意带来献给您,还望笑纳。”

    聂壹满脸堆笑,态度殷勤。

    “嗯!不错,此刀正和我意。挥刀指向,征战杀伐才是长生天赐予我的大任,至于货物财宝,还是留给草原子民们去消受吧。哈哈!”

    聂壹连连点头称是。一边的张中行捋着須髯,面有得色。

    “聂先生,家中可都布置停当?”

    “好教大单于与国师放心,一切安排妥当!等到大军到时,自有我们的人手在城中举事,杀掉县令与县丞,打开城门,恭迎草原勇士们的到来!”

    “哈哈!很好。想必国师早已跟你说过了吧,只要这次能攻进马邑城,答应你们的条件绝不会食言。到时候自然有天大的富贵等着你的家族呵!”

    羿稚邪盯着聂壹的眼睛,如同鹰隼般锐利。

    “但是,如果因为你们没有好好配合,而导致大军失利或者有其他折损的话……。”

    “绝对没有这种可能!大单于尽管放心。大单于是有所不知啊,这边贸五城苛捐杂税之重,远远超过内地。城中众家商户对汉朝官吏的压榨早已愤怒已久,简直是度日如年啊!所以还在忍耐,只是在等一个机会而已。如今大单于既然肯起兵,那简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这正如同久旱盼甘霖啊,都在盼着早日攻进马邑城呢。呵呵!”

    聂壹脸上露出期盼已久的神情,大帐内的匈奴王爷们都哈哈大笑起来。

    “大单于,既然如此,我们就早日进兵吧!也好救这些汉民于水火。哈哈!”

    “是啊是啊!勇士们早已集结完毕,就等着大单于下令了。”

    “哈哈!这次终于可以放手大干一场了。以前的小打小闹总是不够过瘾啊,如果打进了马邑城……恐怕做梦都会笑醒吧!”

    “哎!耶律王这次可不许争功啊,上次让你们拔了头筹,这次我土浑部可不再相让了!哼哼!”

    “土浑王,你这样说就不讲理了,谁家的勇士们勇猛,谁家得到的好处自然就多。我部健儿就是这么厉害,那又怨的了谁呢!”

    王庭大帐内熙熙攘攘,如同开了锅一样。聂壹在心中暗自鄙夷,这些匈奴人真是嚣张,这仗还没开始打呢,马邑城就好像已经是囊中之物了一般。

    “好了好了,都先不要吵!乱糟糟的,像个什么样子?”

    大单于羿稚邪终于忍受不了吵闹,大声呵斥了几句,大帐内顿时安静了下来。众家王爷们对他还是有些忌惮的,连自己亲老子都射成刺猬的人,那可不是一般的心狠手辣。

    张中行见大单于对自己使了个眼色,他心领神会。

    “聂先生,一路劳顿,且请下去好好安歇一番可好?”

    说完,他对帐外招了招手,早有亲近随从进来,听候示下。

    “好说好说,那聂某就先告辞了。待大单于启程之日,再来伺候。”

    羿稚邪点了点头,示意他自去 。张中行又低声对随从嘱咐了几句,然后聂壹施了一礼,跟着出帐去了。

    “各位王爷,相信这次计划大家都已经很清楚了。就是要用这些汉朝的内应,替我们打开城门,到时候飞骑直入,马邑城就唾手可得了!谁还有什么意见,现在就可以说出来了。一旦大军启程后,那可就只剩了服从了,如果到时候再有谁唧唧歪歪的多事,可休怪本单于刀下无情!”

    羿稚邪看到聂壹走远,大帐内已经没有外人,变下脸来,开始显露出草原之王的峥嵘。

    听到他开始说起正事,几家部落王互相对视一眼,有片刻的沉默。

    “各位王爷,如果有什么顾虑或者是不明白的地方,趁此机会,何不向大单于明说呢?相信我们英明神武的单于王一定会给大家满意的答复的。”

    张中行见一时无人搭话,遂拱了拱手,抛砖引玉。说实话,他对这些部落王们心里是瞧不上的。平时都只会为了各自部落的利益而争抢,遇事都是先考虑自家会不会得利或者受损失,一点儿都不考虑大局,这一方面儿倒是与汉朝的诸侯们有些相似。

    因此,大草原必须要有一个强而有力的大单于才能震慑住他们啊!这些部落,凝聚起来就是一股强大无敌的力量,否则就是一盘散沙。

    眼光长远、心狠手辣、行事果决,这就是历代大单于共同的特性。而现在,惟有羿稚邪才能够胜任。

    这也是他最终选择了羿稚邪而不是那位小王子余丹的原因。

    其实说起来,张中行与小王子余丹的关系反而更亲密一些。因为,他曾经是那位已经逃亡而不知所踪的小王子的汉学老师。

    而他在这场变乱中,最终选择了羿稚邪,就是看中了他的狠绝毒辣!也许,这才应该是草原之主该有的气象吧。

    至于有些仁慈心软的余丹,如果是生在中原,倒还可以做个守成的仁君。在这弱肉强食的苍茫草原上,显然他驾驭不了这些桀骜不驯的草莽王爷们。

    “大单于,这些汉朝的商人到底靠不靠得住啊?论起狡诈多变,我们可不是他们的对手。”

    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说话的是玉律王。他的话也代表了大多数人的疑虑,匈奴人从来不怕在马上硬碰硬,但对于汉人那些弯弯绕绕的计策,还是有些头疼的。有几位也随着他附和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此事无需担心。那人不过是一介商人,谅他也没有那个胆子敢欺骗于我。何况,他就随在军中,如果胆敢耍花招儿,难道他不要命了?我倒是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不怕死的人!”

    羿稚邪大手一挥,他对待部下从来都是信心满满,不堕威严。

    “大单于说的没错。商人逐利,自古皆然。他们的胆子自然也是不小,有时候比天还大!但,这就要看他们值不值得去为之付出了。”

    张中行随声应和,风轻云淡。见有人还是显得不太明白,他微微地笑了笑。

    “商贾之人,有一分的利,他们就会出三分的力气。有五分的利,他们就会放手一搏。而如果有十分以上的利益,就没有他们不敢干的,什么杀人越货、舍命争夺甚至覆国倾邦也不是没有人干过!哈哈,所以,这次大单于许下的倾城财富,已经足以让那些人为之疯狂了。”

    这些商贾间的道理,匈奴人也不是没有听说过。见羿稚邪单于用欣赏的眼神看着侃侃而谈的国师,大家也都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只是,我们草原勇士动起刀兵,凭着弓马硬箭取得的好处,却白白让那些汉朝商人分去恁多财富,总是让人心有不平啊!”

    听说要分给那些人马邑城中一半的财富,左贤王站了出来,脸上带有不甘心的神色。

    “哈哈!左贤王及各位草原兄弟,此事就先不要计较了。中原人不是有句俗话叫做‘将欲取之,必先与之‘嘛,猎犬的前头,如果不给它们扔一块骨头,又怎么肯为了主人去撕咬呢?”

    羿稚邪与张中行对视一眼,都哈哈大笑起来。

    “大单于,你是说……?”

    看着帐内众人有些已经明白,有些还是糊涂的样子,张中行叹了口气。

    “大单于的意思是说,城破之后,乱军之中的场面谁也没法控制了,这些商人都不幸被泄愤的汉军所杀死,而他们的家族也遭到了洗劫,被战火付之一炬了,真是可惜!大单于为此而深表遗憾,怀着怒意杀尽了城中所有人,以告慰这些为草原做出贡献的商人们的在天之灵……。”

    “……啊!这样也行?大单于高明!国师高明!哈哈哈!”

    大帐里的所有人,这下都听明白了,这正是他们最喜欢的做事方式啊!不禁人人大喜,齐声赞颂起来。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大单于,这就快快发兵吧!”

    “对!即刻起兵吧,勇士们都已经等不及了。”

    面对着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各家部落王们,取代父汗以来一直想做出一件大事的羿稚邪大单于缓缓拔出了案上的弯刀。

    “曾听闻,汉家对敌与战,有天时、地利、人和之说,而今三者尽在我草原一方,此战胜算已在掌握中。今日,我羿稚邪以大单于可汗的名义命令,各家部落的草原勇士们,立刻整理好你们的弯刀弓箭,喂饱你们的马匹,明日一早,兵发王庭,十万铁骑立即南下,直指雁门关!”

    弯刀即是王命,前方凌厉锋芒!彪悍的匈奴王们群情激奋,一起大喊起来:“兵发王庭,踏平雁门!兵发王庭,踏平雁门……!”

    声音传出大帐,传遍居胥山,传向遥遥相连的一顶顶帐篷。十万控弦之士云集在此,等候这个命令已经多时了!

    正在某个帐篷里大口啃着烤羊腿的聂壹也终于听到了这个声音,他慢慢的停了下来,脸上有莫名的神采,似兴奋,似激动,又似是悲怆……。

    雁门关内再往南一百余里的右北平城下,大汉利安公主的车驾停止了行程,羽林军们纷纷带住了马匹,他们的目的地终于到了。

    元召在马背上伸了伸懒腰,有些好奇的抬头看向前方。这就是那座著名的京城最初的模样吗?

    千年光阴倏忽而过,逆转的巨轮又回到起点。繁华与落寞,呐喊与悲歌。此间古城,壁墙高筑,箭痕斑驳,这壮怀激烈之地,曾经多少金戈铁马,又留下多少英烈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