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风雷布子 天地为棋
    古燕山郁郁苍苍,多陡峭山崖,纵横交错,形成了一条条天然的峡谷。元召与素汐此时身处的正是一条峡谷的山壁顶端。

    北地多干旱,尤其是自去冬至今,降水奇少。因此,虽是早春时节,却仍不见一丝绿意。到处都是干草枯树,灌木林丛。

    元召把一根宽布带系在了肋间,因为血又有些渗透出来了。探头看了看峡谷里的匈奴人,见谷口内外包围的严严实实的,却没有一点离去的迹象。

    几个千夫长正在指挥着挑选出勇猛的兵士,背弓执刀,然后分成了几队,在四处寻找着可以攀登的地方。

    看来匈奴人是要不死不休啊!元召检查了一下所带的箭弩,只剩了五六支在囊中,不禁皱起了眉头。

    如果只是单身的话,就算敌人有千军万马,他也不怕。即便是有伤在身,元召也有足够的把握可以利用山林地势逃出去。

    可是,现在带了素汐公主……他回头看了一眼在岩石下有些发抖的少女,惊吓、担忧、害怕,深宫长大从未经历如此惊涛骇浪,她现在除了一眼不眨的盯着面前唯一能给她安全的依靠外,脑际也尽是空白。

    &ot;难道今日要毙命于此吗?&ot;

    抛下她不管,自己逃命的念头只不过一闪而过,就被他彻底否定了。那样,无异于弃羔羊于狼群,他会余生难安!

    &ot;咔嚓&ot;一个响雷似乎在就在头顶炸响,素汐惊叫一声,抱紧了双臂,泪眼可怜,看着少年。

    风凛厉,雾低沉,茫茫黑云终于笼罩在了这边崖顶上空。

    忽然,山崖下,峡谷中,爆发出一阵鼓噪呐喊,然后是&ot;嗡嗡&ot;一片声向上直奔这边而来。

    元召心知不好 ,连忙伏身把素汐掩护在巨岩的最下面空间里。耳边只听得如同雨点般密集的叮叮咚咚之声击打在石壁岩间。

    雷,是春雷,雨,却是箭雨!

    匈奴人连着仰射了几轮,千万雕翎在崖顶乱飞。他们终究还是忌惮敌人的厉害,试图以箭雨奏功。此举不在伤敌,只是为了给几百攀岩而上的勇士们打个掩护。

    看着头顶的箭如飞蝗,巨岩后的元召只是抱着素汐,一动也没有动。他终究是人而不是神,以血肉之躯去抵挡万箭飞羽,那是胡说八道。

    虽然明知道敌人正在攻上来,他也没有办法去崖边阻击。

    &ot;大不了大杀一场,同归于尽罢了!自己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就此归去,也无所谓。&ot;

    他正在胡思乱想,忽然察觉怀中有异,低头看时,却正遇到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离他脸颊不过盈寸,睫毛犹自挂了泪珠,在怔怔的看着他。

    &ot;元哥儿,我们……就快要死了吧?只求你,无论如何,不要放开我,好吗?这个身子、这个身子……我只想清白的带着它离开这个世界……。&ot;

    少女声音婉转凄苦,梦里长安,年华璀璨,也许,从此再也没有机会回去看看了。

    元召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胸中痛楚,却似波澜翻滚!

    自己终究还是走错了路,仅凭个人武勇终归成不得什么大事。似如今,连怀中的弱女子也保护不了!

    似乎是看出他心中为了自己的难受,聪慧温柔的眉头动了动,一丝笑意掠过唇边,抱在元召脑后的手忽然就收紧了些,元召猝不及防,头低下时,少女柔软的樱唇已吻在他的唇边,如蜻蜓点水,一触即分,&ot;嘤咛&ot;一声,娇小的身子又缩回了他的臂弯间。

    &ot;呃……。&ot;元召有些错愕,又有些好笑,这还是那个端庄温婉的利安公主吗?难道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女孩子的胆子都会这么大起来了?

    &ot;除了你,只有这样子亲过娘亲呢……如果没有战争多好啊,我们可以一直生活在长安,那些日子……好怀念的。&ot;

    怀中有断断续续似是呢喃的细语,天上雷声隆隆,近在头顶。匈奴人快上来了吧?元召默默的把那把弯刀插在了脚边,胸中也有淡淡的怀念,雪亮的光芒刺痛人的心骨,一场生死相搏也许只在片刻后!

    素汐却仍旧继续在他怀中诉说着,也许她也意识到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说了。

    &ot;……都怪这些可恶的匈奴人,乱杀我们汉人,所以你和我才来到了这里。我恨他们,老天爷打雷,为什么不去劈他们啊……!&ot;

    天雷滚滚,似乎有一道闪电劈进了少年的脑中,他&ot;啊&ot;的大叫了一声!

    素汐被他吓了一跳,刚要问他怎么了,却见元召两眼放光的坐起身来,不由分说伸手就来解她的衣服。

    &ot;快点、快点!素汐,快脱下来……!&ot;

    少女的脸腾就红了。她虽是豆蔻初开,未经人事,但早已知男女之间,授受不亲!这登徒子……难道他竟在这时要趁机来欺负自己吗?!

    &ot;啪&ot;的一声轻响,元召脸上多了一个手印,少女虽然此时无力,但羞愤之下,打的还是有些疼的。

    &ot;你!素汐,干嘛打我啊?&ot;

    元召一手摸了摸脸,有些急躁,都快火烧眉毛了,这小妞还不快配合着点!

    素汐见他不但不知惭愧,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责问自己,这下子可真是由羞恼转为气愤了。

    &ot;你、你这色痞!算我看错了你!呜呜呜……。&ot;

    刚才还柔情蜜意,这会儿又指着他的鼻子气的浑身发抖,哭了起来。

    &ot;色痞?啊……这从何说起的!呃,素汐,抱歉抱歉,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只是想快点脱下你的衣服……哦,不对不对!那你自己快点把里面穿的那件背心脱下来给我。就是我在马车上给你的那件,有急用!快些啊……。&ot;

    看了看素汐被自己扯开的衣襟,里面露出贴身亵衣的粉嫩衣领来,还有小小的锁骨,起伏不定的胸口……元召连忙回过头去,暗骂自己急糊涂了,情急下忘了对方原是女儿身,活该被打一巴掌。

    听到元召结结巴巴的解释,再看到他急头赤脸的窘态,素汐羞恼中又藏了好笑,原来是自己错怪他了呀!

    只是他要那件背心干什么用呢?正要开口询问时,却见元召顾不得和她多说,伸手捡了几支匈奴人射上来的箭枝,手脚麻利的用刀把箭杆劈开,几下刮成了数根细薄的枝条状,然后把它们编制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

    又见他一把扯下来自己身上已经有些破碎的青袍,选了一块大些的布料撕下来,绷紧在那个扎成的框架上,仔细的把边角加以固定好。

    素汐满心疑惑,不明白在这紧要关头,他为什么专心的去做这些奇怪的东西。看到他打了赤膊在把雕翎箭的尾羽收集起来,肋间伤处血迹斑斑,不禁心中一酸,不敢再多看,连忙回过身来,轻轻解去外面的绿罗裙,把贴着亵衣而穿的那件薄薄的背心脱了下来。

    她本是大汉公主,自小锦衣玉食,宫女伺候,哪里受过今日这般种种苦楚!

    大半日的颠簸、逃亡、惊吓加上害羞,她此时早已乏累的不行。欲待重新穿上衣服时,只觉手脚乏力,浑身没有了一点力气,倚在石边,不禁悲从中来,泪珠滚滚而落。

    元召做好了一切,转身要来拿那件背心时,看到素汐的模样,暗自叹息了一声。走过来,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半依半抱,动作轻柔的帮她把衣裙穿上。

    天地雷鸣,劲风不止,山崖下的敌人暂时停止了射箭,想必是给进攻的那些匈奴死士留一个进攻的空间。

    远处群山浩荡,莽莽苍苍。在这一刻,素汐忘记了羞涩,忘记了害怕,任凭少年把衣服替自己穿好,痴痴盯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庞,心中平安喜乐,脑际只有一个念头环绕:&ot;能和他一起死在这高山之巅,也无憾了……。&ot;

    &ot;一会儿,抱紧了我,闭上眼睛不要动!&ot;

    元召一边把那件用金丝银线织就得背心拆开,一边低语,声音很温柔,如同哄着摇篮中的婴儿入睡,素汐使劲点了点头,听话的闭上了眼睛,有泪珠晶莹剔透从眼角滑落……。

    匈奴骑兵千夫长淳于虎也算是骁勇的骑将了,跟着左贤王征战多年,是地地道道的嫡系。左贤王呼延都身死,他们这一部骑兵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就算对手再厉害,上天入地今天也非要杀死他不可!只要能为左贤王报仇,即便把这八千骑兵全赔上也是值得的。

    这会儿,他亲自带队,领了五百敢死之士,背弓带刀,沿着陡峭的崖壁慢慢的爬了上来。

    他挑选的都是军中身手敏捷,胆大心细之辈,绕是如此,还是有几十个在攀爬的过程中不慎跌落了下去,死于非命。

    不过,大部分人在他的带领下,终于还是接近了悬崖的顶端。谷底几千名仰射做掩护的弓箭手停止了射箭,在雷鸣电闪中,复仇者们纷纷翻身涌上了崖顶。

    知道对手很强,也许还会死很多人,但已经到了这里,谁还会怕死呢?

    淳于虎大喝一声,几百把弯刀同时出鞘,列开冲锋阵型,他当先在前,慢慢的向崖边巨岩的方向逼近过去。

    从他们爬上来的地方,离敌人有可能藏身的巨岩也就是隔了三四十步的距离。从他们紧张而又警惕的眼中看过去时,忽然发觉那边情形有些诡异。

    没有看到人的踪影,只有那个少年所穿的一件破碎青袍抛在地上,那把自家王爷被夺去的弯刀就高高插在岩缝里,似乎有一根闪亮亮的丝线系在刀柄间,遥遥地飘向了云端,隔得有些远,却看不清楚那是什么。

    头顶的雷声这时越发响了起来,偶尔有闪电的光芒劈过,似乎离的崖顶很近。但这些都是勇敢的匈奴汉子,在草原上面对凶残的狼群都不会变色,打几个雷又算的了什么!打雷下雨,只是长生天的寻常。就算这会儿天上下刀子,恐怕也不会让这些充满仇恨的眼睛眨上一眨。

    谷中有几千人马弯弓搭箭严密盯着呢,就算是一只鸟也飞不出去。那个人带了汉朝公主一定还在这上面,跑不了他们!还是先把王爷的佩刀取回来吧,烈魂遗物,岂能任它流落在这荒山中呢!

    淳于虎打个手势,一边示意几百名匈奴刀手继续去搜寻四周乱石后是否藏匿有人,一边与几十个亲随跃上那块巨岩,伸手就要去拔那把染了左贤王鲜血的战刀。

    &ot;你们就要死了……为什么不好好待在草原上呢!&ot;

    有淡淡的话语在不远处响起,伴随着轰隆隆的雷鸣,似乎是来自天际!

    所有人心中吃惊,急忙回头去看时,只见三百多步之外,一道身影从山崖的另一边翻身而上 ,落在当地,峙如山岳,凝如柏松,在冷冷的看着他们。

    少年身后远方,燕山深处,风动如江海,龙吟虎啸,巨大的磅礴气机似乎牵引了天地,万丈光华闪过后,有巨雷如柱击中了半边山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