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赤火涅槃 饮血试剑
    今天,未央宫含元殿上的早朝,皇帝刘彻心中的愤怒使他好几次就想甩袖离去。但,凭着磨炼出的坚定心性,他硬生生的忍住了。

    长久以来,他早就知道朝中老旧顽固势力的强大,这也是他继位这几年,心中的那些想法,一直未敢轻举妄动的主要原因。

    但他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如此放肆,在经过前几轮的试探之后,见皇帝一直未有实际行动,在今天的朝会上,他们就突然发难了。

    事情的起因是,昨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高祖太庙旁边的配殿又着火了。经过太常寺派人查看后,据说又是被雷击引起的。

    于是,包括二十多个国侯以及军中宿将在内的老臣们就联名上了一道奏章,大体意思就是要求皇帝陛下立即停止对番邦邻国的用兵,莫要走上一条穷兵黩武之路,葬送了文、景两位先帝爷创下的大好局面!那些不毛之地,要来何用?顺带着连皇帝开始擅改祖制,破坏朝廷用人制度,招致上天屡次警示一事,也进行了指责。整篇奏章措辞严厉,毫不客气,没有给皇帝刘彻留一点面子。

    这些勋臣贵戚中,有的是久经世事的老狐狸,从皇帝近来一系列的动作中,他们已经敏感的嗅到了不妙的味道。

    在他们看来,荣华富贵、百年家业,这都是因为手中握着的权力而带来的。在大汉朝堂上,权力的蛋糕就是那么一块,一直以来,他们都享用的很安逸。这是他们的祖先给他们流血挣来的,是后人应该得到的报酬,即便是奢侈浮华一些,也是享受的心安理得,别人无权评论。

    可是现在,看这位野心勃勃的皇帝露出的苗头,竟然是想要再重新分一分这块蛋糕了,这样的事怎么能够让步?自家的老子们帮助你们老刘家打下的这片江山,当初高祖皇帝可都是与功臣们剖符立信过的,封王封侯,与国同休。这才过了多少年?这就想要收权了?绝不能答应!

    再说了,自己这帮人,与那些因为心怀不轨谋反作乱而被诛杀的王侯们不同,对刘室皇权还是很忠心的。皇帝这就想从他们手上夺取权力,是他们最不想看到的。

    说什么“唯才是举”?这要让那些平民士子寒门书生之辈挤进朝堂,与自己这帮贵族们坐而论道、争辩军国大事,简直成何体统!

    刘彻坐在高高的御座之上,看着下面这些地位超然的家伙,一个个桀骜不驯的挺着脖子,等待着他表态。他不禁感到脸上一阵阵的发烧,他真想喝令殿外的羽林军涌进来,把他们全部杀光,一个不留!

    但这个疯狂的想法,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他面无表情的扫视了一下两班群臣,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敢站出来帮皇帝说话,即便是汲黯、郑当时等这样的正直大臣,也只是板着脸,一言不发。

    皇帝不怪任何人,自己现在还没有那个一言九鼎的威严,臣子们又怎么敢赌上自己的身家性命,与占据朝中的这股庞然大物作对呢!百官当中,听从于这些勋臣意志的门生故吏有多少?他虽然没有具体查证过,但相信一定不在少数。

    因此,朝会的最后,他选择了妥协。皇帝下诏,素服七日,以责己过!

    胜利者们得意洋洋的走了。虽然皇帝还没有撤回那些诏令,但他既然已经开始屈服,那些只不过是早晚的事而已,相信如果他能理智的审时度势的话,下次朝会前,应该就能听到满意的答复。

    脸色发青的皇帝,脱下龙服,穿上了白袍子,中午的膳食都没有吃,自己把自己关在宣室阁中,不知道在想什么。所有侍卫宫女噤若寒蝉,战战兢兢。

    而在长安闹市中的月满楼,元召的脸色同样不好看,他看了看满头是血倒在地上的老者,又看了看被陈恢搂在怀中,满面是泪,衣衫不整的女子,心中有怒火开始升腾。

    被一只大脚踩在地上的那个孩子在拼命的挣扎,身上已经被拳打脚踢了很多伤,然而他倔强的一声不吭,一次次的想爬起来去救自己的姐姐。刚才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用酒杯打飞了单刀,恐怕他现在早已经身首两分了。

    有人扯了扯他的衣袖,是随后赶过来的东方朔,在他耳边轻轻低语几句,这些人中他认识一部分,都是些长安城中著名的大纨绔,怕元召不知道轻重,如果贸然出手,会惹祸上身。

    元召点了点头,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对面的人这时也早已看清楚了来人的面目,有几个护卫认出了这位小侯爷,连忙凑到主子们的跟前,加以说明。

    众人都是一愣,长乐侯的名声,自从北疆之行归来,长安城中已是尽人皆知,他们也曾经听自家老子谈论起过,没想到今日一见,竟是这么个普通的少年。人人心中大起鄙视之心,真是闻名不如见面,传说尽是虚妄啊!

    “喂!小子,你就是长乐侯?呵呵,不知道毛长齐了没有,就出来管闲事儿。算了,看在你好歹也算是一个侯爷的份上,打飞了我的刀就不与你计较了。该吃饭吃饭,该干嘛干嘛去,就不要在这儿看热闹了!”

    周云生大度的摆了摆手,意思是给元召个面子,放他一马。

    没想到元召连动都没动,脸色冷冷的抬起右手指了指他们,一字一句,说的很清晰。

    “我只说一遍,你们最好都听清楚了。马上把那姑娘和这孩子放了,派人给这老伯医治,该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此事便就此罢休。”

    意思表达得很干脆明白,对待这些依仗父辈和家族势力作威作福的家伙,他一个字都不想多说。

    什么?郦家兄弟和陈恢、傅偃兵等人面面相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也不打听打听在座的都是些什么人,这小兔崽子还真敢说啊!

    “恢哥,人家叫你把这妞放了呢,你怎么还抱着呀,还不快乖乖的送给这位小侯爷,让他也尝尝女人是什么滋味儿,哈哈哈!”

    “哎,这小子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呀!这么小就知道来抢女人,原来也是个风流胚子,也不看看恢哥是谁?”

    “对啊对啊,来,有本事自己过来抢啊,说狠话算什么本事,什么玩意儿,还真当自己是个侯爷了?……。”

    一片冷嘲热讽,污言秽语中,那陈恢嘿嘿冷笑着,用手使劲在璐儿的胸膛上捏了一把,璐儿姑娘连羞带痛,眼泪滴落不止。

    东方朔心中后悔不已,今天真不应该带着元召到这个地方吃饭。见元召受辱,他心中更是歉疚不已,只是情急之下,却一时想不出什么办法摆脱眼前的困窘。闹出这么大动静,酒楼的主人怎么还不现身?那人来了,也许可以平息下去。

    在一片乱糟糟之中,却见元召脸上淡淡的笑了笑,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东方朔听到他好似低语了一句:“一群废物,真是丢尽了你们祖先的脸!”

    正愕然间,元召拉着他退后了一步,闪出了门口的空档,低声吩咐:“去吧,为恶者,断去腿臂,其余的放点血教训就好!”

    东方朔吃了一惊,他还没有想明白这话中的意思呢,一道身影已经从旁边掠过,疾如闪电。

    “是!师父。”

    随着清脆的应诺声,少女矫捷的身形拖过处,犹如一道虹光闪亮,名剑“赤火涅槃”终于出鞘了!

    小冰儿早已经忍耐多时了,小侯爷师父是她在这世间最崇敬亲爱的人,心中的重量甚至已经超过了舅舅卫青。听到这些人竟敢以如此语言侮辱他,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赤火”出鞘,带起凛冽的淡红色锋芒,虽然是夏天,却有一股寒意扑面而来!房间内外被流转的气机波及者,心中无不吃了一惊,这么锋利!这是什么剑?!

    能够有资格入得这些贵戚家族中担任护卫的人,自然都不是泛泛之辈,手上都有实打实的功夫。除去留在楼外面看守马匹物品的,这会儿跟在身边的心腹,也还有十几人之多。

    他们以前从未想到,有人敢在这长安闹市对公子们行凶,因此也只是在旁边看热闹。然而,忽然之间,气氛陡变,一道剑光带着汹涌之意就杀到了!

    守在门边的五六人,反应不可谓不快,行动不可谓不敏捷,大惊之下,跨步进身,一边拦截,一边拔刀。然而,来人不仅身法奇快,招式也太诡异了!

    五六条大汉,在没有把刀拔出来之前,已经分别接连中剑,惨叫声中,或抱着胳膊或捂着大腿,鲜血飞溅而起,惊惧失色,连连后退。

    赤火染血,剑影如虹!少女娇咤一声,气势更盛。

    她本来就有着绝顶聪明的天赋,有着天生俾睨一切的骄傲。有幸遇到元召,在见识过了高山的雄峻和大海的宽阔之后,世间碌碌早已不放在她眼底。

    一直以来,她追随着他的脚步,片刻也不敢懈怠。因为对师父了解的越深,她就越感到他的高不可及!他展现给她的世界,犹如无尽的苍穹。小冰儿有时会偷偷在想,师父也许真的是谪仙下凡也说不定。自己就算倾尽全部的努力,也难以望其项背。

    少女从小的坚毅和骄傲使她从来没有喊过一声苦,即便是练剑练到伤痕累累,她也从来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但唯一使她有些困惑的是,她不知道自己的本事现在算是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刚开始的一段时候,小冰儿是和崔弘一起训练的,她好歹还有个参照物。但后来师父把两人分开了,分别教授给他们不同的东西,她再与人较量时,便只剩了唯一的对手~元召。

    每隔一段时间,元召都会考量一下她的武艺进展。然而,每次小冰儿都很灰心,因为,她感到自己好像一点儿都没有进步,无论她又自我感觉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在师父面前,依然不是一招之敌。

    垂头丧气之余,照例是会得到几句指点的,她都会更加认真的记住。至于每次小师父口中低声嘟囔的“好像又进步了一点呢……”这样的话,她听在耳中,也只不过是认为他好心的安慰而已。

    然而今天真正的出手对敌,少女惊喜的发现,自己原来已经如此强大!只不过一招之间,她抖出的剑花就杀伤了逼近身边的这五六个敌人,这不由的让她精神大振。

    牢牢记着师父的吩咐,首恶,就是那个坐在案边的陈恢!“欲除首恶,必先剪其羽翼。”这个道理是师父教的,自然不会忘了。

    此时,其余的人也已经反应过来,见这少女如此凶悍,惊怒之下,纷纷抄起随身的兵刃,杀将过来。

    小冰儿听风辨音,并不回头,矮身之间,躲过砍来的刀,顺势横剑挥出,身后之敌倒地痛呼。她连看都没去看一眼,脚尖轻点,飞身跃起,来袭的一刀一剑落空。小冰儿身在半空,柳腰轻摆,柔韧的身子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回旋,剑锋到处,对方兵器断掉的声音、惊呼声、惨叫声连连,又是四五人伤在了赤火剑下!

    从她拔剑往里冲,到现在倒地一片,血溅当场,也不过就是几个眨眼的功夫而已。也曾经在酒后舞过几回剑的东方朔全部过程看得一清二楚,这会儿已经是立在廊边,目瞪口呆,心头突突乱跳。

    他看了看持剑前行威风凛凛的少女,又瞅了瞅身边袖手含笑的元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妖孽!真是什么样的妖孽师父就教出什么样的妖孽徒弟啊!”

    长安城的纨绔当中,虽然是不学无术的多,但也有些将门子弟,自小练武,还是有些本事的。这会儿房间之内见势不妙,已经有三个锦衣公子拔出刀剑,把受伤的人挡在了身后。

    傅偃兵,阳陵侯傅宽的后人。靳曲,信武侯靳鑫的后人。樊龙,舞阳侯樊哙的后人。加上欺负陆浚的周云生,他们都是将门之后。现在他们的父辈还在军中任职,在大汉军中有很大的势力,因此,也就怪不得他们如此嚣张了。

    平时,知道他们名头的人,根本就没有敢惹他们的,更不用说露刃相向了。这时见手下护卫和兄弟们都被一个少女所伤,脸上无光,杀心大起,互相对视一眼,就要痛下杀手。

    然而,他们的反应还是太慢了。初次尝到胜利喜悦的小冰儿,放佛感受到了背后师父满意的目光,轻吸了一口气,身形如幻,名剑“赤火”再次发威!

    没有人看清楚她的身影是经过了一个怎样的行进轨迹,当傅偃兵等人还未曾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一花,有淡淡少女体香掠过,本应是花前月下风光旖旎软玉温香,却反而煞气凌人英姿勃发剑芒点血!

    无一例外,三个将门子弟的大腿上都中了一剑,站立不稳,扑倒在地,痛苦翻滚起来。

    当少女身影带着剑锋上的血腥气站在面前的时候,陈恢终于看清了她的面容。食邑两万七千多户的曲逆侯家的这位长子长孙,虽然心里已经有些开始害怕,但还是抬起头来,想要说几句硬气的话。可是还没等到他开口,名叫小冰儿的少女却对他开心的笑了笑,露出一对可爱的虎牙。

    “其实要感谢你的哦!谢谢你终于成功的激怒了师父,否则我哪有这么痛快的试剑机会呢!呵呵,不过师父交代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所以……你不要怕疼哦!”

    少女今年也不过十几岁的模样,这几句话说的轻言细语,当佛只是在哄邻家更小的孩子一般,这些,当然都是她模仿元召的恶趣味。

    看着那张无邪的笑容,一向桀骜不驯的陈恢竟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发慌,他刚要站起来做些什么,少女的左手在他肩头拍了一下,陈恢立即半身麻木,怀中的璐儿被少女拉了起来。

    小冰儿脸上笑意未减,隐在右臂间的宝剑轻轻拖过,转身之间,身后已是发出一声大叫,那位陈家子弟刚才还在肆意轻薄璐儿的胳膊,齐根而断,落在了地上。

    小冰儿一手牵着瑟瑟发抖的女子,一手拎着那把剑,赤火染血,剑身显得更加妖艳,血滴点点,如一条断续的曲线向前。

    剩下的人没有一个敢轻举妄动,郦家兄弟和其余几人忍了伤痛,扶住疼的已经昏过去的陈恢,看着地下的那只断臂,心中怦怦直跳,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但所有人都知道,今天的事情要闹大了!

    经过周云生身边时,这位先前还出言嘲讽元召的将门子弟,迎上瞥过来的目光时,心中一悸,他正犹豫要不要放开脚下的孩子,小冰儿却冲他呲了呲牙。

    “你,先骂的我师父?”

    “我……啊!啊……啊!”

    有一对虎牙的少女并不需要他的回答,宝剑的红芒打了个回旋,彭城侯周昌的这位孙子一条腿筋脉俱断,已是半个废人了。

    满脸是泪的陆家姐姐抱起了自己的弟弟,见他浑身是伤,心如刀绞。陆浚却很懂事,忍着痛,连说自己不碍事。

    两姐弟先顾不得道谢,连忙跑到墙角,扶起自己的老爹,看到他头上都是血,气若游丝,一时手足无措,只是慌乱的擦着血,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有人走到身边蹲下来,伸手摸了摸陆老头的胸口,又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黑漆漆的小陶瓶,倒出一粒药丸,放到他的口中,一抬下颌,咕噜一声咽进了肚子里。

    “不要紧张,没事的,一会儿就可以醒了。”

    声音柔和,带了人间的温度。

    陆浚抬起满是伤痕的脸,看清楚了眼前的少年,世事多苦,却有人执着。他知道他的名字叫做元召,人们都称他为长乐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