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荣辱兴衰 系一念间
    太子微服出宫,照例是有宫中侍卫相随保护的。虽然跟着元召,在安全方面,皇帝很放心,但派些精细些的人,随侍打点,还是很有必要的。

    十几人都留在了楼外四周守候,跟着在房间门口的三四人中,身形挺拔装束普通的领头侍卫,正是上次随扈公主车驾去草原和亲的张骞。

    此时他守在门口内侧,听到长乐侯所说的那些异域风情,西部见闻,心中有着兴奋之意。他不知道这位小侯爷为什么对这些情况这么明白,然而,这一切却深深的吸引了他。

    张骞有好几次几乎要把心中的某种想法脱口而出,却又强行忍住了。这个场合,不适于他问那些问题。不过,他下定了决心,这几天一定要抽时间,找小侯爷讨教解惑。

    关于西域的话题,是有太子刘琚引起来的。他虽然年幼,但皇帝对培养太子的政治敏感性很重视,博望苑中有专门的教授,会定期把朝堂上的新近国政讲解给他听,以便他学着增加这方面的经验。

    开通西域通道,便是他这几天刚刚听到的一个消息。虽然了解的不是很全面,但也知道了大体是怎么回事。再加上当年在梵雪楼,刘琚也是隔三差五的跑过去,和余丹倒是也玩的来。现在知道了他匈奴王子的身份和来长安的意图,又与自己有血脉之亲,态度就更加亲热了起来。

    元召本来也只不过是随口说说大概,以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后来看到大家都兴致勃勃的样子,却忽然又有了另一个想法。

    有些事,既然已经打算开始做,要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到尽善尽美,得力的助手是必不可少的。而眼前的这些人,不就是最好的选择吗?虽然年纪都还小了些,但却更易于雕琢,让他们提前开始担负起自己将来要担负的责任,就从这次开始磨练,也未尝不可。

    “元哥儿,这么说,大汉皇帝陛下和朝臣们已经同意我提出的事了?如此,倒不枉了这万里之行的期盼……。”

    余丹有些感慨,黎明的曙光已经透出了第一缕,虽然还不知道未来的结果会怎么样,但总算是有了希望。如果大汉的力量,加上西域那些对匈奴人暗中不满的国家帮助,大单于羿稚邪就算再强大,到时候局面也会不同了吧。重回草原,从王庭解救出阿姆,已经不再是一种奢望。

    “放心好了,一定会达成你所愿。这是对双方都有利的事。呵呵!”

    元召做了肯定的回答,这使余丹很放心。他想了想,又说道:“我的手下们,在那边也有一部分力量。如果大汉派出使臣前去的话,我一定会传令给他们,全力协助汉使达成使命的。”

    “怎么,余丹,你不打算跟着回去了吗?”刘琚略带惊讶的问了一句。

    匈奴王子冲刘琚微微的笑了笑,又看了看元召,以非常认真的态度说道:“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从阿姆那里接触到了汉家文化。后来,父汗又延请中原儒学之士,教授我书经知识,长期以来,我心中对汉学倾慕已久。这次正好有这个机会来到此处,又怎能错过?我早已请求皇帝陛下的恩准,愿意留在长安,好好学习汉家文明,以偿夙愿。”

    别的人听他说出这些话,以为他真的是想留下来学习,倒是想不到其他意思。元召却暗中叹息了一声,看来这也是一个聪明的家伙啊!

    “好!这个想法倒是不错,陛下既然已经恩准,那就好好安心留下来吧。哦,长安学院很快就可以建成,到那个时候,大家都可以去到那里面学习的。南越来的那位王子也已经提出这个请求了,说不定,以后也许还会有楼兰啊大宛啊朝鲜啊什么的王子们,都争着要去长安学院进行再教育的,这样的事情,谁说的准呢!呵呵!”

    元召说这些话时的语调非常奇怪,似乎蕴含着某些深意。尚在弱冠的这些人大多没有明白什么意思,余丹倒是似乎领悟出了一些什么,脸色略微僵硬了一下,但随之也跟着笑开来。

    楼外秋色宜人,楼下是熙攘的散座酒客们,二楼廊间朱玉栏杆上,附身在上面装作看风景的曼妙身影,把身后所有的话都听得清清楚楚。

    原来此人就是长乐侯元召啊!在遥远的淮南王府中,她曾经从父王口中听到过这个人所做的一些事,父王似乎对他极为推崇。在她的印象中,能够得到淮南王重视的人,怎么也应该是些朝堂重臣或者是年长的饱学之士。

    然而,今日一见,她才知道自己想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以至于最先开始的时候,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他,原来还未成年?!

    这样的发现,让刘姝心中有些震惊。随之涌起的,更是深深的不服气。自己只不过就是生了个女儿身而已,要是变成男子,凭着自己的本事,弱冠封侯也只不过是寻常事罢了。

    以她的冰雪聪明,元召话中之意当然会听的明白,不禁在心中冷哼一声,这小子好大的口气!听这些话外之音,说的那些西域国家好像已经尽在掌握似得,而且还会臣服在大汉脚下,纷纷派王子们来长安为质?这样重大的事情,小小年纪,亏他也吹的出来!哼!

    心中一旦存了这样不服气的念头,再听元召侃侃而谈的那些话,便有些不顺耳起来。正在心中不爽之际,忽听旁边有人用殷勤讨好的口气,打破了空间的安静。

    “姝妹,何故一人在此呢?害得我们找了你大半天,却是挂念。”

    刘姝对来人微微的笑了笑,只说是出来透气,并没有走远。那人见她一笑之下,眉间梨花绽放,容颜红润初雪,异常妩媚动人,不禁看的有些发呆,眼睛都直了。旁边跟过来的刘健连忙轻轻咳嗽了一声,他才醒悟到自己的失态,急忙以他语掩饰过去,心中却已是痴痴难以忘怀。

    刘健看到这齐王世子对妹子痴迷的模样,虽然有些好笑,他却并不感到奇怪,这样的事情早已见得多了,习以为常。却只是担心高傲的妹妹会生气,那样自己恐怕又会有些苦头吃,好在看她脸色如常,这才放下心来。

    他们结伴从房间出来的是三人,刘健、刘玄与河间王世子刘奉车,却是不胜酒力,暂且出来躲避一会儿的。看到刘姝郡主一个人在这儿发呆,所以才凑到身边搭讪。

    刘姝随便敷衍了几句,来到长安的这段日子,早已看清了这些王室子弟们是什么德行,要不是为了父王的声望着想,不破坏诸侯国之间的良好关系,她早就出手教训过其中的某些人了。开玩笑,在江淮之间,她可是有着“魔女”称号的,无人敢在她面前轻薄半分!

    “小健,回去的时候,记着把长乐侯元召的资料再让人整理一份,详细些,我要看。”

    刘姝不再理睬别人,转身欲走之间,却对刘健淡淡的说了一句,用的是吩咐的语气。

    淮南王世子有微微的错愕,不是因为妹妹吩咐哥哥,这个他早已经习惯了。而是因为不明白妹妹为什么会突然对那个陌生小子感兴趣起来的,这对她来说是很少见的事。

    他一边答应着,一边有些奇怪的顺着刘姝的眼神看过去时,这才发现,原来元召那小子就坐在对面的房间里,他的心中一突,脸色变得有些阴沉。

    黑暗中看不见的角落里,淮南王府在长安城内外是有着一张巨大的蛛网的。这张网已经经营了很多年,是淮南王府所依仗的一股重要力量。这个核心机密只有王府中很少的心腹才知道。

    刘健质子于长安,这其中的某些力量,便划归到他手中秘密掌控。其主要作用,就是全面的搜集朝堂内外的动向和情报,以便掌握第一手资料,供淮南王对时局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而长安城中的一些重要人物,更是他们研究的对象。因为不管任何国家大事,都是由人来制定和执行的,认清一个人的行为方式和思想,就能更好的对他参与其中的事,提前做出合理的推断。

    当然,这些道理,是从那位知识渊博的淮南王口中说出来的,作为儿子的刘健只是心悦诚服地执行者而已。

    这几年,如同流星一般横空出世的元召,就是淮南王府一直重点关注的一个人。

    刘健认识元召已经很久了。在那个小子还只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初进长安城的时候,他们便曾经打过交道。不过,那是一次不愉快的回忆。

    在世界上,有些人,初次相见,便会产生很微妙的情感,这叫做缘分。而有些人,也许生来注定就是要为敌的,这便是宿命!

    刘健看着隔了一道镂花木窗坐在那里风轻云淡的少年,心中有着莫名的嫉妒和恨意。虽然知道以自己目前的能力,还不能把他怎么样,但如果能让他出丑或者是吃点苦头儿也是好的啊!想到这里,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勾魂摄魄的倾城背影,还并没走远,空气中流动幽香阵阵袭人。正流着涎水的齐王世子刘玄,感觉自己的魂儿在此刻真的被勾走了!蓦然觉得肩头被轻轻的拍了下,回过神时,看到的是刘健意味深长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