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鱼与熊掌 亦可兼得
    身为天下至尊的皇帝陛下微服出行,这样的事,对于看过后世无数类似戏码的元召来说,一点都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尤其是像刘彻这样精力过于充沛的主儿,他要是不到处乱蹦跶,那反而不正常了!

    在他看来,皇帝这个差事,就不是人干的活。整天看不完的奏章,听不完的臣子们唠叨 ,还要防备着这个谋反,那个篡位的。高高在上,称孤道寡,与人间感情隔离,一点自由的乐趣也没有。回到后宫还要应付一群女人争风吃醋,宫斗心机……。

    即便是拼了老命忘我的去好好干,也总有些史官会抓住小辫子,记载下来,讽刺谩骂,载之史册,以史笔无情自居。而那些撂挑子耍横、追求自我享受、不好好干的皇帝,呵呵,就更是千夫所指,遗臭万年了!

    所以,当看到得意洋洋的大汉皇帝陛下,以突然出现的姿态站在自家封地里的时候,元召一点都没有感到惊讶。

    这样多好!政务之余,心情烦闷了,就领着人来次郊游,放松一下。总比整天窝在未央宫里好啊,在那儿,这位精力旺盛的皇帝,估计除了与妃嫔们造人,就只剩了寻仙问道、炼制仙丹了!

    最近这段时间,专程来长乐塬拜访这位小侯爷的贵人们多了去了,所以他们这一行人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都是匝巾箭袖的劲装打扮,马上挂满了猎物,看上去只不过就是一群走马逐猎的长安子弟。

    长乐塬,刘彻以前去皇家上林苑的时候,也曾经从此地经过,但并没有给他留下过什么印象,不过就是一片地势较高的荒原而已。

    但今日他在元召的陪同下,站在高处放眼四顾时,心中却大为吃惊。不到一年的时间,这里已是天翻地覆,今非昔比。

    但见北边向阳之处,一排排规划有秩的木质房屋,与所有别处的不同,却都是奇怪的人字尖顶形状,上面以南山红茅草和泥铺就。刘彻好奇的问过元召后,才知道这种构造的房屋住在里面可以冬暖夏凉,大有益处。

    而高原的西面和西南部分,是一片一片划分开的区域。错落有致,却都是些略微低矮而宽阔的木板大通房,居元召说,那是生产区。

    南面则在此前不久刚刚开凿了一个巨大的湖泊,把长乐塬南端汹涌东流的渭河水引了进来,并且先暂时建了一个简陋的码头。

    有这么好的天然条件不加以利用,对元召来说,那简直就是浪费。其实他是有许多构想的,在他的计划中,这条河将来会有很大的用处。但以现在的条件,那些想法当然还无法实现,只能先当做一条运输水道来用了。

    蜀中卓家的冶炼场所就建在水边,卓逊老爷子对元召的支持是不遗余力的。为了自己小儿子卓羽的未来,当然也为了让卓家在自己手上发展成为真正的百年大族,他不惜抽调了二十余名手艺精湛的冶炼师,来长乐塬听候小侯爷指派。这几乎是把卓家一半的技术骨干交给了自己,这份情谊,元召记在了心里。

    在东北方向的那片地势较高的地方,就是那八百骁骑营精锐的地盘了。现在当然不再住在帐篷里,他们有了自己的营房,开辟出了一个宽阔的校场,修建了高高的瞭望塔台,有执勤哨卫在上面守护,可以俯瞰长乐塬的远近异常,以备警戒。

    刘彻四处观望良久,不由得心中感叹,眼前这小子真是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只不过短暂时日,就把他当初给自己展示的那副蓝图,建出了大体的轮廓,心中不由得对这里将来会出现的奇迹越发期待起来。

    “朕饿了,早就听琚儿说过你做的一手好菜,今日就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去做来,给朕尝尝,看看究竟如何。”

    皇帝懒洋洋的躺在议事厅那张宽大木质长椅上,感觉很舒服。从半夜出城,一直溜达到现在,他的兴奋劲儿也过去了大半,这时有些迷糊上来,不一会儿,就朦朦胧胧睡过去了。

    啊?还要在这儿吃饭啊?元召刚要再问问这位皇帝陛下想吃点什么口味的,却见他闭上眼睛不再搭理,只得跟随侍的那位宠臣韩嫣悄悄商议一番,然后留下韩嫣与司马相如在此侯驾,他才退了出来去准备食材。

    皇帝在未央宫之外坐卧如此随便,大概除了在他亲姐姐平阳公主家里之外,就只有在这儿了。韩嫣与司马相如对视一眼,心中想法虽然各不相同,但有一点却是共识,天子对小侯爷的信任,真是无人可及了!

    这两个人,一个是皇帝宠信日久的心腹,一个是新进被欣赏的翰林侍读,可以说都算是天子近臣了。但眼前情景,却让他们明白一件事,与长乐侯元召在皇帝心中的分量比起来,自己还是远远不如的。

    皇帝可以休息,跟来的那五十名宫中护卫却是懈怠不得,名叫连生的头领是个精明强悍的中年汉子,当下分派人手守住议事厅的四周,然后还不放心,又把警戒的明哨暗哨放出很远去,自己则按剑持弓守在门口,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闻讯赶来的卫青更是紧张,他自然是知道这一行人身份,不敢大意,连忙调动了骁骑营全部出动,把进出长乐塬的各个关口都封锁了起来。

    元召见他们如此,却是暗自好笑。他现在身负异能,方圆几百米内,鸟飞蝶舞,风吹草动,潜意识中都能立即有所察觉。如果说这世上还能有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来刺王杀驾,那是绝无可能成功的事。

    当下不去管他们,自去准备食材。回身时,看到老书生一脸迷惑欲言又止的模样,觉得不必瞒他,遂做了个调皮的表情,竖起大拇指朝天上指了指。主父偃脸上变色,心中大惊。

    他远远的看到那据称是平阳侯之人的模样,早就觉得此人气宇非凡,龙姿凤表,非寻常人可比,再看到他对待元召的态度,心中已然有了几分猜测。

    果然不出所料,原来这就是当今天子?竟然微服至此巡视,小侯爷的面子可真是够大的啊!

    元召唤过崔弘与小冰儿来帮忙,卓羽和关喜也在旁边打下手,经过了几个月的相处,他们这几个人倒是交往的不错。

    肉自然是要新鲜的,侍卫们打来的野味却正好,选了几只鹿、狍子、黄羊之类的洗剥干净,用刀子割下肥嫩的部分待用。

    听到小冰儿的惊叫,却是在猎物堆中发现了有大家伙,不知道是被谁杀死的一只灰熊。看模样也就是刚生长到三四岁,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够放过,肥嫩的熊掌正是人间美味啊!

    此时渭河汛期将至,河中的鱼类甚是丰富。崔弘早已飞马去打了十几条鲤鱼回来,小冰儿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小师父又要做那种好吃的鱼了啊!耶!太好了,今天又可以一饱口福了呢。

    原来元召上次给他们做过一次,大家吃的是赞不绝口,意犹未尽。只是这种做法需要糖,那种东西当下来说太珍贵了,元召也只是用记得的方法熬出来了一点点而已,自然不舍的都拿来浪费了。

    不过,今天他把小罐子中的那点都倒了出来,因为,要派一个大用场了!

    议事厅前面是一片空旷的草地,几棵巨大树冠的芙蓉树,花开正好。左侧是一丛丛挺拔修竹,形成了竹林,清风阵阵,爽逸非凡。

    野味,自然是用来烧烤的。架子就搭在树底的阴凉地里,几个年轻人在兴奋的忙碌着,切肉、生火、分类烧烤,忙的不亦乐乎。

    主父偃依然是泡了一壶茶,在旁边的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见元召一丝不苟的把几只割下来的硕大熊掌清理干净,然后放进旁边的锅里,以松木做燃薪,熊熊火苗开始舔着灶间蒸煮起来。

    “昔日春秋时,楚成王最好食用此物,称为人间极品!一生杀熊无数,就为了享用这口舌之欲尔。可是后来,这位君王被长子商臣逼迫而亡,临死前,看着锅釜间翻滚的熊掌,欲再吃一口才甘心。小侯爷,可知道后来如何了?&039;”

    元召抬起头,看到老书生历经沧桑的眼中似乎包涵了深意,不禁摇了摇头,他却是没有听过这个典故。

    “呵呵!那楚成王用哀求的语气对其子说‘俟其熟而食之,虽死不恨!&039;可是商臣不耐的说‘熊掌硬,难熟!&039;硬生生的把这位春秋君王给逼死了,父子一场,却连这么点功夫也不相容啊!”

    “啊?老偃,你不会是心里极想吃,怕我待会儿不分给你,所以才先给小子来个比喻的吧!哈哈!”

    崔弘等人本来听到主父偃说故事,都在竖起耳朵听着呢,没想到元召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当时都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老书生一口茶喷出来,把胸前衣襟都打湿了,一手指着元召,胡子都气得翘了起来:“你、你、你……岂有此理!老夫岂是那等馋嘴之人,哼哼!”

    一番笑闹,气氛融洽。待的主父偃重新坐下。元召抓起一条鲤鱼,用小刀细细的刮去鳞片,收拾干净鱼腹中物。才抬头认真的看了他一眼。

    “口腹之欲,甘味美食,有人曾为之亡国殒身。但依小子想来,为什么不可以借此等物来兴旺家族,丰盈天下呢?”

    说到这里,他稍微的顿了顿,并没有就此详说,而是引用了孟儒的一句话回复了主父偃。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鱼而取熊掌者也!世间纷扰,欲海生波,事到临头生死之间时,小子自然知道取舍的轻重,但只要方法得当,也未尝不可以兼得呢!却要多谢先生提醒。”

    主父偃却什么都没有再多说,眼中露出欣慰的神色,手中凉透的一杯茶一饮而尽,只觉清心凉爽,大赞一声“好茶!哈哈哈……。”

    倦怠的皇帝陛下终于醒来了,他是被腹中的饿意与闻到的香气唤醒的。

    推开木厅的门出来时,眼前绿草如茵,清风徐来。树荫下,一桌丰盛的美味已经在等待着他的品尝。

    心中食欲大振的刘彻快步走向前来时,却没有预想到,即将开始的帝国战争的引子,已经悄悄隐藏在了某道美味的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