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无敌锋芒透骨寒
    大凡世间练武之人都有一个通病,经过勤学苦练,艺成之后,闯荡出一番威名,便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了。

    不过,这只是相对江湖上那些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家伙来说的。真正经历过生死的人,便会收敛许多。而历尽艰险悟到武学某种境界的高手,已经是心中有所敬畏,不敢再妄自夸大。他们或隐于山林,或隐于世间 ,精修苦练,外人往往不会知道他们的存在。这些才是最厉害的人。

    更有许多sha ren越货的大盗魔头,自知恶贯满盈,隐去原先的名姓,遁入红尘富贵地,依附在豪门府邸,成为供养的宾客。

    这些人,主人轻易的不会加以动用,一旦有事需要他们出动,那定是有些棘手了。

    元召的厉害,不论是齐王还是其余勋贵,从前都已经领教过。齐王的贴身侍卫首领魏无双也算是厉害人物,可是在长安城西,一招就被元召打成了废人。

    所以这次吸取教训,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掉他,他们调集了所有跟着几位诸侯来长安的暗中高手三十人。料想这些王府豢养多年的一流高手合力,那厮就再也没有逃脱的机会。

    既然自家王爷调遣,当然不得不来。但在其中大部分人心里,是很不以为然的。也有些太高看那小子了吧?不过就是一个未cheng ren的少年,他再厉害能厉害了哪里去!两三个高手合力总能治住他。

    因此,刚才的时候有人并没打算出手,这个功劳就让给别人吧。然而,对方一动之间,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二公子田少齐就被对方这么从容自如的捉了去,就从他们中间过去的,又从他们中间返回,转身之间,三名出手阻拦的高手,都被对方打趴下了,兵刃脱手,人,翻滚在一片狼藉的酒宴间。

    果然厉害!不用再等田玢喝令了,剩下的人都把兵器亮了出来,摆开招式,慢慢围拢着逼近前面的少年。

    灌夫这会儿酒也醒得差不多了,他与窦婴对视一眼,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到了这个地步,什么身份啊,地位呀都不管用了,敌众我寡,眼见就是生死搏杀!

    今夜只要能脱身,明日还可以凭两家的实力各论输赢,如果武安侯府都冲不出去,葬身在此的话,是非黑白就全凭对方说了,到时候不仅自己送了命,以田玢的狠毒,必定斩草除根,家族都难保啊!

    “老窦,你们两个人别紧张啊!放心,我们三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不会撇下你们不管的。呵呵!”

    “小子!都到了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说笑!老夫与灌夫都已经老啦,生死早已不放心上。小子,瞅准机会,你自己走吧!逃出去连夜扣门进宫,面见天子,把今晚的是非曲直说清楚,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要不然,我们大家都完了!”

    “小侯爷,凭你的身手,这些混蛋拦不住的,快走吧!我与窦侯生死与共,与他们周旋到底。”

    元召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眼皮子底下的武安侯府二公子在泪流满面的打耳光,田少齐接触到他的目光,浑身打个哆嗦,手下不敢稍停,打到十下,脸肿的已经像个猪头。

    “两个老头儿说什么呢?来,好好看着这猪头,说不定还有点用处。过来了好多人,要打架喽!”

    元召脚尖一挑,可怜的田二公子身体像根面条儿一样,被扔到了后面。灌夫一把拽过来,像老鹰捉小鸡儿般,粗壮的手臂勒住了他的脖子。

    “嘿嘿,田老贼的小儿子,这倒是个好人质!小侯爷,自己要小心啊!”

    元召点点头,示意二人带着田少齐退后,然后一伸手,把插在面前的那把刀拔了出来。轻轻舒了一口气,一步步地朝前走去。

    大厅中的人忽然感觉到有一种异样,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从对面铺天盖地而来。雷被心中剧震,竟然感觉气息瞬间有些凝滞。怎会如此!他精研武学这么多年,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

    “小心!千万不要运转气息,更不要以力相抗!”

    急促提醒他的是韦陀。他曾经在长乐塬上吃过元召的大亏。那次元召对流云帮众出手,一剑劈裂大地十余丈,那股磅礴的气机牵动了自己的内力,猝不及防之下的抵抗,让他当场就吐了血,修为受损,两年多才恢复过来。这个深刻的教训,早已让他对元召既敬且畏。

    世间竟然有如此人物!

    雷被见了韦陀的惊惧神色,再看元召脚步虽然轻快,然而落地无形,却似泰山之重。走到大厅中间,以手拄刀,嘴角掠过一丝轻蔑,勾了勾手指。

    “那么,你们是要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呢最好快一点儿,赶时间呐!”

    既然都是高手,都是有眼光的。眼前之人很厉害,这是不用再怀疑的事!然而,高手都是有尊严的,连王爷们都是以上宾之礼对待,这家伙竟然如此蔑视,是可忍孰不可忍!

    “猖狂小子,拿命来吧!”

    随着一声怒喝,来自燕王府中的玄风道长一挺手中古松宝剑,人随剑走,分心便刺。刚才他的一位好友已经被元召所重伤,所以他出手就是绝技杀招,剑到半途,手腕一抖,出现七道幻影,分别刺向对方全身要害处。俗称“幻影七杀”,虚实难测,最是厉害。

    避世高手果然都有自己的独门杀技,已经把元召半围起来的其余人都暗中喝了一声彩。不过他们的这声彩还没有叫出来,只见一道闪电劈过眼前,惨叫声中,有人被一刀两断!

    在后面观看的雷被感觉自己的心脏整个都停止了跳动一般,他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鲜血开始在地板上蔓延,手中剑还紧握着,身体却断成了两截,那个刚才还仙风道骨的人已经死的透透的。

    只此一刀,雷被就知道自己是万万不敌!可笑来时还怀了切磋磨砺之心。他苦笑着看了看韦陀,见他脸色也有些发白。两人此刻竟然心意相通,好好把淮南王保护好就行了,与元召为敌还是算了吧!

    刀已染血,气机流转全身,既然出手,那就杀个痛快吧!这些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这些年,助纣为虐帮着自家主子想必做了不少坏事,既然要立威,当着仇视自己的这些王爷朝臣们的面,拿他们开刀,非常合适!

    看到玄风死的那么惨,其余人怒意勃发,小子竟然sha ren杀得如此残暴!当即就有五六个冲在最前面的,各展身手,手中刀剑直奔元召杀来。

    元召清啸一声,提气纵身,飘忽如同鬼魅,杀戮铁血无情。既然sha ren,刀刀全是要害,皆是一刀毙命而过,绝不停留。

    死去的人纷纷倒地,死状惨烈,后面的人还没等进攻,死神已经掠过了身边。只见一道残影所过之处,被刀的锋刃拖过的人,胸腹洞开、咽喉血涌、头颅飞过……死去的方式不同,结果却一样。

    武功的高与低,修为的深与浅,在这一刻真的都不重要了,没有什么区别,在元召的刀下,根本就没有与之过招的机会。许多人等到明白这一点时,可惜已经太晚了,这只是他们陷入无边黑夜前最后的一个念头。

    自从元召开始冲出去,窦婴与灌夫睁圆的眼睛就没有眨过,当年的烽火岁月里,两军阵上,他们也曾经杀过很多人。但是,与眼前的sha ren情形比起来,两个人心中惊悸,自叹不如。

    田少齐肝胆皆裂!早就站不住了,他这个依仗父兄势力跋扈长安的恶少,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阵势。破肠开肚,血溅厅堂,田少齐只有一个念头,元召是个恶魔!可笑自己从前还想与他作对,从此以后永远别再见到他才好!

    怎会如此!淮南王刘安看了看与自己一样脸色苍白退到墙边的诸侯们。在人间,对超出自己认知的恐惧与害怕,不管是什么身份的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田玢虽然依仗姐姐王太后的关系,在朝堂上一路青云,从闲职散官一直做到太尉、丞相,身份贵重,权倾朝野。但他骨子里其实还是那个出身低微的市井之徒。

    他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的样子。自己根据综合而来的信息,对付元召准备的人手,已经够重视了。可是没想到还是远远不够啊!

    真是没有料到,元召的胆子会这么大,手段又是如此激烈狠辣。当面sha ren如屠猪狗!他一面在府中大批护卫们的保护下退到安全的地方,一面紧张的思索着要怎样才能善了今夜的危局。

    激烈的打斗并没有进行很久,或者说是这场残酷屠杀进行的时间很短暂!当心惊胆战的诸侯们忽然看到元召那张脸就出现在身前不足三丈之外的时候,才发现大厅中央已经空空荡荡。自己手下的高手们都死光光了!

    一人一刀,傲然而立,虽浴血厅堂十丈,杀三十高手,青衫依旧,点血未沾。夜风穿过锦绣繁华,少年眸子里的锋芒敛去,侧了侧头,看着层层刀剑簇拥中的大汉丞相武安侯田玢。

    “那么,丞相大人,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