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战龙在野血玄黄
    楼兰王夜白,今年也不过四十多岁的年纪,可以说是正当壮年。他自从登上王位,也有二十多年时间了。此人心狠手辣,sha ren不眨眼,不管是楼兰臣民,还是路过此地的客商,只要远远地看到楼兰王的大旗,都会躲得远远的,免受无妄之灾。

    夜白的标志性行头,就是一身黄金战甲,甲胄是用真正的黄金打造,从头盔面罩,一直到护腕战靴,他高大魁梧的身材穿戴起来,骑在胯下宝马良驹上,如同金甲战神一般。

    手下十二将,个个弓马娴熟,彪悍非凡。这些年对他忠心耿耿,追随不二。今天出来截杀这些汉朝使团的人,楼兰王和一众手下们,并没有太当成一回事儿。不过区区二百汉人,能成得什么气候之所以夜白亲自出动,不过是最近实在闲的无聊,出来huo donghuo dong筋骨,杀sha ren,当做对东边邻居的一种示威罢了。

    然而,这位以桀骜自大而著称的楼兰王,万万没有想到,今天,将会是他的末日!因为,他遇到的是霍去病,未来会让整个西域五十四国都会在她长枪与剑芒下颤抖的人!

    夜白,骑得是罕见的千里宝马,他往往以此而自得。却不知道世间还有一匹马,叫做龙马红雪,万马之王!

    从发起冲锋,到杀入敌阵,这短短的一段内,霍去病一马当先,已经与后面的五十黑鹰军拉开了三四十余丈远的距离。那匹马鬃尾乱乍,宛如龙吟般的嘶鸣由远而近,看到这股无可阻挡的气势,凌厉而来,楼兰骑兵的那些战马彷佛受了惊吓一般,一下子就炸了群,纷纷向两边乱哄哄的逃窜,连带着踩死踩伤了许多还未来得及上马的楼兰人。

    绣着飞鹰的黑色大氅被风吹得猎猎作响,连人带马,如同御风而行,此刻的霍去病两眼紧紧的盯着前面楼兰王旗下的主将,她虽然不知道那就是楼兰王,但那一身明晃晃的甲胄,太显眼了,此人一定是个大人物,必杀之,方有胜算!

    当真正的冲入战阵,赤火挥起第一道红芒的时候,霍去病才发现,原来,这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天纵豪情!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飞马如流星,神威震敌胆。千军辟易,谁人堪挡长笑入阵破锋芒,睥睨风刀与剑霜!

    黄金面甲之下,楼兰王夜白脸上开始显出暴怒的神色,看着自己的几百前锋竟然挡不住一人的冲杀,眼看就要冲到了自己的马前,左右早有四五骑挡在了王旗前面,下一刻,轻叱与惨呼声同时响起,刀剑交鸣,死尸从马上滚落一地。

    楼兰王蓦然眼前一空,黑袍的汉军小将突破了护卫们的阻拦,宝剑顺势斩落挡在马前的最后一骑,马头对马头,黄金战将与尚是无名小卒的汉军校尉相遇了!

    夜白攥紧了战刀的黄金刀柄,冷冷的一笑,劈头盖脸,带着千钧之力,朝对方连人带马砍去。他早已看清楚对方的模样,只不过就是个身体单薄的未成年人,竟然敢单人独骑的突进到中军来这是活腻歪了吧!

    夜白,身为楼兰王,更是猛将!这把厚背弯刀,用尽全力的砍下去,煞气笼罩了一丈之内,避无可避!

    对付这些比自己力气大的家伙,霍去病从来不去和他们拼蛮力,她更不会用赤火剑去招架格挡,师父赐予的这把剑,她看得比生命还要珍重,如果有一点点损伤,都不会原谅自己。

    刀砍过来的时候,离着头顶还有几寸的距离,霍去病腿肚子一碰马的肚腹,红雪知道主人心意,猛的发力,突然就朝前窜开了丈余,战刀落空。

    夜白没想到对方的马这么灵活,他心中微微一惊,却并不慌乱,连看都不看,反手就是第二刀!他的胳膊也长刀也长,这一刀正砍向对方的后背。

    霍去病听到背后风声起,把身子一伏,刀风从头顶掠过。跑马之间,她双臂用力,纵身而起,跃起在半空之中,手中剑直刺对方的脖颈间。她早就看清楚了,对方穿着厚厚的黄金甲胄,身体别处很难伤到他。

    夜白见剑来的方向,他把刀收回来横在胸前,封住身前空隙,逼退了对方的剑式。却见那汉军小将身体十分敏捷,剑尖在他刀背上点了一下,然后身体并没有落地,反而借势跃起的更高,然后剑招一变,气势大盛!

    他们两人交手的空隙,也就是在几个呼吸之间。这时候,随后紧跟的赵破奴等人,也已经杀进来楼兰骑兵队伍中。

    五十黑鹰军见霍校尉在前面杀开了一条血路,如入无人之境,人人心头振奋。他们的身上都带着九臂连环弩和腕驽,纵马冲杀之间,不断的连排发射。

    楼兰骑兵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sha ren利器!一排九支锋利的弩箭,简直躲都没地方躲。五十人一个冲锋,就有二三百名楼兰骑兵,或死或伤,跌下马去。楼兰兵被这迎头一击,当时就混乱了起来。那十几个楼兰王手下将军,想要组织反攻,短时间里却根本就无济于事。只得一边拼命的抵抗,一边迅速地调动后边的人马过来支援。依靠着人多,总会能把这些汉人全部歼灭的!

    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了他们的想象。忽听中军那边一阵大乱,有楼兰骑兵在惊慌失措的大喊:“大王小心!大王……不好了!大王被杀了……!”

    所有听到这阵呼喊的楼兰骑兵都惊愕的抬起头,他们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怎么可能?他们战无不胜的楼兰王,怎么会被杀呢?

    下一刻,惊疑变成了真实!猎猎西风中,那杆楼兰王的大旗,被人一剑斩断了,随风坠落,飘零在地。在王旗消失的地方,那汉军黑袍小将军立在马上,一手高高的举起了还带着黄金头盔的一颗头颅,王者之头,鲜血淋漓,死不甘心!

    夜白见过无数人的死亡时刻,有痛苦不堪的,有无知无畏的,有苦苦哀求的,有拼死反抗的……可是,他没有想过自己的死亡会来的这么快。

    当他抬起头,举刀去迎敌从半空而下来的敌人时候,他心中还并没有预感死亡。然而,对方的剑势突然就变了,刀剑眼看还有几寸就要碰撞的时候,那剑锋忽得就变幻成了三道从不同方向刺来的红芒!

    楼兰王大骇之下,魂飞天外!他,判断不出到底那是虚,那是实!说时迟,那时快,夜白不过稍一迟疑的功夫,那剑已到眼前,竟然三道剑势都是杀招!这才真的叫必杀绝技!

    在最后的时刻,楼兰王夜白透过面甲,看到了对手那双清朗眉目间的一丝嘲笑。这时他才明白,原来,这普通的汉军校尉竟然是世间的绝顶高手!

    赤火剑很锋利,只不过在他脖颈上轻轻一旋,王者之头已身首分离,落下来的身影如同一道飞鸿轻盈,伸手抓住了黄金头盔,足尖在夜白马上轻点借力,一手剑,一手敌头,跃回了自己马背,同时顺手砍断了楼兰王旗。

    “大汉威武!黑鹰军威武!霍校尉威武!”

    斩旗杀将!这在战场之上当是最勇敢的行为。远远看到这一幕的黑鹰军勇士们,大声喝彩,热血。当他们听到对方的惊呼,才知道原来霍校尉斩杀的乃是楼兰王时,更是振奋到了极点!收起弩箭,开始纵马冲杀。

    而楼兰骑兵一下子就惊呆了。本来就被杀了个措手不及,没有组织起有效的抵抗。现在更好,还没分清东西南北呢,素来在他们心目中神一般存在的楼兰王夜白,就被人家把脑袋砍去了!

    随着王旗的坠落,抢得楼兰王尸身的护卫们开始败退,前锋被击溃,死伤惨重。中军又一后退,后面剩余的人马更乱套了。所谓兵败如山倒,就是此刻的现状了。虽然汉军只有五十多人,但在又有两名楼兰将军被弩箭射杀后,就再也坚持不住。大队楼兰骑兵们如潮水一般,败退逃回王城去了。

    霍去病率领众人乘胜追击,三里之外,停驻马蹄,打了个呼哨,汉军众人都停下来。穷寇莫追,何况自己方面人太少了,杀敌也只是为了脱身。

    “我们杀了楼兰王和他手下的兵将,楼兰势必不肯善罢甘休。这股败兵逃回去后,马上就会有更多的兵马来围剿我们,为他们的国王报仇。所以我们一刻也耽搁不得,必须要全速前进,尽快离开楼兰地界了。”

    后面跟上来的张骞及使团众人,早已对霍去病的话言听计从,连连点头称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收拾好车马,重新启程,加速向着高原大江发源地的方向行进。

    霍去病所料的一点儿都没有错。当楼兰的残兵败将们抬着夜白的无头尸体回到王城的时候,得到消息赶过来的几位王子和大臣们都怒火冲天,fu chou的火焰瞬间点燃了整个楼兰。王子们联合发出了命令,集合起王城附近全部的军队,分几个方向全力追赶大汉使团,一定要把他们全部杀死,碎尸万段,血债血偿,给楼兰王报仇雪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