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自在潮头观风云
    长安天气,已经有些微寒。皇帝刘彻紧了紧身上的衣衫,感觉到了丝丝的冷意。今天并不是上朝的日子,他这几天偶感微恙,所以并没有接见什么外臣。

    最近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了,虽然国家大事一切顺利,但他有时候心中却莫名的有些怏怏不乐。

    今日他哪儿也没有去,就待在甘泉官中。在那座专门儿建造的露台之上,招来仙师李少君,为他讲仙论道,谈论些鬼神之说。

    李少君在宫中日久,早已把皇帝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因此,讲述起来,投其所好,头头是道,果然,甚和对方心意,皇帝连连点头,大为赞叹。

    “听完仙师的讲解,真是令人神往啊!那些仙人们,朝游北海,暮看苍梧,飘然于天地之间,无丝毫凡尘羁绊。朕若是能得一日机缘,当此生无憾了!”

    皇帝从很多年前,就渴慕神仙之道,求仙问道的心一直都没有断过。相比起长生不老,这人间的帝王又算的了什么呢!

    听到皇帝的感慨,李少君微微的笑了笑。仙家机缘,岂能轻得就算你是万乘之尊,不得其门,也是枉自兴叹。

    “陛下,此事未可强求,仙缘到了,自然就有神仙来点化,否则强行为之,反遭其祸。”

    刘彻听他这样说,脸上不禁露出黯然神色。仙道缥缈,尘世难得,就连那位秦始皇帝耗尽心力,不也是没有得到吗。

    “不过,陛下也不要灰心,所谓持之以恒,感天动地。陛下乃人间帝王,九州之主,求道之心自然更容易感动天地。明日就能见到仙踪,也未可知呢!呵呵!”

    “借仙师吉言,还要仙师多多用力襄助才是。朕若有一日问仙得道,这万里江山,妻子儿女,如脱旧履儿!”

    身为皇帝,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他决心之诚。这要是传扬出去,让天下臣民得知,简直就是惊世骇俗了。

    李少君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他只是点了点头,微微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陛下,且放宽心。能得陛下厚遇,我自当尽心竭力,让陛下功德圆满。近来炼制的金丹已经有了小成,不日炼成之后,进献陛下服用,对修道当有大助。”

    “如此甚好!仙师辛苦了,有何需要,尽管报于朕知道,无有不从。”

    皇帝大喜。终于有了好消息,虽然还不能一步登仙,但既然仙药就快炼成了,最起码,延年益寿也是不错的。

    两人说话良久,身边只有最贴身的韩嫣伺候,对于这位跟了他最久的宠臣,皇帝没有什么秘密瞒着他。

    韩嫣在一边垂手恭立,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皇帝最近的郁闷,他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朝中事虽然大定,后宫却并不安宁!

    朝堂上的风波,终究牵连到了后宫。武安侯田玢被罢黜丞相,惹得王太后勃然大怒,与皇帝之间起了很大的冲突。

    外界永远不会知道的是,当王太后把皇帝诏到漪澜殿,愤怒质问他的时候,皇帝脸色平静,并没有什么慌乱和后悔。

    “那是你的亲舅舅!即便你不顾念亲情,可是当初为你争夺皇位,他立下过汗马功劳,难道你就如此无情吗?”

    “母后,正因为朕坐上了这个皇帝位,所以才必须要大公无私,才能令天下人信服。江山社稷为重,又岂敢因私废公!”

    “你!你这是要把田家逼上绝路啊!哀家难道连这点儿权力都没有吗?连自己的娘家人都保不住!”

    “母后,您管的已经太多了!为了田家,您竟然还想着指使别人去陷害朕的大臣。这样的权力,儿臣认为您不要也罢!”

    “……建章宫那个贱婢!竟敢背后挑拨我们母女的关系,好啊,哀家饶不了她!”

    “母后就不要去迁怒于别人了,还是多找找自己的原因吧。后宫干政,本来就是大忌!从前的教训已经太多了,朕已经决定了,从现在开始,就给后世子孙立下规矩,再有后宫乱政者,绝不轻饶!”

    “你、你!不孝子,竟然如此对自己的母后说话,你对得起高祖皇帝立下的孝道规矩吗!”

    “母后,高祖皇帝立下的规矩,朕自然会遵守。但比这更重要的,是要守护好高祖留下的这片江山。母后从小看着儿臣长大,难道还不明白儿臣的心性吗?”

    一片寂静当中,这位雄心远大的帝王,面无表情的看着皇太后,在这一刻,冷酷而无情。

    “朕自小崇敬的人,是一统的秦始皇帝。想当年,为了天下霸业,他对自己的母后说过什么样的话,您好好想想吧!儿臣可不希望有一天,我们母子也闹到那样的地步……!”

    皇帝已经离去好久,皇太后呆若木鸡的坐在那儿,一动也不想动。她的耳边一遍遍的回响着皇帝儿子临走前说的那句话,心中万般凄苦。

    秦始皇母子不睦,他派重甲军把太后幽禁在咸阳之外的雍城青羊宫,并说出“不到黄泉,再不相见”这样绝情的话来,令世人唏嘘感伤。

    也曾经听说过这件事的王太后,怎么会不明白皇帝的言外之意呢。他的雄心功业要超越秦始皇,他的意志,更会比那位帝王绝厉!

    有宫中侍卫在外面示意,打断了韩嫣的思绪。他走到那侍卫面前,听他在耳边低语了几句,不禁眼睛一亮,挥手让他出去。一面走回来,一面在心里暗暗思索所听到消息的意义。

    片刻之后,见皇帝和李仙师的交谈告一段落,韩嫣连忙近前几步,把刚才的事报于皇帝知道。

    “什么?廷尉进宫求见,要告状和元召打起来了”

    皇帝有些惊讶,元召都十多天不在长安了,这事儿他知道,长乐塬那边很多事离不开他,朝中没有什么大事的时候,他就会回长乐塬,这是自己特准的。又是因为什么事,会和廷尉府起了冲突呢?

    从心底来说,廷尉府最近还是挺重要的,因此,他不再耽搁,出了甘泉宫,在侍卫宫人的前呼后拥之中,直奔前边而来。

    今天朱雀门的羽林军将军正是李敢在此,他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元召了,这时见他进宫,在等候召见的间隙里,与他叙谈几句,态度十分亲热。

    北疆又有些不平静,匈奴游骑时常出没,李广上个月又已经奔赴右北平镇守去了。临走前特意把孙子李陵带到元召面前,亲手托付给了他,算是正式做了入门弟子。

    有了这层关系,李家与长乐侯府已经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李敢对元召,自然与从前更加不同。

    至于旁边那位脸色铁青的廷尉大人,李敢连理都没理他,廷尉府再厉害,在这位心高气傲的李家子弟眼中,也不过就是些走狗爪牙而已。何况,看今天这个劲头儿,廷尉府这是又和小侯爷对上了,那谁还给他们好脸色看啊!不仅是他,所有的羽林军侍卫,都不正眼去瞧。

    杜周冷眼看着元召那副受欢迎的样子,心中气的肺都要炸了。

    等到被皇帝传召的侍卫领着来到偏殿,见到皇帝从一边门内进来,杜周仿佛终于找到了说理的地方,满腹的委屈加上恨意,使他再也忍不住,拜倒在地,大声喊冤。

    “廷尉为何如此啊?不要着急,有什么事慢慢说来,朕自有公断。”

    皇帝看了看满不在乎的元召,又看了看激愤莫名的杜周,心中有些预感,这位新廷尉八成是又在元召手上吃亏了。

    “陛下啊!你可要给微臣做主啊。微臣执掌大汉廷尉府,查奸办案,按律行事,代表的可是朝廷的无上威严。可是,有人竟然藐视我大汉律法,视堂堂廷尉府为无物。公然出手阻拦微臣抓捕要犯,实在是不知其居心为何!微臣特来请陛下评理。”

    “哦,是谁这么大胆子,敢于廷尉府作对啊”

    “陛下,此人不是别人,就是他!长乐侯元召!陛下,元召不仅故意阻挡廷尉府行事,更令人发指的是,他指使手下,在大庭广众之下,就那样把廷尉府长史给杀了!而且为了给凶手脱罪,他竟然亲自拿刀威胁着微臣离开,微臣在他手上几欲丧命啊!陛下,求陛下做主!”

    殿内很安静,旁边侍立的只是韩嫣和几个宫人。韩嫣听到杜周的诉苦,心中大喜,元召啊元召,这次你可要倒霉了吧!惹到最近正受陛下倚重的廷尉府头上,有好戏看了。

    皇帝刘彻手指微动,面无表情,瞪了元召一眼,小子太不让人省心了!

    “长乐侯,对于廷尉的指控,你可有什么好说的哼!”

    “陛下,杜周所言,微臣无话可说。杀也杀了,打也打了。如果陛下要责罚,微臣甘愿领受就是了。”

    元召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有辩解,没有解释,你说的我都做了,随便儿看着办吧!

    这一下,大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皇帝惊诧莫名,元召每次做事,总是有充足理由的。这次难道真的是一时冲动而不计后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