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雁门关内 杀机乍现
    北国大地终于从沉睡中醒来的时候,东方露出了鱼肚白。片刻后,即是朝霞万道、瑞霭千重的色彩!

    三箭之地外的匈奴大营,已是马蹄如雷,人声鼎沸,其势直如黑云压城城欲摧,胡笳号角山色里!

    雁门关,万里长城上的一道最重要关隘。两侧千山壁立,陡峭非凡,传说“南雁北归至此回”,可见其险峻异常。

    在绵长的北疆防线上,这座春秋战国时赵武灵王首建的关城素来被称为“天下九塞,雁门为首”。

    那位伟大的君王为了抵御来自北方草原的宿敌,破旧创新、胡服骑射,发动民役筑建了云中、雁门、代郡三关,派重将镇守,以备匈奴。自从那时候起,这儿便是中原戍边的最前沿。

    当天光大亮,十万匈奴大军在雁门关前汹涌而过,终于完整的显露铁血峥嵘的时候。城墙之上,从将军到士卒尽皆面色凝重,静默无言。

    强大与胜利不是朝臣们用嘴说出来的,在真正的实力面前,千般谋画也都只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

    星夜从后方赶来的汉廷使臣,被带到了羿稚邪的马前。匈奴单于傲慢的居高临下看着那位鸿胪寺官员讲完了迎接大汉公主的流程,只是挥了挥马鞭,示意知道了。然后就有“飞火”勇士把使臣连同他的随从带到后面,看管了起来。

    已经箭在弦上,蓄势待发,现在匈奴勇士们唯一会接受的命令,就是长生天的召唤了!至于这些繁文缛节,哪里有刀剑来得爽利。

    大军平安的度过雁门左道,那座坚城上如临大敌的汉军将卒没有射出一支羽箭,这让匈奴人的气焰更加嚣张。

    “大单于,现在我们可是已经在汉朝的土地上了啊!哈哈,十万铁骑入汉境,这可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壮举。”

    左贤王呼延都乃是单于王庭第一大部落的首领,他的声望居于各家王爷之首,此时这位如同铁塔般雄壮的草原汉子,前后望望一眼无尽得队伍,不由得甚是得意。

    “是啊!从前也不过是轻骑突袭的多,毕竟两国还在表面上维持着和平局面,闹得太厉害了,面子上也不好看,到似乎是显得我们匈奴人得了好处还不罢休似的。”

    旁边早有随行的王庭官员随声附和。

    “先王们,对中原人还是太客气了!每年只不过区区那么少的供养,怎么能够满足勇士们的需求呢?既然如此,就怨不得我们自己来拿了。”

    “大单于天纵英才,此刻大展兵威,正得其时啊!也好让那位南朝皇帝知道一下厉害,以后保管他会乖上许多。哈哈哈!”

    “是啊是啊!大单于威武,草原勇士威武……!”

    羿稚邪脸上挂了稳操胜劵的微笑,仿似一切尽在掌握中。听着部下们的吹捧,他又回头看了看一直没有说话的张中行。

    “国师,在想何事啊?为何沉默不语?”

    思路被打断,听到自家主子询问的这位汉人子弟有微微的犹豫,但终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大单于及各位王爷,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先前那位汉朝使臣的神情。”

    羿稚邪略微一愣,他先前却并没有注意到那位使臣长得什么样儿,甚至连他说了些什么都懒得去听。在他想来,这些现在有什么重要的!只要好好准备好厮杀就行了吧。

    “国师有何发现?难道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虽然他信心满满,但也知道张中行素来细心,不会无的放矢的乱说什么,因此还是很认真的问了一句。

    张中行把马的缰绳带了带,离得自家主子更近了一些,那匹马刚才有些跑偏了。

    “面对着十万铁骑大举入塞这样的场面,汉使的脸上竟然很平静,没有什么惊慌失措的表现。这只能说明他们早已经知道了会出现此事……。”

    说到这儿,他有些沉吟不语。

    “若是只为此事,国师无需多虑,这几日草原上如此庞大的调动军队,那些暗中潜伏的汉朝探子们,想必早已传回消息了,他们早已预知此事,也不足为奇啊。”

    羿稚邪并未多想,在他看来,铁箭弯刀、十万劲旅足以横绝天下,又何必顾虑许多!

    “大单于有所不知,现在的汉廷虽然军力于我们相差甚远,但谋略之术却是故老相传,如果对方早已预知了我们的打算,有些事倒是不得不防啊!”

    羿稚邪有些奇怪,自从踏上汉朝的土地,这位足智多谋的国师怎么变得胆小起来了。

    “唉!国师如此婆婆妈妈的,倒是像极了那些中原人的做派,怕这怕那的!只是你好像忘了,这些年一直卑躬屈膝、恭恭敬敬的人可都是汉人,草原铁骑踏处,谁敢不服!难道这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吗?”

    早就素来看他不顺眼的耶律王带了嘲讽的语气,出言挑衅。

    张中行以一介汉人书生的身份,在匈奴王庭受到两代单于王的信任,几乎是言听计从、优礼相待。

    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他处在如此重要地位,不可能不介入各部落的权利相争中,因此,有人怀恨就在情理之中了。

    对于部下的各怀心思,外表桀骜自大,其实极富心机的羿稚邪看得明明白白。相比较起这些王爷们,他其实更为信任张中行,因为,那是一条已经没有了退路的忠犬。

    “好啦,不必再多说!速去问问,此地已到何方?”

    羿稚邪皱了皱眉,截止了耶律王的话头。纵马驰上一处高坡,向远方打量一眼。但见平原百里,渺无人烟,过了雁门已经半日,却不知道是到了什么所在。

    听到大单于询问,早有前锋探马回报,前方再有十余里,就到了武州塞了。而经过武州塞七八十里地,就是汉家北方重城右北平!

    “传我号令,全军下马,在此地暂歇。让勇士们养足精神,吃饱喝足,下一站就看他们的了!”

    大单于的军令,被“飞火”勇士们传向各军。每个领队的万夫长,喝令麾下把马喂饱,好好将养休息,准备到时冲锋,马力不会用竭。

    匈奴人对自己的马都是很爱惜的,每当要上战场时,都会给它们带足掺杂了豆类的精料,有时宁愿自己没吃的,也要把它们喂得饱饱的,所以说他们骑战无敌,与爱惜马力也是有很大关系的。

    羿稚邪即使贵为单于可汗,对此也不例外,命令侍从牵去座下宝马良驹,好好替它梳理解乏,喂足水草。

    护卫们搭了个帐篷,支起一张小小的胡床,取出随身携带的牛羊肉、胡饼、马奶酒等吃食之物。羿稚邪招了招手,在眺望四周的张中行慢慢的走了过来。

    “国师,来,与我一起将就吃些吧。下一顿饭,我们可就在马邑城里吃了。”

    “大单于,不要如此乐观,情况有些不对劲儿啊!”

    虽然穿着胡袍,但中年书生始终还是汉人的模样,心中因为仇恨而刻苦所学的韬略在胸,大仇未报之前也从不会忘却。

    “国师,早就跟你说过,不要草木皆兵了。现在我们已经深入汉地,就不要想那么多了,还是多吃一些,好有力气,到时候那些财富你搬不动多少回来,可别怨我不给你赏赐啊,哈哈!”

    见羿稚邪大口吃着匕首割就得肉块,谈笑风生,显然没把自己的话当回事儿。张中行略微有些急躁起来。

    “主上,请让我好好把话说完!否则一旦铸成大错,万劫不复,悔之晚矣!”

    “哦,国师此话怎讲?”

    听到张中行改了他还是王子时的旧时称呼,羿稚邪看了看书生有些疾言厉色的样子,不禁脸色郑重起来,放下了手中的短刀,停止进食。

    “早先时,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了。自从过雁门行进到此,也有将近百里的路程了。可是主上有没有发现,一路上我们并没有看到汉人的踪迹,而且越往这边走,越发不见人烟。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羿稚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说的不正常是什么意思,有瞬间的发愣。

    “也许……汉人远远看到我们的大军过处,都早就逃跑隐藏起来了吧?”

    “此时却正是农家春耕的关键时候,依汉朝历代皇帝对农事的重视程度,各地官吏绝不可能会贻误农时的,这一耽误可就是半年颗粒无收了啊!”

    “国师啊,那个,你说了这半天,本可汗却还是没有听明白,这汉人种不种地与我们这次奔袭马邑城有什么关系啊?”

    羿稚邪是真的感觉一头雾水,不知道对面脸色变得越来越严峻的张中行到底想说什么。

    “可是据我一路观察,这百里平原农地里,时有耕牛放于野外,农具抛弃田中,这说明什么?”

    羿稚邪蓦然一惊,霍的站了起来,他好像也明白了些什么!

    “国师!请明示教我!”

    “耕牛、农具等物相对于中原的农人来说,就相当于他们维持生命所必须用具,怎么会随便就这样抛之于野外,成为无主之物呢?很明显,它们的主人是被迫匆忙离开的,匆忙到甚至连收拾起来的时间也没有。而能致使他们这样做的,就只有管辖的官吏了……!”

    “那他们这样做,代表了什么意思?”

    羿稚邪开始感觉到一种不祥之兆,仿佛草原上的孤狼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张中行看了看周围察觉情况有异而聚集过来的部落王们,脸色阴沉,一字一句的说道:“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解释。一是汉军早已察觉了我们的意图,提前做好了准备,坚壁清野,城池加固,让我们的计划落空!”

    四周一片沉默,这是所有人不愿相信的事实,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十万大军劳师远征,耗费粮草,无功而返,两手空空的回去?那简直就会沦为草原上世代的笑柄了!更何况,这次抢不到东西,上半年的生计可怎么熬过去啊!

    “那……还有一种可能是怎样的呢?”

    不甘心的左贤王呼延都追问了一句。

    张中行那双毫无感情的眼神从每一个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很冰冷。在这一刻,即便是平日里与他不和的耶律王等人也感觉到,这位书生模样的汉人身上散发出一种锐利无匹的气势,那是一种叫做“智慧”的东西!

    “也许,汉军已经在这儿的某个地方设下了致命陷阱,正等着我们所有人跳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