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酒中豪气 掌上云烟
    无论是在前生还是今世,元召都是一个超级喜欢吃鱼的人。据他所知,这个时代,闻名遐迩的美食之鱼,有江淮的鳜鱼,有黄河鲤鱼,有东齐海鱼,有大江鲈鱼……等等。

    好吃的鱼还是不少的,但流传的做法却是比较简单,只不过就是或蒸或煮而已。元召曾经在宫中吃过几次赐宴,即便是未央宫中的御厨,也没见做出什么别的花样来。

    但今天元召为刘彻准备的菜品有些不同,他花了一点小小的心思。

    烤的八分熟的新鲜鹿肉,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这是用元召自己配置的酱料腌制过的,刘彻也曾经令御厨们做过几次,却总是感觉吃不出这种味道。

    熊掌就更不必说了,只看色泽就知道咬到嘴里是什么滋味了。小碟子里搭配了几样凉拌的青绿野菜,炎热天气里,看上去非常赏心悦目,口舌生津。

    而最令刘彻眼睛放光的是放在几案当中的那两道鱼,却与自己从前吃过的都不同。

    那个长方形的食盘中盛放着的是一条全须全尾的大鲤鱼。通体焦黄,金鳞赤尾,肥嫩鲜美,香气蒸腾,令人垂涎。

    而另一边的平碟中,却是条被周身清除干净,只余片成薄薄鱼片的鱼儿,另有小碟儿预备了酱汁待用。

    见到眼前色香味俱全的如此美味,皇帝陛下很不雅观的咽了一口馋涎,舔了舔嘴唇,一把推开在跟前急着要用银针试菜的内宠韩嫣,别的先不去管,先夹了一筷子鱼肉放嘴里,只觉舌尖嫩滑,鲜香味美,酸甜爽口,回味之际,不由得心中大悦。

    “这是什么做法?小子,你从何处学来的,这样做鱼……嗯嗯,此前却从未吃过。来,陪着一起吃,详细说说。”

    刘彻很满意,一边示意元召坐下来,一边手却不停,半片鱼眨眼就入了肚。

    元召谢了恩,这才在对面坐下来。虽然心中不耐这些繁琐,却是礼不可废。天子赐座,同案而食,这是多大的荣耀啊!朝臣中有此待遇者也寥寥无几,要不在脸上做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还想不想混了!

    “陛下,这道菜的名字就叫做‘糖醋鲤鱼&039;,这种做法自然是小子自己琢磨出来的了。鱼嘛,就是渭河中的普通鲤鱼,只不过小子添加了些特殊的食材而已。呵呵!”

    “果然不错!都用的是何种食材,待会儿详细的写下来,那个……韩嫣!走的时候别忘了带回去啊。哈哈!”

    被冷落在一边心存幽怨的年轻内宠,连忙上前躬身答应,脸上又重新焕发喜悦。元召暗自鄙夷,什么好东西都想收到未央宫里去,这里面自己苦心蕴藏的一篇文章还没有详解呢!

    当下也不着急,只是拱手应诺。然后看刘彻又把筷子伸向那盘鱼片时,神色有些迟疑,这道菜却不知道如何吃法。

    “您请品尝,此为生鱼片。需要蘸着小碟子内的调料方可使用,味道极为鲜美,不妨一试。”

    刘彻夹了一片雪白的生鱼片,细细看时,却见那小碟子中的汁沫色呈金黄,听元召解说是用芥末种子、岭南青梅加上鱼籽等八种物调制而成的,遂按照元召所说轻轻蘸了一点,等到鱼片放入口中时,只觉柔滑细腻,辛辣芳香,生平鲜美滋味,竟以此为最!

    “好!太好!大好!如此美味,可称之为金齑玉鲙也!”

    皇帝陛下用这样的语气称赞一件东西,可是极为少见的,侍立伺候的宫中人都心中吃惊,他金口玉言,在这样的情况下脱口而出,那就等于是为这道菜赐名了。

    还未等别人反应过来,最知道皇帝心思的韩嫣早已趋前一步,声音中带了激动之意:“主人大才啊!也只有这般世间少见的珍馐才配的上您赐予的菜名了,细细品味,果然是相得益彰啊!”

    听他都这样奉承了,余人自然也不能冷了场,纷纷大赞。认真说起来,这道菜和这个名字果然是很相配的,也不算是违心的拍马屁。

    元召微微一呆,他倒是记得这道生鱼片在古食谱记载中,名字就是叫做“金齑玉鲙”的,当时自己还觉得这个菜名很不错,好好的品味了一番。却没想到,最先的出处竟然是来自眼前这位大吃特吃的皇帝陛下,不免感觉有些好笑。

    熊掌虽然也是珍品,但和第一次吃到的这两道鱼比起来,却又是不如了。刘彻吃的高兴,心中大悦之际,吩咐元召去拿酒来,今日他要好好的畅快一回。

    元召不敢给他喝度数太高的,亲自去后面选了两坛烈性柔和些的提来,待到回来时,却见树荫下,侍卫们已经按照刘彻的指派,排开了一溜几案,招呼众人都坐了下来,看架势,竟是要来个大场面啊!

    元召心下一晒,史书上记载的这位帝王的那些逸事传说,看来是有根据的,赫赫威严的背后,也只不过是个偶尔率性荒唐的年轻人而已。

    却没想到,一口酒喝罢,他瞪了元召一眼,招手唤过那侍卫头领连生:“去!领着你的人,把这小子后面藏着的酒都搬过来,哼哼!想要糊弄,没门儿!”

    看着他轻蔑的眼神,元召咧了咧嘴,有些苦笑。

    喜欢醇酒美人的皇帝果然是不好糊弄的啊!从堆在草地上的酒坛中一伸手,就挑中了一坛酒性最烈的。也不用别人倒酒了,酒浆飞溅,满满一盏,举起来,先尽力一口,大赞一声:“好酒!来,今日有缘,大家一起喝!”

    不得不说,二十八岁的刘彻是个英俊的青年,面如冠玉,天庭饱满,举手投足间散发着雍容华贵的气息。此刻脸上带着善意而无害的笑容,似乎渴望得到每个人的友情与信任。但是权利久经沉淀已经在他骨子里刻下高傲的印痕,那种长期上位者所养成的气势不知不觉就令人心折。

    虽然没有明说,但在座的人,大多已经猜到了这位平阳侯的真正身份。如果此人真是未央宫中的那位,这杯酒当然要喝的!各自心中小小激动,举起杯盏,都一饮而尽。

    刘彻豪爽的哈哈大笑,四周扫视一眼,目光掠过每个人的脸上。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知道元召的妖孽,那么聚在他身边,能让他以朋友之意相待的这些人,一定也不会是碌碌庸俗之辈的。将来这里面说不定就有为国出力的人才啊!

    这一顿饭吃的甚是心情舒畅,尽欢而罢。元召所烹制的菜都被一扫而空,人人却是意犹未尽。

    “小侯爷,别的东西倒还罢了,那两道鱼的食材配方,你可要详细的写下来,莫要有所遗漏啊!”

    韩嫣是个非常细心的人,对主子交代的事情,从来不会忘记,都会办得妥妥帖帖的,所以才成为了刘彻的依赖。

    元召点了点头,见旁边吃的心满意足的皇帝有些酒意微醺的看着自己,随淡淡笑了笑说道:“几种食材配料都很寻常,那边自然不缺。但其中唯有一种,却不易得。”

    刘彻听他这样说,倒是感觉有些好笑,朕的宫中,难道还会有不易得之物?因此,没等韩嫣接话,他倒是先开了口。

    “哈哈,小子,你且说来听听,有什么东西这么珍稀啊?”

    只见元召抬了抬手,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小的陶罐,放到案上,轻轻推到了他的面前。

    “就是此物尔!呵呵,实不相瞒,如果此物丰盈,足够使用的话,小子倒是还有许多美味佳品可以做出来……只是这种东西在世间还太过稀缺,所以不免令人遗憾。”

    刘彻听到元召对此物如此看重,倒是勾起了他的好奇心。身边的韩嫣早已殷勤的捧起那小陶罐,打开盖子,他探首去看时,但见亮漆漆的罐子里,有小半下细软如沙状的洁白颗粒,晶莹闪亮。不禁一愣。

    “这不是你以前弄出的那种精盐吗?此物虽然稀缺,但你不是上奏说已经开始要大规模制作了吗?这又是何意!”

    元召轻轻摇头:“非也,非也!世间有物,外表虽相似,其中乾坤却不同。您不防尝一点儿试试就知道了。”

    见他小小年纪,却说出老气横秋的话来,周围人无不失笑。刘彻也被他逗乐了,遂用指尖挑了一点,放到嘴里,舌尖刚一触及,一股甘甜醇香刺激到了味蕾,不禁大吃一惊。

    “这……这是糖?”他犹自不敢相信,一边连忙又尝了一点,终于确定无疑。这就是糖,最纯正的甜!

    “小子,你是怎么做到的?这般细腻,这般甜味纯正!和这个比起来,那些像石头一样的大黄砂糖块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看到他喜悦的神情和周围人惊疑不定的表情,元召只是竖起手指头,一脸自信的说道:“这种技术其实很简单!只要有充足的蔗糖材料,您要多少就有多少!”

    刘彻闻听心头大震,他素知元召在大事情上从来不说没有把握的话。糖,在现在的世间,还是一种真真正正的奢侈品。

    未央宫中那些大黄糖块,虽然也是甜的,却带了一种涩意,但已经是最上等的贡品了。岭南的几位王爷每年精心准备好,作为一种稀罕物品,派人千里迢迢押送来长安。一些大臣们承蒙赏赐或者当做礼物赠送一点,也是珍贵的很。一般平常人家,却是极少见到,更不用说拿来做这做那了。

    “小子,此话当真?你可知道说大话的后果!快详细说来听听。”

    刘彻已经心中火热,有些迫不及待了。任谁都明白这其中会有多么巨大的经济价值。

    “蔗糖之属,取自甘蔗,这种作物生于岭南炎热烟瘴之地。北方以为稀奇,而在江淮、西南诸地,遍地植生,贱如草芥 。如果您能打通运输渠道,大量北运到此……呵呵!小子自然有办法把它们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

    打通西南夷通道?刘彻正要再细问,却忽然有侍卫来报,长安方向大道上烟尘起处,有红翎急使飞马而来。

    谁人贪心谋划,锦绣江山起波澜!千里外,传来了西南夷叛乱的消息,也开启了大汉帝国开疆扩土、威震四夷的开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