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惊鸿掠影 绝代双姝
    在小冰儿背后暴起偷袭者,不是别人,正是淮南王世子刘健!迅雷不及掩耳,眼看匕首将要堪堪及身,他心中暗喜,自以为得计。蓦然眼前人影一花,匕首刺空,同时耳边听到娇声清叱,死亡的影子遮住了头顶的光亮,剑气如虹,毙命就在顷刻之间!

    “我命休矣!”偷鸡不成蚀把米,刘健大悔,把眼一闭,没想到这小妞这么厉害,自己这两下子根本就没有机会伤到她。

    千钧一发之际,“铛”的一声清脆交鸣,一把短剑横空而至,荡开了赤火,香风袭面,电光火石之间 ,两个身影交错几招,同时落地,四眸相对,各自微微吃惊。

    小冰儿手中剑横在胸前,舒了口气,随手掠开被对手打乱而遮住眼帘的发丝,凝眸细看,一丈之外,被赤火的余芒割断腰间束带的女子,红袖翠衫,翩若惊鸿!

    在不远的未来,有一个最著名的帝国无敌将军,还有一个风华绝代的海上女王,明月楼头,猝然相遇。这是她们的初次相识,以剑为礼!

    在南国的江淮之地,自春秋至今,武侠义烈之辈多如牛毛,其中佼佼者更是数不胜数。沿袭百年,形成了几个最厉害的流派。

    只不过,在二十余年前的那场天下大乱中,兵戈四起,江湖也未能幸免,忠义之士与叛逆者互相绞杀,死去的也不知道有多少,江湖就此凋零。

    而幸免于难留存在世间的,便成为了硕果仅存的江湖传道人。在当今楚淮,最著名的其实不是那个不离淮南王身边的“一丈伏魔”韦陀,而是“剑魔”雷被!

    雷被的身份很特殊,虽然受淮南王的礼遇,却并非贪恋红尘富贵之人。因此,有事相请,他会帮忙,无事时,便入山修炼,可以说是半隐之人。

    而教习刘姝郡主的武艺,就是当年在淮南王请求下,答应下来的一件事。最先开始,雷被也只不过偶尔来王府教授一些健体之术,不过后来,他无意中发现当时才十几岁的刘姝原来是一块学武的好材料,遂起了爱才之心,加意栽培,传授了她一身的好本事。

    如果是那几个纨绔成性的世子被人家教训一顿,刘姝也只会袖手旁观,才不会管他们的死活。不过,刘健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不管怎么说,不能眼瞅着他被人所伤。

    何况,眼前一身红衣的女娃子出手也太狠毒了些,一言不合就把齐王世子的手斩断了,如此作为,需要好好的教训!

    刘姝飞身跃起,拔剑,挡开刺向兄长的剑锋,同时右掌拍向小冰儿的头颈,不料对方见机也快,侧头转向,躲过她的掌袭,扎头的丝带飘落,头发散开。然后赤火剑顺势斩向刘姝腰间,却终究慢了一瞬,没有伤到她,只割断了绿裙的束带。

    衣袂飘飘,暗香浮动。一东一西隔了两丈距离的身影对峙片刻,刚才交手,可以说谁也没有讨到便宜。都是傲娇的心性,岂能服气,有冷冷的敌意开始蔓延。

    “年纪这么小,又是个女孩儿家,出手如此毒辣!也不知道是哪一个教你的。哼!这下惹出滔天大祸,看谁能救的了你。”

    刘姝脸上冷若冰霜,扫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那个长乐侯,真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待的看清楚与自己交手的原来是个如此美的女子,小冰儿的心中没来由的有一种预感,她很讨厌她!将来也许会是强劲的对手。而且,她的眼神越过自己去瞅了一眼身后的小师父,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但心中的不爽就又曾加了几分。

    “要你管!哦,我明白了,莫非那只胖子是你的心上人,看他吃了亏,所以你来替他出气的?啧啧,真是可惜,虽然你跟着他能享荣华富贵,现在没了一只手,唉……!”

    少女做出一副惋惜的神情,瞅了瞅正在由几个小王爷们进行止血包扎的刘玄,那位正惨叫狰狞。又若有所思的端详着刘姝郡主的花容月貌,似乎在猜测着两人的关系,样子很欠揍啊!

    果然,她的话成功的激怒了刘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说她和那只胖猪……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臭丫头,找死!”

    “魔女”的名声是怎么来的?也不去江淮之地打听打听!刘姝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断喝一声,掌中短剑一竖,身形如穿花蝴蝶一般,杀气夹杂着冷香直奔小冰儿袭来。

    小冰儿就是故意气她的。见她要与自己来打架,却是正中下怀。赤火剑手中颤动,幻出三道剑锋的光芒,施展了十分的本事,满心要给她一个好看!

    两个人这一交手,别的不说,却是十分悦目。一身红衣的少女,身形矫健如燕,出剑在一个“快”字,疾若闪电。在曾经亲眼目睹过元召出手的人眼中,小冰儿已经有了他三分的影子。

    而红纱罩绿罗裙的刘姝,出招儿却十分大气,开阖之间,人随剑走,身形婉转,如行云流水一般。夹杂着女子清叱和兵刃的脆响,两人纠缠打斗不停。

    两边的人都看的有些呆。齐王世子刘玄经过包扎,暂时止住了血,他们已经派人回去搬救兵了。刘健等人本来劝他赶快回去救治的,没想到这家伙骨子里倒有一股狠劲儿,咬牙坚持着,非要等到救兵来,报了此仇才肯罢休。

    崔弘负剑在旁,看着小师妹的招数精妙,层出不穷,心中暗暗佩服。自己与她同时起步,师父从来不会偏心,教给两人的东西,都是武学中的精髓。小师妹总是领先一步,只能说明她的天赋确实比自己高了许多,看来绝不能松懈半分,否则,就被她远远地甩下了!

    而最是听从冰儿姐姐话的陆浚,心中更是热血澎湃。当初小冰儿对他们姐弟的情意,他自是永生难忘。元召怜他孤苦,收在身边,最近开始让他跟着小冰儿,练习一些武学入门的基本功夫。

    因为陆家姐姐的惨死,勋贵凶手们被元召怒而铲除。大仇得报后,陆浚便把长乐侯府当成了自己的家,冰儿师姐更是被他当作亲姐姐一般看待。

    “总有一天,我也要练成这样的身手,方不负男儿一场!也方不负小侯爷和冰儿姐姐的大恩!”九岁的陆浚暗暗下定决心。

    明月楼这个时候早已没有了客人,长安酒客,都是些见过世面的人,心中有数,谁如果还在这里看热闹,那就是倒霉催的!

    二楼的走廊有些狭窄,东西也不过几百米长。一大一小两个女子,却是斗了个旗鼓相当,不分上下。

    众人正看着那对身影翻腾。“叮”的一声脆响,换招之间,刘姝手中的短剑趁机刺向小冰儿的左肋,却被眼疾手快的小冰儿回旋挥砍,双剑相交,短剑齐柄而断!

    绿罗裙的影子飘然而跃,倏忽退后,却不忘怒斥了一句:“哼!臭丫头,依仗兵器之利,算的什么本事!”

    小冰儿炫耀的把赤火在掌中打了个旋儿,满意的看了看对方有些狼狈的样子。

    “败了就是败了!找什么理由?要不是你逃得快,哼哼……!”

    刘姝被气的够呛,把手中只剩了剑柄的短剑扔到地上,顿了顿足,气恼加上刚才的打斗,呼吸急促,胸口不断的起伏。

    小冰儿眼睛一亮,嘻嘻笑着,正要再挖苦她几句,忽听楼外传来人喊马嘶,吵嚷以及兵器撞击声不绝于耳,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季英大吃一惊,正要派人去看时,明月楼门被“砰”的撞开,十几个元召他们带来的侍卫一边后退,一边挥刀阻止着大队涌进来的人。

    而对方人多势众加上勇猛,根本挡不住。紧跟在后面进来的,却是大队的身穿巡武卫服饰的士卒,几溜排开,弯弓搭箭,对准了二楼栏杆旁站立的众人。

    “什么人胆敢在此伤害王室子弟!还不束手就擒。”

    一人越众而出,盔甲在身,戟指大喝!正是巡武卫将军,官拜武威中郎将的田少重。

    刘健及各位世子们一看,精神振奋,援军终于来了!冲在前面的,正是王府中的一些打手,而巡武卫劲卒,想必是王府中人去打了招呼引来的。

    “少重将军,我等在此!齐王世子被人所伤,伤势极重,请赶快下令捉拿凶手啊!”

    丞相田玢交游广泛,与诸侯王们之间多有交结,尤其是淮南王更是知己。连带着小辈们也都彼此熟识,此时见是巡武卫将军田少重亲自领兵带队,众人不由得大声呼喝。

    在来的路上,田少重早听回去求援的王府护卫诉说了事情的经过。听到又是元召那小子作怪,他心中一动,感觉机会来了!

    田少重和他父亲田玢一样,都是心机深沉之辈。在很早以前,他就有一种感觉,这个来历不明的野小子,早晚会成为对手和心腹大患。上次更是被他讹去了田府一半的家产,更是加重了彼此间仇恨。

    “竟然敢领人与诸侯王世子们为敌,还故意纵容重伤了齐王世子刘玄,小子,这次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真以为诸侯王们是软柿子可捏了?哈哈!那都是些吃人的老虎哦。”

    田少重抬起头时,正看到注定是敌人的那个少年,面无表情的俯身下望,眼中有捉摸不定的目光。

    风雷起长安,天下皆震荡……现在,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