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英姿勃发眸中剑
    自从元召开始登上大汉朝堂开始,在每一次的斗争中,似乎都没有败过。与他为难的对手,最终都吃了大亏。这固然是与皇家背后对他的支持有关,但更重要的,是他的有理有据,智辩无双。

    杜周的前任张汤曾经在离任前,郑重的警告过他,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千万不要轻易与元召对峙,否则很可能会被他反咬一口,这是张汤用自己血的教训传授的经验。

    元召是个强大的对手,必须要全力应对。杜周记住了这个叮嘱,因此,一见皇帝的面,他就先下手为强,恶狠狠的告了他一状。

    本来做好了要打一场硬仗的准备,唇枪舌剑,你来我往,那才是朝堂辩论君前争理的样子。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面对自己的控告,元召竟然连解释都不解释一句,就直接承认了。

    杜周简直是大喜过望,这样的机会真是千载难逢,他不由得信心爆棚,今天非把元召干掉不可!

    皇帝愣愣的看着元召,以为他接着还会说下去,可是,他说完那句话之后,就垂手而立,低头不语了。

    “陛下,微臣没有说错吧?长乐侯已经供认不讳,他身为朝廷大臣,犯下如此大罪,若不从严惩处,又怎么能令人信服!所以,臣请陛下下旨,马上把他打入廷尉府大牢,有臣等细细审问,也好按律定罪。”

    杜周几乎就要跳起来了,大仇得报,一雪廷尉府的前耻,这样的机会就在眼前,必须要趁热打铁,让皇帝下定决心,赶快把此事定下来啊。只要拿下元召,以后朝堂之上,就是他们的天下了。

    他们两个人站在那儿,相隔不足一尺的距离,一个慷慨激愤,一个平静淡漠。皇帝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元召,你明明知道廷尉府是朕的重要依仗,是代表大汉律例的地方,还如此肆意妄为,你意欲何在?难道真的以为你的本事大到就无人可管了吗?哼!”

    元召面不改色,他看了看一边杜周得意洋洋的样子,又看了看韩嫣那张意味深长的脸。不屑一顾的抬起头,朝上拱了拱手。

    “陛下,臣之本意并非如此。不过,在回答陛下的问题之前,微臣想问一问,陛下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帝王?”

    听他问出这么样的问题,所有人都有些吃惊,皇帝刘彻更是皱了皱眉头,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朕继承了这汉家江山,当然想做一个有为的君主!”

    “好!陛下既然有此志向,为何所作所为却反其道而行之呢?”

    “什么?你说什么?大胆!你在指责朕吗?朕什么时候反其道而行之过元召,今天你要不说出个理由来,必定饶不过你!”

    皇帝这会儿真的有些生气了,他本来就是刚愎自用的性格,哪里能容忍臣子的当面指责呢。

    “陛下稍安勿躁。臣想问一句,所谓有为的君主,指的是夏桀商纣还是三代圣王呢?”

    “小子不学无术!这还用问吗?从古至今,三代圣王之治,乃是世间王朝最高典范,朕从来都是心慕之!”

    “陛下说的不错,三代圣王,唐虞之治,确实是古往今来世人眼中最为理想的王道之治。他们以理服人,以德教人,实行礼乐仁义,耐心教化万民,以致太平盛世,大同世界,正所谓王道也!”

    皇帝听他娓娓道来,说的甚有道理,不禁轻轻点头,脸色多少有些舒缓开来。

    “可是要达到王道的境界,是不容易的。这其中的最关键之处,便是要求君王必须完全克制私欲,身先士卒,正身率下。因此,自然不能崇尚暴力刑罚。微臣以为,想要用酷吏苛法来达到威服天下臣民的办法,是最不可取的。想想庞大的秦朝是怎么样灭亡的吧!这样急功近利,崇尚酷法,怎么能实现真正的王道呢?而陛下,最近正在这样做!这难道不是反其道而行之吗?”

    元召身子挺直,如一棵青松,直言不讳,并不因为对方是皇帝就客气。朝堂上的有些错,必须要及早的指出来,加以制止。否则只能越来越严重,最终不可收拾。

    这、这样的话他也敢说!殿内之人无不大惊失色。都识趣的低下了头,不敢去看皇帝的脸色。

    好一阵让人不安的沉默,不知道是雷霆爆发前的宁静,还是帝王一怒后的可怕后果。

    “那你给朕说说,朕在你心中到底是个怎样的皇帝,难道做不出三王的功业吗?要说实话。”

    沉闷的声音从高处传来,带了凌厉语气,令人身上发寒。

    “以陛下当前所为,在微臣看来,如此内多欲而外施仁义,想要达到王道大治,何其难也!”

    殿中死一般的沉寂。疯了!这位长乐侯真是疯了。这就是当面指出皇帝是一个私欲多,而且假仁假意的人啊!如此尖锐的批评说出来,难道他真的不怕死吗?还是忘了他面对的是谁?

    “大胆元召!竟敢当面指责君上,胡言乱语,骇人听闻!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按律当斩!陛下,请马上降旨意吧。”

    真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啊!杜周当殿而立,指着元召,大声斥责,好一副忠臣模样。

    元召用轻蔑的眼神看着他,目光如剑,彷佛要直刺其心,杜周也怒目相对。

    “杜周,你,包括张汤,你们这些人,身为九卿之首,上不能褒扬先帝的功业,开疆辟土。下不能教化天下苍生,富国强民。你们的本事,只不过就是会罗织罪名,炮制大狱,以此为博取富贵的手段。天下人都说刀笔吏不可做公卿,现在看来,果真如此。如果任由你们胡作非为下去,必定会弄得天下人心惶惶,从此不安。到时候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即便把尔等酷吏挫骨扬灰,也无法挽回了!”

    元召一面说着,一面步步紧逼。杜周听着他的义正言辞,看到他眼中的精光似要sha ren的模样,不由得心中大骇,不由自主的连连后退,一个不小心,绊倒在台阶之下,摔得狼狈不堪。

    没有人敢笑,只是都躲得远远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这样的道理,这些伺候的宫人们还是懂得的。

    皇帝的脸色变了又变,心中波澜起伏。他握紧了拳头,几乎就想站起来,跳到下面去,狠狠地掐住那小子的脖子,混蛋!就不能给朕留点面子吗!

    杜周倒在地上,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摔的,感觉腿肚子有点儿抽筋儿。他往前爬了几步避开了元召的锋芒。

    “陛下啊,元召这厮实在可恶!当着陛下的面就敢如此悖逆,他还想殴打大臣!陛下,今天可千万不要放过他!”

    “哦,从城外到这儿,我可没有动你一根手指头啊,殴打既然廷尉大人这么说了,那……。”元召边说边挽了挽袖子,作势欲打。

    杜周尖声大叫,他知道元召的厉害,这家伙要真是不管不顾的把自己揍一顿,那就丢脸丢大发了,以后还怎么去朝堂上见同僚啊。

    “够了!你、你们……还哪里有一点儿大臣的样子真是气死朕了。滚、滚、滚,都滚!滚出未央宫去,眼不见心不烦!”

    皇帝越说越来气,把袍袖一甩,站起身来,气咻咻的自己走了。

    这就不管啦?杜周感觉一阵头大。陛下,您好歹要说句公道话啊,就这么走啦,这是什么意思嘛!

    忽觉身后有人在嘿嘿的冷笑,他回头一看,元召那厮正在不怀好意的瞅着自己,似乎是在打量从哪里下拳头比较合适。

    好汉不吃眼前亏,又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杜周也是个腿脚利索的,见势不妙,溜之大吉去也!

    边跑着,还没忘了回头对元召撂狠话“……你等着!以后的朝堂上见分晓,廷尉府与你这厮势不两立……!”

    元召甩了甩胳膊,冲他一呲牙,廷尉大人跑得更快了,一溜烟就没了踪影。看到眼前的一幕,连走到门口的韩嫣也不禁目瞪口呆。

    片刻的功夫,大殿就空空荡荡的了。元召砸了砸嘴,想了想,出来后转身往博望苑的方向走去。他敢保证,皇帝不会放过自己的,一会儿消了气之后,一定还会派人去传召来见,那自己还不如省下跑腿的力气呢。话说也有些日子没有见到刘琚了,不知道这位太子爷的学问有没有长进。

    单说皇帝刘彻生了一肚子气回到后宫,却没有去最近宠幸的李夫人处,而是来到建章宫中,有些闷闷不乐。卫夫人见他脸色不好看,便亲手去泡了一盏茶端过来,却不多问,只是陪他说些儿女们的趣事。

    从梵雪楼进贡的茶汤清冽,带了秋菊的淡香,沁人肺腑,可解烦忧。皇帝呷了一口,长长的吐出胸腹间的闷气,片刻之后,他看了看正在一边轻言细语说着什么的卫子夫。

    “朕在天下臣民眼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皇帝呢子夫,你最知我,可否如实相告。”

    殿外庭院中的树上,黄叶纷纷飘落。已经相伴他十几年的女子停下来时,看到一向精力充沛雄心勃勃的皇帝眼中,竟然有淡淡的落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