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有王东来 非友是敌
    进入关中后,通往长安城的道路很宽阔,这说的,并不只是城西大道,而是每个方向都四通八达,行路方便。

    这些,大部分其实要归功于那位千古一帝秦始皇。百年春秋战国,纷乱不休,而最后之所以是秦国一匡**,统一天下,当然是依靠秦国几代帝王底蕴的积累。

    帝都咸阳的雄阔壮丽就不用多说了,只看方圆百里之内修建的道路,就可知道当时这个帝国的伟大了。宽阔平整,并排可容六辆马车奔驰,笔直进入咸阳,规模令人赞叹!

    秦灭亡后,咸阳城毁于兵火,大汉皇都长安,就重建在咸阳旧址附近,这些宽阔的道路,却也正好不用再建了。

    秋色宜人,爽风阵阵,在大道之上缓缓行来一队人马。几辆装饰华丽的双辕马车被近百人的卫队扈从在当中,虽然路上的普通百姓并不知道里面的乘客是些什么人,但光看这份气派,就知道不是什么等闲之辈,纷纷躲到路边,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遭受无妄之灾。

    齐王刘定国是个胖子,不仅胖,而且肥,这是他们家的世袭标志,是来源于第一代齐王刘肥的基因。

    心宽体胖这个词,是说肥胖的人都有一颗宽容的心。但,刘定国显然不是!在他骄横的面容下,胸襟狭窄,心狠手辣。

    每年一次的秋后赴长安,觐见皇帝,祭拜高庙,他是不得不来。除了某些另有所图者之外,大约在每个诸侯王的心里,这一趟是都不愿意来的。

    在自己的封地上多威风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和皇帝没有什么两样。已经习惯了抬头看天的王爷,再让他们来对比自己年轻的那个人低首垂拜,心中总是不情愿的。何况还有这么遥远的路途之苦。

    虽然满心的不情愿,但,来还是要必须来的,这是祖宗定下的规矩,刘氏子弟不可违背。

    其实,离开东海边的齐国,开始西行旅途的时候,齐王的心情还是很好的。他是一个会享受的人,醇酒丽人,音乐美食,这些都是一刻也离不了的。因此,除了随行的精锐护卫之外,几辆车中都装满了他的私爱,以备聊解旅途的寂寥。

    从留守长安的世子传回来的消息中,刘定国得知,长安城现在又出现了不少新鲜玩意儿,因此,他对于到达后的享乐还是充满期待的。

    所谓每年的觐见,不过就是走个形式而已,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皇帝例行接见一下,说些勉励的话。然后去长乐宫参拜一下老祖宗。再祭拜过祖庙,奉上献金。剩下的就是拜访好友,饮宴游玩儿的时间了。

    都是老一套儿,未央宫与诸侯们之间的关系 ,不过就是笼络与敷衍,猜忌与计算,并没有什么新鲜感。唯一值得期待的,就是在长安城中去吃喝玩儿乐了。

    然而,他的好心情持续了没有多长时间。行程刚走了三分之一的时候,马车之内,旅途无聊,齐王正把一双肥胖的手,伸进随行美人的胸间,在细细的把玩儿。由长安传出的消息,快马加鞭就送到了他的手中。

    什么?世子与人争执被人斩去了一只手?什么人如此大胆,不知死活!齐王惊怒,手上用力,心中已经起了要把对方粉身碎骨的念头。

    正在被他玩弄的美人胸间吃痛,挣扎了一下,忍不住叫出声来。齐王冰冷的眼神扫过,美人吓得连忙不敢再动弹,然而,已经晚了。刘定国心中的戾气,需要有一个载体来发泄。

    “啊……!”痛苦的低音刚刚响起,似乎戛然而止,便再也无声无息。一具还温热的身体从车厢一侧被抛了出来,跌落尘埃,一动也不动,脖颈间汩汩的鲜血,如同盛开的花朵一样娇艳……。

    刘定国把锋利的宝刀细细的擦干净,缓缓插进鞘中。他的脸上带着冷酷的笑意,美人血,溅落眉间,如同嗜血的狂魔。

    等到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都听得长安来人说清楚,刘定国的怒气中又夹杂了几分怨气。事情已经发生好几天了,伤人的凶手竟然没有得到任何惩罚!皇帝是什么意思?他难道会不知道?打死齐王也不相信。

    什么?元凶长乐侯是两宫的宠信之臣?他再受宠也是臣子不是!难道高祖皇帝的血脉能容忍受臣下的欺负,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能罢休。斩了吾儿的一只手,那就要用项上人头来偿还!

    在剩下的行程中,齐王已经无心享乐。他虽然有九个儿子,但世子刘玄是正妃郭氏所生。这位王妃有些来历,性情凶悍,刘定国很是惧内。如果不把这件事处理好,不用说将来继承王位是个麻烦,只是那位王妃闹将起来,他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齐国在各诸侯国中,是最大的几个诸侯之一,疆域广阔,底蕴深厚,这些年,豢养在齐王府中的江湖能人异士也有不少。此次随行者,便都是挑选的一些精锐。刘定国把几个头领叫到车旁,阴沉着脸,嘱咐一番,他们各自领命,在来到长安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复仇的准备。

    之所以从东而来,却绕到长安城西入城,那是因为他们提前去了一趟长乐塬。在齐王的打算中,入长安觐见之前,先命人去长乐侯的封地,把伤害刘玄的凶手和元召一起宰了再说。

    这是私仇,只要杀了他们,木已成舟,即便是到时候两宫怪罪,那又能怎么样?天下诸侯王都在长安,刘定国不相信,在王室子弟与小小的长乐侯之间,皇帝和窦太后还敢公然偏袒一个外臣不成?

    不得不说,这位齐王虽然耽于享乐,但行事果决狠辣,却颇有高祖皇帝刘邦的风范。

    然而,打算是好的,结果却有些出乎意料。长乐塬上,他们根本就靠不进去。在进入长乐塬的关隘路口,都有一些装备精良纪律严格的军士盘查守卫。

    从他们那独特的装束上,齐王知道,这一定就是那支新近崛起名满天下的黑鹰军了。好啊!竟然还敢役使朝廷重军,这又是一条大罪。

    齐王有心命人硬闯过去,但看了看黑鹰军士手中所执的强兵硬弩,他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转尔一想,来日方长,等到了长安,汇合了诸王,再一起上奏,铲除这小子也不迟。顺便试试天子对诸侯的态度如何,也是一举两得的事。

    一行人转回长安,行路逶迤,缓缓行来,秋风袭过,齐王坐在车中,忽闻一阵酒香扑鼻,不由得精神一振。

    打起车厢帘拢,抬头看时,只见一片翠竹青青,绿树葱茏,红木层楼的一角探映其中。一帘布幡随风招展,“青郊外”三个斗大的隶书字体甚是饱满雄浑。

    倒是好一座酒楼,酒香如此浓郁,想来滋味应当不错。齐王本来就是好酒之人,既然天色还早,进长安就不必着急。当即一声令下,吩咐大队人马停住,入酒楼内痛饮几杯,先解解乏。

    随行的护卫们不敢怠慢,虽然此处已经离长安不远,王爷安全方面却不能忽视。当下近百名护卫,下的马来,先查看了四周的形势,分配人手,做好警戒。

    然后名叫魏无双的侍卫头领才走到齐王马车前,躬身禀报,一切都安排妥当,请王爷下车休息。

    华丽的车门打开,有贴身服侍的两个健奴连忙跪伏在地,以肉背为踏阶,迎接齐王下车。两名娇媚美人一左一右,扶着刘定国肥胖的身躯,一步步的走了下来。

    齐王环顾一下四周环境,南边已经隐隐约约可见终南山的影子,东边大道直通长安。却是一处好所在,不知是什么人在这儿开的酒楼。

    几名挎刀护卫头前开路,手下心腹簇拥着齐王朝几十丈外的酒楼而来。就在此时,古朴典雅的楼门处,有十几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彼此寒暄,像是要告别离开的样子。

    齐王身边忽然有人低低“啊”了一声,却是一名留守长安王府的护卫,脸上露出惊异之色。齐王冷冷瞥了他一眼,那名护卫连忙趋身上前,附在刘定国耳边低语几句。

    齐王脸色马上变了,停下脚步,肥胖的身子抖了一下,两个美人连忙松开他,退后几步。这一刻,他不再是精神颓废的胖子,而是手握生杀大权的封疆亲王!

    “命如蝼蚁”,也许只是一个形容词,形容人命的轻浮,在文字里并没有具体表现力。然而,在某些人的口中眼底,世间人的生命,就是这么渺小卑微不值一提!

    齐王仔细的盯着护卫手指的人看了一眼,嘴角流露出残忍的笑意。随手打个手势,魏无双手扶刀柄,躬身领命。当听清楚齐王之令时,虽然心中有诧异和吃惊,但并不动声色,站起身来,低声喝令手下准备!

    按照汉例,诸侯王的护卫中是可以配置标准数量弓箭的,这也是当初为了保护刘氏子孙安全的考虑。

    齐王卫队标配硬弓三十把!魏无双一声令下,这三十名出列的彪悍护卫张弓搭箭瞄准酒楼前目标,连一句招呼都没有打,箭簇寒星,追魂夺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