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英武飞扬逆征尘
    朔风渐起落飞花,玉门折柳,寒露蒹葭。

    流云飒沓轻策马,负剑引弓,望断天涯。

    岁月无声一刹那,瀚海黄沙,红颜黑发。

    斜阳薄暮烬晚霞,清音羌笛,散入谁家。

    血染征袍诛王霸,战龙在野,疆场叱咤。

    万里山河美如画,与君携手,天高地大。

    世间要说最宝贵的,还是人的性命,和性命的代价比起来,十匹汗血宝马不算多。因此,大宛王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下来。他的心中虽然充满了恨意和屈辱,但那座血淋淋的“京观”,让他犹豫了好几次的某种心思,终于还是又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清冽的风从西北的天山吹来,草原上铺了薄薄的一层初雪,还未曾干涸的鲜血,浸染白雪,在阳光之下,显得晶莹剔透。

    “友好”远送大汉使团到了大宛国边界的青桓和他的手下贵族们,看着那一行人耀武扬威的从容远去,心中五味杂陈。

    后面紧紧跟着的自家军队终于乱哄哄的拥了过来,把大宛王重重保护,只有在这个时候,一路胆战心惊的人们,才终于安定下来。

    大汉!你们欺人太甚!大宛国与你们势不两立!愤怒的情绪终于得到爆发,所有人都开始愤怒的咒骂。

    “快看!王上……你们快看!天马!那是天马啊!”

    不知道是谁的眼尖,最先发现后惊叫出来。正在愤怒的人群怀着惊愕的心情抬头去看时,只见在就快要看不见的地方,映着东方的朝霞,一匹疾如闪电的骏马,正朝着在高坡上静静等待的那人影奔去。

    虽然看的不是很真切,但依稀可以辨出,那个人正是离去的汉军校尉。一人一马,神态亲密,盘桓片刻,然后从视野中消失不见了。

    “那、那是我们的天山龙马!万马之王啊……!”

    “不错,千真万确!那就是龙马,它怎么会跟汉人走了这、这……”

    天山龙马,行踪少现人间,能够得到此马者,当为西域之王!这是一个古老的传说,虽然不知道从何而起,却是尽人皆知。

    好奇、惊惧、疑惑、心中大骇,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人们面面相觑,莫衷一是。

    大宛王的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天马啊!那可是大宛诸国的一种精神象征,如果真的被汉人带走了,那以后的天马节还有什么意义!他当即就要下令,集合起全部的兵马,去追!去追上汉人,拼死一战,把天马和那些被le suo去的汗血宝马都夺回来!

    然而,王太弟云桓和几个大臣神情凝重的劝阻住了他。先不说自己手下军队是不是那些汉人的对手,他们现在早已经进入了乌孙国境内,大宛国如果派兵去追的话,势必会引发与邻国乌孙的争端,到时候如果汉人没有追到,反而激起与邻国的战争,局势就不可收拾了。

    经过一番劝说,气炸了心肺的大宛王终于平静下来。大臣们的顾虑是对的,与汉人的恩怨可以再从长计议,而眼下最当务之急的是,怎么样应付匈奴休屠王的怒火!

    三百匈奴铁骑和威震西部草原的休屠王子,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大宛国的土地上,这可是一桩天大的祸事,如果处理不好,休屠王盛怒之下,大宛国可就是面临着灭顶之灾了。

    经过一番紧急商议,总算想到一个稳妥的办法。先把那些匈奴人的尸首,好好的收敛起来,然后派出能言善辩之士为使臣,携带重礼,把他们送回匈奴草原。要把这次的责任全部推给汉使,并把汉朝远通西域的企图通报给匈奴人知道,要让他们燃烧的怒火尽快的点燃汉匈战争的开端。而大宛一定鼎力襄助!

    他们是如何计议策划,已经远去的大汉使团自然无从知晓。自从踏上归程,人人心中便都充满了喜悦和豪情。远赴万里,不辱使命!从长安出发时,皇帝陛下和小侯爷交代的任务,基本都顺利完成,达到了预先想要的目标。

    元召划给他们行进路线上的这些国家,他们都已经到过了,各个国家的风土人情,地理山川形势,以及对待大汉的态度,都已经做到了心中有数。

    前期探路任务顺利完成。张骞虽然没有独立领军做过战,但他也知道,只要把手头上得到的这些资料,回去交给元召汇总以后,想必离着汉军开赴西线,正式打通西域通道的日子不远了。

    大多数国家都是对汉朝有好感的,对于匈奴人,他们都是被迫服从。相信只要汉朝与匈奴的西部战事一起,他们都会积极响应的。不要求西域诸国ti gong什么帮助,只要他们能够断绝对匈奴人的供给,就等于斩断了草原雄鹰的部分羽翼,那样就足够了。

    这正是元召让他们这一趟来的目的。每当想到这里,张骞心中就对元召很是佩服,他指明的这些国家,果然对汉朝都怀有善意。而让他们慎重对待的楼兰、西羌、大宛这三个国家,也没有料错,他们果然是敌非友。

    有余丹王子手下的人ti gong的情报,楼兰与西羌对匈奴很是驯服,因此,这两处他们连去都没有去,都是远远的绕过了他们的边界。而大宛,态度不明,而皇帝陛下又点名想得到汗血宝马,所以他们才去走了一遭。

    却没有想到,大宛果然也是与匈奴关系非同一般,使团的全部人差点葬送在那儿。好在有惊无险,多亏了霍校尉和那五十汉家勇士,才顺利脱身,安全返程。

    张骞抬头看了看行进在最前面的那道身影,不由得心中慨叹万分。长乐侯元召果然不是非凡人物,就连他教出来的徒弟,也是人中龙凤!

    感受到所有人惊羡的目光,打头的年轻校尉轻轻拍了拍红雪的背部,那马儿知道主人的意思,减缓了一下行进速度。它还有些不耐烦这么慢的走路,在它的天地里,只有纵情奔跑和无尽奔驰!

    离大宛国已经有三天多的路程了,自然不必再担心有追兵杀来。其实,霍去病一直都没有担心过,那些小国家组织起来的乌合之众,在她眼中,不堪一击。

    不过,能不正面发生厮杀,还是要尽量避免的,把使团中的所有人都安全的带回去,这是师父交给她和五十黑鹰勇士的任务。

    她用手抚摸着红雪柔软的鬃毛,心中的喜悦怎么藏都藏不住。如果说她此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那就是得到这匹天山龙马了。它是如此神俊英武,气宇非凡。这一路上,大汉使团中的每一个人,都来赞叹了一遍。

    “回去后送给师父,他会不会很高兴呢?世间能入他眼中的东西不多,希望这马,他会喜欢……。”

    每当想到这些,霍去病就又变成了小冰儿,她的心中感到有些甜蜜,满是风沙的脸上,便有些看不清的红晕。

    回程按原路返回,大汉使团经过沿途邦国时,便不再入城,只是穿境而过,人人归心似箭,不作过多的停留。

    匈奴骑兵势力范围内的那段草原和沙漠交集地带,自然还不能经过。要说是只凭着五十黑鹰军的力量,就想保护着使团闯过匈奴领地,那是不可能的事。他们需要转一段远路,折而向南,通过楼兰边界之后,去到大江的发源地,在那儿,将有元十三率领的船队接应他们顺流而下,从水路回转汉境。

    而楼兰国就正挡在这段行程上。早已经从某些渠道知道汉使要经过此地的楼兰王,披上了他的黄金铠甲,集合起了手下一千亲卫军,纵马出城,拦住了大汉使团的去路。

    楼兰王是个喜欢冒险,喜欢刺激,喜欢sha ren,喜欢挑战世间一切规矩的人。不管是汉朝还是匈奴,这两个最强大的邻居,对于他的野心来说,都只是索取供养的地方。

    匈奴与楼兰隔着一片沙漠,他们的铁骑轻易踏不到到楼兰的土地,因此两者之间,是一种互通有无的关系,匈奴需要楼兰的货物补给。

    而楼兰与大汉的关系就不同了。大汉太辽阔了,遥远的西部,驻军很少。因此,那些边民村寨以及几个附属小邦国,就成了楼兰人纵马剽掠的好地方,这片地域的人,无不深受其苦。

    楼兰王最喜欢的事,就是亲自出去做强盗,抢劫杀戮,真是大快特快身心的事。

    这次的消息使他很恼怒,听说汉朝的使团,带了大批的中原精美商品,走访诸国加以馈赠,偏偏就绕过了楼兰。汉朝人这是想干什么?他们什么意思?竟然如此轻视楼兰国!

    气恼与愤怒,使楼兰王做出了一个决定,他派出大批暗探,去严密追踪大汉使团的消息,随时回报他们的行踪。

    而今天,他终于听到了自己最想听到的事,大汉使团去转了一圈儿又回来了,正从楼兰边界经过,行囊沉重,装了几十车的金珠财物,看样子是又想绕过楼兰回汉朝。

    楼兰王跨上战马,放下了黄金面罩,把长刀一指,手下一千彪悍健儿紧紧跟随,呼啸而去。

    “杀光汉人!抢光他们的财物!让他们所有人都知道,这片地域的王者,是我楼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