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血夜花开落无情
    南国笙歌锦瑟吹,素手妖媚,盏中酒兑了桃花味。

    这一杯柔情似水,敬过谁?

    血染亭台作龙吟,孤鸿影,缥缈飞。

    本以为前尘似梦不再回,未曾想,芳心乱,如影相随。

    翻云覆雨天意弄,长安夜,雨中归!

    天下诸侯三十九家,淮南富饶,可排前三甲。水泊之便,山河之利,铜山盐池,各类物产,十分宝地。从刘长开始,刘安父子相承,世镇淮南已经近六十年了。在淮南之地,只知淮南王府而不知朝廷者,大有人在,这自然是他们的积威所致。

    名叫花魅儿的女子家居淮河岸边,正是淮南王治下的子民。因为天生娇媚,一个偶然的机会被世子刘健看中,收在府中,专门有师傅教授南国歌舞,倒是学了一身的好舞技。

    对于花魅儿来说,王世子刘健就是她的天,吩咐她做什么,自然不敢违逆。虽然这次让她做的事有些难为人,但她还是毫不违逆的遵命照做了。

    当把这据说是一位小侯爷的少年外袍脱掉的时候,花魅儿见他紧闭双眼的脸上有些潮红,胸膛起伏,呼吸急促,她自然知道这是那种特制药物的作用。

    她虽然不知道世子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但料想他是对此人不怀好意。管他呢,世上的祸福都是自己招惹来的,谁让他做了世子的敌人了呢。再说了,自己又不认识他,只要按照吩咐照做,后面的事自有世子来料理。

    想到这儿,她不再犹豫,伸手就欲去把元召贴身的衣服全部脱掉。花魅儿刚把衣襟的扣子解去两颗,蓦然觉得后颈一麻,眼前发黑,身子软软的摔倒了下去。

    “搞什么嘛?说好了让我来处置他的,哥哥这是又想干什么?真是的!”

    一道娇俏的身影出现在床榻前,低声嘟囔着,随手把被她打昏的女子提到外面的房间里。再回来时,淡淡的灯光下,掩映出的是刘姝郡主那张得意的脸。

    看着躺在眼前睡意沉沉的元召,刘姝抖了抖手中的小皮鞭,心中有多畅快就别提了。上次在长乐侯府,与现在的情形多么相似,只是那次是自己被他欺负,现在,哼哼!终于轮到自己来讨还公道了。

    为了行动方便,免得被府中护卫们发现踪迹,刘姝特意换了一身黑色薄绸的紧身裙装,亭亭而立,玉颈皓腕,更显得唇红齿白,肌肤胜雪。

    眼前这家伙的武功比自己高很多啊,她怕还不保险,想了想,找来牛皮筋的绳子,几下子把元召的双手双脚都绑在床榻雕栏杆上,这才放下心来。看着元召的脸,咬了咬细碎银牙。

    “那个臭丫头斩断了我的剑,她是你的徒弟,不在长安,这笔帐当然记在你头上,打你五鞭也不冤枉。那晚你又对我那般羞辱,再打你五鞭,所以我只抽你十鞭子解恨,我们的帐就算清了。是男子汉的,就不许找我父王告状!哼!”

    房门在她进来时已被关得紧紧的,外面大雨如注,笼罩天地,这会儿也不怕被人看到。刘姝扬起手臂,黑色皮鞭如灵蛇朝躺着的人抽去。

    元召感觉这会儿非常难受,一半是清醒,一半是迷乱。潜意识里他知道自己一定是被人暗算了。胸腹之间气血翻腾,只觉烦躁的厉害,却只是如被梦魇,睁不开眼睛。

    一阵疼痛从身体上传来,刺激了他的神经。然后是第二下,第三下……元召蓦然睁开了眼睛,却见一个模糊身影正拿着鞭子朝自己身上抽打,不觉一阵恍惚,浑不知身在何处,为何如此。

    然而 ,特殊的体质,使他不同于常人。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身体也很快的做出了反应。元召霍然就欲起身,却发现身体四肢受到了禁锢,手脚被牢牢地绑在了栏杆上。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手腕一遇阻碍,自然生力,缠绕了数道的坚韧牛皮绳索“嘎嘣”就尽数挣断了。

    刘姝挥舞着小皮鞭,刚打到第六下呢,忽然见元召睁开眼,身子动了起来,不由的吃了一惊。正安慰自己不怕不怕,他还被绑着呢,却见那手脚上的绳索,被他一下就挣脱了……!

    今晚负责王府护卫的是刘健身边的得力助手少恭满,那会儿他已经得到了刘健的暗中嘱托,吩咐他多安排些人手,在这处客房附近准备好,一旦得到他的指令,就一起行事。

    作为长期跟随世子的心腹,少恭满自然知道刘健想干什么。找机会把元召灌醉或者是想其他办法把他留下来,安排妖艳歌姬去到他的房中,乘他们在做一些不可见人之事的时候,世子会领着大家一起出现捉奸,人证物证俱在,到时候乐子就大了。

    身为当今天子最信任的新进宠臣,朝廷钦封的国侯,来淮南王府做客,竟然酒后乱性,侮辱府中歌姬。这么小的年纪就如此风流好色,怎么能堪当大事

    即便这样的事不能把他怎么样,在朝野内外,其名声一定会受损的。一个人的德行欠亏,在很多朝臣甚至皇帝心中一定会留下很不好的印象,对将来的政堂之路是大大的不利。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刘健就已经很满意了。

    少恭满其实与很多王府中的人一样,都觉得世子有些时候做事,格局太小了。总是喜欢用些阴谋诡计和邪魔小道,这与自家王爷的手笔比起来,真是相差的太远了!

    不过,他们心中想归想,却不会说出来。谁都知道世子的心胸是怎样的狭窄,就别去自找没趣了,听命行事就好。

    那名歌姬已经进去有一段时间了,世子应该也快回来了吧?他们一帮人就在元召客房的对面,隔了一个院子。少恭满盯着不远处的房门,回头打个手势,隐藏在回廊黑影里的手下们都提前做好了准备。

    当少恭满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房门打开了。一道人影,疾如闪电,从里面冲了出来。

    这位王府侍卫头领心中吃了一惊,心念急闪之间,大声喝令,赶快把那人拦住,不要让他跑了!

    雨点打在院子里的青石板上,如万点碎琼飞溅。房檐兽脊间流淌而泻的雨水,形如匹练。回廊四角灯笼昏暗,这片小小庭院顿时布满杀机。

    片刻之前,当床榻边所立女子又挥鞭打来的时候,脱身自由的元召一掌就把皮鞭打飞了。然后顺手抓住她的手腕,往怀中一带,在对方的惊叫声中,右手一挥,就要把来人毙于掌下。

    刘姝知道元召很厉害,但没想到,真正动手,自己在他面前连一点还手之力也没有。眼见素来笑眯眯的那人脸上布满狰狞之色,杀气凛然,与平时简直判若两人,她不禁心中害怕,花容失色,低低的惊呼了一声。

    察觉怀中是个女子,隐约就是那个郡主刘姝的模样,元召停滞了一下。他现在头脑有些不清楚,心头戾气横生,浑身充满了破坏欲,只想暴走一番或者是大砸大杀,方能消解胸中的烦躁。

    此地不可久留!迷乱的神智中尚保留着一丝清明。想到这儿,顾不得再想其他,元召随手拂过刘姝胸肋间,她立时感觉身子酸麻,竟是已动弹不得。在惊惧之中,却见他把自己夹在身侧,一脚踢飞了房门,纵身冲进了暗夜雨幕之中。

    少恭满随着刘健久在长安,自然早就知道长乐侯元召的厉害。见那道身影似离弦之箭,一个起落就到了院子中间。他心中暗骂,不是说药效需要两个时辰才能醒来吗?怎么这么快!他是真不想与元召对阵啊。

    然而在刘建没有赶来之前,袖手旁观任他走人是不可能的。少恭满大喝一声:“小侯爷且慢走!为何不辞而别?”

    元召现在哪有功夫搭理他啊!冰凉的雨点浇在身上,心头的燥热不仅没有消减,反而更加升腾起来。他却不知道所服下的那种药物,乃是来自南疆蛮族的秘方,甚是厉害,只凭身体抗力短时间内极难消解。

    元召本来不想理会旁人,正要纵跃上房顶而走,忽见雨幕中有二三十人拦住了去路,不由分说,就要上来擒拿。

    雨湿衣衫,更添萧瑟。元召轻啸一声,宛若龙吟,似乎雨势也随着滞缓了一瞬,然后,他一脚踢出,幻化成风,对方连看都没看清是怎么回事,有七八个人就飞起来了!

    当身在半空,越过房脊的高度时,远近的风物跃入眼中,夜幕中的王府,雨夜苍茫,灯火阑珊,却是一副水墨画般的好景致。

    这是飞在半空中的几个护卫心中同时涌起的念头。然而,这样的美好景致,也只不过是一瞬间而已。看完这一眼,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被踢飞上十几丈的高空,再笔直的摔下来,后果可想而知。倒霉的直接死去了,xing yun的也是断胳膊断腿身受重伤。身体落地的巨大声响,砸起的积水迸溅,脑浆迸裂后的红白之物,充盈在这片空间里,让人感觉一切很不真实。

    只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儿,对方有很多人还并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元召一旦动手,绝不容情,脚下并不稍停,水雾之间,如同御风而行,接连出腿,扫清前面的一切障碍。

    对手武功的高与低,修为的深与浅,此时此刻,在真正被激发出力量的元召面前,并没有什么区别。

    近三十名王府一等护卫,只不过在暴走少年两三个转身之间,已经是死伤惨重,一地狼藉。少恭满很xing yun,当他也同样被踢飞在高空,落下来时,眼疾手快抓住了探出的房檐一角,耳边听着那些奇怪的落地声音和兄弟们的惨叫,他紧紧闭着眼睛,双手牢牢的抱住飞檐,雨水浇灌下,身体抖得如同风中败叶。

    身体同样发抖的是刘姝郡主。她虽然手脚不能动,瞪大的眼睛却看的清清楚楚。这短短几丈距离内发生的一切,使她终于彻底的明白,与夹持着自己的这双臂膀作对,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被激怒的猛虎竟然如此可怕。

    刘姝感到身子蓦然一轻,少年带着她跃上檐顶,开始在夜幕中穿行。烟笼长安,雨中万家灯火,在耳畔眉边一一闪过。

    “他……这样的人物,算的上是世间少有的英雄了吧?可是自己却得罪了这个小恶魔,不知道他要把自己带到哪里?想怎样的对待自己……。”

    仰面看着少年冷漠如夜色的脸,疾行雨中,势若奔雷。女子把眼睛紧紧闭了起来,脑中胡思乱想,莫衷一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