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侵略如火 势卷云疾
    聂壹今年已经三十六岁了,作为聂氏家族的长子,他自少年时候就挑起了重担,而今风雨兼程、行商天下已经近二十年矣!

    作为一个商贾来说,如何让自己的付出获得最大利益,才是最应该去做的事。而作为一个炎黄后裔,当需要为这片生存的土地去做出一点事情的时候,他没有去计较其中的得失,自从允诺那位身为大行令的王恢之后,就毅然而然的来到了草原,来到了凶残的虎狼面前。

    千金一诺,也不过生死而已!既然答应了的事,就去做完吧。先祖聂政的余烈尚存于同一血脉中,传承百年、燕赵慷慨。

    只是心中终究还是存了小小的遗憾,走时匆忙,未曾来得及托付太多的后事,应该把自己还未成年的那个最小儿子托付与小侯爷照管的……。

    等候良久,迟迟不见大军开动,聂壹吃完匈奴人送上的食物,转头看了看不远处那座临时搭起的帐篷,隐约可见那些部落首领们在商议着什么。

    聂壹并未在意,见一时还没有继续行军的迹象,他便微闭了双眼,假寐休息片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几双穿了毡靴的脚踏在他面前的时候,聂壹猛的睁开眼醒了过来,心头一惊,只见是单于身边的“飞火”护卫们,手扶刀剑,在定定的看着他。

    “奉大单于命令,要你立刻去帐内伺候问话!”

    聂壹心中有些不安,疑惑地站起身来,跟随他们向那边走去。

    周围并没有什么异常,骑兵们都在进食、休息、保养体力。一个刷马的小兵抬头看了那几个走向王帐的身影一眼,又继续低头干起活来。

    羿稚邪脸色阴鸷的看着走进来的聂壹,手中一把刀翻来覆去,不知道在想什么。站立的各位王爷、大将也人人面色不善。

    聂壹心中“咯噔”一声,察觉到一丝不妙。 连忙拱手施礼,满脸堆笑。

    “尊贵的大单于,但不知唤小的来有何询问?”

    羿稚邪低着头,没有理睬,依旧在慢慢的端详着那把刀。旁边传来阴沉的冷笑,聂壹不用去看,也知道一定是那位书生模样的国师在看着自己。

    从最初接触的开始,这个人就让他心存忌惮,冷静、阴险、喜怒不形于色,如同一条隐藏的毒蛇,令人很不舒服。聂壹不由得暗自提起了全部精神。

    “聂先生,草原大军已奔行至此,为何还不见马邑方向有什么动静呢?”

    “国师大人,我们还没有过武州塞呢!距离马邑更是还有近百里之遥,未见大军踪迹,马邑城内接应之人又怎么敢贸然发动呢?”

    “哦,事实果真如此吗?我看你还是说实话吧!是不是汉军早已有了防备?现在说还来得及。否则……哼哼!”

    “绝非如此!大单于 、国师大人、各位王爷,此次商议献出马邑城,是我们这些不堪忍受汉官压迫的商户共同做出的决定。这可是冒着杀头抄家的大罪啊!大家行事唯恐不密,策划唯恐不周,又怎么会走漏一点消息呢?却不知道国师为何有此一问!”

    没等张中行再说话,只听“玱啷”一声轻响,白刃出鞘,单于重重冷哼。

    “好刀啊!可惜这次出征,它却还没有饮过人血,时时在鞘中作鸣,未免寂寥了些。聂壹,你想试试它的锋利吗?”

    羿稚邪站起身来,挽刀于臂,目光冰冷,面色狰狞。

    大帐内一片寂静,没有人怀疑,他下一刻不会把这个微胖的中原商人一刀劈成两瓣。

    只有在这个时候,周围的这些部下们才意识到,这位主子可是曾经亲手把自己的父汗射成了刺猬的狠人!

    名叫聂壹的男子淡淡的笑了,他迎着对方那双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睛,面不改色。

    “大单于的刀,自然是绝世的宝刀。但我素来听闻草原上传诵,王者刀锋砍向的只会是敌人,对待朋友和友谊,从来不会露刃以对!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呢?”

    羿稚邪眉梢动了动,神色略微放缓。

    “当然如此!我们草原人生来善恶分明,朋友来了有烈酒,敌人来了有弯刀!从来都是铮铮铁汉,却不似你们汉人的狡诈多变。”

    “好!既然大单于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您的宝刀再锋利,却也不会砍到聂某的头上!因为我们是朋友而不是敌人,我可是从马邑带着满满的诚意和倾城财富而来的。呵呵!”

    聂壹边说着话,心底迅速的从头寻思一遍,实在想不出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以致匈奴人起了疑心,当下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从容以对。

    羿稚邪本来听了张中行的猜测,心中也已经是疑窦丛生,所以想先威吓一番探探虚实。但见这商人在自己巨大的威压面前,并没有什么慌张之色,反而很镇定,神情不似作伪。他先前的怀疑又有些动摇起来。尤其是听到巨大财富这几个字,心中的欲念驱使他又不禁怦然心动了。

    人类的贪婪本性有时会决定很多事的走向,不管是帝王,还是长生天的宠儿,在向巨大利益前进的方向上,往往会失去本该理智的判断。

    在这个天下大旱的春天,汉朝的皇帝如此,匈奴单于也不例外!

    十万大军已经至此,终究还是不甘心就此半途而废呀。

    羿稚邪扫视一眼,见周围的人如同自己一般,也都有些意动起来,遂摆了摆手,制止了又要上前盘问的张中行,示意他稍安勿躁。

    “好!从现在开始,聂壹,你就随在我身边,不许远离,以备随时相问。左右,把他带下去吧!”

    聂壹暗舒了一口气,知道已经暂时应付过去了。忙又躬身施了一礼,在护卫的带领下出去了。

    “主上,为何不详加查问了?切勿轻信此人之言,还是要小心为妙啊!”

    张中行见羿稚邪态度又有转变,复又近前劝谏,身在汉境,情报缺乏,他虽然也不确定自己先前的判断,但终究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

    “国师啊,我知道你素来谨慎,这本来没有错,但这次不同,如果瞻前顾后,过于小心了,又如何能够取得大功呢?”

    “是啊是啊!就算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凭了这十万铁骑精锐,试问有谁能挡得住我们?国师,你就不要再多说废话,动摇军心了。”

    “大单于,别再耽搁了,马上下令吧,一鼓作气杀到马邑去……!”

    “出发!出发!抢他娘的去!”

    部下们也都纷纷嚷嚷起来,把担心抛到脑后,气氛重新高涨。

    羿稚邪点了点头,把擦拭好的刀收入鞘中,重新披上羊毛大氅,就要准备下令再次出发。

    “且慢!”

    急迫的声音中带了清冷,张中行断喝了一声。

    “大单于及各位王爷既然执意如此,中行也不再多言。只是在下承蒙主上多年相待之恩,今日不忍使主上深涉险境,我却还有一个法子试探一下汉军虚实,再行判断大军接下来的行止。听与不听,只在各位!”

    众人汹汹中,有一人独醒,立于万军中,但却早已抛却汉家衣冠。

    羿稚邪迟疑了一下,终于停下来脚步,回头看向这位南朝楚囚,北方国士……。

    其实这次受朝廷所派,负责北上来联络和亲事宜的汉使,只是鸿胪寺的一个小官,他并不知道其中的许多详情。只不过是按照旧年公主和亲的故例,把各项流程走一遍罢了。

    因此,带了两个随身的小吏,跟着匈奴大队人马沿来路返回时,名叫孙连的这位送亲使并不知道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

    听到大单于召见,孙连从使臣的马车上下来,抖了抖衣袍上的尘土,这一路行军的颠簸,坐车还不如骑马舒服呢。

    “什么?大单于要先派匈奴迎亲使提前去公主驻毕处致敬!这……好是好 ,只是与礼制不合呀。”

    孙连听完那位匈奴国师笑眯眯说出的要求后,有些摸不清头脑。

    按照旧例,汉朝送亲的队伍都是一直把公主车驾直接护送到匈奴王庭的,双方的交接都是在草原上完成。这次已经是大大的例外了,匈奴单于竟然屈驾亲自来汉境迎接,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而且,现在又提出,要让左贤王领着先头部队先去右北平打前站,说是要去布置一个隆重的仪式,免得到时失了礼数,对大汉公主不恭!

    “这、这位单于可汗也太客气了吧!难道我们汉廷的赫赫威仪已经让这些蛮夷如此敬服了吗?”大汉送亲使在心里暗自得意的嘀咕。

    匈奴王庭自然是以单于大可汗为尊,单于以下传国官号分别为左右贤王、左右耶律王、左右大将、左右大都督、左右大当户,然后是军中的万夫长、千夫长、百夫长……等等。

    现任左贤王呼延都素称匈奴第一勇将,三十多岁,正当壮年,弓马娴熟,手中兵刃是一杆镔铁狼牙槊,冲锋陷阵,有万夫不挡之勇!多年以来,死在他手底的汉家士卒也不知几许了。

    此时呼延都策马而立在一个八千劲旅的骑兵阵列前 ,疾风吹乱灰熊皮大氅毛领,猎猎将旗翻卷,金盔下一张桀骜不驯的脸孔扫视了一眼马上的战士,挥槊斜指前方!

    八千铁骑,在他的统领下将要去右北平走一遭了。用那位国师张中行的话说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呼延都从心底里是不屑于这些弯弯绕的,他信奉的只是硬弓、烈马、狼牙槊!管他前面遇到的是什么敌人呢,横扫千军那多痛快啊!

    “听说汉朝那位飞将军最近又镇守右北平了……如果这次能与他交手一搏,捎带着取了此人首级,倒还不虚此行!”

    千骑卷过武州塞外的旷野时,左贤王呼延都心底涌起的是烈焰豪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