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月夜射虎 故人西来
    夜色很深,山林浓密。这里不是熟悉的草原,更不是北方的家乡。虽然认真说起来,他的身上流淌着一半的汉家血脉,但他的归属终究还是草原。

    终南山,周围的山麓真的是太广阔了。广阔到即便是世代生活在长安附近的人,有时候也会迷路的。更不要说外地人了。

    余丹王子记得那年曾经来过这里,可是他怎么也找不到去往长乐塬上的道路了。从昨天下午来到这里后,转到天黑,依然没有走出这方圆十里。

    跟在他身边的人并不多,都是忠心的“飞火”勇士。人世间,在暴力面前,并不是所有人都怕死,总有些忠诚的信徒奉守着一种承诺,这种事,无关贤愚,无关种族。汉人中有流传千古的义士,匈奴人,自然也有传唱草原的英雄。

    两年前发生在匈奴王庭的那场巨变,单于珺宸死后,大部分的人都投降了羿稚邪,屈服在了新单于的威严下。这些人,有些本来就是羿稚邪的部从,有些就是为了生存的需要。

    虽然也有为了自己的利益不肯顺从的,但都很快遭到了灭亡。羿稚邪的手段素来毒辣,对于顽固者,他绝不会姑息迁就。一个连自己的父王、美人都可以毫不犹豫杀死的人,还有什么能让他怜悯的呢?

    早已被老单于期许为继承人的小王子余丹,在羿稚邪的清除名单中,更是必死之人。然而他终究没有死,在“飞火”勇士们的保护下,历尽九死一生,终于还是逃了出去。

    在这件事情上,已经在草原上传承了近百年的王庭守护者“飞火”,经历了一场惨烈的分裂和蜕变。

    “飞火”从一开始诞生在那位草原之王的手中起,奉行的宗旨,就是忠实维护单于可汗本人的意志,守护王庭的安稳和草原子民的福祉。

    然而,新单于羿稚邪的王位来的不正,可以说是一场篡夺。这样的结果,被许多忠诚的王庭卫士们所不认可。在他们心中,老单于可汗曾经指定过的余丹才是继承王位的最佳人选。

    追杀与逃亡的历程,当然很凶险。有许多勇士在路上死去了,剩下的护着小王子逃到了草原的大西北,翻过阴山,最后流亡到了最西边的大月氏国。

    寄人篱下的日子自然不好过,这两年多来,这些流亡者们,无时无刻不在密切关注着草原上的消息。凭着残酷的铁血手段,新单于的政权已经逐渐稳定下来,并且开始了新一轮的掠夺,并渐渐赢得了草原子民的拥戴。

    这些消息,令人沮丧。复仇、回到王庭……这些曾经的希望火花,在一天比一天暗淡。余丹却与随从们整天所想的不同,已经在这两年的厮杀与挣扎中成长起来的匈奴王子,也想早一天有能力回去,但他不是为了夺回那个王位,而是为了救出自己失陷在王庭的阿姆。

    每当望着东边的一弯新月斜挂半空,想起那些在阿姆身边承欢的日子,余丹的心都要碎了。草原的传统,父亲死后,当家的儿子不仅会继承他的全部家业,还要继承他的全部女人。

    那个残暴的哥哥羿稚邪会对自己柔弱的阿姆怎么样呢……他不敢想象下去!

    “如果将来有一天,我有机会回到草原,阿姆要是毫发无损,不管你曾经做过什么坏事,都可以原谅你。要是你对阿姆做过了什么……不管有任何理由,你都必须死!”

    无尽的苍穹下,这是余丹王子对着草原的方向所立下的誓言。身为大汉和亲公主的阿姆,是他生命中最神圣的所在,容不得一点玷污。

    时间消磨,重回草原的日子仿佛遥遥无期,更不要说那些复仇的奢望。然而就在这低迷与无助中,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通过潜伏在匈奴王庭的暗探传了过来。

    自从马邑之围汉匈开始交恶以来,两国终于在边境大规模开战。最新的结果是,大单于羿稚邪亲自组织率领的入侵行动,以失败而告终。近两万匈奴铁骑,死在了雁门关外,可以说是损兵折将,铩羽而归!

    所处的立场不同,态度果然是不一样的。虽然死的也是同族的匈奴人,但在这些流亡者心中,涌起的却是巨大的惊喜。

    在追随着余丹王子的队伍中,除了几百“飞火”勇士之外,还有几个从小教授他汉学启蒙的文士,他们都是当初因为各种原因来到草原的,被老单于任命为了最喜欢的这个小儿子的老师,教授汉学。

    他们几个倒是忠心,感念当初的恩德,追随在余丹身边,替他出谋划策,却也是缓解了不少危难。

    听闻到这样一个重要的消息,他们马上意识到,一个巨大的契机也许就在眼前。战国经典、春秋战略中,有的是合纵连横的例子。在这些精通史事的文士手中,随便借鉴一下,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

    于是,在派人详细的了解了这次的两国战情之后,一个成竹在胸的方案就很快制定出来。必须马上派人去汉朝联络,匈奴王子余丹愿意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组织起阴山以西的匈奴部落以及说动大月氏国,协助大汉皇帝,共同对付匈奴单于,铲除羿稚邪,重新恢复国与国之间的和平局面。

    余丹有必要亲自去一趟长安了。这一方面是因为这么重大的事,只有他亲身前去,才能表现出诚意。另一方面的原因,是因为他与那个地方的一些人有着某些渊源。

    所以,他今天站在了这里。不远万里,从西北遥远的阴山脚下,来到了终南山下。他想要先去见见那个人。在“飞火”勇士们综合而来的资料中可以知道,当初曾经共同相处了一个秋天的少年,如今已经成长为长安内外举足轻重的人物。

    熊熊的篝火燃烧起来,山间的夜晚已经有些冷。既然已经迷了路,就只得在此暂且休息一夜,好在,露宿野外这样的事情,对于他们这些什匈奴人来说,早已习以为常。

    他们的位置就在林间靠近山路边缘的地方,能跟在余丹身边来到中原的,自然都是最忠诚的勇士。十余人的首领名叫离竿,当初曾经也是“飞火”中的大统领,如果继续留在匈奴王庭,现在应该也得到了新单于的重用。只是他选择的道路,是舍却高位,继续保护余丹王子。

    这次以他为首,挑选了勇士们当中武艺最高强的十几人跟着前来,为了不出什么意外,都乔装打扮成汉人模样,而余丹就扮作一位富家公子。稍微富态些像是管家跟着的,是名叫平式的谋主,他便是余丹的汉学启蒙师者。

    虽然对此行怀着巨大的期望,但在事情还没有开始之前,心中总是有些忐忑不安。此时在火堆旁说起来,长夜无事,不免又对可能会遇到的几种对方反应细细的推测一番。

    蓦然,山脚背后不远的地方,有马匹的嘶鸣声响起,随后有人大声说话的声音传来。

    离竿一惊,连忙打个手势,早有人迅速扑灭了火堆。在这山林之间,又是深夜,摸不清对方来人的底细,为了余丹王子的安全,还是小心些为妙。

    他们所处的地方地势较高,又比较隐蔽,一行人伏到山岩之间,悄悄地向下面看过去时,却见火把照亮之下,有几匹马慢慢行来。

    半明半暗之间虽然瞧的不是很清楚,但对方显然都是些身手敏捷的汉子,手中兵刃的寒芒偶尔在光影中一闪而过。略微听得几句他们之间的对话,却好似是一群人在这附近进行什么狩猎的活动。

    原来是些打猎的人,那倒没有什么妨碍之处,只要不是一些山间匪徒就行。想必他们也不会横生枝节的来找麻烦。

    这会儿,天上的月亮却正圆,银辉洒遍山野。走到这附近不远时,那几匹马上挂着的猎物,已经可以看的清楚,看样子每个人都有不小的收获。

    一阵山风吹过,林间树木哗哗作响,令人不禁遍体生寒。离竿身手高超,经验丰富。察觉到这风声中竟然夹杂着一种腥臊之气,不禁心中微微吃惊,暗叫不好,这一定是有猛兽出没的前兆。连忙低声吩咐,让众人加强警戒,把余丹护在中央,都瞪大眼睛不可松懈。

    果然不出他所料,对于危险的警觉,马儿有时比人还要敏感。那几匹马开始咆躁不安起来,马上的几个骑士显然很年轻,他们却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一面用力拉住缰绳控制马匹,一面还在互相打趣。

    “周头儿,你到底还会不会骑马啊?不会是刚刚歇息了这几天,马儿都开始不听你的话了吧!哈哈!”

    “是啊是啊!亏的昨天去挑马的时候,你还厚着脸皮去求小侯爷,非得要这匹大青马。你看,它看不上你了吧?连带着我们的马也被它带坏了。吁、吁吁……!”

    几个人的马却是越发的不安,连连用力带缰绳,却也止不住它们想往斜刺里逃窜。名叫周霸的年轻校尉终究经历的事情还稍微多点,他猛然想起曾经听人说过的一些事,顾不得手下兄弟们的调侃,连忙大喝了一声。

    “都小心点!可能有危险……。”

    他的话音还未落,左边十余丈外的林中“昂嗡”一声震啸,响彻山岗,草木分处,映着月光,有兽眼如同两盏明灯,一只斑斓猛虎闪现出来!

    这百兽之王一出现,马匹根本就站不住,腿都软了,跑都跑不了,即便是这些雄骏的战马也不例外。

    这只虎,身形威武庞大,和半大的牛犊子也差不了多少了。正是一只出来觅食的成年下山虎!所有人都心中暗生凛意,离竿等人早已把兵器暗暗的握在手中。虽然这只虎隔着他们很远,方向是朝着那些打猎人去的,但他们也是心中很紧张了。

    周霸更是大惊,一点儿思想准备也没有,就突然蹦出这么个大家伙来,说不害怕那是假的。这一小队的四五个兄弟,在今晚的狩猎活动中,正是他负责带领的,要是任何人出了一点儿意外,他就没脸回去了。

    “周头儿,有老虎哦!我们快上去杀了它吧,哈哈!今晚的收获,肯定没有人比得了我们了。”

    四五个都是年轻的小伙子,也曾经都是走马斗狗的长安子弟。北疆战场初次对敌首战,就取得了巨大的胜利。回来后,荣誉已经使骄傲的姿态占据了他们的心中。因此,对于突然出现的一只老虎,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反而都跃跃欲试。

    然而,他们想错了。百兽之王的厉害,可不是三五个匈奴骑兵所能对比的。老虎发现了猎物,又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然后猛的就窜了过来。

    周霸已经来不及多说,老虎来的太快了,连拉弓搭箭的时间都来不及。他从自己那匹浑身发抖的坐骑上一跃而下,翻腕之间,汉刀已经脱鞘而出,挡在了几位兄弟的身前。

    双脚刚一落地,他一面口中大喊“赶快躲避!”,一面闪目去看时,那大虫只不过两个纵跃之间,就已经来到了身前。带着劲风,疾如闪电,扑将过来!他用尽全身力气撩刀直刺虎的前胸时,刀却走空,顺着它光滑的皮毛擦了过去。眼见一张血盆大口就在面前,周霸亡魂大冒,拼了命的把身子向旁边跃开去,却觉得后背如同被擂了一鞭似得,一头栽倒,借势翻滚几下,方才爬起来,被虎尾巴扫中处只觉得火辣辣的疼。

    那虎没有咬到猎物,落地之后继续前冲,又朝那几个人扑去。这一切只不过发生在眨眼之间,听到周霸的示警,那四五个跟着出来借机磨炼的黑鹰军士卒也察觉了不妙,火把落地,刚要有所反应,可是手中的弓箭还没有举起来呢,老虎已经又扑了过来,眼见爪牙到处,这几个人势必非死即伤!

    就在这危急时刻,弓弦声响起,一箭破空而至,正中老虎的后颈,那虎吃痛,噗得落下地来。低吼咆哮,却是更加触怒了兽性。

    然而,还没有等它继续逞凶呢,连续几箭从同一个方向连珠而至,没有一箭落空,全都射中了它的要害,大虫终于站立不住,翻倒在地,抽搐咆哮了一番,就此不动了。

    早已躲闪到一旁的周霸和他的手下兄弟们,躲过一劫后,心中怦怦乱跳,此时呆呆的瞧着,已是万分佩服。不用说,也知道是谁来救了他们。看这份发箭的准头和劲力,除了飞将军本人,天下还有谁能?

    皎洁的月光下,几匹马在主人的催动下,开始向这边走过来。然后有呼哨声响起,远远的有几处相应和,想必是在互相传递消息。

    几十丈开外的山岩暗影中,余丹忽然心中有一种奇怪的预感,他凭着直觉,那群人中的某个影子很熟悉,他的心里开始激动起来。

    “谢过将军救命之恩,飞将军威武!”

    没等那十余骑走到近前,周霸几人早已经迎上前来,抱拳行礼,真诚感谢。

    今晚的所有人都没有穿盔甲,也没有穿军服,都只是劲装打扮,李广也不例外。他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多礼。他下得马来,走到那只躺在地上的老虎身前看了几眼,回过头时,脸上带着某种有些感慨的笑意。

    “好小子!想我李家世代以善射驰名,而老夫更是浸淫此道大半生。没想到今天竟然输给你,世间自有天生奇才异禀者,令人不得不服啊!哈哈哈!”

    在场之人亲耳听到飞将军竟然在箭术上甘愿认输,不禁心中大震。再次看向正从马上下来的那个少年身影时,胸中的崇敬之情不由得又加了几分。

    “原来……原来此虎是将军与小侯爷共同所杀的啊?呵呵,小侯爷神射术……那个,好厉害!好厉害啊!”

    周霸这时候已经听随从而来的公孙戎奴等人略微说了几句刚才的情形,心中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是直肠子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感情了,话语间不免有些期期艾艾的。

    元召笑了笑,见他们都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来。见那虎身上共中了五支羽箭,其中的三支正是自己所射。每支雕翎箭都深深的射进虎身要害处足有半支箭杆,受创极重,所以这个庞然大物才死的这么快。

    原来,今晚夜猎,黑鹰军这些年轻人得到消息,软磨硬泡,非要跟着来不可。元召想了想,左右无事,就答应了他们,权当是夜间拉练一次,反正有李广和自己跟着,也出不了什么事。

    当然也不能全部出动,那样动静就太大了。答应下他们以后会多举行几次,每个人保证都有机会,这才带着三百多黑鹰精锐纵马南山,驰骋夜猎。

    他们这些人却是分成了几组,分别从不同方向合围。刚才听到虎啸声,在附近不远的元召怕有人出意外,连忙赶过来,却正看到周霸几人遇险。搭箭射虎之际,却是李广也正好上弦,两人同时出手,飞将军发出两箭的功夫,元召已经是三箭离弦了,所以李广查看完准头和劲力后,才夸赞认输。

    两人这样高超箭术,不仅黑鹰军众人大声喝彩,就连藏在暗处的离竿等“飞火”高手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一片赞叹中,却见月光中的少年缓缓回过身来,脸上带了和煦的微笑,恍惚间,依如当年模样。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既已相逢,为何不出来相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