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宫禁深深深九重
    长乐宫中的那座大山终于去了她该去的地方,皇太后王夫人一下子感觉轻松了许多。在这些年里,她虽然贵为当今天子的亲生母亲,可是只要长乐宫主人依然在世,她便与后宫中所有人一样,并没有半点指手画脚的权利。

    现在,终于阴云散去,长乐宫重门紧锁,不用再每天去请安问候了。皇太后,这个尊贵的称呼,也终于轮到了应该得到相应尊重的时候了。

    秋风吹动檐铃,叮咚作响,唤醒了她沉埋于心中很久的野望。一言而百诺,无有敢违背半分者!窦太后有那样的手段,自己难道就没有吗?

    王夫人隐忍多年,韬光养晦,其实她心中的手段,并不逊色于任何后宫之人,要不然她的儿子也不会当上太子,继而登上王位。

    王夫人,名痣,当年之所以取这个名字,大概是因为她眉间有一点红痣的缘故吧。她是平民王仲的女儿。

    王仲之妻臧儿,来历却是很不简单。她是燕王臧荼的孙女,燕王被高祖诛灭,其后代流落民间,这个孙女就嫁给了王仲。

    臧儿与王仲生有一男两女,长女就是王痣,也就是后来皇帝刘彻的生母王夫人了。王仲却是个短命鬼,很早就死了。臧儿带着三个孩子,改嫁给了长陵田氏后,又生下两男,分别是田玢、田胜。

    后来,长女痣嫁给了金王孙为妻,生下了一个女儿。本来日子过的虽然平淡,也还安康。可是有一天,她的母亲臧儿让人算卦,卜卦者看了王痣的面相之后,大为惊奇,说这是大贵大富之相,必有富贵相待。臧儿听信了这话,心想金王孙只不过一介书生平民,怎么能够显贵呢?

    于是,这位一心怀念旧时富贵光景的燕王孙女,就硬生生的把女儿王痣从金王孙那里夺了回来,拆散了他们。后来机缘凑巧,王痣被选中送入了还在做太子的刘启宫中,得到了他的宠爱。

    太子刘启以后继位,当了皇帝,史称汉景帝。景帝对这位比自己大好几岁的眉间有痣女子十分宠幸,先是封她为美人,不久后又被册封为夫人。宫中便都称呼她为王夫人。

    入宫以后,王夫人与景帝又生了三女一男。长女平阳公主,次女南宫公主,三女隆虑公主,唯一的一个男孩儿就是原名为彘的刘彻了。

    据宫中传说,王夫人怀当今天子时,曾梦见一轮红日投入她的怀中,她兴奋的告诉了刚刚醒来的刘启,他十分惊奇,联想到曾经听到过的许多古老传说,便对她更加重视起来。而当她要生产的时候,在外面守候的刘启恍惚之中,看见有一团红色云气,像烟雾一样,云层上面还有红色的霞光,蓬蓬勃勃的样子,从天上涌下来,一下子把漪澜殿的门窗全遮蔽住了。有一头红色的猪,从云雾中出来,飞进了殿中。

    于是,在漪澜殿中出生的这个儿子,当即就被刘启取名为刘彘。在古老传说中,有“猪龙变”之说,彘,就是龙也!

    无论这件事是王夫人工于心计而演的一场戏,还是确有其事。果然,这样的吉祥之兆,引起了宫中内外的高度重视,都纷纷议论,这个孩子今后绝非等闲之辈。连刘启也亲口赞道“此乃贵兆啊,贵兆!”

    历代王朝讲究天命所归,皇家信奉的是皇权天授,这些奇异现象,对讲究天命学说的人来说,却是极大的you huo 。梦日入怀的“贵兆”自然也就成了刘彘后来被选为太子的重要因素之一。

    汉景帝是个薄情寡义的人,比仁德重情的文皇帝差的远了!这一点,心机极深的王夫人早就看透了。刘启做太子的时候,娶了当时皇太后薄太后的侄女为妃,后来立她为皇后。薄后因为没有生育能力而失宠,等到皇太后一死,薄皇后失去了靠山,马上就被废了。

    依靠这位寡情天子的宠幸是靠不住的,在残酷的后宫争斗中,王夫人越来越认识到,要想长保富贵,只有扶自己的儿子上位这一条路可以走!

    然而,想法虽好,要实现却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在未央宫中,有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比她更受宠爱,她的儿子早在四年前就已经被立为了太子。而自己的儿子刘彘,封号仅仅是胶东王。

    荣宠无极的栗姬,即是太子刘荣的生母,又是最受景帝宠爱的妃子,在薄皇后被废之后,理应被立为皇后才对。

    其实当时汉景帝已经好几次露出这个意思,曾经在生病的时候嘱咐栗姬“朕一旦有所不测,你要好好的照看诸皇子。”欲立她为皇后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可是栗姬太心急了。她本来就是恃美自傲的女子,在后宫之中并不得人心。又因宠而骄,心胸狭窄,不懂得世间“争而不争,不争而争”的道理 ,言辞不逊,逐渐惹得景帝很不高兴,就把立她为皇后的事拖了下来。两人之间开始出现矛盾,栗姬失去了皇帝的宠幸,错过了登上皇后之位的最好机会,从此她变得心中开始怨恨起来。

    就在这关键的时候,一个至关重要的人出现了,如果栗姬够聪明,能看的长远些,抓住了这个人的支持,那事情当然还会有转机。然而,很可惜,她错失了这个机会,不仅没有得到这个臂助,反而树立了一个最强的敌人,最终把自己母子推下了毁灭的深渊。

    大长公主刘飘儿,也称为馆陶公主,汉景帝的姐姐,窦太后唯一的女儿,在这场围绕宫廷争储的斗争中,起到了最关键的作用。

    窦太后非常宠爱这个独生女儿,她与自己弟弟景帝的关系也很亲密,皇姐的话,在刘启心中的份量很重。长公主随便出入宫闱,在宫廷内外势力庞大,未央宫中的姬妾们大部分都非常巴结她,希望她在景帝面前能为自己美言几句。

    大长公主的女儿阿娇,那时候年纪还小,不过她已经提前开始了策划。刘飘儿希望自己的女儿将来做王朝的皇后,她的第一个首选目标,就是嫁给太子刘荣。

    当她怀着十分的把握亲自shang men对栗姬提亲时,没想到气量小的这位后宫宠姬,因为怨恨长公主经常给皇帝介绍美人,分夺了他对自己的宠爱,所以断然拒绝了这门亲事。一向心高气傲的刘飘儿哪里受得了这种委屈,当即甩袖离去,从此结下深怨。

    心明眼亮的王夫人听到这个消息,心中大喜,她敏感的察觉到,一个绝佳的机会已经摆在了自己的面前。这样的亲事,想巴结还巴结不上呢!

    于是经过一番运筹谋划,终于与长公主搭上了关系。两人一拍即合,一双小儿女也甚是投缘,随后就定下了这门亲事,“金屋藏娇”由此而来。

    从此以后,长公主为了女儿的未来,开始了积极的huo dong。她经常在进宫的时候,在皇帝的耳朵边称赞王夫人母子的好处的同时,诋毁栗姬,说她狹邪媚道,气量不容人。如果她做了皇后,悲惨的“人彘”事件难免不会重现。

    潜移默化,再加上栗姬不知收敛,皇帝对他日渐厌恶。同时,也越来越觉得王夫人贤惠,刘彘又聪明伶俐,于是,又自然而然的想起来了当日王夫人怀孕的“贵兆”,心中的倾向已经越来越明显。

    汉朝宫中的美人甚多,受皇帝宠爱的又岂止栗姬一个人。况且,立皇后又牵扯到太子储君的问题,储君岂能轻易改动,再加上窦太后的内侄、太子太傅窦婴极力反对易储,所以,立谁为皇后的问题经过一番明争暗斗,便暂时搁置了下来。

    但王夫人可不是普通人,为了争得正位中宫,让自己的儿子名正言顺地当成太子。她联合自己的弟弟朝议郎田玢,用了一招离间之计,最终断送了皇帝与栗姬之间最后的一点恩爱。

    田玢暗中挑唆时任大行令的栗姬哥哥栗邝去向皇帝建议,要求册立栗姬为皇后。大行令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掌管朝廷礼仪,他认为此事责无旁贷,便没有多想,就在朝会上禀奏了此事。

    “子以母贵,母以子贵。按制,今太子母当尊号为皇后。”

    没想到这一道平常的奏议,引起了轩然大波。多疑的汉景帝大怒,他认为是栗姬让他来奏的本,内廷结交外臣,本来就是大忌,何况是牵连到国之储君的事。

    为了杀鸡儆猴,大行令栗邝成了皇权争夺的刀下冤魂。而且,盛怒之下,皇帝不顾太尉周亚夫、太子太傅窦婴这两位重臣的极力反对,废太子刘荣为临江王。

    毫不知情的栗姬,被打入冷宫。没当上皇后不说,还莫名其妙的丢了儿子的储君之位。多年的恩爱付诸东流,冷宫凄凉,愈想愈怨,愈怨与恨,最终含恨而死。

    王夫人在这第一轮宫斗中,合纵连横,取得了完全的胜利。在自己儿子通向皇帝宝座的道路上,扫清了第一个障碍。她的心机深沉已经可见一斑。

    然而,另一个巨大的阴影,一个强劲有力的皇储争夺者,正挡在龙座的前头,考验着她的智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