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青史铭刻 烈烈风华
    夏雷隆隆,近在头顶,乌云满天,长安上空,有闪电划破苍穹。朝会还没有结束,另一场对决才刚刚开始。

    夏侯友恭抬起头来,满脸轻蔑之色看着说话的少年,而对方亦如是。

    “小儿辈,你又懂得什么是民意天道!小小年纪,用心歹毒,一个近百年的名门大族,顷刻之间就毁在你的手上。你、你难道还不肯罢休么!”

    看到对面老者用手指点着自己气咻咻的样子,元召点了点头,语气严肃的说道:“不是我不肯罢休,而是他们所犯下的罪恶,人神共愤,天地难容。至于说到用心歹毒,呵呵!”

    他冷冷的笑了一声,走到对方面前,脸上带着奇怪的神色继续说下去。

    “听说夏侯家族与曲逆侯陈家是儿女亲家,你难道没有听先人说过,当年那陈平酝谋用计是如何歹毒的吗?就连他临终的时候自己都说,他一生运用了太多诡秘的计谋,做了许多有损阴德之事,恐怕会报应在子孙后代的身上。今日看来,后人是什么德性,恐怕他早就看清了吧?他们即将得到的报应,你怎么不归结成为天意了?又在这儿替他们说什么话呢!”

    中大夫夏侯友恭差点儿没被他这番话噎死。气的他浑身乱颤,真想把手中的白玉笏板打到他头上去。

    刘彻绷着的脸也差点没忍住笑出来,这小子还真会胡搅蛮缠,一句话就把老夏侯给堵回去了,心中不禁暗自畅快,这些倚老卖老的家伙,就该这样治治他们。

    但也不能把这老家伙气出好歹来,夏侯家还是很忠心的,要区别对待。因此,他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元卿,要就事论事啊,不要辱及先贤,要懂得尊重长辈。呃,夏侯大夫就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了。”

    没想到夏侯友恭的倔脾气上来了,谁劝也不好使,今天他还非要在这殿上挣个明白不可。

    “哼!陛下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夏侯家的人岂是为了一己私利就妄言轻语之辈,老臣今天之所以说这么多,所为者陛下也,社稷也!天威难测,灾祸无期,就连仙师们不也是要陛下警醒天意的警示,不可任意妄为的吗?难道陛下非要置天意于不顾吗?那样恐怕雷击含元殿就在今天了!”

    仿佛要印证他说的话就是真理一般,一道响雷正巧“咔嚓”在头顶劈响,震耳欲聋,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哆嗦。有许多大臣都在心底悄悄嘀咕,而出来抗议请命的那些人,都把脖子梗梗了起来,神态更是得意。老天爷这是严重的不满意了啊,身为天子,看你敢不敢不考虑这后果!

    刘彻暗自叹了口气,天象如此,他的心中也是有些将信将疑的。接下来要怎么办才好?难道真的就此罢手?这么好的机会如果就这样放弃了,真是心有不甘啊!可是,如果万一再发生类似天雷击毁宫殿之事的话,那他皇帝的威望就彻底完蛋了!

    “夏侯大夫如果真的是一心为国的话,就更不应该口出如此之言了。陛下将要做的事,正是为了天下黎民的福祉,为了社稷的稳定强大。这样的仁德之心,感天动地,天意又怎么会责难呢!天雷滚滚、风云激荡之气象,正是映射我大汉威震八荒、四海龙腾之兆,应当乘势而起,内修新政,外攘四夷,方不负此良机也!”

    巍巍宫殿,煌煌未央,元召身虽弱冠,立在正中,声音清朗,正气凛然。群臣中不乏素来对他有好感者,不禁齐齐暗中赞叹一声,此子真锐气无双也!

    “小子无知!陛下休的听他言语蛊惑,自古天意不可违,若一意孤行,降下灾祸,试问谁可担当得起?姓元的小子,到时候就算把你五马分尸,你也当不起这个责任!哼!”

    见御座上的皇帝神色不明,夏侯友恭厉声威胁了一句,其余的那些官员在傅远带领下也大声呵斥起来。一时间群情汹汹,大有把那个孤单少年淹没之势。

    皇帝刘彻不知道在想什么,面色呆板,看着下面的动静。汲黯、郑当时、石宽等人心中焦急,暗自替元召担心,这小子竟然胆大包天到去捅了人家的马蜂窝,今日事难以善了,看架势必须要分出个生死胜负才可罢休啊!几人互相看了一眼,彼此心意相同,说不得要替这小子在殿前据理力争一番了,否则,怕是他今天凶多吉少。

    正要出班位时,却听的元召冷笑了一声:“怕什么灾祸降临!即便真有此不虞之事,陛下,臣也愿为前驱,抗击天威,让它化为无形,退避三舍,不敢临我大汉未央、紫禁之巅!”

    他说什么?抗、抗击天威……退避三舍?此人疯了!这是被一群大臣们逼疯了,这才口不择言。这是所有人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

    就连刘彻也有些不确定的紧紧盯着元召,一句“不可胡言乱语”的训斥刚要脱口而出,忽然想起这小子的种种神奇,又把嘴闭上了。他决定继续看下去,既然自己现在没有办法打破面临的僵局,就不妨再等等看,也许元召会继续带给他意外的惊喜呢!

    傅远、夏侯友恭等人听到元召竟然说出这样的大话来,心中暗喜,这小子是活到头了!竟然口出如此狂妄之语,对天地无一丝敬畏之心,取死之道也。

    丞相田玢在一边袖手旁观,微闭着双眼,心中暗自得意,你们就斗吧,斗的越厉害才越好,反正这双方的人他都不待见。那帮老家伙中有的是看不起他的人,田玢早就窝着一股火呢。元召这小子更不是好鸟,上次打的那个赌,田玢一想起来还心中忐忑着呢。不管谁把谁弄死了,反正对他都有利,下朝回家就庆祝去。

    和他有同样心思的,还有廷尉张汤,此人本来就是睚眦必报的本性,见元召被群起而攻之,不禁在心中拍手称快。

    而御史大夫公孙弘却暗地里叹了口气。他的内心深处是盼望着皇帝能够施行“唯才是举”这种新的选贤方式的。以前的那种郡县推荐方式是怎么回事,他太清楚了。弊端太多,往往流于形式,被举荐的所谓贤才很多都是豪门高族子弟。真正有才能的寒门士子反而得不到推荐机会,郁郁终身,难得上进之路,这些苦楚,他本人就有切身体会。

    可是,现在看来,阻力太大了。皇帝想要破局,何其难也!公孙弘又瞅了瞅元召,他本来也对这位小侯爷曾经寄予厚望,非常欣赏他身上的那种锐意进取之气。然而,终究还是太嫩些啊……。

    “大胆元召,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所在?又知不知道在当着什么人口出狂言?你好歹也是朝廷册封的侯爵,虽然年纪小,却也容不得在此地此时如此放肆!陛下,臣请治其不敬天地、信口开河之罪。”

    傅远神情严肃,伏阙请旨。其余人等自然随声附和:“臣等恳请陛下究治其罪,以正朝堂威严!”

    未央宫上空电闪雷鸣,似乎随时就能劈在大殿檐顶一般。含元殿之内群臣逼迫,每个人的心头都紧张起来。包括站立一侧的几个学士侍读们也不由得心中暗忖,看来长乐侯今天要难逃此劫了。

    面对着如此严峻的形式,众人看到,名叫元召的少年侯爷却淡淡的笑了,他的笑似乎发自内心,那里面包涵了轻蔑、骄傲、自信还有胸有成竹。

    “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你们这些人喋喋不休了这大半天,意思不就是说,陛下想开拓创新,铲除那些害虫……呃,铲除盘踞在我大汉朝中的顽固势力,是不对的?陛下想为自己的子民做主,铲除长期跋扈长安的那些黑恶势力,也是不对的?现在天又打雷了,又要警告什么了,陛下应该老老实实的,垂拱而治,做一个任由你们这些大臣们摆布的君王,对不对?”

    元召的眼睛斜瞅着面前的一大群朱紫朝臣,这些人既然选择了与他做对手,生死对决,那就怨不得他施展手段了!

    “元召小儿,休要存心挑拨陛下,我等赤胆忠心,非有他念,只是要为社稷除去你这不知天高地厚之辈,省的祸乱朝纲尔!今日雷鸣电闪,正是上天发怒,其中原因,就是因为你领着刁民屠灭了信成候府所招致!事到如今,你还在狡辩多言,速速纳命伏法吧!”

    傅远嗔目大喝,威势逼人,三四十名官员都对元召怒目而视,道道如利剑,杀人于无形。

    “哈哈哈!好吧,如果老天爷真的是为了我元召今日替冤魂伸张正义而要降雷劈人,那这样的老天不要也吧!如果它还是那个怜悯众生的苍天,那就雷电加身而自然不会伤人。陛下,微臣愿请旨,以身试雷,看看这天意到底是在哪一边!”

    哗的一声,所有听清楚这句话的人都把眼珠子瞪大了。什么?以身试雷?没听错吧!这小侯爷这会儿是真的疯了!绝对疯了!

    侍立帝侧,名叫东方朔的青年书生,也是吃了一惊,他看了看几位和他一样的文学博士,大家的表情都差不多。

    他今天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尽管这几位博闻广记,博览古今典籍,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人力可以抗击天威的,那样的事情,只存在于上古的传说里。小侯爷从来都是谋定而后动的,难道今天真是急则生乱?

    “元卿,你、你……不必如此的,朕知道你一片忠心,但却也不必如此倔强。这次……就算暂且退却一步,留待有用之身,以后来日方长。不必意气用事,无论发生什么事,朕必定能保的你周全!哼!朕还坐在这个皇位上呢,我看谁能伤得了你。”

    皇帝当着群臣的面,在这样的形势下,能说出如此推心置腹的话来,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事了。

    夏侯友恭黑着脸,见事到如今,皇帝还要如此回护元召,不禁心中大为恼怒,跨出一步,就要再好好说说这君臣之道。

    元召已经没有功夫也不想再听这些废话了,他朝御座点了点头,让刘彻放心。然后粗暴的截住了这位夏侯大夫的发言,说话毫不客气:“你们这些人,默守陈规已久,如同井底的蛤蟆一般,眼光短浅到只见自己的毫末之利,对天下民间漠不关心,视苍生如同蝼蚁,又懂得什么天道善恶!今天我就让你们死的明白,看看这老天到底是护佑的哪一边!”

    说完,躬身为礼,神色变得前所未有的庄严肃穆。

    “陛下,臣元召正式请旨,愿去这未央宫含元殿最高处,以身试雷。如果天意厌我,就五雷轰顶,化为齑粉,臣死也甘心情愿。若天雷加身而臣无恙,请陛下放开手脚 ,有再敢以天意阻挠天子意志者,就是妖言惑众,可诛杀之! ”

    然后,并不等皇帝表态,他又转过身来,紧紧盯着对面傅远、夏侯友恭等为首的几人,嘴角浮现一抹轻蔑的嘲讽。

    “生死各凭天意,祸福无门自招!怎么样?这么简单的法子,各位大人,敢不敢赌一把呢?”

    刘彻心中大震。当初他本也是走马长安的任侠少年,最钦佩的就是那些肝胆义烈的春秋国士。自从他坐上这个皇位,虽然为了权威的需要,心肠逐渐变得世故,热血渐冷,成了高高在上的人间帝王,轻易不会再为了什么而动感情。

    但在这一刻,他真的被感动了。元召知道自己心中的为难,也知道自己顾及名声的无奈,所以,他宁愿舍身不顾生死,也要为自己撞破眼前的困局。这是怎样的风骨!忠贞、勇烈、国士之风……任何高尚的词都不足以形容他!

    刘彻几乎就想立刻站起来,他要动用皇帝的权利,强行把这些不服的官员压制住,也不要元召去以身犯险。这样的臣子,将来必定是大汉的栋梁,为他付出怎样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但当皇帝看到元召向他投过来的眼神时,他又忍住了。因为他从那里面看到了孤傲和自信。

    “一言为定,不可反悔!”

    傅远大喜过望。还有这样的好事儿?本来看皇帝的态度,对于今天能不能保得住自己的家族无恙,他们这些人心中还是很忐忑的。没想到对手竟然自寻死路,这就怨不得谁了!

    只要元召死了,最好是被雷劈死了,那么今天他所做的一切,就成了无法反驳的大罪过!

    既然皇帝挥出的这把刀都遭到了天意的惩罚,那么皇帝就是错了,这次可不再是素服思过那么简单的事了。皇帝竟然昏聩到听信谗言,杀戮仅存于世的开国元勋,招致上天愤怒,他还有何德何能,坐在天子宝座上?

    即便他厚着脸皮,不去自动退位,那他在宗室、朝堂、天下子民面前,又凭仗什么去继续折腾呢?

    “元召小儿,说过的话可不准反悔!这是朝堂重地,可不是随便开玩笑的地方。”

    面对着敌手的暗自得意,元召淡淡的笑了笑,做了个肯定的手势。

    “走吧!请诸位移步殿外,一切凭天而断!”

    说完,对皇帝刘彻一拱手,转身奔殿外而去。

    这是要玩儿真的了?其余跟这场纷争没有多大关系的官员们无不心情振奋加吃惊。见皇帝率先走下御座,疾步跟着出去。勋臣一系的官员们自然不甘示弱,大步而行。其余的臣子们呼啦啦都跟在后面,这场面倒很是壮观。

    含元殿外,是高高的几十层汉白玉台阶儿,然后下面是一个大广场。这么高的地基,在上面建了这座巍峨的宫殿,自然也就成为整个未央宫最高之处。

    元召在台阶儿上站定,静默片刻,广场四周的皇家羽林军和宫中侍卫们在执勤警戒。秦汉风格的大殿,气势磅礴,飞檐斜指苍穹,檐脊间的各种兽首形态各异却不失生动。

    灰色的檐顶映衬在乌云翻滚的天空下,时光逆转,此是大汉长安,重重未央宫殿宇前。

    看到连同皇帝在内,所有人都跟了出来。元召挥了挥手,一名羽林军校尉走到近前,请他示下有何吩咐。元召轻轻的说了一句什么,校尉点头,却不敢擅自同意,躬身请示一名内侍,内侍连忙趋步来到皇帝面前,低语请示。

    刘彻虽然有些微微的发愣,却还是点头答应下来,羽林军校尉得命,马上飞快的出宫门,不一会儿功夫,就从早已等候在宫门外的人手中,取回来了那个木盒。

    木盒很简陋,只不过是用白木打制。羽林军校尉早已在宫门外检查过其中的东西,有些好奇,他想不明白,小侯爷要用这卷铁质的绳状物来干什么。

    元召接过来,提在手中,沉颠颠的有些重。不禁有些好笑,这个时代的冶炼技术不管怎么说还是有些落后啊。卓家派过来的那些冶炼师傅,已经算得上是当代炼铁经验最丰富的了,可是让他们按照自己的要求拉点铁丝这么简单的事,竟然就弄出了这些乱七八糟粗细不一的东西。好在,今天用起来应该也没有什么妨碍。

    这是那天皇帝派东方朔去长乐塬上求助时 ,元召就已经想到的办法。所以他就简单的给那些冶炼师傅们说明了做法,让他们连夜赶制了一点。

    今天一早,主父偃不放心元召孤军作战,他随着赵远他们也来到了长安,就在长乐侯府坐镇,那篇笔锋犀利的檄文自然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现在,他又把元召特别要的这些奇怪东西送了来,小侯爷到底要派什么用场呢?宫门外,静静等待的主父偃很迷惑,饶是他足智多谋,却也想不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