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人间善恶 平地生波
    大汉朝开国至今,对于民生的重视程度,已经算是自商周以来最好的了。流传后世的“文景之治”盛名绝对不是凭空得来的。

    然而,国家的疆域太大了,要使天下都如长安这般繁华, 那又谈何容易呢!

    旱涝风雨各种自然灾害,小规模的匪祸兵灾等各种因素,使安居乐业这个美好的愿望,在许多人眼里,成为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各地郡县间路上的灾民并不少见,随便是长安城里,繁华背后的巷陌中,也可以时时见到他们的身影。

    小陆浚他们就是这其中的一家。陆浚是个瘦弱的孩子,他今年不满十岁,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个子有些矮。

    南方老家遭了水灾,整个村子和田地都被冲没了,老父亲带了他和姐姐往北逃难,一直来到了长安。

    好在老父原先在年轻时就是一名乐工,懂得些韵律之道,一架祖传的古筝,背在身上,却还没有遗失。

    凭了这门手艺,沿路挣几个铜钱,倒也没有饿死。姐姐璐儿生就一副好嗓子,长的模样也还周正,来到长安以后,见老父辛苦,就随了他每日去几家酒楼,伴了古曲,唱几首采薇之音,讨些赏钱,一家三口日子还能过得。

    容好心人收留,他们就暂住在绿柳巷临街的一条小巷子里,此处自然都是一些平常人家居住,人大多都比较和气,并不因为他们是外地来的就区别对待。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陆浚虽然还不能出去干什么,但他每日在家,也十分勤快。不仅每天早早的把简单的饭菜做好,等着老父和姐姐回来,一起吃饭。一有空闲,他还会帮着左邻右舍的人家劈柴提水,力所能及地去帮忙,大家相处很是融洽。

    虽然背井离乡,他还是会怀念故里 ,不过如果能继续这样安稳的生活下去,似乎也不错。等到自己再长大些,就可以出去找事做,到那时候,自己一定可以养活他们,姐姐和老父就可以享福了。

    时光日复一日,过的飞快,不知不觉,他们来到这儿已经一年多了。陆家父女每天一早就出去,下午日落平西时分回来,陆浚做好饭菜等着,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然而今天整个上午,他的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安的情绪,老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这让他有些坐立不安。

    等到时近中午的时候,这种情绪越来越强烈,陆浚终于忍不住,他虽然是小孩子,记路却特别清楚,想了想,于是关上门,向邻居婶娘打个招呼,出门凭着记忆,向那处姐姐和老父经常去卖艺的酒楼寻去。

    月满楼酒家,在长安城里,说起来也是一块老招牌了。能开在朱雀大街上,已经足以说明这家酒店的实力了。

    据说这家酒楼的背后是有人罩着的,背景很不简单,至于这处产业到底是哪位勋贵家里的,外人却是讳莫如深,不得而知。

    这是一座三层的酒楼,连同纵深的后院儿,占了很大的一处地面。在长安闹市中,占据着一处最好的黄金位置。相比起其它邻近的十几家酒楼,生意算是最好的了。

    楼内装饰华丽,包间雅间儿都有,那些都是给有钱的大爷们准备的。至于普通的食客,就在楼下的几处大厅中,杯盏往来,熙熙攘攘,甚是热闹。

    时近中午,正是客流最多的时候。楼前的空地上,停满了各式各样的马车,还有驮满了猎物的马匹,有些家人和侍从在等候着自家的主人。

    二楼的一处包阁内,却正有七八个锦衣公子在喝的高兴。门口处站立伺候着一大帮护卫们,在小心地恭候着。

    说起这些人的身份,可是不简单,都是权贵家的子弟,年纪也都差不多,二十多岁出头,皆是长安城内有名的纨绔子弟,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狂傲不可一世的时候。

    今天他们是相伴去城外打猎了,纵马驰骋了一上午,回城就直奔着酒楼来了。这儿却正是他们常年的据点,与这酒楼的主人熟得很,跟在自己家没有什么两样。

    划拳行令,呼喝打闹,不管闹的怎样不堪,反正也没人来约束他们,这是他们的特权。人生畅意,需要高兴,怎么能受约束呢?在他们眼里,除了自家老子可以管得一二,旁人谁也不鸟!

    然而,正喝的高兴呢,忽听相隔不远的那个包间里,有弹奏乐曲之声传来,同时,有一个女音在唱着他们听不懂的曲子,不觉有些扫兴。

    这群人不学无术的多,平日里喜欢的是舞刀弄棒,走马斗狗,对曲乐之道这些哪里能感兴趣!坐在正对门口的一人,二十五六岁年纪,却是他们这里边最年长的了,把酒杯扔到桌子 ,重重地冷哼了一声。

    “去看看,是什么人在此聒噪,打扰了我们兄弟饮酒的兴趣,让他们快滚。哼!”

    话是对侍立在门口的护卫们说的,听到主子发话不满了,护卫们哪敢怠慢,当下早有两人气势汹汹奔那边包间而去。

    俗话说狗仗人势,这句话说的一点儿都没有错。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平时都嚣张惯了,眼睛长在天上,随着自家主子在长安街上都是横着走的。在他们印象中,不管闯下多大祸,自家主子都能摆得平,那还有什么可怕的?

    来到那门前,连话都没有说,“咣当”一脚就把门踹开了。

    “别唱了,别唱了!赶快走。否则,惹得我们公子发怒,就有你们好受的了。”

    曲音嘎然而止,献艺的老者与女子有些不知所措。而酒桌上的三个人回过头来,看着凶神恶煞般站在门口的两个大汉 ,目光中有些意外。

    见半晌没有动静,一高一矮两名护卫跨步进来,手扶刀柄,冷冷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几个人。老头儿与女子自然是卖唱的,对面坐着的却是一个年轻书生模样的人,带了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在吃饭,听到自己的恫吓,脸上却并没有什么惊慌的神色。

    “你们是聋子还是瞎子?让你们赶快滚啊!”

    听到高个护卫的这句话,对面坐着的少女脸有怒色,嚯得站了起来,刚要有所行动,却被旁边坐着的少年不动声色的拉了一把,又无奈的坐下了。

    “两位兄弟,我们只是在这里吃个饭。刚才如果有打扰之处,还请代为向贵主人道歉,这就停止曲乐。呵呵!”

    那书生模样的人站起来,面对两人拱了拱手,言辞之间很是客气。

    伸手不打笑脸人,见他这么个态度,两个护卫心中很是满意。互相对视一眼,又用手指了指他们,示意小心点儿,眼角余光瞟了瞟那卖唱的女子,然后出门而去了。

    “师父哦,这些狗仗人势的东西,为什么不让我出手教训他们一下啊?”

    原来这三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从长乐塬回到长安城的元召、东方朔、小冰儿。

    元召昨夜回到长安后,本来今天打算一早就进宫的。可是他还没有起身呢,东方朔又匆匆的赶来侯府,告诉他,皇帝今天上午有要事,让他下午晚些时候再进宫议事。

    既然如此,上午倒是没有别的事。东方朔陪着闲聊了一通,说起认识这么久,他还没有请小侯爷吃过一顿饭呢。今日倒是一个好机会,不如由他做东,一起出去小酌几杯如何?

    面对东方朔的盛情,元召自然是不能推却。这个人还是很值得交往的,他既然对自己抱有善意,多多加深了解,将来作为一个政治盟友,也未尝不可。

    这样大吃一顿的机会,小冰儿当然是不能放过的,跟在两人的身后,来到月满楼。东方朔对元召有心结交,出手自然大方,点了几个招牌菜,确实十分精致,元召品尝以后,也是满口称赞,这家酒楼的菜品也自有其独到之处。

    吃酒叙谈一会儿后,好动的小冰儿坐不住,出门溜达一圈儿,回来时,身后就跟了那对父女。

    听小冰儿说,她是在过道上看到他们的,见他们以此为生,心下怜悯,就掏了一小块金子给他们。

    陆家父女在此卖艺,平时客人给的打赏,也不过就是几枚钱币而已,哪里见过出手这样大方的。当下千恩万谢,非要好好的弹奏一曲,作为报答。

    元召本来是说不用的,但东方朔却是个喜欢文雅的人,见人家既然来了,听听倒也无妨,一会儿再多给赏钱就是了。

    当下命陆氏父女选一段奏来听听,然而刚听了还没有几句,就被那两个大汉凶巴巴的来打断了。东方朔自然不会与这种人一般见识,何况,今日他是宴请元召,不想坏了气氛,因此好言把他们打发走了了事。

    看到少女气鼓鼓的样子,元召知道这个小弟子心性极高,受不得一点儿委屈。当下笑着劝解几句,方才令她重新露出笑脸。

    元召两世为人,见过太多这样以强凌弱、狗仗人势的事了,早已经见怪不怪。如果遇到这样的事就怒而出手的话,那早晚把自己累死。这样的社会风气,需要从根本上解决,他现在还并没有那种能力。

    东方朔见他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涵养功夫,心中更是钦佩。大象不屑于蚂蚁的挡路,巨龙不理睬蜉蝣的挑衅,在他看来,元召就是这样的人。

    曲子是听不成了,东方朔又赏了父女俩一些钱,让他们早些回家歇息。今天真是遇到好人了啊!陆老头连忙领着女儿拜谢行礼,然后满怀感激的去了。

    一段小插曲,本来是很平常的一件事。然而,往往一些风云突变的开端,就在这意想不到的平淡寻常中。

    那两名护卫,回来之后复命,说那边只不过是几个平常人在吃饭,已经训斥他们了,量他们也不敢再弄出动静。

    名叫郦平安的男子点了点头,不再理会这件事。转头看了看身边喝的满脸通红的族弟郦世宗,开玩笑地说道:“小弟待会儿回去,会不会再被二伯用拐杖追打啊?要不要大哥送你,替你求个情呢?哈哈!”

    周围人闻听都哈哈大笑起来,这郦家老头素来脾气暴躁,大伙都知道的,郦世宗从前没少挨打,被他们引为笑谈。

    郦世宗也就刚刚二十出头年纪,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最好要面子了。

    “哼哼!我最近又没干什么丢面子的事,也没干什么坏事,他又怎么会随便打人。唉,说起来还是你们好,即便在外面闯了祸,叔叔伯伯们也只会护短,呵呵!”

    说完后,他看了看对面和他一般年纪的那人,用手指了指他。

    “就说偃兵兄弟吧,上次因为路边人惊了他的马,他就把人家的摊子也掀了,腿也打断了,此事惊动了长安府衙,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

    那锦衣公子全名叫做傅偃兵,他的祖上正是大汉军中悍将,阳陵侯傅宽。听到郦世宗说到自己,不屑一顾地撇了撇嘴。

    “哎哎哎,就别说我了,这样的事你们谁没有做过啊?更过分的事也有,只不过大家心知肚明,谁都不说出来就是了。咱们兄弟,在这长安城里,就是要横起来,现在汲黯那活阎王都不在了,我们还有什么可怕的呢!哈哈哈!来,喝酒喝酒!”

    这句话却正是说到了众人的心坎里,一起起哄,举起酒杯,乱嚷嚷的又喝了一轮。

    正在这时候,敞开着的包房门口,有一道娉婷的身影走过,傅偃兵眼尖,连忙拍了拍身边陈恢的肩头。

    “哎!看到没有?刚才过去的那个小娘子,那身段……啧啧啧!和上次我们玩过的那个尤物很像啊,正是兄弟你喜欢的类型哦,要不要……?呵呵!”

    这陈恢闻听此言,当时就把眼睛瞪起来,连忙顺着傅偃兵的手指看去,嘴里急叨叨的念着:“在哪儿呢……在哪儿呢?快,别让她跑了,上次那小娘子还没玩爽利呢,就撞墙死了,正可惜着呢!”

    陈恢好色成性,这一帮兄弟都知道他的这个性子,因此帮他物色过不少美妙女子,毁在他手上的也不在少数。

    不就是风流些嘛,在这些人眼里根本就不当回事儿。这却是他们老陈家祖传下来的勾当。想当年,先祖曲逆侯陈平,连他那美艳的寡居亲嫂子都不放过,后代又能出什么好鸟呢!

    门外经过的不是别人,正是那陆家父女,他们从刚才那客人房里出来,正要回家,从廊间走过时,却不防有几个大汉闪出来,挡住了去路。

    “喂!卖唱的,先别走,我家公子们要听曲儿,进来好好伺候着。”

    陆家姐姐字璐儿,见这阵势有些害怕,连忙躲到了爹爹背后。陆老头久经人世,知道这些人惹不起,忙陪了笑脸,连连作揖。

    “诸位大爷,小老儿家中今日有些杂事,这就要回去了,改日一定来伺候,大爷们见谅见谅啊!”

    这几个护卫得了主子们的吩咐,哪肯就此放他们离去,当下不由分说,簇拥着父女就进入了房中。陆老儿知道事情不妙,但他一个老人家,气衰体弱,哪里挣扎的开,只得拼命把女儿护在身后,连连求饶。

    一帮纨绔搭眼仔细打量,见眼前女子果然长得十分水灵,身段丰腴诱人,被眼前场面吓得不轻,恰似受惊的小鹿般,躲躲闪闪,不由得啧啧称赞。

    那陈恢酒喝的也不少了,见了这般美色,眼睛发直,恨不得立即扑上去,当场蹂躏一番方才畅意。

    “小妞,不要怕!来,到本公子这边来,一会儿带你回去,伺候好了本公子,荣华富贵,有你享福的时候!哈哈!”

    郦家兄弟与傅偃兵等人也在一旁起哄。有的就趁机动手动脚,上下轻薄起来,璐儿惊声尖叫着左右闪避,可是房内狭窄,她又能躲到那儿去!

    眼见女儿受辱,老陆头怒吼着举起古筝就要上前拼命,然而,被膀阔腰圆的护卫反手抓住后衣领只一推,撞到旁边的墙角,头破血流,生死不知。那架古筝也被几脚踩烂了。

    璐儿姑娘大哭着要扑过来照顾自己的老父,却被陈恢抱在怀中,肆意轻薄。正在危急之际,忽听得门外一阵大乱,有护卫们的喝骂夹杂着童音踢打愤怒的声音传来。

    里面的人微微一愣间,却见一个矮个的孩子挥舞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块木板,怒喝直冲,行似乳虎,直奔众人打来。

    “浚儿!快去救爹爹!呜呜……!”璐儿边哭边挣扎着叫着弟弟的小名。

    陆浚双眼通红,他从家里一路寻来,在楼下就听到姐姐的声音,知道不妙,赶忙窜上来时,看到与自己相依为命的老爹和姐姐果然是出事了!他简直如疯了一般,拖了一块木板就打进来了。

    见到一个孩子竟敢进来行凶,乱打乱挥之下,连一桌好好的酒席都弄翻了,几个纨绔子弟心中恼怒。也等不及护卫们动手了,离着最近的将门后代周云生一伸手,把案边的刀就抄起来了,先使了个横趟腿,把小陆浚绊倒在地,然后举刀搂头就剁!

    杀个无权无势的平民,对他们将门中人来说,有的是办法摆平。“命如草芥”这个词,在某些大人物眼里,如同笔墨写下一般轻飘!

    “浚儿!啊……不!”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是从看到眼前场景的璐儿姐姐口中发出来的。

    然而,鲜血飞溅的场面没有出现,刚要戮取生命的死神倏然退却了。

    随着周云生“啊”的一声痛呼,手中刀被不知何处而来的一只酒杯打飞了出去,直插进了后面的墙壁上。

    门边有白衣少年,站在当地,冷冷的看着他们。

    纵使世间再凄凉,明知铜墙铁壁,又何惧哉!我自一身傲气,侠骨丹心,立于天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