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大风忽起青萍末
    新任大汉廷尉杜周,最近意气风发,干劲十足。接连得到皇帝谕旨嘉奖的他,简直就是感觉走路带风,飘飘欲仙啊!

    杜周今年还不到四十岁,在这样的年纪就坐到九卿之首大汉廷尉的位置,也算得上是一个异数了。

    此人并没有什么深厚的背景,从一个底层的小吏能一步步爬到如此高位,所凭的是两样本事:见风使舵和心狠手辣!

    杜周感觉前途一片光明。现在的朝堂上,丞相公孙弘儒家出身,却贪图利禄,为讨皇帝欢心,只会奉旨行事,一切以皇帝陛下的意志为最高准则,本身并无特殊建树,为很多人所轻视。

    而杜周的恩师兼领路人张汤,自从升任御史大夫后,雷厉风行,勇于担当任事,利用前丞相田玢党羽被斥退的空隙,把廷尉府门下的一批酷吏纷纷提拔,都安插在朝中或者长安附近三县以及天下诸郡国,势力大涨。

    张汤党羽的提拔是经过皇帝御批准许的,因为,刘彻现在非常需要这样的酷吏型官员帮他安定局面。

    推恩令的实行,虽然大部分诸侯都不敢轻举妄动,但也有铤而走险,不惜一拼的。前面的衡山王、燕王、赵王等人就是代表人物。可惜,他们的行为,早就在皇帝的预料之中了。

    凡是想鱼死网破的,无不身败名裂,并没有激起什么太大的波澜。在这个过程之中,西凤卫和廷尉府配合行动,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而其中,廷尉府的功劳更大一些。

    在收网以后的审讯、取供、定罪这些环节,就更全是廷尉府的功劳了。每一个案子,无不证据确凿、铁案如山,办的甚和皇帝心意。难怪刘彻在谕旨中亲口称赞“廷尉,朕之能臣也!”

    御史大夫和廷尉联手,没有什么根基的丞相大人简直就成了一个摆设,张汤一党开始扬眉吐气。不过,在朝堂上,他们还有一个最大的忌惮,那就是尚书台和那位少年侯爷。

    好在,新格局形成以后,双方还并没有发生冲突的机会。彼此各安其事,井水不犯河水。

    屡次受到皇帝嘉奖的杜周,膨胀的野心已经越来越大。他是一个聪明人,善于揣摩上意,从皇帝对他的几次交谈中,他隐隐约约好像明白了皇帝的心思。

    皇帝陛下对那些诸侯王还是不太放心啊,虽然他们都表示了臣服,但暗中有没有怨恨,谁说的清呢。此前虽然铲除了几位诸侯,但还远远不够,还需要立威!杀鸡儆猴的把戏,还要再多演几次才行,要想彻底的让他们服服贴贴,但也不敢生出一点儿异心,必须要挑几个大个儿的开刀啊!

    自以为摸透皇帝心思的杜周,于是把目光开始瞄准实力最大的那几位王爷,淮南王、楚王、梁王……如果再从他们中间斩落一两个下马,那么廷尉府在天子心目中的地位,将会更加提高的,自己也必将简在帝心,前途无量!

    廷尉府中的人被秘密派往各王府暗中监视,不放过任何有可能的蛛丝马迹,稍有异常,立即回报。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几天,终于让他们查获了一条重要线索。有诸侯派使秘密来到长安,意图不明。

    杜周闻报大喜,这真是极好的机会,绝对不能放过,可要好好的查清楚了。如果他们有什么阴谋,那是再好不过,就算查不出什么不轨之处,那也没什么,只要把人抓住了,下到廷尉府中,不愁问不出有用的东西来。编织罪名,炮制大狱,不正是廷尉府的拿手好戏吗?

    当即一声令下,挑选精干人马,杜周大人亲自带队,气势汹汹行动起来,机不可失,时不我待啊!

    长安城西三十里,青郊外酒楼,熙熙攘攘的酒客甚是热闹。这几年,酒楼的规模扩大了三四倍,整个的这一片都连了起来,处在这南北十字路口,成为南来北往客商必经之处。青郊外的烈酒早已是远近驰名,塞北江南,尽皆赞誉。

    这其中当然离不开蜀中卓家雄厚财力的背后支持,当初被豪门嫌弃的女儿女婿,现在已经成为卓家最重要的娇客。

    卓家老爷子现在已经把自己当初叛逆的这个女儿,当做最大的骄傲。女儿真是有眼光啊!每每想到这一点,他就自叹不如。

    落魄的才子司马相如,现在已经是朝廷的抚疆大臣,官拜中郎将,平定西南夷叛乱,立下大功,眼看就要回长安了,到时候一个朝廷重臣的位置是跑不了的。当初虽然女儿跟着他私奔的名声有些不好听,但现在看起来,真是太值了!才子佳人,简直就是一段佳话嘛。

    而更让卓家以至整个蜀郡人惊叹的是,卓家女儿竟然有如此福缘,不仅自己挑选得乘龙快婿,更是与微时的长乐侯元召结下情谊,认下这个弟弟。这才几年的工夫,那位当初的流浪儿,已经成为名震天下的当朝尚书令。这更是可以当做一个chuan qi了。

    在所有知道内qing ren的眼光里,名叫卓文君的女子简直就是人生大赢家啊!而且,好运还没有完,年前更是诞下一个麟儿,白白胖胖,聪明伶俐,眼见又是一个可造之材。

    司马相如远在千里之外,得报大喜过望,传讯回来给自己的儿子取名为司马明珠,信中自然是对文君千叮咛万嘱咐,好好保重身体,抚养孩儿,万事不要操心,自己不日就将述职回长安,到时候一家团聚,共享天伦之乐。

    卓文君事事顺心,自然是心情大好,眉眼之间藏不住的喜悦。整个青郊外酒楼上上下下的人,这大半年时间都是喜气洋洋,为自己的东家开心。

    今天,文君特意把自己的宝贝儿子抱了出来,因为,元召来到青郊外宴客了,这个预定下的师父,怎么能不见见自己的小徒弟呢。

    七八个月的孩子,已经十分活泼,爬上爬下的,在文君怀里待不住,地板上铺了厚厚的毛毯,把他放在那里,任其玩耍。文君一面与元召说话,一面看着明珠儿爬来爬去的,脸上笑靥如花,充满了满足与喜悦。

    元召有好长时间没有来过了,朝中争斗耗费了他太多时间。上一次见到这孩儿,他还只是在襁褓之中,这次就如此讨人喜欢了。这孩子有些奇怪,似乎与他十分投缘,爬到他的膝间,虽然只是呀呀学语,一双胖胖的小手紧紧抱着他,却是显得十分亲昵。

    房间中的人都感到十分惊奇,主父偃呵呵笑着说:“这孩子竟是个知道好歹的,见了自己这个厉害师父,连亲娘都不要了。”一屋的人便都哈哈大笑起来。

    “明珠儿,这就是你的师父了。将来便是除了娘和爹爹之外,对你成长最重要的人。可要好好听他的话呢。”

    文君轻轻抚摸着自己儿子柔软的头发,话语温和,眼中有淡淡的喜悦。她相信在元召的教导之下,司马明珠将来也必定会有不平凡的人生。

    元召两世为人,却是第一次与小孩子这么亲近。他不知道怎样哄,便只是用两只手笨拙地抱起来,有些发窘,看到他的这副样子,身后早有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卓文君早就注意到,元召来的时候,身后跟了个明眸皓齿的绝色女子,她心中猜测良久,这时见她发笑,忍不住瞟了一眼时,却见那女子看向元召的眸子中,有一丝异样的神采。

    “阿姐,明珠儿眼神这么灵活,必定是聪明机敏的孩子,长卿兄有后,恭贺你们就此圆满。”

    元召从怀里掏出一个镶嵌了美玉的金项圈,给那孩子带上,算是小小的见面礼。虽然双方早已不在乎这些,但总算是一番心意。

    卓文君知道元召不会无缘无故请人吃饭的,他们一定是有事要说,自己不便在此待久,便要抱了小明珠出去。却不想那孩子竟然十分留恋元召,赖在他身上不肯下来,稍一用强,便大哭起来。

    “从来听说,周岁之幼儿最能识辩善恶,小侯爷是福泽深厚之人,所以这个孩子才如此留恋,想必就是如此了。呵呵!”

    在一旁说话凑趣的是伍被,他也是故事渊博之人,此话虽然有讨好元召之嫌,却也不是没有道理。主父偃也是连连点头称是,占卜星象此类玄学,两个人倒是有些共同话题。

    元召也不禁笑了起来,他摆了摆手,示意文君无妨,都不算是什么外人,不用刻意回避。文君听他这么说,却正合心意。因为,她也是一个女人,女人,不都有一颗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嘛!

    当下,连忙吩咐,赶快摆上酒宴,都是挑选的精致菜肴,元召的口味,她很清楚。

    这顿饭,却是元召给远道而来长乐塬的淮南客人接风洗尘的,骑马而来的只有他们五个人,元召、主父偃、刘姝、伍被、崔弘。

    在来的路上,元召已经把自己的打算大略地透露给了伍被一点,这位淮南谋主,只不过略一思索,心中已是泛起惊涛骇浪。原来,九州之外还有这样的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