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鸿门宴上酒中刀
    酒初醒,月未明,谁家庭院调素筝?

    玉指轻柔,弦上刀弓,曲音未尽杀气生。

    似剑雨卷珠帘,又如天外去飞鸿。

    虎啸龙吟和,银鞍白马行。

    听,今夜满城风!

    春秋战国多侠烈,遗风流传,虽经秦末战乱而薪火不息。其中最著名的有两处地方,一是燕赵,二是楚淮。

    燕赵悲歌自不必说,尽多慷慨之辈。楚淮之地,轻侠飚颶者,也是不少。过了这么些年,侠义之心渐渐隐去,这些江湖客藐视朝廷律法,勇于私斗,危害不小。而更有些依附于权贵门下,甘为鹰犬,沦为豢养的暗中力量。

    已达武学至高境界的雷被,他的初衷并不是为了富贵。钻研剑术,追寻无尽的武学之道,才是他的目的。可是,他最终还是进了淮南王府。因为,王府中有搜罗自天下的浩瀚典籍,其中就有大量的先秦前辈的武学心法。

    这是一个致命的you huo,只凭了这一点,淮南王刘安就轻轻松松的把他收到了囊中。王府中奇人异士众多,但雷被是个特殊的存在。他的威名,就连素称江淮第一高手的韦陀也是服气的。

    虽然进到淮南王府已经七八年时间,但除了教习郡主刘姝剑术之外,淮南王并没有指派过他干过任何事。他有充分的自由,可以任意来去王府,随便翻看那些春秋遗篇,修习武学心法,受益匪浅。

    这些恩惠,雷被自然都记在心底。他是一个有智慧的人,清清楚楚的知道,淮南王之所以如此对待自己,是留待将来有大用处的。

    也许,他手中的利剑,永远都用不着。也许,用着他的时候,就是搏命一击的时刻。

    这样的时刻,也许快到了吧?自从几天前,淮南王派人飞马去终南山中找到正在访友的他,让他即刻回淮南王府的时候起,雷被就有了一种预感。

    眼前的大厅中宴席排开,金杯玉盏,富贵逼人,正在进行着一场盛宴。

    雷被与韦陀两个人衣着普通,负手而立在自家王爷身后,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如果被江淮之地熟悉内情的人看到,绝对会大吃一惊。什么事要郑重到需要两大高手在淮南王身后守护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如果稍微注意点就会发现,这两个人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某个方向。看到那个少年坐在那里,神色安然自若的饮酒吃菜,雷被与韦陀互相对视一眼,表情郑重。

    人的名,树的影,与那些自高自大的武人不同,在真正了解过元召此前作为的高手眼中,对此人的评价,是深不可测!

    雷被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元召,但早已经听韦陀以极为推崇的语气评说过他的一切。而且自己最得意的弟子也曾经败在对方徒儿的手上,这让他心中有一种渴望,但愿这个人不是徒有虚名,能与自己好好的较量一次。武学练到了极致,要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已经非常困难。而如果有厉害的对手相抗,说不定能激发潜能,有所突破,这便是雷被的期待。

    这里是武安侯府,丞相田玢的家,今天是田家的大喜事,因为,这位已经五十多岁的当朝权贵又迎娶了一位美娇娘,侯府的第十一夫人。

    这么大的喜事,怎么能不来恭贺呢!不要说接到请帖的,有很多没有收到邀请的朝廷官员们也争先恐后的来奉上了厚礼。虽然没有资格进到大厅里落座,但只要能喝上武安侯府的一杯水酒,就已经是沾沾自喜了。

    侯府内外非常热闹,披红挂彩,马车都排出几条街去。几百张酒案摆开,山珍海味,酒香飘溢,熙熙攘攘。

    受到特别邀请的,自然都是够分量的人物。侯府大厅里王侯云集,朱紫满堂,可见田玢的人气之高。

    长安事已了,很多诸侯已经启程回去各自封地,等待着已知或未知的命运。有一部分却留了下来,当然有着各自的理由,而实际怀着怎样的目的,就只有他们自己知晓了。

    与淮南王一样,有些诸侯和田玢也是老交情了,这样的事,自然要shang men恭贺,大厅中坐着的就有十几位王爷。而那些平日里唯田玢马首是瞻的朝臣们,更是在一边阿谀奉承,觥筹交错,气氛热烈。

    唯一让人感到有些惊奇的是,席间有意想不到的客人在!窦婴来做客,众人还可以理解。虽然传闻两个人关系紧张,素来不睦。但窦家已经开始没落,接到田玢的请帖,窦婴作为窦氏一族的家主,为了族中年轻子弟着想,当然不好一点儿情面都不给,这也是为了留点儿后路。

    但这位与田丞相已经水火不相容的小侯爷元召也来到武安侯府,就有些让人大吃一惊了。

    座中的大多数人,对不久前发生的事刻骨铭心啊,就是眼前这位人畜无害的少年,坑惨了大家伙儿了!

    那个赌约,凡是在朝堂上表过态的人,一个都没有跑掉。有皇帝作公证人,能赖的掉吗?再说了,又有谁敢赖账!皇帝那笑眯眯的目光里,可是藏着一把sha ren的刀!

    只有自认倒霉了。一半的家产啊!就那样被一车一车的拉走了。皇帝没人敢去报复,所有的怨恨,便都转移到了始作俑者的头上。长乐侯元召!虽然暂时不能把你怎么样,但这笔账,早晚会和你算清的。所有被“捐献者”咬牙切齿,怀恨在心。

    如果冷厉的眼光能sha ren,这会儿的元召,估计已经死过千万遍了。但是,很可惜,眼光不能sha ren,在津津有味儿吃菜的少年安然无恙。

    这么好的大筵席,为什么不来!话说这几年,元召还是头一次接到朝中大臣正式的请帖呢,自己又收了人家那么多钱,要是不来,那多不给丞相他面子啊。

    在中庭与元召拱手见礼时,两个人互相打着哈哈,田玢的眼中闪过一丝阴冷的笑意。小子,你永远不会想到,你的小命就快活不成了吧!等你死了,长乐塬上那些值钱的产业还不是落到我的手心里。哼哼!我田玢先前的那些损失算得了什么,到时候就让你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武安侯府的奢华,令人眼界大开。各种南北大菜,有专门儿的名厨料理,杯盘罗列,极为丰盛。

    有丝竹之音开始响起,琴师玉指轻弹,声调婉转。衣香鬓影,十几个浓妆女子来到酒宴当中红毯,随着乐曲翩翩起舞,助添酒兴。

    气氛更加热烈起来,平日里气味相投的官员们围着田玢互相敬酒,喧哗不断。元召冷眼旁观,犹如看一场众生群像,掠过窦婴的席位时,见他旁边只有两三人在说话,冷冷清清,遂提酒起身,走了过来。

    即便是心胸再豁达的人,在喧嚣热闹中品尝冷酒,恐怕入口的滋味也不会有几分畅美吧。窦婴虽然脸上淡然如旧,但心中究竟有何感慨,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

    想当年,这样的繁华胜景,窦家也并不逊色半分。朝野内外,郡县官员,哪一个在他面前,不是低眉垂首,恭敬有加就连田玢,侍奉迎候执礼也如同子侄辈一般。这才几年功夫,人间冷暖,世态炎凉,却也不必再提。

    “老丞相,这班人也太势利眼了!岂有此理,这么大半天了,竟然也不过这边来敬杯酒,实在是可恶!”

    酒杯一顿,一只粗豪有力的大手,重重的拍在几案上,说话的人声音中带了不平与气愤。

    嗓门虽然高,但在这一片热闹非凡之中,远处的人并没有听到。窦婴拍了拍他的肩头,笑着摆了摆手,制止了他继续发牢骚。

    “灌将军,无需多言。此是武安侯府,我们都是来做客的,好好喝几杯酒,看看热闹也就是了。”

    “哼!话虽如此,气却难平!您是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某家生来却是看不惯这等嘴脸……!”

    名叫灌夫的雄壮大汉最信服窦婴,听到他的话,声音虽然小了许多,却仍然自己低声嘟囔着。这些年来,无论老丞相处在何种境地,是荣是衰,他一直都跟随进退。这种友谊,是在二十年前那场大国乱当中,以鲜血与烽火凝铸的,可以说是换命的交情。俗称“刎颈之交”也!

    窦婴微微苦笑着摇了摇头,灌夫的这憨直性子,这一辈子招惹了不少的事端,也吃了不少亏。如果不是这坏脾气,凭他的功勋,本来早就封侯。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要不是自己处处回护着他,他可能早就无容身之地了。这不,自己退隐以后,灌夫终于受不得军中的排挤,愤而退役,只保留了一个将军的空头衔,在家悠游,倒也乐得自在。

    旁边的两三人都知道灌夫的性子,装作没有听到,只是劝着窦婴喝酒。窦婴举起酒盏时,忽然脸上露出笑容,一个身影坐到了他的身边。

    “老窦,来一杯!酒不错。厨子的手艺也高超,田家好东西倒是不少。呵呵!”

    “你这小子啊!酒无好酒,宴无好宴。老夫是不得不来,你跟着来凑什么热闹啊?”

    “额,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嘛!老窦啊,我们虽然既非兄弟,又不是父子,马马虎虎就算是亲戚吧。既然这样,赴鸿门宴呢,当然也要跟在你后面瞧瞧热闹喽……嘿嘿。”

    “……唉!难为你这孩子了……。”

    淡淡的低语,平淡无奇,却是人间最深厚的情意。自知面临着巨大危险的魏其侯窦婴把手中酒一饮而尽,压住了心头的感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