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命如蝼蚁 生死有期
    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有许多在当时人看来无法理解的特别现象,神秘而令人畏惧,因而被称为神迹。

    这年春天的马邑之围作为一个标记,标志着汉匈两国作为敌国的正式开始。撕去了那层遮遮掩掩的和平面纱,从此后就只有了战争,胜者威震天下,败者,也许就此亡国灭种!

    马邑之围,十万匈奴大军劳师远征,无功而返。而汉军三十余万,筹划百日,耗费钱粮无数,五路大军,也未建寸功。

    唯有那日燕山的一场大火,却留在了许多人的记忆中,无论是对手还是同袍,无论是汉人还是匈奴人,无论是爱与恨,也无论是诅咒还是崇拜,都把一个人的名字牢牢的记在了心中。

    《大汉帝国史?元公世家》谋略篇里,更是对这一段元公故事做了浓墨重彩的描述。

    “……时元公以少年之姿,单骑冲阵,刀斩左贤王,携利安公主于万军之中逸去。匈奴怒,铁骑追至燕山峡谷,围而不去,元公被箭负伤,匈奴死士攻甚急,事危!天近暮,黑云压顶,雷电风鸣,元公引天雷烈火以击之。有灵蛇伴舞,巨雷如柱,倾半座山峰,覆谷口,烈焰随之,谷中六千虏骑灰飞烟灭矣!余众肝胆皆裂,豕突狼奔而去。大火竟夜难熄,百里可见,单于北逃,遥望之,大恚恨,惊叹汉家竟有如此人物相助!自此,闻元公大名,匈奴多惧之,私下谓之‘神侯‘……”。

    那场燕山大火,不仅单于羿稚邪看到了,雁门关守将看到了,在百里之内设伏的五路大军也都看到了。

    然而此时雁门关守将刘恭友和冯德已经顾不得理会那边发生什么,因为眼皮子底下的火已经够他们焦头烂额的了。

    雁门关附近的十余处边屯,已经被泄愤的匈奴骑兵夷为平地,没有人能逃的脱他们的铁蹄。房屋燃烧的熊熊火光,如同匈奴人的愤怒,面前的一切都要烧光,杀光!

    几万只火箭被射进了城内,几条临近的街巷也被烧着了,内外交迫,风火连城!

    所有的守军都上了城墙,严密的防守着,谨防敌人趁乱攻城。好在匈奴人顾忌会有追兵赶上来,已经来不及进攻了。在把满腔的怒火洒满这片边界的土地之后,大队人马终于北撤。

    而等到汉军终于确定了匈奴单于的踪迹,其余四路军主将得到王恢的传信后,会商决定,伏兵尽出大举追来时,匈奴人早已遁入草原不见了影子。

    功败垂成、功亏一篑!这样的结果,令所有人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身为带兵的将领,都明白,接下来会有怎样严重的后果。以单于羿稚邪那样的枭雄人物,平白受此折辱,岂会善罢甘休!

    接下来,他完全可以正大光明的来汉地侵略不休了。北疆边境永无宁日矣!

    而且,当今天子雄心勃勃亲自策划的“射天狼”如此潦草结尾,狼狈收场,对他威望的打击是巨大的。

    帝王之心的自尊会接受如此的失败吗?想必,接下来朝中又会有一番腥风血雨了吧!

    追逐匈奴人未果的五路大军汇合后,停驻在了雁门关内外,静静等待着来自皇帝的命令,等待着接下来的命运与去留。

    第二天天光大亮,当一切映入眼帘,匈奴人报复的后果触目惊心!十几个村屯的人,无论老幼,杀戮殆尽。惨状令人气血翻腾,然而这才是刚刚开始而已。在接下来的两三年之内,类似的情况将不断的上演。

    在对军情忧心忡忡之余,老将军李广更是焦急的等待着来自另一个方向的消息。城头之上,他已是数次上来观望,可是燕山那边风烟浩渺处,仍旧未见有人归来。

    昨日卫青等人是赶在报信飞骑的前面到得西山谷附近的。见到李广以后,把此前的情况迅速报告一遍,焦急得请求赶快派兵去接应元召,救回公主。

    李广大惊,这才知道计划失败,匈奴北撤。那还在这儿埋伏个什么劲儿啊!

    当下已经来不及详细询问,他一面令全军准备追击,另一面单独拨出五千精骑,命副将张晋率领,火速随同卫青等人,先行北上去接应支援。

    这一来一回,就接近两三个时辰,元召和公主现在怎么样了呢?

    长安来的人,没有人留下来休息,三百多人换过了马匹,又继续随着大队返回了。

    卫青、曹襄、谢九、崔弘、苏建……所有人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坚定的念头:没事的,他们会没事的!凭着那份刀斩左贤王的本事,小侯爷一定可以平安脱身的。

    可是,顶着北风雷鸣,纵马驰骋,一直到他们从匈奴人手中逃脱的地方,一路上并没有见到任何人的踪影,只有无数马蹄践踏的痕迹。

    就在所有人心头沉甸甸,有了许多不好预想的时候,雷声大作中,忽然感受到了东南方向大地传来的震动轰鸣!

    战马都有些受惊,在不安的嘶鸣。众人面面相觑,不明白那个方向发生了什么变故。

    “快看!有火光起来了!”眼尖的崔弘立在马上,大声叫了起来。

    “难道是小侯爷……快!全军转向,立即去那边看个究竟。”

    喝令声中,焦急心切的崔弘早已一马当先,五千余骑纷纷跟上,疾驰而去……。

    峡谷中的大火,烧了整整一夜。崖顶上的少女睡得并不踏实,朦胧中似乎总是听得有惨叫声从下面传来。

    然而,每当她睁开眼睛,看到那个盘膝而坐在火堆旁的身影时,心中就又安宁了许多。

    少年的身量还未长成,其实并不高。火光掩映中,投射出的影子却很宽阔,仿佛一层巨大的保护膜,把她严严实实的包裹在了里面。

    素汐忍不住伸出手,穿过虚无,抓住他衣襟的一角,近在咫尺,触手可及!这样的感觉让她心底无比踏实。

    “千里之外,群山之中,自己竟然会在这样的地方,和他共同过夜。好奇怪呀!这是在长安那座宫城里,从来没有想到过的梦境吗?如果是这样子的陪伴……那么黑夜再长一点儿也没关系了。”

    她半眯着眼睛,看着跳跃的火花和闭目养神的少年,困意再度涌上来时,嘴角带着满足的笑靥,终于又渐渐睡去了。

    元召没有发觉身后少女的小动作和微妙心思。他在静静的调匀气息,修养身体。

    这次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遇到的真正危险,也是第一次身体受伤。按理说,那么重的箭伤对身体的损害应该是很大的。可是他刚才检查时,有些奇怪,短短几个时辰的功夫,两处伤口不但早已止住了血,而且已经慢慢的结了痂。照这样恢复的话,大不了也就四五天,伤口就会完全好了。

    “有些神奇啊……呵呵!这难道也是时空穿越带来的福利吗?”

    听到少女轻微的翻身,他回头看了一眼,见她睡的正香,又把火添旺了一些。崖顶上除了有许多干枯的藤蔓之外,还有大量匈奴人射上来的羽箭,此时倒正好当做烤火之物。

    风雷在前半夜早已隐去,盖顶乌云也不见了踪影。此时苍穹深墨,满天繁星,倒是一副山间好景色。

    “这么大的火,想必下面谷中的匈奴人,早已经都烧没了吧?等到天亮应该可以大摇大摆的安全离去了……。”

    如此想着,双手抱于臂间,他也渐渐合上了眼睛。

    当晨曦驱赶了黑暗,烧尽了一切的火势渐渐熄灭,余烟缭绕中,元召跃上山崖边缘的岩石,就看到了谷口处熟悉的汉军旗帜。

    搜寻了一夜未果的五千汉军骑兵,在峡谷口外发现了几十具匈奴骑兵的尸体,这些都是被最先滚塌下来的岩石砸死的。

    然后,在崔弘带领下,当几十名军中高手小心的从外缘攀上堵塞了谷口的碎岩,强忍着热浪的烘烤,眼前所见的情形,令这些心肠刚硬的厮杀汉也浑身震颤不已!

    触目所及,尽是黑灰,眼中所见,皆为白骨。此非朗朗人间,乃是焚火地狱!

    烧的乌黑的刀箭兵器,成堆的骨骸,有些已经分不清是人的骨头,还是马的骨头,峡谷底,山石后、半山壁间……到处都是,蜷缩着的,向上攀缘着的、跪地祈祷着的,保持着什么形状的都有,可见临死前的挣扎惨烈。

    六千匈奴骑兵的骸骨铺满了整座峡谷,仿佛这儿本来就是一座天造地设的天然坟场,只是等着他们宿命中的到来。

    一片静默,没有人说话。在下面等待消息的大队人马,大约也猜到了里面的情形。既使是生死仇敌,不共戴天的对手,面对如此惨状,也只剩了唏嘘和悲凉。

    有低沉的笛音从高处传来,音调很清澈,带了肃穆宁静,也带了慈悲与宽怀。伴随着高山松柏的涛声,旭日东升,阳光洒满大地,空气中似乎有许多痛苦的魂魄就此得到了解脱,在缓缓的逝去……。

    听到动静,所有人抬起头看时,但见朝阳初升,万丈光芒,正穿透此间群山的苍茫密林,投射在山崖高处那少年的身上,他赤了胳膊,横挽一支短笛在嘴边。看不清脸色,光线折射以后,在他周身形成了一个金色的轮廓,光华灿烂,宛如传说中的上古神祇来到凡间!

    无论是早就跟他熟识的卫青崔弘等人,还是随副将张晋而来的五千汉家骑兵,在此刻,不约而同心中涌起的竟是同一个念头:天降斯人,佑我大汉!

    身后不远处,被笛音惊醒后的素汐公主悄悄的探出半个小脑袋,有些痴痴的盯着那个背影,心中所想,无人得知……。

    回去的路上,景物依旧,心情已经大不同。

    副将张晋在安全的找到元召与利安公主后,立即派飞骑报知了身在雁门关的李广。老将传信,命令他马上率本部精骑护送公主回转右北平。因此,这五千人马不停蹄,又踏上了归途。

    这次驾车的换成了崔弘,他驭马很稳,生怕有一点颠簸,再碰到了师父的伤口。元召则懒洋洋的倚在车辕一侧,有一搭无一搭的回答着车厢里那位化身好奇宝宝的公主提问。

    “……你到底说不说实话啊!你是念了什么咒语才把天雷引下来的嘛?”

    “早就告诉你了啊!咒语就是你对我说的那句话喽,呵呵!”

    “人家怎么不记得了呀?就会骗人,哼!再不说不理你了啊……。”

    “你不是要老天爷打雷劈那些匈奴坏人的吗,所以呢,我就把你的话附在风筝上,捎给他听咯!一定是看你这么漂亮的小公主,不忍心拒绝呀,就咔咔咔!匈奴人就完蛋了……哈哈!”

    “油嘴滑舌!这么小年纪就……不理你了啦!”

    少女的脑袋缩进了车厢内,有些害羞又有些甜蜜,原来,他也认为自己漂亮吗?

    一边驾车的崔弘对小师父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原来小侯爷泡妞也这么厉害?真是能者无所不能啊!

    他轻轻的挥了挥鞭子,马车飞驰起来,蹄声飒沓,旌旗半卷,斜阳古道,此处尽是汉家江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