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千里东海水一瓢
    人间四季中,秋天,是一个最色彩斑斓的季节。尤其是在长安城西临近终南山的这片地域,层林尽染,万紫千红,盛景无限。

    清爽的风吹过来,身边是妖娆的美人服侍,如果再喝上一壶美酒,欣赏一下眼前景致,本来是该多么惬意的一件事呢!

    这会儿,在齐王刘定国和他的护卫们眼中,景致还是那么美,就是红色太多太浓了些,并且逐渐蔓延,遮盖了这片空间的一切色彩,只剩下血红……和血!

    从齐国带来服侍了一路的几个美人,早已经被眼前的场面吓得花容失色,战战兢兢的抱成一团,就差瘫软在地上了。

    齐王脸颊上肥胖的肉哆嗦着,身体发抖的厉害,紧张的把手掌都掐破了,自己都没有察觉。视贱民如草芥的皇子龙孙,有人竟然敢当面这么杀过来?

    一字排开呈半月形放箭杀人的三十护卫,只不过在短短一个照面的功夫,甚至连敌人身形都没有看清楚的情况下,已经被尽数所伤,无人幸免。

    胳膊掉落一地,也分不清是谁的了,残损的弓箭、飞溅的鲜血、大声的惨呼,无人顾得上这些,只剩下满地翻滚。

    魏无双脸色发白,使劲咬了下嘴唇,双刀一错,十字插花式,飞身跃起,刀锋左右分开,向身前一丈之外的少年搂头盖顶砍去。

    要说起他的刀法,可称一绝,双刀变幻,神出鬼没,多少江湖客曾经亡魂刀下。

    眼前之人是生平遇到的最厉害敌人!所以魏无双这一跃双刀,用尽了全身的功力,就算不能伤敌,也要逼退他的脚步,才好给后面的护卫们留出时间,把齐王保护好。

    然而,少年犹如御风而行,又似闲庭信步,脚下不停,直奔齐王。听到头顶刀锋带起的劲风,连看都没有去看,只是轻描淡写的抬臂往上随便挥了一下,就像是赶走一只讨厌的苍蝇。

    魏无双身在半空,用尽全身力气斩下的双刀,眼看就要砍到对方头顶,心头一喜,以为奏功。忽觉精光耀眼,有磅礴剑气排山倒海扑面而来,刀剑相交,双刀齐断,齐王护卫统领倒飞而出十余丈远,跌落路旁灌木丛中,胸口气血翻涌,猩红热血从嘴里喷将出来,只觉四肢百骸如同废了一般,再也爬不起来了。

    “快上!挡住他,别让他过来!快呀!都上啊……!”

    齐王刘定国瞪大了眼睛,声音里带着颤音,恐惧涌上心头,心里砰砰直跳。大中午的阳光下,他却觉得有阴森刺骨。因为,他看到那越来越近的少年,脸上露出诡秘的笑容!

    区区百名诸侯王府的护卫,能够挡得住师父的脚步吗?在楼前紧紧盯着的崔弘摇了摇头,看了看身旁左右,自己一方人的表情,神色各异,都很精彩,具体不好形容,反正唯一没有的就是担心。

    半刻钟后,一地哀鸿,不过,没有死人。齐王哆嗦着把最后的屏障挡在了自己的身前,紧紧的闭着眼睛,不去看近在咫尺的恶魔少年。

    “你、你别过来啊……孤王是高祖皇帝的直系皇玄孙,当今天子的皇叔,你、敢伤……就、就诛你九族!”

    元召伸手把几个美人推到了一边,冲她们笑了笑,示意不必害怕。无缺剑刃染了血,这么好的剑怎么能沾上血呢,哦,齐王殿下的袍子倒不错,上等的丝绸,是擦剑的好材料啊。

    齐王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那把闪着冷锋的宝剑,在他刺绣蜀锦的王袍上来回擦拭着,所过之处,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这、这太尼玛折磨人了!

    “哦,原来是齐王殿下啊!失敬失敬。那就说说吧,几千里路从东海边来,为何刚刚见面就要致我们于死地的呢?嗯?”

    元召脸上笑吟吟的,没有一丝嗜血后的戾气。然而,齐王心里却更寒。

    听闻春秋义烈,有使气杀人数十者,气凌霄汉。有为国刺王杀驾者,发指冲冠!而如眼前少年,剑染百人血而笑意不改者,非妖即魔也!

    “你、你想怎么样?孤王……别、别、你不能伤我啊!想要什么,孤王都答应你、都答应!”

    眼见那剑在自己身上游离不定,齐王是真怕他一个失手,断胳膊断腿那可不是玩儿的,就再也接不上了!

    “哦?那……我想要点东海之盐,想必齐王殿下一定会答应的吧?”

    齐王刘定国心头一松,要点盐?这算什么大事啊!东海的盐池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随便去取就是了。

    “你……长乐侯此话当真?只是要盐?孤王答应了你,今日事,就算了?”

    元召收回了剑,脸上的笑非常真诚。他和气的拍了拍齐王的胳膊。

    “当然了!我只要东海之盐!别的什么都不要齐王的分毫。只要殿下点头,今天的事就一笔勾销!权当没有发生过。呵呵!”

    “好!本王答应你了。”

    齐王连忙点头,先脱离眼前的困境再说。这小子太厉害了,自己金贵之躯,不能吃这个眼前亏,先答应他的要求,进到长安城内,再会同诸侯王,去御前告状去!

    “陛下是个爽快人啊!请记住今日的话,不日后我就会派人去东海取盐的,提前多谢美意了。哈哈!”

    话音未歇,人已飘然而回去酒楼前,元召笑声很畅意,似乎是发自于内的开心。

    齐王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细想他话中的含义,现在,他只想赶快脱离此地,回到长安王府好好的安安魂再说。

    收拾完残局,一行人狼狈而走,趾高气昂的威风扫地,人人负伤。齐王仪仗,以这副姿态进入了长安。

    几个时辰之后,听完西凤卫报告了全部事情经过的皇帝,用手揉了揉额头,有些头疼啊!

    “这小子做事总是这么喜欢将军,朕也不得不按照他的步伐去部署。好在,这次他没有把朕的那位皇叔怎么样,还有一段缓和的余地,否则,诸侯王们这次进长安就闹将起来,朕就有些手忙脚乱了。”

    “陛下,长乐侯这次也是迫不得已的,齐王也太骄横了些,在长安城外就敢纵容卫队杀人,听说还动用了弓箭。也就是长乐侯身手好,否则,后果难料!”

    东方朔是知道元召提出削弱诸侯计划的寥寥几人之一,他与元召至交,自然会见机替他说话,以免在皇帝心中留下什么不好的误解。

    韩嫣眼珠转了转,又看了看皇帝的脸色,却是轻声说道:“天下的诸侯王爷们马上就要进长安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了这样的事,如果造成了什么不可预料的后果,陛下……。”

    他的话还没说完,刘彻摆了摆手:“无妨!既然早晚会摊牌,先提前敲打敲打也好。呵呵!”

    韩嫣连忙应是,陪着笑脸,不再进言。东方朔瞥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心中冷笑。

    齐王刘定国在长安城外被折辱?罪魁祸首又是元召?长安五十里外的暂歇处,听到这个消息的淮南王刘安冷冷的笑了。

    来传信的人脱去了外面宽大的罩袍,摘下风帽,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正是刘安视若掌上明珠的女儿刘姝郡主。

    “谁让你自己跑来的啊?你哥哥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这么放心你一个女孩儿家跑这么远的路的。”

    刘安有些微微的生气,他是枭雄的王爷,又是慈祥的父亲。这个刚一出生就失却了母亲的女儿,多年来,在他心里的位置很重要。

    “父王啊,是女儿自己要来的嘛,不关哥哥的事啦!这么久不见父王,姝儿想念你了。”

    计算尽世间万事的心中,纵然全部黑暗与残忍,却有一个角落始终充满了光明与温情。那是留给女儿一个人的世界。

    “这么大的姑娘家了,还总是不听话……唉,好了好了,父王不说了就是,父王也想我的姝儿呢!呵呵。”

    见刘姝撅起了嘴巴,淮南王连忙转换了语气,哄得女儿破颜而笑,这才不禁溺爱的摇了摇头。

    刘姝自然知道父王是担心自己路上的安全。只是她艺高胆大,行事随心所欲,素来如此,并不以为意。

    淮南王北行而来,走到此处,在入长安之前,命令大队暂时休息。一来整理清洗一路风尘, 二来派人入城中王府找世子打探一下消息,好提前心中有数。

    没想到派去的人返回,就带回来了齐王的消息和世子的亲笔信,还有跟来的刘姝。

    问候过父王一路的辛苦以后,刘姝见随身的护卫们都离得远远的。她一面倒了茶端给刘安,一面坐下来,想起一事,秀眉微微蹙起。

    “父王,齐王受辱,这只不过是他们的个人恩怨,不算什么大事。前不久,女儿听元听到一个消息,如果属实的话,那才是对我们诸侯国大大的麻烦!因为事关重大,女儿也不知道其中的轻重,所以才连夜赶来迎接父王,报于您知道。”

    淮南王一愣,他素来知道女儿心思缜密,行事果决,虽然是女子,心智不输男儿。她既然说得如此郑重,想必不是什么小事。

    “父王,皇帝……可能要准备对各诸侯王下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