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花前娇语 月下追魂
    元召是第二天午后,才出宫回到的长乐侯府邸。未央宫之夜,皇帝究竟与他谈了些什么,没有人泄露出消息。后人虽然有许多猜测,但并不见于史册记载,研究其生平者,也只能从零星的资料中,隐约推测出他在随后震动天下的大事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元召之所以没有连夜出宫,是因为皇帝把他留了下来。刘彻脸上神色有些凝重,声音低沉的告诉了他一个消息:“老祖宗精神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了,去好好诊治一次,告诉朕真实的情况……。”

    所以,整个上午时间里,元召去了长乐宫。陪着窦太后说了许多话,临近中午,又亲自去御厨做了几道可口的菜,窦太后自入秋以来,已经进食日渐减少,这次倒是多吃了几口。

    她神智并没有糊涂,自始至终都把这个在最后岁月里给她带来温暖的孩子拉在身边,听他说着那些宽心的话,笑容与平常人家的老人没有什么两样。

    元召并没有特意诊治什么,也没有提到一句关于身体情况的事。生老病死,是无情的铁律,不管是什么人,都早晚无法避免。身体机能的退化与疾病无关,窦太后,大限将到矣!

    在老秀鱼满含担忧的目光中,送元召出长乐宫门口时,他看到少年似乎是害怕正午的阳光耀眼一般,用手掌遮挡了一下,顺手擦去了涌出的泪花,转过身时,眼角有些微红。

    “杂事不要再让老祖宗知道了。秋尽之前,好好看护着吧……。”

    受命于文皇帝,忠诚保护了长乐宫大半生的秀鱼,点了点头,沉重的站立在宫门,看着元召走远。落叶翻飞,肃杀一地!

    回复皇命时,元召没有去看皇帝刘彻的表情,便告辞出宫了。这位皇帝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心中是悲是喜,与他无关。

    疾步而行,胸中翻涌,有抑郁之气渐生。长乐宫中的老人,虽然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却是在这个世界给他爱护最多的人之一。如今即将仙去,自己虽然知道结果,却无能为力。

    回到府中后,下午的时光里,他什么都没有做。府中所有人,经过小侯爷的房间时,都小心翼翼的,唯恐惊扰了他。紧闭的房门,他紧缩的眉头,让大家都有些担心,不知道小侯爷的心情为什么会这么糟糕。

    泠霜泠雪两姐妹,悄悄以各种借口进去了几次,可是又轻轻地退了出来,没有探听到一点儿消息,她们不敢打断元召的沉思。

    等到傍晚的时候,有一个陌生访客的来到,打破了这种局面。管家元一进去禀报时,他看到元召的脸上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嘴角泛起若有所思的笑容。

    小侯爷的房门打开了,元召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等候着来访的客人。侯府所有人,看到他脸上又重新浮现出那种淡然的微笑,心都放到了肚子里。小侯爷的喜怒哀乐关系着侯府所有人的心情,这不是害怕,而是关心。

    刘广是齐王九个儿子中最小的一个。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他不同于齐王世子刘玄的嚣张跋扈,也没有其他几个哥哥的傲慢无礼。刘广很低调,甚至在齐国王府人的眼中,这位小王子,有些懦弱和卑下。

    然而,在无人看透的内心里,那里边埋藏着深深的仇恨和无尽的野望。他的生母,本来不过是东海边的普通民女,因为姿容出众,被出巡的齐王看中,带回宫中,几度春风之后,便再也置之不理。

    等到生下刘广后,更是受尽欺凌,她一个无根无基的普通女子,想要在残酷的宫斗中生存,何其难矣!齐王的薄情,后妃们的排挤,还没有等到自己的儿子成人,便悲惨的死去了。

    亲眼目睹母亲死状的刘广,从此变得很乖巧,在父王和几位哥哥的面前,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但有些恨,只是埋藏,却从来不会忘记。

    聪明的人总是会看准时机,复仇的心也会抓住每一次可能的机会。于是,亲身经历了明月楼上那一幕的这位齐国公子,孤身一人来到了长乐侯府。

    小侯爷房间灯亮了起来,他与那位年轻的访客谈了很久。管家元一亲自领着人在四周布下了警戒,虽然元召没有吩咐他这样做,但这位长乐宫出身的管家,有一种预感,房间中的谈话也许很重要。

    等到刘广告辞的时候,恭敬地在门口对元召行礼,脸上流露出来的是敬畏、感激还有兴奋。

    元召保持着脸上的微笑看他走远,回过头时,心里却有暗暗的叹息。主父偃看透人心的本事真是了得,果然,利益的诱惑没有几个人能摆的脱。

    像刘广这样聪明而有野心的家伙,却是欲成大计的好帮手。由他去暗中联系诸侯王公子们,提前造势,却是省了不少力气。

    此时夜色深沉,天已交更时分。元召回到房间,泠家姐妹端过茶来。小侯爷多日不在府中,这对双胞姐妹花便感觉失去了许多乐趣,此时见他回来,便恨不得在他身边多待一会儿,多说说话。

    听着两个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元召感到有些放松和淡淡的喜乐。他毕竟是人不是神,渴望人间的温暖和情感。刀光剑影、权谋绞杀,那些都是不得已而去做的事。其实他心中最想安稳待着的地方是梵雪楼和侯府。

    “也许有一天厌倦了那些世间羁绊,会不会带着身边亲近的这些人,去寻一处海外桃源,安度余生呢?”

    元召想到这些,不禁哑然失笑,自己也不过刚刚少年,如果被人知道会有这种想法,会不会惊掉大牙呢?呵呵!

    “小侯爷,你虽然不算英俊,可是笑起来的样子,大家都说让人感到心里很暖哦!嘻嘻!”

    虽然两个人年纪一般大,都是一样的肤如凝脂,面容娇美。但比较起性格内敛的姐姐泠霜,妹妹泠雪却是活泼调皮的多。在自家小侯爷面前,说话从来没有什么禁忌,都是想到什么说什么的。

    泠霜听到妹妹这样大胆,飞快的看了元召一眼,脸上有些微微发红,使劲拽了拽妹妹的裙角,示意她别胡说八道。

    “阿霜,你拽我干嘛吗?我说的就是嘛,大家都这么说的。还有啊,今晚你的话怎么这么少?平时的时候,是谁老是牵挂着小侯爷长小侯爷短的了?几天不见,就魂不守舍的。哼!”

    她是单纯的少女,无瑕心思,还想不到那些情情爱爱的。在她的内心里,当初老祖宗既然把她们送到了长乐侯府,自己姐妹今生便是小侯爷的人了,又有什么话不可说的呢!

    泠霜却比她懂事的多,毕竟已经是十**岁的年纪,心中情丝渐开。听到她竟然当着元召的面说出自己姐妹平时的悄悄话,如雪一样白的容颜一下子染成了大红布,她“嘤咛”一声,双手捂着脸,落荒而逃,估计要好几天不敢抬眼看元召了。

    元召也有些发窘,这小妮子,简直是口无遮拦,什么话都敢说。只得哭笑不得的摆了摆手。

    “额,那个,有话我们明天再聊吧。雪儿,天太晚了,我要休息了……。”

    “那好吧!姐姐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会儿我就去问她。小侯爷,那你好好睡觉吧。明天早上,我去给你做我新学的拿手菜啊,你吃了一定会赞不绝口的……哎,你先别躺下,还没整理好呢。嘻嘻!”

    明眸皓齿的少女一边碎碎念着,一边手脚轻快的把床榻铺好,又试了试枕头的松软程度,然后,才放心的关上房门自去了。

    元召熄灭了灯火,却并没有脱衣,合身躺到床上,在已经看不清楚的面容上,他的眼睛看向房梁间的某个方向,嘴角泛起捉弄的笑意。

    远近的声音渐渐安静下来,有淡淡的月光洒进房间里。景物虽然有些模糊,但也大体可以看得清。床榻上躺着的人一动不动,呼吸均匀,也许是因为连日来的劳累,想必已经沉睡过去。

    “小小年纪,却是个小色鬼头!没想到,在房中还养了这么两个水灵的妹子。真是人不可貌相呢。哼!”

    有自言自语响起在无人的空间里,声音很轻,很柔,带着淡淡的冷意。

    又过了片刻,确定那位小侯爷已经睡着,一个轻灵的身影终于从雕梁上飘了下来,落地无声轻盈,如同一片树叶一般。

    有暗香袭来,曼妙的身姿柔若无骨,换了一身紫色纱裙的女子,俯下身子,月光中,一剪明眸淡如秋水。

    淮南王的这位掌上明珠~刘姝,潜踪匿影,夜入侯府,早已在雕梁画栋之上隐藏多时了!

    明月楼一战之后,刘姝被小冰儿手中的赤火剑所败,回去之后,越想越生气。她心高气傲,在江淮之地,又是万众瞩目的王府千金,剑魔传人,今日的这口气,又怎么能咽的下去呢!

    等到静下心来,又仔细看过一遍刘健搜集来的元召资料,她想起父王曾经说过的话,淮南如果能够得到此子的臂助,大事可成矣!于是,刘姝做了一个决定:夜入长乐侯府,悄无声息地把那小子虏了来,送到淮南,自己出了气,也为父王解了忧,就这么办!

    看清了那张熟睡的脸,正是长乐侯本人,来自南国的倾城女子冷冷的一笑,化身魔女,绝不留情,纤掌为刀,狠狠的朝元召脑后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