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山河如旧 袖里乾坤
    山河如旧,人生易老,英雄戎甲沙场征尘,转眼间,多少生死成灰烬。一杯离别酒,从此天涯故人。马蹄声中,大漠黄昏,朔风送君千万里。此去后,且看我纵横天地,手掌乾坤!

    几天之后,北上参战的几路汉军陆续从前线撤回,经过右北平回转中原各处驻地。这次行动,朝廷无功无赏,就此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右北平城外,利安公主的车驾也要回长安了。

    和亲任务取消,接到皇帝诏令后,所有人都为这位美丽勇敢的小公主感到高兴。大汉终于结束了与匈奴媾和的历史,从此后,沙场只绽放男儿血,何必沾染女儿愁!

    老将李广没有回长安,他终于卸去了未央宫卫尉的职务,以骁骑将军领右北平太守的身份镇守北疆,以防匈奴。

    南门外,春光已铺满北国大地,陌上草色渐渐泛出绿意,短短半月,节气已与来时不同。

    送别的人把杯中酒喝干,多余的话已不必多言。鬓染微霜的将军打个手势,部下捧过一个包裹,他接过来递给春风中微笑的少年。

    “别的东西料想也入不了你的眼,这是前几日在西山猎得一只猛虎,这领毛皮给你留了下来,带回长安,也算是老夫的一点心意吧。”

    元召没有推辞,接在手中,抖开看时,却是一张完整的斑斓虎皮,想来这只兽中之王必定是被老将神箭贯目而亡的,所以才得皮毛无伤。

    “小子何德何能,得老将军如此厚爱,三生有幸!”元召从心底对这位当世无双的名将是很敬重的。

    “好了!小子,少来这些无用的废话。只要好好的记着,以后做事不要再那么莽撞就好了。”

    殷殷之意,语重心长,李广视他已是如同子侄。

    元召嘿嘿笑了几声,他当然知道此话是所指何事。

    那日在北城外,元召为救聂壹,一怒之下把张汤及廷尉府一干人打了个人仰马翻,等到那位廷尉大人被手下们从马车底拽出来时,长乐侯早已救了人扬长而去了。

    官服不整鼻青脸肿的张汤看了看一地横躺的属下,又瞅了瞅压抑着兴奋袖手旁观的几千边军,气的浑身颤抖暗地咬牙,等着吧!元召……还有你们这些混蛋。这笔账,回到长安面君之后,会慢慢跟你们算的,一个都别想饶过!

    怀着巨大的仇恨,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亏的张汤没有在右北平停留,甚至连公主都没有去拜见,就率众连夜启程回长安了。

    随后赶回来的李广得知消息,已经没有办法去挽救了。看着部下们说起这件事时幸灾乐祸大为解恨的样子,他没有惩罚一个人。话说那帮酷吏他也早已不爽很久了,元召这小子做的这么干脆,倒是正合他的脾胃。这就是政客与将军的区别了。

    当然表面上还是要好好敲打他的,否则,年少轻狂,以后不一定惹下多大的娄子呢!

    “你小小年纪,就文韬武略,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只是人心险恶,回到长安后,更是要处处小心,那些朝堂上的家伙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切不可再任意妄为了。”

    见元召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李广忍不住又唠叨了几句。他虽然光明磊落没有什么心机,但宿卫宫中这些年,什么样的阴谋诡计没有听说过呢!

    元召见他眼中含了担忧的神色,知道他终究是不放心自己抗命廷尉之事。不忍心他心中牵挂,遂悄悄凑近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什么?你是故意的!这……。”

    老将刚开始听到他说有些吃惊,待到听完,心中略一思量,眉头终于渐渐舒展开来。

    “嘿嘿,老将军不必为我担心的了,小子自然是心中有数的。倒是北疆从此多事,匈奴人接下来的侵袭必定是日益频繁,自己要多多保重才是。”

    李广心中暗自赞叹,此子不仅勇武非常人,胸中政治谋略竟然也能想的如此严谨深远,真是天赋奇才啊!假以时日, 必定是国之栋梁。

    “原来你心中早有算计,倒是白替你小子着急了一场。此一去,你的舞台必将更加辽阔,好好施展你的本事去吧。呵呵!至于老夫嘛,却无需担心,已经与匈奴人打了大半辈子仗了,生死早已不放在心上。大不了也就是血洒疆场马革裹尸而已,那却正是一个将军的好归宿呢……。”

    话语豪迈苍凉,亦如这燕赵大地,百年风骨。

    随扈着公主车驾,三百多骑离开右北平,逶迤南下,逐渐远行,来的时候是多少人,归去还是多少人。只不过归途中,与来时的无精打采不同,经过了这一番洗礼,怎么说也算是真正上过战场的人了,见识过了真正的匈奴铁骑,在千军万马之前都没有退缩过,因此大家兴致高涨。

    “哎!柳皓,那天我看到你在匈奴人面前腿都打哆嗦了啊,哈哈,不会是吓尿裤子了吧?”

    “靠!你还说我呢,我看到你有好几次都想打马逃跑了。再说了,我那不是怕,只是紧张!”

    “是吗?不过我看你们都不咋的!那个谁,就说你呢,躲什么躲?公孙戎奴,你说你当时站在小侯爷身后,你抖什么抖!有小侯爷在前面你还怕?”

    “什么啊!我更不是怕,那是激动的好不好!小侯爷就在我眼前,还根本没看清他的动作呢,那匈奴百夫长耳朵舌头都没了,就躺那儿杀猪一样的叫了。当时我眼睛可是睁得溜圆,愣是没看到他怎么做到的。”

    “哈哈!曹襄,你少说别人了,我看你才是真怕了吧?当时在城墙上你的脸色可是煞白煞白的。”

    没想到一直在眉飞色舞的奚落别人的曹襄听到这句话,竟然认真的点了点头,神色郑重起来。

    “是啊,当时……心里是真的有些惧意了。在城墙上,第一次看到匈奴铁骑万马奔腾的威势,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羽林军众人有稍微的沉默,其实这也是他们所有人当时内心的真实。

    “不过,后来就没有那么怕了!”这位英俊的曹家千里驹,眼中有隐藏的光芒。

    “嗯,自从小侯爷三箭逼退八千匈奴骑兵后,我也再没有害怕过!”

    接过话头的是张骞。虽然曹襄也是位侯爷,但此处的小侯爷说的是谁,大家当然都知道。

    “但是,还是有些可惜的,我们都没有亲手杀死一个匈奴人呢!倒是骁骑营的那帮家伙,好像是每人射杀了几个。”曹襄一脸惋惜的样子。

    “嗨!别说那帮家伙了,你们回头看看,这几天神气成什么样了?不就是仗着他们手中有九臂连环弩嘛!小气的想借来看看都不给。哼!要是那宝贝在我们哥儿们手里,保证比他们杀匈奴人杀的还干脆利索!头儿,你快想想办法,怎么去小侯爷那儿讨几把来,我们也神气神气!”

    曹襄听到部下们这么说,心里又痒痒起来,自从见识过那劲弩的威力之后,他早就想跟元召要几把过来了。只是上次提起来时,元召却跟他说,这次来就只是带了那十几把,是为了实验一下实战效果的。回去再改进一下,就可以报朝廷批准,大批制作装备军队了,到时候,肯定落不下你们羽林军的份。

    如果到时候这种弩箭成为了大汉军中的利器,那整个作战能力可就提高了一大截啊!以后骑兵装备上连环劲弩作战,沙场扬威,必将大放异彩!

    想到这儿他心中火热。看形势,汉匈两国大规模战争即将全面开始,建功立业彪炳青史,正在此时!看来回去以后,一定要想办法脱离羽林军转入大汉骑兵队伍中了。

    缓慢南行的这支三百余人的队伍里,与曹襄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很多人。此时他们虽然并不知道自己以后的命运和前程,但这趟北疆之行,确实改变了许多人的一生。

    在多年以后,有史官做过统计,在波澜壮阔的近十年汉匈战争,以及同时期平定周围四夷的历次战斗中,共有四五十位将军独自领兵作战,立下赫赫功勋。更有因功封关内侯至万户侯不等者二十余人。而他们全部都出自跟随长乐侯元召第一次北疆之行的这支队伍里!

    勇敢和力量是一种磁场,你敬慕什么样的人,就会不自觉地追随他的方向。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元召此时却无暇理会他们这些人的想法。队伍里除了利安公主的马车之外,后面还多了一辆马车,在里面躺着养伤的是聂壹,而驾驶马车的那个神采飞扬的小伙子,不是别人,正是已经脱去军服的关喜。

    关喜终于得偿所愿,元召临行之际在李广面前提过一句后,老将心里巴不得派这些年轻后辈跟着他多学点本事呢,大手一挥,哈哈大笑着就批准了他的请求。

    关喜一路上心情大爽,自告奋勇做了聂壹的车夫,驾驭着马车又快又稳,元召在车厢里给聂壹换药,一点都感觉不到颠簸。

    聂壹伤的很重,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被严刑逼供了。廷尉府的那帮家伙都是折磨人的好手,一夜的功夫就让这微胖的中年男子差点去了半条命。

    “元哥儿,无需担心的,我的身体硬朗的很,这点伤还不妨事。呵呵!”

    胖人的心胸总是很开朗,虽然那些伤口火辣辣的疼,心中也有对朝廷的灰心与失望,但他不会在少年面前表现出来,因为,他为自己做的已经够多了。

    经受住了匈奴人刀剑死亡的威胁,也咬牙硬抗过了大汉酷吏的残酷折磨,这个心志坚定的聂族后人,面对眼前的少年,心中便只剩了感激与温情。

    “元哥儿啊,再有两天我们就回到长安了,廷尉府那边真的会没事了吗?皇帝会不会迁怒与你啊?你可要想明白了,进了长安,一旦有变,可就追悔莫及了!”

    虽然元召已经让他宽心,说那件事不会招来祸事,但经过王恢之死和自己被诬陷逼供的教训,他已经对皇帝和朝廷的反复无义产生了深深的失望。自己死不足惜,但如果连累到小侯爷,他会不惜代价,以命相搏!

    “聂叔,不要再多想了,好好安心养伤就行。我说没事就一定不会有事的了。什么时候做事让你失望过呢?呵呵!”

    聂壹宽慰的点点头,露出笑容,小侯爷说的没错,他从未让人失望!

    “既然你还叫我一声聂叔,那我最后再提醒一句,别嫌唠叨啊,元哥儿,眼见你的影响力一天比一天大起来了,该是建立一支属于自己力量的时候了,要记住,皇家的宠信啊,大臣们的交好啊,这些世间所有的政治利益堆垒起来的关系都是靠不住的,关键时候能依靠保命的,还是握在自己手中的嫡系力量啊!”

    走南闯北饱经沧桑的中年男子眼中露出精光,看着对面他早已视作亲人的少年,推心置腹的说出了惊心动魄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